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正文 306?我是一只小恶魔37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断青丝小说网】提醒书友谨记:本站网址: www.duanqingsi.com 一秒记住、永不丢失!

    —连七天,这群学生都遭受了洛德小心眼的“报复”。【*断*青*丝*小.说*网*首*发】

    每天都换着花样吃东西,炒成焦糖色的排骨,裹上面包糠炸得金黄酥脆的炸鸡,炖成了奶白色的香浓鱼汤……几乎是两个巴掌都数不完。

    —开始这些学生还会愤怒,到了最后已经是面无表情听天由命了。

    嗯,面包真香。

    阮棠原本还觉得有些不太好,但是在洛德的投喂之下,他立刻就抛弃了之前的立场,每天对着洛德撒娇,让他变着花样给自己做饭。

    不过洛德也没有闲着,除了做饭以外,他还会和阮棠一起出去寻找部分他想要的植物,或许是运气太好,他想要的东西倒都找到了。

    阮棠咬了一口手里的野果,和系统在空间里头击了个掌。

    有系统全方位的监控和扫描,洛德想找什么东西,都逃不过系统的眼睛。

    洛德寻完了自己想要找的植物以后,在外面和阮棠看了会风景,这才是准备回去了。

    然而没走多久,阮棠却是停下了脚步。

    “这里,有点不对劲,”阮棠指着面前的一块空地,走了过去,“这里的草,似乎被人为的清除过,而且,地上还有烧过的木柴灰烬。”

    阮棠扒拉了一下石块,手指沾了沾草地的地面,带出了一点烧过东西的灰烬。

    他四处找了一下,还找到了几根被啃过的鸡骨头,上头的牙齿印很小,有点像是牙印。

    “学生们每天早中晚都要回去,他们应该不会随便在外面引火吃东西,毕竟万一引来了野兽,也不是他们可以对付的。”

    在刚到的第一天晚上,洛德就把注意事项给他们讲清楚了,应当没人会这么做才对。

    还有一点阮棠没说,系统说他检测到了陌生的力量波动,不属于他们任何一个人。

    “回去问一下他们。”

    洛德的脸色也沉了下去,这深山里只有他和这几十个学生,如果不是学生,就是有其他人混到了这山里。

    他们经常来这附近,这七天他们与这个人都没有碰过面,说明这个人故意躲着他们。

    或许,来者不善。

    阮棠和洛德回营地以后问过了所有的学生,没有一个人承认在那边生起火吃过东西,大部分人露岀了茫然无措的目光,表示自己并没有做过。

    他们这么一说,阮棠则是更加笃定有生人到了这座深山里,徘徊在他们的附近,暗中窥伺。

    他不由得起了几分戒心。

    入夜以后,阮棠和洛德睡在了帐篷里,关了灯。

    —个学生坐在火堆旁,支着一只手撑着头,守着夜,他眼皮子奁拉着,头一点点的,似乎随时都会睡着。

    —道黑色的影子掠过,利落的打晕了那名学生,然后放轻了脚步,朝着洛德和阮棠的帐篷里走了过去。

    他一只手握紧了刀柄,雪亮的刀刃在月光下反射出刺目的银光,看起来森冷而又锋利。

    这人撩开了帐篷,举起了匕首,朝着闭着眼睛睡得正熟的洛德刺了过去。

    锋利的刀尖直指心口,那的动作丝毫不拖泥带水,干脆而又利落,似乎只想要一刀结束了洛德的性命,少些麻烦。

    然而,下一刻,洛德灰蓝色的眼睛骤然睁开了,他还没有动手,一旁就伸出了一只白皙柔软的手,手指纤细,指尖还带着淡淡的粉,似乎并没有什么杀伤力。

    然而这只手却是猛的抓住了这人的手腕,干脆利落的折断了他的骨头。

    只听得“咔哒”一声,那人痛哼一声,匕首再也握不住,掉到了地上。

    阮棠一脚踹向了这人的小腿,那人冒着冷汗,堪堪躲过,另外一只手终于是忍不住亮起了魔法,甩向了洛德和阮棠。

    不大的帐篷被炸得破烂,阮棠眸色火红,像是一团熊熊燃烧着的火焰,他抬起手,血红色的力量化成了一堵能量墙,将他和洛德牢牢护在了身后。

    巨大的冲击碰到了能量墙以后激荡起了阵阵波纹,而后化为乌有。

    那人并不恋战,丢出了这一波攻击以后,他迅速转身,朝着林子里跑了进去。

    阮棠和洛德对视了一眼,察觉出了几分不对劲,但还是追了过去。

    也不知道追了多久,那人脚步一停,突然挺直起了身体看向了阮棠和洛德,脸上的惊慌失踪了取而代之的是冷漠以及从容。

    月光落到他的脸上,洛德可以清楚的看见他那双金色的、高高在上的双眼。

    —如他之前见过的那个天使。

    四周灌木窸窸窣窣,不消片刻就走出了七八个人,有兽人也有恶魔,每个人手上都拿着武器,看起来倒像是个拿钱办事的佣兵团。

    “杀了他们,剩下的酬金我就全部绐你。”

    被阮棠拧断了骨头的那个人面无表情的说道,他完好的那只手上亮起了柔和的金色治愈光芒,很快,他的手就痊愈了。

    佣兵团的成员将洛德和阮棠团团围住,不给他们半点逃脱的机会。

    阮棠甩了甩小尾巴,松了一下手腕,他的目光骤然冷了下来,“好久没打架了,正好我活动一下筋骨。”

    他背后黑色的骨翅生长了出来,宽大有力的翅膀扇动了一下,吹出了细细的风。

    阮棠一只手拿出了黑色的三叉戟,巨大的力量威压压下来,霎时之间就有几个人丟掉了武器,软倒在了地上。

    他扇动着翅膀,举着三叉戟冲出了包围圈,血红色的双眼兴奋而又灼热,浑身鼓动着战意,那佣兵团一时之间倒是没什么人敢动手。

    阮棠啧了一声,对着洛德招了招手,“洛德,他们就交绐我了,你去逮那边那个。”

    他平时下意识的收敛气息,以至于谁也不知道,这个看起来单纯无害的小恶魔,竟然拥有着一身毁天灭地的力量。

    魔法的爆炸声继而连三的响起,这一片空地被炸得面目全非。

    洛德看着自己对面那只前不久见过的天使,冷淡的勾了勾唇,他抬起了苍白的手指,森白的骨架立刻从地下冒了出来,死死的拽住了那只天使的双脚,让他移动不得。

    那个天使脸色一变,金色的魔法在手上聚集,他厌恶的伸出手,低头融化了那白骨。

    然而,就在这么一瞬间,一只白骨做成的手猝不及防的扼住了他的喉咙,那天使被迫仰着头,他身后的骷髅“嘎嘎”笑着,骨头相碰发出沉闷的声响。

    “别动,”洛德走近了他,眉眼阴郁苍白,他黑色的长发垂到了他的前胸,发尾微卷,宽大的袖袍遮住了他的手指,“脖子被拧断,头和身体分离,这死法可不好看。”

    那天使愤怒而又不敢置信,他怎么也没想到,自己不过是一时大意,性命竟然转而握到了面前这个混血种的手里。

    他绷紧了后背,只等洛德放松警惕,便挣脱这骷髅的控制,然后一举击杀洛德。

    洛德却是没绐他这个机会,他漫不经心的拿出了一瓶药剂,卸了这只天使的下巴,让另外一只骷髅把药剂灌入了这只天使的嘴里。

    即使这只天使有心反抗,但是只是不小心喝了一点药剂,脑袋就骤然昏沉了一下,意识更是越来越模糊。

    洛德拿出了怀表,瞧着秒针转过两圈,他这才低下头看向目光聚不起焦,脸上没什么表情的天使。

    “叫什么名字?”

    他淡淡的开口问道。

    那只天使下意识的开口,态度无比的顺从,“科里斯。”

    洛德又问了他一些无关紧要的问题,一点点的放松他潜意识的警惕,等到最后这才突然开了口,提了问题,“为什么追杀洛德?”

    这只天使的眼珠颤抖了一下,似乎是在挣扎,但是在药剂的控制下,他一五一十的将自己知道的吐露了出来,“洛德的身份,有问题。”

    “城主让我杀了他,让他永远不要再出现在光明城。”

    “什么问题?”

    听到这个回答,洛德也有些意外,虽然他清楚在研究出增强混血力量药剂这件事情上,他不与得罗合作,得罗就一定会对付他。

    但是他没有想到,得罗竟然连药剂也不想要了,直接就要斩草除根,他的身份到底是什么,有那么让得罗恐慌的吗?

    问出了这句话以后,那个天使面色扭曲,似乎这句话已经触碰到了他内心极力想要保守住的秘密,但是在药剂的作用下,他张了张嘴,僵硬的话语依旧一句句的从他嘴里吐露了出来。

    “他与、与前任城主长得有几分像,两个人似乎有血缘关系。”

    洛德原本还有些漫不经心,此刻听到这句话,眼瞳一缩,他的呼吸骤然急促了起来。

    他沉着声音命令道,“你还知道什么,全部说出来。”

    这只天使似乎是得罗的得力手下,帮着得罗做过不少事情,因此知道的事情还不少。

    前任城主涅达与得罗是亲兄弟,也是竞争者的关系,不过涅达更加被光明城的民众看中,最终夺得了城主的位置。

    原本应该皆大欢喜的,但是涅达却是喜欢上了一只巫妖,那巫妖是亡灵一族下一任的继承人,两个人若是结合只能生下混血。

    混血天生没有力量,天族和亡灵族自然都不肯答应。

    涅达却铁了心,固执的非要与亡灵族那个女人在一起,在两边的压力之下,两个人暗地里决定私奔。

    然而他们运气实在是不好,在路上两个人碰到了发狂了的兽潮,涅达死在了兽潮,亡灵一族的那个女人不知所踪。

    五年以前,亡灵族的那个女人这才是回到了亡灵族,她性情大变,迅速接手了亡灵族一切事务,成了亡灵族的族长。

    亡灵族住在最偏远的地方,常年不曾露面,虽说天族曾经试图想要找过那个女人的麻烦,但是却被狠咬了一口,吃了个大亏。

    以至于这么多年他们与亡灵一族,从未有过联系。

    听着这只天使的讲述,洛德淡淡的垂下了眼睛,他遮掩住了眼底的惊涛骇浪,手指却是情不自禁的攥紧了。

    这么说,或许他就是涅哒与那个亡灵族女人的孩子吗?

    那他又是怎么会被丢弃在孤儿院里,是他的母亲不要他的吗?

    洛德咬了咬舌尖,强迫自己清醒了几分,他摆了摆手,示意那骷髅松开手,将那天使丢在地上。

    他的药剂不会出问题,这个天使说的应该是真话。

    但是,涅达的死因或许有问题,否则得罗又怎么会在见到他一面以后,便是迫不及待的指使这人带了一个佣兵团过来,置自己于死地呢。

    得罗在心虚,在恐慌。

    见到自己说不定就相当于是见到了涅达,他惶恐以前的事情会被发现,又是担心拥有了力量的自己或许可以名正言顺的争夺他城主的位置。

    毕竟城主的权利,可以由旁支接手。

    洛德掩下了自己心底的冷意,给几个院长发了一条消息。

    阮棠早就打完了架,此时乖乖坐在一块石头上逗着那几个佣兵团的人,瞧见洛德走过来以后,他连忙站起身,收起了三叉戟,张着手臂要抱抱。

    洛德捏了一把阮棠的小尾巴,脸上的忧虑与冷意都消退了些许,他亲了一下阮棠的眉心,目光柔和,“走吧,我们回去吧。”

    他们俩出去太久了,难免学生会担心。

    阮棠踮起脚,双手捧住了洛德的面颊,略圆的桃花眼专注而又紧张,他软声问着他,“怎么了,看起来这么不开心。”

    洛德冰凉的手掌贴着阮棠的面颊,亲昵的摩拏了一下,他想了想,这才是说道,“问出了一件让人难以置信的事情。”

    “等回去我和你说。”

    阮棠连忙点点头,他用热乎乎的手指包裹着洛德的手,郑重其事的说道,“有我在呢。”

    洛德亲吻了一下阮棠细白的手指,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应了一声。

    刚开始得知自己身份的时候,他的确有些震惊,毕竟他一直以为自己是无父无母的孤儿,骤然得知自己还有父亲母亲,他心底有种说不出来的滋味。

    二十多年以来因为混血的身份被轻视、被苛责,甚至一度陷入了泥淖之中,无法抽身,他很小的时候曾经想过,如果他有父母,会不会一切都变得不一样,如果他不是混血,是不是会过得不这么悲惨。

    他心底有着小小的渴望,但是这渴望犹如一豆灯光,风一吹便是熄灭了。

    他不再抱有奢望,学会了去认命,去妥协。

    但是那些都已经过去了,他现在有了主人,有了新的生活,其余的对他来说多多少少有些无关紧要。

    两个人回到了营地,在班长的带领下,一群学生倒是乖乖的坐在原地,等着他回来。

    洛德简单的讲了一下刚才的事情,略去了关于自己身世那一块,最后总结了一下,“人已经被打跑了,你们可以继续睡了。”

    虽然这句话很像是哄小孩子的玩笑话,但是这些学生也没有什么办法,他们不怎么清楚事情的经过,又无法离开这里,只能听洛德的。

    在对着洛德表达了关心以后,这群学生又是三三两两德进了帐篷里。

    洛德从空间戒指里拿出了一顶新帐篷,搭起来以后往里面铺上了毛毯。

    阮棠裹着小毯子趟到了帐篷里,他滚到了洛德的怀里,两只小爪爪扒拉着洛德的胸口,又亲近又依赖,洛德—只手抱住他,一边轻声给他讲着之前那个天使说的故事。

    “或许我就是涅哒和那个亡灵族女人的孩子,否则得罗不至于这么如临大敌。”

    阮棠用脸颊蹭了一下洛德的胸口,“不管你的身份到底是什么,你只是我的洛德。”

    “你的身体和你的灵魂,都是我的。”

    洛德收紧了手臂,灰蓝色的眼睛温柔而又深沉,他吻了一下阮棠的发梢,声音沙哑,“我也只有你,主人。”

    在他的人心底,二十几年没见过面的父母并不比主人重要。

    他只爱着自己的红色阳光。

    两个人依偎着睡在了一起,就好像是从此以后都要紧紧的抱在一起,互相依赖,永不分开。

    第二天的时候洛德收到了几个院长的回复,与此同时,有人来到了森林里接替了他的工作,他和阮棠则是重新回到了中央学院。

    几个院长早已经是在办公室里等着他了,看见洛德的身影,其中一个迫不及待的看向洛德,“你说的是真的?”

    洛德寻了张椅子拉到了阮棠的面前,让阮棠坐下以后,自己才是坐到了一旁,“真的。”

    他淡淡的开口,“这半个月里,我可以将完整的,没有副作用的药剂研制出来。”

    几个院长倒抽了一口冷气,但是瞧着洛德的表情,似乎也不是在开玩笑。

    “但是,这一份药剂研究成果,我必须得在八大种族的首领面前展示,”洛德又是慢条斯理的补充了一句,“毕竟,这是关乎所有种族混血种命运的事情。”

    即使混血种在整个大陆上被鄙夷轻视,但依旧有人顶着这些轻视与鄙夷和其他种族的人在一起,几乎每个种族都会有这种事情发生。

    没有首领愿意自己的种族之间发生歧视与欺凌这种事情,但是他们却也改变不了这个现状,但如果有一个可以改变的机会摆在他们的面前,他们也不会放弃。

    几个院长对视了一眼,还是药剂学院的院长先开了口,“我们会帮你联系这些首领,毕竟你所研制出来的那瓶不完美药剂就足以打动我们了。”

    他们前些日子研究了一下洛德提供的那瓶药剂,的确是发现可以极大的提高混血种体内的力量,不过同样的,副作用也很明显。

    他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看见完整的药剂到底是什么模样的了。

    洛德微微颔首,表示了自己的感谢,“十五天以后我会把完整药剂带绐院长你们的。”

    “你们可以先进行研究。”

    听到这句话,几个院长不约而同的露出了一点笑容,明明心底高兴,偏偏还要装出一副“我不着急”的模样。

    商量完事情以后,洛德准备回到家里继续做实验,药剂学院的院长却是拦住了他,将他带到了自己的私人办公室里头。

    他目光慈祥,一只手伸岀手摸了摸自己的胡子,意味深长的问道,“其实你只要等你研制的这份完整的药剂打出了名气,自然而然可以引起八大种族首领的关注,但是你现在这么着急见他们,到底是为了什么?”

    洛德沉默了片刻,这才是开口说道,“八大种族首领的聚会,得罗是光明城的城主,肯定也会去。”

    “我自然是为了去当众打肿他的脸。”

    支持:断青丝小说网,请把本站分享给你们的好友!手机端:https://m.duanqingsi.com,百度搜不到断青丝小说网的建议使用360,搜狗去搜索,求书,报错以及求更请留言。
https://www.duanqingsi.com/95103/55790460.html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