手机上阅读

1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正当少年时

    第1章 谁是克洛德

    “天空没有鸟的痕迹,但我已飞过。”

    俞游歌躺在冰面上的时候,他的脑海里没来由的回想起程于非给他念过的这句泰戈尔的诗。他头痛欲裂,耳朵像是被裹上了一层厚厚的膜,戛然而止的音乐声,观众们的惊呼声都模糊不清,一切的声音从太阳系之外努力的传进他的耳朵,他仔细辨认着想要听清,奈何它们最终只汇聚成了“嗡——”的一声。

    这一定是程于非又没有把冰箱门关紧才发出的警报声。

    俞游歌额头上的血径直落到冰面上,他还有闲心对脑子里的嗡鸣声做出如此生活化的评价,顺带黑了一波好友。

    他挥手拒绝了赶过来的救护人员让他躺上担架的要求,人家也拗不过这位选手,只得两人一起把他先搀扶下去。

    哈维教练就等在冰场出口,看着俞游歌不顾伤势,拖着一条无法打弯僵成木头的右腿,死撑着也要走下来,他平常不苟言笑的脸更结上了一层冰碴。俞游歌见惯了他这幅表情,他看见他冷若冰霜的教练还在怀里抱着他可爱的小水壶,违和感直冲他的眼睛,戳到笑点,情不自禁咧嘴笑了一下。

    “嘶”这一笑抻到头上的伤口,瞬间疼得他脑仁又是一嗡。

    “摔成这样还笑,”哈维一脸无语,上去从救护人员手上接过了他的宝贝徒弟,冲工作人员示意了一下,准备带着他先去休息区找随行队医检查一下,“我们先让索莎给你检查,然后再决定你要不要上场。”

    “我”俞游歌本想回一句还可以上场,谁料他刚说了一个字,竟直接昏了过去。

    真是没想到,决定升上成年组之后的第一届世锦赛,竟然以这样的方式落幕了,这可还真的鸟过无痕了啊。

    “世锦赛最后一次赛前热身突发意外,新晋华裔小将俞游歌或将遗憾退赛。小编本来准备了一筐冰迷的热情提问,兴致勃勃的等着我们鱼练完到混采区接受媒体采访,突然得知这样的噩耗。疯了疯了。”

    出事不到五分钟,社交门户网站花滑官博的一条动态炸翻了冰迷圈,配图是一张哈维教练抱着俞游歌离开训练场的背影。

    转评也是一番炮火连天,有的说堂堂官博赛前散布假消息是何居心,有的说小哥哥不会真的伤的很重吧,有的说鱼哥这赛季真是凄风苦雨接连不顺升组第一年数他最坎坷,还有的甚至说我鱼果真是大美人啊连被教练公主抱都这么貌美。

    如此云云,又是一番鸡犬不宁的骂战。
https://www.duanqingsi.com/189047/76240854.html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