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正文 第八十八章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断青丝小说网】提醒书友谨记:本站网址: www.duanqingsi.com 一秒记住、永不丢失!

    东方御寒又盯着剑十看了好一会儿,觉着那张面具有些碍眼,伸手轻轻取下。{免费阅读:https://www.duàиqiΝgsi.cоΜ}剑十下意识阻拦,才碰到东方御寒的手就被压了下去。

    他凝眸目光在剑十疤痕丑陋的半边脸逡巡着,眸子透着一股心疼。

    “丑。”剑十皱眉躲闪。

    “不丑。”东方御寒失笑,“丑的话,本王怎么可能喜欢你,真以为本王瞎了吗?再敢乱说,下次不饶你。”

    “躺好了。”东方御寒压制住剑十的肩膀,在一旁翻找着,拿出一个纸盒子,纸盒子里还有一个个纸团,打开纸团就是一颗颗蓝色的果子。

    那果子表面还有凸起,那蓝色妖冶鲜艳,果子圆润饱满,被东方御寒白玉似的手指捏着,就似一颗蓝宝石和玉石相衬。

    东方御寒用清水漱了口,张嘴把蓝色的果子含入细细咀皭起来,一颗颗果子被送入口中,嘴角也多了一点蓝色汁液。

    剑十看着想到了什么,“王爷,这是蓝樱果?”

    这种果子极为难得,也不是金国特产,难得的程度比玉脂膏还要高一筹不止。

    东方御寒炽热的眼神盯着他,剑十俊脸被盯得通红,被捏着下巴动弹不得,只好闭上双眼来躲避。

    嘴里含着东西无法说话,只用暖眛的目光就让剑十浑身燥热。

    “王、王爷!”

    蓝樱果贵重无比,效用自然是活血生肌,一般只给重伤濒死之人使用,为数不多。用来治他这张脸却是浪费了!

    东方御寒也是近几日才得到这蓝樱果,只是剑十的脸短时日还无法恢复,有个面具,也可以让这男人能安心些。

    东方御寒把口里的果泥吐在了掌心,就要往剑十脸上敷去。

    剑十瞳孔一缩,躲闪开身子,紧绷着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猛地坐起身来,刚好闪开了,肩膀撞到东方御寒身上,闷声呻吟。

    “剑十。”东方御寒神色暗淡着,轻叹了口气,“你是觉着本王恶心吗?”

    东方御寒站起身,“既如此,你自己处理便好。”

    他把剩下的果子递交到剑十手上,低声嘱咐,“皭烂了才能敷在脸上,不然效果不太好。”

    东方御寒的背影看着有些落寞了,剑十心中一疼,咬了咬下唇伸手抓住了他的袖摆。

    “属下不是这个意思。”

    “那你是什么意思?”东方御寒声音低沉道,“本王这还是离开这里,省得让你烦躁。”

    东方御寒拉掉剑十的手,大步朝外走。

    剑十急忙下床,伸手拉住了东方御寒的大掌。他没想到一脸严肃的男人忽然就回过了身,还揽住了他的腰。

    手臂结实地环在他腰上,东方御寒俊脸离他极近,那双漆黑的眼让剑十觉着,自己的灵魂都要被吸入进去。剑十慌忙低下头,耳根泛红,东方御寒低头,同时抬起他的下巴。

    一只手轻轻覆了上来,盖在他的俊脸上,温热的触感帯着一点湿濡,还有丝丝清凉。

    热意来自那只大掌,清凉则是来自药膏,一点点浸透入他受伤的俊脸。

    东方御寒呼出的气息也若有似无地喷洒在他身上,剑十后退一步,东方御寒不依不饶地跟进,两人的脸都要贴在了一起。

    “王爷,别这样。”

    剑十低声哀求。

    东方御寒的一举一动,都让他觉得自己要被吃干抹净。

    “本王又没对你做什么,难道你”东方御寒大掌朝下边一处摸去,剑十蓦地缩紧了瞳孔,他想要躲闪已经

    来不及了,大掌触碰到的一瞬间,剑十大脑一片空白。

    脑袋也是一团浆糊,剑十的脸腾地红透,被蒸大的馒头也没有此刻剑十俊脸的肿胀。

    “你”东方御寒先是差异,旋即低笑出声。

    剑十猛地把东方御寒超前一推,自己后退了一步。

    “剑十。”东方御寒不管男人那羞窘的样子,很快又凑了上来,把剑十压在了床头边。

    “本王帮你。”

    “王爷!”剑十瞪大了双眼,本来还想说出的拒绝话语吞了回去,闭紧了双眸。

    东方御寒的呼吸也变得急促起来,那双眼睛通红,只盯着剑十的脸看,手上动作不停。

    剑十死死咬紧牙关,不让自己发出丝毫声音,两只手都死死地抓紧了床单,背脊挺直成一条直线。

    整个人都紧绷起来,呼吸急促,没呼气一声,那气息都热得能把皮肤给烫熟。

    “王爷。”剑十低喊一声,猛地推开了东方御寒的手。

    他大口喘息了几声,坐直了身子,拉过被子遮住自己。

    东方御寒勾着唇角看着剑十,眼里的暗涌逐渐平定,愉悦的心情让他的笑容变得深邃起来。

    “没事了。”东方御寒轻声哄劝着,替剑十把一缕因为浸透了汗珠而贴在脸颊上的黑发收拢到耳后,亲了亲剑十的脸庞。

    剑十傻呆呆地不动,东方御寒才发现男人握着床褥的大掌手背都跳出了青筋来,他把剑十的手收入自己掌心,又低低笑了一声。

    笑声愉悦帯着满足,好像刚才释放出来的人不是他。

    “乖,别动。”东方御寒脸颊凑到剑十面前。

    这一次,剑十动都不敢动,僵硬着身子,漆黑通明的眸子,点漆一样,燃烧着黝黑的热焰。

    那一双眼里,只收容了东方御寒一人。

    那种被奇特感觉占据全身的慌乱失措,让这会儿的剑十不知该如何反应,只能是握着东方御寒的一只手,隐忍着,任由他在自己的脸上为所欲为。

    很快,东方御寒就给他上好了药。

    “好了。”东方御寒本来想趁机多摸摸剑十的脸,怕他承受不了还是好心地让了开来。

    剑十看向了一旁梳妆台的铜镜。

    镜子中,他那半边被毀了容的脸,被蓝色的药膏给糊满了,而那药膏,是东方御寒用自己的口水嚼出来。

    剑十耳尖发烫,他不敢再去想,深深吸气平复下呼吸。

    一动身子,下身湿粘的感觉又让他动作僵滞。

    “去洗个澡吧。”东方御寒看出他的窘迫,柔声道,“本王吩咐人去煮热水。”

    剑十朝上拉了拉被角,东方御寒勾了勾唇角,“你是正常的男人,有需求也很正常,本王不会觉得你怎么样。”

    剑十闭了闭双眼,东方御寒无奈,自行出去了。

    小厮得到了吩咐,立刻让人去烧热水,水才刚烧好,剑十就迫不及待地拿了衣服就进去了,还不忘把门给锁紧,锁得严严实实,他想要进去都做不到。

    剑十洗好澡出来,漆黑的秀发被一根绳子给系成一束,看上去柔软又垂顺。

    脸颊湿润,半边脸的药膏涂抹均匀,已经粘附在脸颊上。

    剑十发现东方御寒在看他,快步朝前走,不敢回身。

    “剑十,本王把王府的安防都交给你,那些人都给你使唤,你看看谁合用,就把他们留下来,若是你觉得有问题的,尽管就打杀了,本王不会怪罪你。”

    东方御寒跟在剑十身后,沉声道。

    剑十顿住了脚步,东方御寒声音又从身后传来,“本王可是把身家性命都交到你身上了,剑十,若你背叛本王,本王必死无疑。”

    剑十怎么可能会背叛他,他不信,剑十就对他一点感情也无。

    就是他受了蛊惑做了一些可能危害到他的事情,也绝不会让他去死。

    “剑十,你有在听本王说话吗?”东方御寒蹙眉,剑十又在发呆了,那一脸的不克置信,让他想要把人的脑袋给敲开,看看里面装的是什么。

    “既然本王决定让你来做,那就现在吧。”东方御寒微微一笑,帯着剑十朝侍卫院中走去。

    那一群侍卫一直被勒令在里面待着,这会儿,早就把东方御寒的想法猜了个遍。

    可怎么也想不到,他到底想要做什么!

    两道身影出现在他们的视线当中,一道身影自然是他们熟悉的东方御寒,还有一道身影,身姿挺拔,漆黑墨发随着他的动作而随风轻扬。

    剑眉星目的剑十面容冷酷,特别是在目光扫到那些侍卫时。

    剑七眼里划过一抹不甘之色,眼中戾气迅速闪逝,剑十来到了他们面前。

    “今日开始,不听话者,杀!”剑十冷酷的声音如同从九幽地狱而来的使者,通身的杀意随着他的话语而冲霄直上。

    一句话,众人都屏住了呼吸,不敢说一个不字。

    剑十后退一步,静静地站在东方御寒身后,“王爷,还需要您给属下一样特权。”

    “今日起,剑十可以先斩后奏,灭杀反叛者!”剑十那一身真刀实枪拼干出来的气势,有着压倒性的优势。

    一些比较普通的侍卫心脏狂跳,都要晕厥过去。

    “好,本王给你这个特权!”东方御寒无奈,他都说了,剑十这是不愿相信他,要他亲自开口。

    “你们,皆为剑十麾下侍卫,若有反叛,无需上报,可当场击杀!”

    东方御寒浑身的血色力量在波动,一句话,让众人生不出半分心思来,他这不是在开玩笑,他就是要让剑十成为他们之间的领头人。

    同时,也是裁决者!

    支持:断青丝小说网,请把本站分享给你们的好友!手机端:m.duanqingsi.com
https://www.duanqingsi.com/82922/44453302.html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