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正文 第九十三章夫君,醒一醒...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断青丝小说网】提醒书友谨记:本站网址: www.duanqingsi.com 一秒记住、永不丢失!

    郁心隐只觉得全身的血液都凝固了。{免费阅读:Μ.Duaиqiиgsi.coΜ}

    已经死了?

    郁心隐瞳孔猛缩:“你什么意思?”

    他不相信!

    这一定是祁亦笙在骗他!

    现下尹彦淮很可能已经遇到危险了。

    想到这儿,郁心隐瞬间急了。

    连祁亦笙为什么会在这里,他为什么会在这里,祁亦笙到底有什么目的都顾不得问了。

    “他没有死对不对?”他声音颤抖。

    不只是说给自己听,也是说给祁亦笙听。

    若是尹彦淮死了

    郁心隐瞬间红了眼睛。

    “他的确没死。”祁亦笙看到郁心隐瞬间亮起来的眸光,微微一笑,“只是与你开个玩笑罢了,别慌,不过嘛,虽然没死,情况却不大好,离死也不远了。”

    听到这话,郁心隐瞬间急了:“让我见他!”

    “我可以让你见他。”祁亦笙等的就是郁心隐这句话,“但是,在此之前还要心隐你帮个小忙。”

    “什么忙?”

    郁心隐不知道祁亦笙为何会这样做。

    他只知道,他现在非常的迫不及待的想要见到尹彦淮,只要一想到祁亦笙说的话,说尹彦淮离死也不远,心就如同被缴了般的难受。

    好不容易。

    好不容易才与尹彦淮成了亲,认定了彼此。

    他还以为从此后会越来越好

    只见祁亦笙拍了拍手,然后,从旁边出现两个狱卒押着一个黑衣人,押到了祁亦笙的脚边。

    那黑衣人的下巴看起来很是怪异,就像是被卸掉了一样,手脚均帯着镣镑,衣裳边还滴滴答答的往下滴着血,整个人看起来就跟要死了似的却并没有死,始终吊着一口气儿。

    郁心隐看了眼黑衣人就收回了目光,看向祁亦笙。

    “我不认识他。”

    “你自然不认识他。”祁亦笙好笑的摇了摇头,“心隐,你不会猜不出我想让你帮什么忙吧?”

    顿了下,祁亦笙又道:“这是死士。”

    死士,是为主家卖命的奴才,一旦被抓到会咬开藏在牙齿缝里的毒药,避免被俘虏泄露任何信息。

    所以这个死士的下巴才会很怪异。

    果然是被卸掉了。

    但是一般死士,祁亦笙能轻易的通过对方的眼神猜到什么,他又最擅长见微知著,所以一般死士对他来说很好掌握。

    而如果是优秀的死士。

    会被主家训练的更为厉害,从身到心,即便是被活捉了,也很难从他们嘴里撬出一丝消息,更不会在眼神或者行为上有所泄露。

    这种情况下,其实有没有活捉并没有任何区别。

    但是,郁心隐出现了。

    郁心隐所拥有的读心能力,简直就像是专门为此而生的般,能看透每一个人心里的想法。

    郁心隐闭了闭眼。

    他的脑海中闪过尹彦淮让他以后不准再随意使用读心术的面容。

    然后,睁开了眼。

    因昨夜是两人的初次,尹彦淮虽然看了书,却依旧不得章法,又没有节制,导致郁心隐现在只能靠着地牢的墙,看着地牢外。

    他朝祁亦笙点了点头,而后,视线落到黑衣人身上。

    见郁心隐答应了,祁亦笙扬手,出声询问黑衣人:“人在哪里?”

    人?

    是谁?

    疑惑在郁心隐心底一闪而过,然后,按下了疑惑,神情专注对着黑衣人读心。

    那黑衣人听到祁亦笙的问话,纹丝不动,而郁心隐,在这之后,什么也没听到。

    他并没有听到黑衣人的心声。

    于是朝祁亦笙摇了摇头。

    “我什么都没读到。”

    祁亦笙自然相信郁心隐,并不是因为信任,而是因为他知道,郁心隐着急见尹彦淮,必然不会在这方面隐瞒他。

    但他听到郁心隐这么说却没有生气也没有急。

    “心隐难道你忘了我曾经教你的,如何读到对方内心深处的心声吗?”祁亦笙含笑询问。

    郁心隐一愣。

    祁亦笙只教过他一次。

    而那一次,他直接痛的晕了过去

    这么说,早在那个时候,祁亦笙就已经开始布置这一切了吗?

    不,不会的。

    所有发生的事情,祁亦笙并没有起决定性的作用,就连私奔,都是尹彦淮提出来的,或许,祁亦笙只是凑巧

    cm—7

    去了。

    郁心隐这么安慰自己,却还是不由自主的捏紧了拳头。

    尹彦淮还在等他

    于是郁心隐在这念头一闪而过后闭上了眼睛,像是那次一般,凝神静气,意识往外扩散。

    刹那间,整个牢房内的声音,那些痛苦哀嚎声诅咒谩骂声齐齐涌到他的脑海里,让他的脑袋里传来一阵阵钝痛。

    “呃…”

    一丝痛苦的低吟从嘴边刚溢出来,郁心隐就死死地咬住了唇。

    他痛的想要直接晕过去,却死死咬着唇,睁开眼,看向那黑衣人,努力从一大片的痛苦哀嚎中读黑衣人内心深处的心声。

    半晌,看向祁亦笙。

    “他什么都不知道,他不知道那个人在哪里,他最多只算是外围的死士。”

    最中心的秘密,也就是那个人到底被关在哪里,这个死士是真的不知道。

    祁亦笙听到郁心隐的话,脸色难看了些。

    但转眼,脸色又恢复了原先温和的模样,摆了摆手:“将人帯下去罢。”

    “让我见尹彦淮。”郁心隐强撑着看向祁亦笙。

    庆幸的是,他在之前练习过收回意识的办法,因此在读到那黑衣人心声的后,他就关闭了读心术,也是因此,他现在才没有像之前那样直接晕了过去。

    却见祁亦笙再次扬了扬手,狱卒又押来一个黑衣人。

    “你什么意思?”

    “别急,等你读了这个黑衣人的心,我再帯你去见彦淮。”祁亦笙这么说着。

    郁心隐却半点不信。

    他见不到彦淮,哪里肯如了祁亦笙的意。

    见郁心隐拒绝之意明显,祁亦笙眼睛微眯,眼眸略冷了些:“怎么?你是想尹彦淮死?”

    听到这话,郁心隐眼眶泛红,心底腾起愤怒。

    “祁亦笙,我和彦淮对你如何,你扪心自问,我们拿你当朋友,你呢?你从一开始就在算计我们,我们可有对不起你的地方,你要这样对待我和他?!”

    他从刚刚开始,想要见尹彦淮,所以将诸多疑惑都抛在了脑后。

    但他看到祁亦笙这般行为不愤怒是假的,他疑惑、愤怒、难过,不知道为什么祁亦笙要这么做,他多么想揪着祁亦笙的衣襟,问问他,到底是为什么!

    为了什么,要让祁亦笙以尹彦淮的命威胁他。

    郁心隐不敢赌。

    以他现在的状态,若是再像刚才那样读一次心,他肯定会晕过去。

    他要见尹彦淮,不愿意再等一刻!

    许是郁心隐的话让祁亦笙那冰封的心泛起了一丝涟漪。

    祁亦笙沉默了下,然后出声道:“把尹彦淮帯过来。”

    此话一出,郁心隐眉间的怒意变为了焦急担忧。

    很快,狱卒将尹彦淮帯了过来,看到尹彦淮的样子,郁心隐愣了下,焦急询问:“彦淮他为什么还没醒?”尹彦淮身上依旧穿着昨夜的大红色喜服,毫发无伤,但人却昏迷着的。

    祁亦笙没回,指了指地牢里。

    狱卒会意,拖着晕过去了尹彦淮打开了牢房的门,然后,扔到了郁心隐的旁边。

    郁心隐连忙爬过去,摇晃尹彦淮:“彦淮,醒醒!彦淮!彦淮…夫君,醒一醒”

    但是不论他怎么叫,尹彦淮都没有醒来。

    郁心隐看向祁亦笙:“彦淮怎么样才会醒。”

    “放心,只要你读了这个死士的心,我自然会让他醒来,人你也看到了,完好无伤,只不过晕了而已,现在总可以读心了吧?”

    顿了下,他依旧笑着,笑却不达眼底,声音微冷:“心隐,不要得寸进尺,也不要挑战我的底线。”

    眼前这个人,是祁亦笙,却又不是祁亦笙。

    郁心隐到嘴边的那句“你让彦淮醒来我再读心”吞进了肚子里。

    他低下头,看了眼看起来好像睡着了,还睡得很安稳的尹彦淮,手握着尹彦淮的手,收紧。

    “我知道了。”

    言罢,闭上眼睛。

    他的脑袋因刚才的读心到现在还在隐隐作痛,现下又要再读一次,哪里受得了。

    刚一扩散意识,血腥味便自喉头涌了上来,他的嘴角溢出了一丝血。

    嘴唇瞬间没了血色,只有嘴角的那一丝血,红的刺眼。

    一瞬间所有的声音再次涌进脑海里。

    脑袋似要炸裂开来。

    “啊…!!”

    脑袋里仿佛被什么撕扯着神经,又仿佛有一千根针在扎着,他痛的脸都扭曲了,一口血直接吐了出来。

    他的意识渐渐开始渙散。

    祁亦笙见此,立即站起来,走进牢房,神色阴沉。

    “若是你在这里晕了,就别怪我真的杀了尹彦淮!”

    听到这话,郁心隐清醒了些。

    他紧紧攥住了握着尹彦淮的手,忍着剧烈的痛楚,看向那个黑衣人。

    只是这个黑衣人,比起上一个,要难读到心声一些。

    他不行了

    他甚至能感觉到自己的耳朵,口鼻都流出了鲜血,血滴滴答答的落了下来,落到他怀中的尹彦淮身上。脑子里如同有成千上万只蝇虫嗡嗡作响,让他根本无法读到黑衣人的心。

    可是他不能。

    祁亦笙说了,若是他在这里晕过去,就会杀了尹彦淮。

    他不敢赌。

    就在这时,紧握的那只手忽的一紧。

    郁心隐下意识低头看去,便看到尹彦淮缓缓睁开了双眼。

    支持:断青丝小说网,请把本站分享给你们的好友!手机端:m.duanqingsi.com
https://www.duanqingsi.com/82921/44453308.html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