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正文 57 不哭死神的笑容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断青丝小说网】提醒书友谨记:本站网址: www.duanqingsi.com 一秒记住、永不丢失!

    玉浓的巴掌仍然是那么的无情,很难让人相信这个女人竟然是眼前这个被打的就要死去的孩子的母亲。【手机阅读:m.DuanQingSi.com】

    但是玉浓就是这么无情,她在乎的只是她自己的权势,只是她好不容易嫁入这霍家庄所获得的荣华富贵。

    或许在她的心中,无论是步惊云还是霍步天都不如她所享受的荣华富贵来的重要。

    若是换掉霍步天,她或许仍然会表现的那么能干,那么和蔼。

    可怜步惊云,在这个蛇蝎心肠的母亲面前,竟然连一丝丝的温情都不能感受到。

    他奢望过自己或许能够再得到他义父霍步天的疼爱,可是霍步天已经将他视若蛇蝎,又如何敢在他没有认错的时候就出言阻止玉浓?

    霍步天自然也是看出了步惊云的不支,可是在他的概念之中,一个人若是犯错了,那么自然是应该先认错才是对的。

    可是他哪里知道,步惊云根本就没有错?

    步惊云已经不知道自己咽下了多少血水,他更不知道自己挨了这个蛇蝎心肠的女人多少的巴掌。

    他始终抱着一个幻想,那就是这个女人始终是他的母亲。这个女人的所有动作都是为了他好,也是为了让他能够明白事理。

    可能这一次步惊云始终认为自己是对的,但是玉浓却认为是错的。

    因此步惊云只是抱着一个让玉浓打累了的心态,然后祈求玉浓之后的谈心。

    以前,每一次玉浓都会在这样的举动之后与步惊云谈心,说出自己的苦衷,同时步惊云也在这个时候说出自己的不得已,说出玉浓对自己的误会。

    这一次,似乎与往常一般,只是那玉浓的巴掌着实有些力量大了一点。

    不过哪怕力量再大,步惊云也只是将这玉浓的巴掌看成了对自己的教诲,他从来没有想过,这个女人会狠毒的想要将自己打死。

    终于,步惊云忍不住这种来自灵魂深处的疼痛,晕倒了。

    玉浓那张绝美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厌恶:“畜生!你以为装作晕倒就没有事了吗?来人,把他给我扶起来,狠狠的继续打!”

    玉浓这句话自以为没有什么缺陷,至少在她看来她是为了霍家庄的一切而下令的。

    可是那霍泽贵却终于有点看不过眼了:“夫人,少爷始终不过是一个十岁的孩子,他即便是犯错,又能有多么不可原谅呢?不如,不如就此作罢吧!”

    玉浓本来正准备走到霍步天的身边继续献殷勤,可是这霍泽贵的话却让她那一张绝美的脸庞瞬间变得狰狞了起来:“什么?就此作罢?这个孽畜可是想要谋划霍家的家产!如果让他得逞,咱们所有人说不定都会被他害死?可是你竟然还在为他说话?”

    “少爷不过十岁,哪里能想出这么多恶毒的想法?”

    霍泽贵已经决定要为这个少爷争取一条活路了,他竟然罕见的开始与这个贪慕虚荣的女人顶嘴。

    可是他的这句话也让霍步天开始审视自己的内心,他一直想着讨好玉浓,因此便对这步惊云刮目相看。

    如今步惊云做出如此下作的事情,他自然是最为痛心的一个。可是当玉浓那口口声声的为了霍家着想的时候,他的心竟然罕见的变硬了。

    因为他感觉到了玉浓那从心底对这个小孩的不关心,他感觉到了这个小孩对他的那一丝一毫也没有的依恋。

    这样的事情如何会出现在霍家庄?

    他可是方圆百十里赫赫有名的霍家庄庄主霍步天!

    单单只是这一个名字,放出去,那也是至少价值百十两银子的!可是现在,这个可恶的义子竟然勾结外人想要谋划霍家的家产?

    霍步天不由得想到了之前他的两个亲生儿子对他说的话:那步惊云鬼鬼祟祟的走出了霍府,然后找到了一个江湖骗子拜师,最后商议了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呢?当然是夺取霍家家业的秘密了!

    霍步天只感觉到了无比的失望,可是哪怕是无比的失望,他仍然带着一丝丝的奢望,奢望步惊云能够回头是岸。

    可惜步惊云并没有看懂他的好意,甚至步惊云已经开始无视他的眼神了。

    霍步天感到了被忽视的愤怒,而且还是一个本该被处死的杂种的忽视的愤怒。

    这样的一个杂种,自己便是让他活着也已经是大慈大悲了,可是他竟然不知道感恩,反而忽视了自己的好意!

    霍步天已经闭上了眼睛,熟知他这一动作的用意的霍泽贵不由得跪了下来:“惊觉少爷毕竟年少无知,他可能是受了江湖术士的欺骗!还请老爷*慈悲,饶过他这一次吧!”

    说完这话,霍泽贵便五体投地的趴在了地上,他甚至没有想过要征求此次事件主角步惊云的意愿。

    果然,在霍步天犹豫的时候,步惊云的嘴角出现了一抹冷笑。

    他本是从来都不会笑的。

    但是在面对这蹊跷而又可笑的不行的人和事的时候,步惊云最终还是忍不住露出了一丝笑意。

    不过他的这一抹笑意毕竟还是那么的微不可查,或许除了那一直渴望步惊云能够认罪的玉浓之外,便再无任何人看到他的冷笑了。

    “原来他也会笑?可是他这笑容却从未对父母笑过!如今甚至只不过是为了嘲笑别人,甚至是嘲笑生他养他的母亲!”

    玉浓也闭上了眼睛,因为她觉得这样的白眼狼,或许死亡才是他最终的归宿。

    她不愿意理会霍泽贵为步惊云的辩解,也就意味着着在场的所有人都放弃了为步惊云的辩解,这也就是说步惊云似乎已经是必死无疑了。

    步惊云似乎仍然不知道自己已经被判了死刑,他仍然微笑着,似乎在嘲笑这个世界的不公平。 。,,。

    支持:断青丝小说网,请把本站分享给你们的好友!手机端:m.duanqingsi.com
https://www.duanqingsi.com/84069/47904095.html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