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1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第一章

    “伏特加。

    西柚汁。

    方冰块。

    玻璃杯壁上蜿蜒冷漠的水迹。

    海洋。

    蓝鲸。

    毛绒玩偶。

    透过落地窗毫无生息的影片。”

    陆西槐清瘦的左手臂压在闭合的眼睛上,藏在胳膊下面的两道细长眉却是皱的。

    手机上的闹钟订的晚了些,他那对眉皱了好些时候铃声才滴滴答答地响起来。

    早七点整。

    他伸手要将闹钟按灭,压在眼睛上的手臂终于肯放下来,眉毛却还是挑着的。

    右眼皮因着左手腕上的单圈红色的小叶紫檀手串被压出了红印,陆西槐一双冷漠烦躁的眼因着这红印倒是有了些情意,人身上的一股子戾气被冲淡不少。

    趿拉着拖鞋陆西槐将蓝白色的窗帘拉开,他动作干净利落,却没有阳光突兀地照进来,外面- yin -沉沉的,是个- yin -天。

    一周前他又一次在这个房间这张床上睁开眼,一切熟悉的让他不需多加思索就知道在他身上发生了多么奇怪的事情。这分明是两年他刚刚大学毕业的时候,在私人游轮上不小心落了水,却意外地回到了两年前。

    所有的事情像梦一场,又分明只是昨天的事情,梦境都像是那些事情的重复。

    一遍又一遍。

    混合着伏特加的亲吻和姜泾予偶有的微重的粗喘,充斥了陆西槐昨夜的整个梦境。他凌晨压抑地从梦里醒来,再入睡却又一次梦见了这一切。

    忘不了,在他眼里那都是几天前刚刚发生的事情。

    姜泾予在陆西槐最难堪的时光里递给了他一束灰扑扑的希望,陆西槐就借着这束希望的余光得以幸存。他一个人在黑暗的地段里艰难地走了很久,好不容易爬到了一段灰扑扑的地带里不再那么绝望,却一闭眼一睁眼又回到了这段时期。

    命运弄人。

    压力充足的水柱激在浴缸的瓷壁上发出“滋滋”的声音,弹起来的水滴打在陆西槐的胳膊上。

    陆西槐把自己脱的干干净净,赤脚站在洗漱的镜子面前打量了自己许久,然后一脚踩进浴缸里,像岛屿沉入海洋一样整个人沉没入水底。

    他在水底闭着眼。

    他有罪。

    梦见姜泾予的梦,是可耻的。

    当人走投无路的时候,出卖自己是件划算又无奈的事情。

    从鼻腔顶出来的气泡一个个冲到水面上然后消失,陆西槐不知道姜泾予为什么两年了还没有厌倦他。

    一场大病足够把一个普通的家庭拖垮,陆西槐原就不明朗的人生被蒙上了另一层厚厚的- yin -影。他从小跟着爷爷长大,意外暴露的- xing -向让这个古板的老人家无法接受。陆西槐明白自己背着过多的罪孽,不适合再在这个家里呆下去。

    无父无母磕磕绊绊这么多年走过,陆西槐最终还是没能避免某种命运。浪打东西,他在这世间却好似浮萍无蒂。

    年龄那样的小,突然地从安逸地地带里抽身出来,他整个人混乱而迷惘,内心却仍无比渴望亲情。

    就在陆西槐下决定要把那些罪恶的自己深埋心底的时候,四年未曾联系的“亲人”打电话问他有没有钱能够陆爷爷治病。

    那一瞬天空都变得很黑暗,可能是因为知道了爷爷生了很重很重的病的原因,也可能是陆西槐很心寒绝望。

    对于姜泾予,陆西槐是感激的,感激的同时他又很厌恶自己。

    不久前,或者说是上辈子。一个- yin -沉沉的雨天,陆西槐刚刚收到了他的翻译资格证书,松懈下来的他终于有时间去看姜泾予一定要让他看的某部影片。
https://www.duanqingsi.com/189045/76240756.html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