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正文 [188]病来如山倒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断青丝小说网】提醒书友谨记:本站网址: www.duanqingsi.com 一秒记住、永不丢失!

    凌秋抱着女儿下楼吃早餐,吃完后让帮佣带出去玩。{免费阅读:Μ.Duaиqiиgsi.coΜ}

    栖栖一手抱着破旧的洋娃娃,另一只手乖乖的牵着帮佣阿姨的手。

    她懂事的没有缠着爸爸,而是乖乖的说:“爸爸,我出去玩了。”

    “嗯,乖乖听阿姨的话。”凌秋和她打着招呼,然后目光撇向她手中的洋娃娃,眼眸中的神色瞬间化为失落。

    秦暮阳开始忙碌了起来,一边帮凌秋找夏杨,一边找凌秋的亲人。

    秦暮阳始终相信,世界上没有比亲情更深的感情了,夏杨得了骨癌就算找到也活不长,而他也只有两百多天的时间,他一走凌秋只剩下一个小孩,有个他爱的,却没有一个爱他的,他想找到凌秋的亲人,一个可以好好对他好的人。

    夏杨的消息就像沉入了大海,跟四年前的凌秋一样,仿佛在这个世界上消失了一样。

    秦暮阳不禁怀疑,夏杨他是不是已经死了,这个想法他只敢想象不敢说出来,怕凌秋接受不了崩溃。

    秦暮阳给凌秋新买了手机,把他之前扔掉的手机卡也办了回来。

    凌秋一插上卡就收到了好几条信息。

    前面是通知信息,他一边看一边翻,翻到最后停了下来。

    那是夏杨给他发的消息,寥寥几句,却让他泪流满面。

    他说,“凌秋我要走了,要去一个很远很远的地方,你一个人要好好的,栖栖四岁的生日我不能去了,礼物的话,就折成现金吧,打你卡上买套房子吧。

    钱别转给我了,我的卡全部已经作废了,转不过来的。

    以后没有我的日子,你和栖栖要好好的,嗯……不要太想我,实在忍不住的话可以想一下下,秋秋,我走了,保重。”

    看完后眼睛已经彻底模糊了,泪水顺着眼角砸在了手机屏幕上,彻底看不清字眼。

    凌秋抬起胳膊擦了擦刺痛的眼角,又擦了擦屏幕。

    凌秋哽咽道:“谁允许你走的啊?一声不吭就消失,你让我怎么好好的!还有……”

    “为什么不早点说……不早点说你得病了……”

    说到最后凌秋已经泣不成声了,他捧着手机哭得浑身发抖,身体软了下去,跪在冰冷的瓷砖上。

    真正带给人的残忍往往不是身体上的伤害,而是那种一声不吭离开的,在你心里留上一道永远的疤在,让你想一想就痛彻心扉,夜不能寐。

    夏杨发完这条消息就给他转了一笔钱,总共100万。

    是他待在傅庭轩身边四年所赚来的钱,他把身上所有钱都给了凌秋。

    凌秋看着到账的时间,那是栖栖生日的第二天,那个时候他正被秦暮阳关在了二楼。

    —百万,难怪傅庭轩会说他一直在吸夏杨的血,可不就是吗?

    如果没有他,夏杨不会那么辛苦,他赚来的钱,一百万都够他住院治病了。

    凌秋不禁后悔的想,如果那天他没有走,那是不是夏杨就不会离开?

    秦暮阳处理完事从书房里出来时凌秋正坐在阳台上的摇椅上,目光呆滞的看着外面。

    今天天气还不错,出了太阳,阳光薄薄的洒在凌秋身上宛如镀了一层金粉。

    凌秋脸上的眼泪已经干了,可他眼眶还是红的,让人一眼就看出来他刚才掉了眼泪,

    秦暮阳走到他身旁,伸出手摸向他的脸,指尖快要触碰到的时候,凌秋脖子一扭躲了过去。

    秦暮阳的手抬在半空中也不觉得尴尬,动作一快,在凌秋脸上捏了一下。

    凌秋瞪他:“你干什么?”

    秦暮阳笑了笑,他手摊开,掌心上有一根长长的睫毛。

    “你的脸上有根睫毛。”

    凌秋看着他的掌心,摸了摸刚才秦暮阳触碰到的地方。

    想来这根睫毛是刚才哭的时候不小心揉下来的。

    “把手伸过来。”

    凌秋不解的看向他。

    秦暮阳又重复说道:“把手伸过来。”见凌秋没有动作,秦暮阳一手抓住凌秋的手腕,然后把那根睫毛放在了他手心里。

    “听说,对着掉下来的睫毛许愿能实现。”

    “幼稚。”凌秋看着手中的睫毛淡淡的说出两个字。

    秦暮阳笑了笑,的确幼稚,可往往只有幼稚的事才能安慰到你啊。

    秦暮阳松开了凌秋的手转身离开了阳台,等走出去的时候他回头看了一眼,发现凌秋握紧了手。

    他淡淡的笑了笑,要是用睫毛许愿真能实现,那睫毛估计会被扒光吧。

    秦暮阳现在每天都在忙碌,忙工作忙找人,手头上总有忙不完的事。

    时间一晃过了一个月,依旧没有夏杨的消息,倒是凌秋的亲人有了一些些线索。

    秦暮阳是个聪明的人,上学那会儿成绩名列前茅,出校工作后也是把秦家上的工作打理的井井有条,每年的利润点都在往上升。

    商业界的人是这样称赞秦暮阳的,年轻有为,有当年秦老爷子的雄风,仿佛在他眼里没有解决不了的事。

    可就是这么个聪明的人,却解决不了他的感情,留不住心爱的人。

    这一个月来,秦暮阳顺利上了凌秋的床,凌秋已经没有当初那么排斥他了。

    虽然凌秋还是不肯让他抱,但是俩人之间的距离拉近了不少,起码能并着肩一起睡了。

    从夏杨消失后,凌秋就患上了失眠症,每天晚上要服用安眠药才能入睡。

    秦暮阳睡前喜欢和凌秋说事,他说:“秋秋,过两天我带你出去散散心吧,长时间在房间里不出去会憋出病的。”

    也不知道是不是药效来了,凌秋觉得很疲惫,疲惫到不想听秦暮阳说话。

    他缓缓的闭上了沉重的眼皮,在闭眼那一刻模模糊糊的看到了秦暮阳头顶上窜起了一根白头发。

    秦暮阳比他大两岁,今年二十七了,才二十七就长白头发了吗?凌秋没有精神去多想,头一歪就熟睡过去了。

    凌秋吃的安眠药属于药效比较强的,知道他一时半会儿醒不过来后,秦暮阳靠了过去伸出手把凌秋捞进了自己怀里。

    “怎么又瘦了啊?”秦暮阳喃喃自语,走过去对着他的脸嗫了一口。

    这些天因为夏杨的事,凌秋吃不好睡不好,身子以肉眼的速度消瘦着,要不是秦暮阳每天盯着他吃补品,恐怕瘦得更厉害。

    “你可要好好照顾你的身体,以后要是我不在了……”秦暮阳忽然失声叹了口气,过了半会儿才又轻声说,“谁来看着你?”

    时间一点一点的淌着,到了半夜秦暮阳心脏病忽然犯了。

    他一个人踉踉跄跄的走出屋,然后给管家打了电话。

    等管家赶上来的时候他已经一头黑的栽倒在了过道上。

    管家急急忙忙的把人背起来叫车送医院,秦暮阳只是短暂的昏迷,清醒过来的时候他已经在车上了,车正往医院方向开。

    管家在后座一直陪着他,看他掀开眼皮后顿时一喜。

    “秦总……”

    秦暮阳只觉得心脏疼得厉害,痛觉神经被颠簸着连带着喉咙也疼的起来,好半会儿都说不出话。

    管家见他张嘴,连把耳朵凑过去:“秦总,您想说什么?”

    秦暮阳嚅动嘴唇,半饷后才颤抖的说了一句:“别和凌秋说。”

    秦暮阳声音很小,总共五个字却有三个字没能发出声。

    担心管家没听见,秦暮阳忍住疼痛又说了一遍:“别……和……凌……”

    管家只感到一阵鼻酸,眼睛胀了胀,“我听清了,听清了,我一定会瞒着凌先生的。”

    秦暮阳放心了,眼睛一奁,这一次是彻底睡过去了。

    秦暮阳这病来如山倒,短短一个月没发作的心脏病再度检查却是病情加重了,几乎覆盖整块心脏。

    医生带来了个不好的消息:“建议立即住院,配合药用手术治疗,不然……”

    话已经说到这个地步了,谁都明白秦暮阳是真的没多少时间了。

    管家眼中有些暗淡,忍不住叹气。

    医生又问道:“病情这么严重怎么不见家属?”

    管家回答:“秦总不想让家人担心。”

    医生有些无语:“人都快没了还不想让家人担心,难道真的要留具尸体才让家人好受吗?尽快通知家属来,他这病很不稳定。”

    管家连连点头,把医生忽悠过去了。

    要他联系秦总的家人,他一个新应聘来的管家哪知道啊?想了想管家给助理打了个电话。

    大半夜凌晨四点的电话,通话响了十多秒才被接起来。

    “管家有事吗?”

    “张特助,秦总今晚心脏病复发了,医生让尽快联系秦总的家属,我这没有联系方式,你看……”

    助理原本还有些昏昏欲睡的,如今一听秦暮阳心脏病复发了顿时被吓醒了。

    赶忙问道:“你们在哪所医院?地址绐我,我立即过来。”

    管家把医院定位以短信形式发到了助理手机上。

    助理随便换了一件衣服拿上车钥匙急急忙忙的赶到了医院,他先去了病房看了看秦暮阳的情况。

    秦暮阳还昏着,脸色苍白,鼻下带着氧气管。

    左边是一台心跳仪器,张特助跟了秦暮阳很多年,陪他进医院的次数不在少数,每次秦暮阳住院都会安上一台心跳仪。

    秦暮阳躺着,他看着,心跳仪上显示的数据他比谁都懂。

    秦暮阳这一次情况比前一次住院要差很多,各项数据都有降低。

    他去找了主治医生,问道:“医生,我想问一下,就是我们秦总他这个心脏,什么时候换心比较好?”

    支持:断青丝小说网,请把本站分享给你们的好友!手机端:https://m.duanqingsi.com,百度搜不到断青丝小说网的建议使用360,搜狗去搜索,求书,报错以及求更请留言。
https://www.duanqingsi.com/95025/55790453.html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