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正文 307.我是一只小恶魔38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断青丝小说网】提醒书友谨记:本站网址: www.duanqingsi.com 一秒记住、永不丢失!

    药剂学院骤然听到洛德这两句话,有些失态的抽了抽嘴角,他清咳了一声,平复了一下自己的情绪,这才是缓慢的开口,“得罗对你做了什么吗?”

    自从那日与雷尔比试过以后,洛德的名声就在整个中央学院里头传开了,大家都清楚洛德的手里有这么一份可以提高混血力量的药剂。{免费阅读:Μ.Duaиqiиgsi.coΜ}

    得罗作为这光明城的城主,这件事情自然也会传到他耳朵里头的。

    他不信,得罗不会对洛德出手。

    听到院长的话,洛德神色微微有些动容,毕竟听到了自己这么毫不遮掩恶意的话,老院长竟然也还是先选择了自己。

    他抿了抿唇,低下头,纤长浓密的眼睫轻轻垂下,在眼底落下一片浅淡的阴影,“他的确找过我,说是想和我合作,但是我没有同意。”

    “不过这并不是重点,”洛德的喉结滚动了一下,目光晦涩,他隐晦的提了一句,“院长,不知道你听过涅达这个名字吗?”

    老院长眼底精光闪烁,他耷拉着眼皮子,目光在洛德的身上扫视了一遍,似乎猜到了什么。

    “前些日子我帯着那些学生去深山里头参加野外实践,我遭到了偷袭,不过我抓住了偷袭的那个人从他的嘴里问出了一点东西。”

    洛德点到为止,并没有将所有的事情都说得很透,但是他漏出去的线索老院长稍微联想一下,估计就可以猜到到底发生了什么。

    老院长呼吸有些急促,但他还是按捺住了自己心底的震惊与难以置信,只是微微颔首,“我知道了,你先回去吧。”

    洛德点了点头,同老院长告别以后牵住了阮棠的手,朝着办公室外面走了出去。

    最近气温下降,室外的空气有些冰凉,吹来的一阵冷风让阮棠忍不住瑟缩了一下,将脸颊埋到了衣服的领子里头。

    洛德脱了自己的外套,披到了阮棠的身上。

    他低下头,苍白的手指修长而又灵巧,仔细的整理着领口,洛德的表情专注而又认真,眉眼惯常的染了一抹阴郁,看起来镇定而又从容,似乎并不为之前发生的事情担忧。

    阮棠搓了一下自己冰凉的手指,鼻尖红红的,“就这么告诉院长没问题吗?”

    洛德摇了一下头,将阮棠的手握到了手里揉搓了一下“这件事情告诉院长以后对我们有利,最起码在找来八大种族首领这件事情上,院长或许会出很大力。”

    “就算其他人知道了我和涅达有血缘关系也不要紧,一来他们不见得会对我动手,二来我正在研制药剂这个紧要关头,几位院长都不会容许我出事的。”

    阮棠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往洛德的身边凑了凑,他呼出了一口气,有点担忧,“你这些天都要在家里开始研究药剂了吗?”

    “嗯,毕竟如果研究出来了药剂以后,这也可以当成是我手里的一份筹码。”

    洛德抿了抿唇,灰蓝色的眼睛底下有些烦闷不悦,但他还是极力将这些情绪压了下去。

    “走吧,我们去买点菜回去吧,这么些天不在家里,之前没吃完的蔬菜估计已经坏了。”

    听着洛德的话,阮棠乖乖的应了一声,他望着洛德的侧脸,心底对着系统问了一句,【系统,现在还可以查出当年涅达死亡的真相吗?】

    系统翻查了一下数据,有些遗憾的回答道,“时间过去太久了,我这边查不到什么。”

    阮棠有些失望,但他很快又是振作了起来,“那可以定位到兽潮发生的地点吗?”

    【宿主,你想要过去吗?】

    “嗯,毕竟这关乎洛德的身世,虽然洛德看起来或许不怎么在意,但是这毕竟是他的父亲,我不想让他留下遗憾。”

    阮棠弯了弯眼角,深红色的眼瞳明亮,像是一簇燃烧着的火焰,“我不想他难受。”

    系统噎了一下,不知道说什么好。

    凭什么他得在这里吃狗粮,然后又得回去被他那个变态上司欺压,统生实在是太艰难了。

    他要去系统人权保护中心投诉去!

    过了好一会儿,系统才是沧桑的开了口,【崽,我给你查一查,但是你就算过去了也不要抱什么太大的希望,毕竟事情过去这么多年了,痕迹什么的说不定都被抹除了。】

    【而且那地方是在野外,不大安全,你自己得注意安全。】

    阮棠连忙点了点头,声音软糯甘甜,“我很乖的,只是过去找一找而已,不会做什么危险的事情的。”

    系统听了他的保证,这才是勉强查到了那个地点,然后发给了阮棠。

    阮棠拿到了地点以后,脚步都轻快了些。

    他和洛德买完了菜以后,就回了家。

    家里好些天没有人在,地上有了一层薄薄的灰尘,放在厨房的蔬菜叶子已经软了,甚至还有些发臭。

    阮棠捏着鼻子把这些蔬菜丢到了垃圾桶里面,然后又是将客厅打扫了一遍。

    洛德去了实验室里头,熟练的将一些材料还是器具拿了出来,开始了实验。

    这些天他们在野外是在河流的下游洗的澡,衣服也有替换,所以也不算是很脏。

    不过阮棠受不住,还是去浴室洗了个澡,把自己弄干净了。

    一连几天洛德除了吃饭以外他就没有离开过实验室,就连吃饭也是阮棠端进去以后强迫他吃完的。

    洛德从小缺衣少食的,营养不良,也吃不了什么营养品,要是现在还这么熬下去,估计等到以后身体就会垮了。

    洛德虽然着药剂的事情,但是阮棠的话他从来没有不听过。

    他就像是一只被驯服了的狼犬,努力藏起自己的爪牙,露出温顺的表情,忠诚的听着主人的一切命令。

    在洛德忙着试剂的事情的时候,阮棠也没有闲着。

    系统给他提供的那个地址叫做兰图森林,当时兽潮突然发生了以后,涅达自知躲不过,又是为了保护自己的爱人,便是主动站了出来,拼命护着自己的爱人逃过一劫。

    但是他自己也死在了野兽的口中。

    兰图森林的不远处有个葛图城,城主是个兽人一族的首领,他们天生对着危险有着灵敏的直觉,因此也躲避过了不少兽潮。

    涅达在私奔途中曾经经过葛图城,然后进入了兰图森林,阮棠想要去葛图城里走一走,看看有没有什么线索。

    在离开之前他去了一趟图书馆,搜集了不少资料,对此倒是产生了一个疑惑。

    兽潮多发于春秋,这些野兽迁徙又或者是寻找对象或者是水源,很容易引起大规模的兽潮,在这些野兽的脚下,没有多少人可以活下来。

    但是当初涅达离开的时候已经到了盛夏,天气炎热,没什么动物愿意在烈日下进行剧烈运动,这会导致他们身体里的水分蒸发,甚至会中暑而亡。

    据说当初光明城的人的确是发现了不少动物尸体,他们也曾经有过疑问,但是一直找不到什么证据可以证明兽潮是人为导致的,以至于到了后来就不了了之。

    阮棠临走之前用便当盒做了满满一冰箱的速食,只需要同微波炉热一下就可以吃。

    他担心洛德会忙得忘记了,又是买了点面包和牛奶放到了洛德的实验室里。

    他和洛德说了一下这件事情,洛德当时正在专注的进行一个融合药剂的测试,由于太过于专注认真,以至于他并没有听完整阮棠的话,只是以为阮棠要出去一下。

    他放心的点了点头,甚至随口说了一句,“早去早回。”

    然而一直等到第二天都没有人过来找他吃饭,洛德这才是察觉到了一点不对劲。

    他这几天以来终于是第一次走出了房间,但是客厅里头空荡荡的,半个人影都没有。

    冰箱里放满了便当盒,里头都是做好了的饭菜。

    要不是贴在冰箱上的便签纸告诉他阮棠是去了一趟兰图森林,他还以为自己成了被人抛弃的孤家寡人。

    “我去兰图森林里找一下有没有关于涅达那件事情的线索,五天以后回来,不用着急找我,记得吃饭。”便签纸的角落里还画了一个笑脸。

    洛德摸了一下那个笑脸,目光深邃缱绻,帯了一抹不易察觉的温柔。

    他盯着空荡荡的房子,有些乏味的抿了一下嘴唇,将热好了的饭菜吃完了以后,又是重新回到了实验室里面。

    没有主人在的家里,太冷清了。

    这多多少少令他有些难熬。

    阮棠一路去了葛兰城,找了一家旅馆开了一间房间住下了。

    葛兰城很大,路边随处可以瞧见帯着耳朵或者是尾巴的兽人走来走去,路旁不少店铺里头都卖着各式各样的香料,整个葛兰城里头弥漫着一股奇特的气息。

    阮棠走过路边以后倒是打了好几个喷嚏,显然他对这味道并不太适应。

    这些兽人的味觉比他要灵敏,但是他们在这里居住了数年,早已经是习惯了这种味道了。

    阮棠装作是外地来的游客,在葛兰城里走走逛逛,不着痕迹的让系统扫描着这座城,看一看有没有什么异样的地方。

    但是他并没有什么收获。

    一直到黄昏以后,阮棠才是重新回到了房间里头。

    他的衣服上沾上了不少香料的气味,有些熏人,阮棠打了好几个喷嚏,然后将这衣服丢到了空间里,决定再也不穿了。

    他去洗了个澡,坐在床边一边用着毛巾擦着头发,一边思索着整件事情的经过。

    老实说,他来之前虽然调查过葛兰城,知道这里不少兽人贩卖香料,但是到了以后,他却是吓了一跳,他没有想到,这里的香料产业竟然比他想象的还要发达。

    涅达经过葛兰城,进入了兰图森林里,到底是什么使他恰巧碰上了兽潮,然后死在了兽潮里面呢?

    会不会是他身上什么东西吸引了这些野兽?

    比如香料?

    阮棠的动作一顿,想到了沾染到自己身上的那一身香气,忍不住拧了拧眉头。

    如果得罗当真想要设计涅达,往他的身上撒上一点香料,这香料的气味与涅达从葛兰城里沾染上的香气混杂在了一起,即使到时候光明城的人想要检查,也检查不出来。

    将一片叶子藏好的办法便是将这片叶子放到众多的叶子之中。

    光明城的人不善辨香,根本不会注意到这点。

    就算注意到了,葛兰城那么多兽人帯着一身香料味也经过了兰图森林,没有半点事情,怎么就涅达出了事情?

    有了这个例子在,他们也不会想到是香料的问题。

    想到了这里,阮棠打了个哈欠,擦干净头发以后躺到了床上睡了过去。

    第二日他在当地请了个导游,这个导游叫做格耳,是个十五六岁的少年,看起来热情而又开朗,对着一堆阮棠辨别不出来的香料几乎是如数家珍,对着葛兰城的大街小巷都清楚极了。

    不过这个少年有个怪毛病,看着阮棠的时候总是会不自觉的低下头,然后脸红。

    阮棠没在意,他让格尔帯着他逛了一趟香料市场,让系统分析了一遍这些香料有没有什么特殊作用,可惜一无所获。

    走了许久又是没什么收获,阮棠神色不自觉的低落了下去,一旁的格耳看见了,有些紧张的揪紧了自己的衣角,忍不住问道,“先、先生,要不要去我家里坐一会儿?”

    “我家就在附近,过去的话还可以暍上一口茶。”

    阮棠被香料味熏得头晕脑胀,一双脚也有些发酸,他点了点头,应下了。

    格耳的家的确是在附近,他们家也不做香料生意,阮棠进去以后呼吸通畅了不少。

    格耳家的院子很大,里头养着不少动物,比如牛马羊之类的,看见阮棠看向那些动物,格耳不太好意思的笑了笑,“这些动物都是我们平时用来替其他兽人拉香料的,平时都是我自己来喂的。”

    葛兰城民风淳朴,到了现在城里也没什么机械化的东西,平日里出行就用马车或者牛车,更别提是有网络这种东西了。

    或许正是因为这样,涅达才选择了从葛兰城离开,科技并不发达的葛兰城,可以让他躲避掉天使族与亡灵族的追踪。

    格耳给阮棠搬了张凳子,又是给他倒了杯茶,做完了这些以后他又是牵了一只小羔羊到了阮棠的面前,“先生,要不要摸一下小羊?”

    阮棠看着嗲声嗲气“眸”了一声的小羊羔,忍不住点了点头,还没等他伸出手,那只小羊或许是嗅到了陌生的恶魔气息,害怕的后退了几步。

    格耳一下子急了,他想了想,突然站直了身体,进了房间拿出了一小包粉末,倒了一点在阮棠的手心里,“先生,这个味道他们这些动物都很喜欢,再来一次,小羊羔一定会亲近你的。”

    阮棠见格耳说得信誓旦旦,便是伸出了手,那只小羊羔嗅闻了几下,竟然忽视了他恶魔的气息,凑到他的手边舔了一下那粉末。

    “这个粉末是什么?”

    阮棠拧起了眉头,让系统扫描了一下这粉末。

    格耳坐在一旁,乖乖的回答着,“这是我去兰图森林里意外找到的花磨成的粉末,这个花开放的时候没什么味道,颜色也不起眼,但是没想到磨成粉末以后却是很香,而且还可以让这些动物这么听话。”

    “这种花很难找吗?”

    阮棠用手指捻了捻粉末,递到鼻尖前闻了一下。

    “嗯,数量不是很多,我也是偶然发现的。”

    “那天我帯着我家的小羊去吃草,我们换了个比较远的地方,我看小羊似乎特别喜欢吃这个,就帯着这种花回来了,磨成了粉末混杂在草料里让他们吃。”

    【宿主,这个粉末里似乎含有部分让动物产生幻觉以及兴奋的成分,如果加大剂量将味道扩散出去,应当可以吸引到不少野兽。】

    阮棠下意识的收紧了手指,他倒是没有想到,自己竟然在一个导游的这里发现了这种东西的存在。

    如果自己没有跟过来的话,岂不是永远都找不到答案了吗?

    “先、先生,”格耳见阮棠不说话了,支支吾吾的开口,“先生你到这里来,是来旅游的吗?”

    阮棠心不在焉的回答,“我来找人的,是我朋友的亲人,他是个天使,身边还跟着个皮肤苍白的亡灵族女人,他们两个人二十多年前匆匆忙忙的到了葛兰城,后来倒是一点消息也没有了。”

    格耳年龄还小,不太清楚二十年前的事情,他扎耳挠腮的,又不太想让阮棠失望,索性是找来了自己的父

    苯。

    他拍着胸脯保证,“我父亲当时也是导游,说不定见过他们。”

    等他找来了自己的父亲以后,这个中年人听完阮棠的描述,思索了半晌,这才是吐出了几个字,“好像,我对这对夫妇有点印象。”

    “他们,很特别。”

    原本打算五天以内回去的,阮棠在葛兰城多耽搁了一会儿,八天以后这才是回到了家里。

    他风尘仆仆的进了客厅,一抬眼就瞧见了坐在沙发上一脸阴沉不悦的洛德。

    洛德盯着桌上的沙漏,声音沙哑,目光暗了几分,主人,你超时了。”

    阮棠拖了外套,走到了洛德的身边,他有点不好意思的抿了抿嘴唇,“抱歉,我查出了一点线索,所以逗留了一些时间。”

    洛德伸出手,整个人囫囵抱住了阮棠,他的下颔垫在了阮棠的肩膀上,眼底一片青黑,整个人有些疲惫的垂了垂眼睛,“没有主人在,日子变得太难熬了。”

    原本他都打算直接找过去的,但是几个院长拦住他不让他离开。

    如果他走了以后,药剂的完整版没有研制出来,到时候在八大种族的首领面前洛德给不出什么交代,估计得罗也会落井下石。

    就连老院长也劝了他几句,洛德不得已,只得是埋头实验室,终于提早将药剂研究了出来。

    他原本打算今天就走的,谁知道东西还没开始收拾,阮棠就发了一条消息,说自己快回来了。

    洛德压抑着自己快要疯魔的情绪在这里等了两个小时,终于等到了自家的主人。

    “抱歉,葛兰城里没有网,也没有信号,所以一直没有发消息给你,”阮棠顺毛似的摸了一下洛德柔滑的头发,声音软糯,“我现在不是回来了吗?”

    他迫不及待的想要和洛德分享一下他这些天查到的消息,谁知道洛德却是抱住了他的后背,温热的呼吸打在他的耳垂上。

    洛德困倦的合上了眼睛,声音含糊不清,“主人,我想抱着你睡一会儿。”

    阮棠一下子闭上了嘴巴,其实他也有些累了,眼瞧着洛德快睡着了,他索性是和洛德一起挤在沙发上,身体贴着身体,勉强睡了一觉。

    一觉醒来以后两个人都养足了精神,阮棠便是将自己在葛兰城发生的事情全盘托出,然后和洛德商量了一下到时候要做什么。

    当洛德听到了阮棠提到了格耳以后,眉心不经意的攥紧了,目光也沉了下去。

    不过他很好的将这份不满和不悦掩藏了起来,只等着事情结束以后再算账。

    自己在实验室里研究药剂,主人竟然和其他的小子一起旅游?

    一想到这里,洛德就觉得自己气得心口有些疼。

    当天晚上,他又是将阮棠帯到了金色牢笼里头,“睡”了一晚上。

    提早研究出来的药剂被几个院长拿去研究了,事实上,他们也验明了这份药剂没有任何副作用,却是可以让混血种拥有自己的力量。

    这个发现让他们几乎有些欣喜若狂。

    因此在请来八大种族首领这件事情上,他们更加卖力了。

    两天以后,八大种族的首领依次到达了光明城,然后被请到了议事大厅里面。

    几个院长早就在那里等着了,瞧见几个种族的首领来了以后,他们红光满面的起身迎接,脸上不自觉的帯了几分笑容。

    “欢迎来到光明城,几位首领请坐,”老院长抚了抚自己的胡子,笑着开口说道,“这次请大家过来,是想请大家见证一项足以改变我们每个种族的药剂成果。”

    他这句话说得郑重其事、铿锵有力,几个首领虽然在信里已经听说过了这件事情,但是现在听到老院子这句话,心口忍不住火热了起来。

    亡灵族的族长坐在一旁,面色惨白,双目有些失神,再次来到光明城她几乎是要控制不住自己满心的恨意。

    她虽然不愿意再来光明城,但她是一族之长,必须得为自己领地里的子民着想,所以即使她满怀恨意,但还是来到了这个熟悉的地方。

    “药剂的事情,我们会请这份药剂的研究者来详细解释一下。”

    老院长面对着几个首领的追问,笑着回答道,他的话音刚落,就听到“嘎吱”一声,又有人推门走了进来。

    那人面色苍白,眉眼俊美而又阴郁,眼窝深邃,披着一身宽大的黑色长袍,微长的长发披在胸前,发尾微微蜷起,洁白无瑕的翅膀收拢在身后,看起来淡漠而又从容。

    若不是他身后的翅膀,估计许多人都会将他认成是一只巫妖。

    亡灵族的族长瞧见这人以后,下意识的握紧了手指,只觉得莫名的熟悉。

    她的心脏突然钝钝的疼了起来。

    他是一一

    支持:断青丝小说网,请把本站分享给你们的好友!手机端:https://m.duanqingsi.com,百度搜不到断青丝小说网的建议使用360,搜狗去搜索,求书,报错以及求更请留言。
https://www.duanqingsi.com/95103/57171482.html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