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755章:剑门论剑(六)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当芥子空间入口即将闭合之时,陈御风与剑无涯两人一同提议场中上千人一同出手,共同轰开这道芥子空间裂缝。

    其余人自然没有异议,当即纷纷附和,可就在这关键的时刻,没想到产生了一丝不和谐的声音。

    “北川悲,你这是什么意思?难道你此行跨洋而来,不是为了夺取里面的东西?”

    剑无涯一脸诧异的望着发声之人,这发声之人,正是倭国剑卫北川悲!

    北川悲脸上神色毫无所动,对于剑无涯的询问也置若恍闻。

    然后只见他一掷手中归藏剑,归藏剑当即飘过众人头顶,飞到剑门关关口之前杵立在地面之上,恰好也是后方剑阁上空芥子空间的正前方。

    北川悲一个起跃,人也立在了归藏剑之上,面色无喜无悲,默默的注视着面前上千名武者。

    见到这一幕,即便是陈御风也蹙紧了眉头,不过旋即,陈御风便猜到了结果。

    “北川悲,之前进去的那人,是你们倭国的大祭司吧?”

    陈御风缓缓开口道。

    旁边的剑无涯一听,也立即恍然过来。

    他还道北川悲为何担心起令狐圣的生死了,现在一听陈御风这句话,才幡然醒悟过来。

    “好啊!没想到你倭国如此小人行径,竟然偷偷摸摸进入芥子空间内,既然如此,那更加留不得你等了!”

    剑无涯怒急,方才若不是发现得及时,还真有可能被倭国摆这么一道。

    “要想出手,须得从我北川悲的尸体上踏过去才行。”

    北川悲面色冷淡,即便是面对天榜第三的陈御风以及天榜第七的剑无涯,他也毫无所惧!

    站在远处的毕云涛见到这一幕,心中暗自佩服。

    “猖狂!既然如此,那我便再次跟你讨教一番!”

    剑无涯沉声低喝一声,身躯一挺,人如离弦之箭,直接弹射而出,在空中爆射之时,已然化为一柄剑影。

    剑影灼灼,如同一面横在天际上空的镜子。

    当这柄剑影出现,在正午烈日灼灼之下,众人竟然感觉到一股透体寒意来。

    剑气所过之处,地面之上竟然生出一条寒霜路径来,周围花草树木寸寸冻结,好似迎来隆冬时节。

    这寒意,是剑无涯修成剑体的自带武道神通,跟之前令狐圣的冰雪剑域也有几分相似。

    寒剑一出,九月飞霜!

    “这才是剑无涯的真正实力!方才跟北川悲交战之时,根本没出全力!”

    众人惊叹,剑无涯以往能跟陈御风交战,实力自然也只是比陈御风逊色一筹而已,可方才陈御风展现出来的实力远远超过剑无涯。

    现在剑无涯这寒剑宝体一出,展现出来的实力才能称得上“剑道无涯”四个字!

    这股剑意之强,骇人听闻!

    剑无涯化剑之后,速度也当即暴涨!竟然达到了两倍音速的恐怖之速度!

    “好快的剑!剑无涯的剑,果然以快著称!天下武功,唯快不破!当今天下之中,剑法比他还快的人只怕没有了吧!”

    人既是剑,剑既是人,再没有比这更加高深的人剑合一之道了。

    单单论快,九州剑王陈御风的剑也没有他快!

    北川悲这边,冷喝一声,归藏剑从地中飞出,被他横在身前如同太极画圆、如封似闭,一股剑气无端升起。

    归藏剑好似一块盾牌般,被他反手一抡,直接迎头向剑无涯轰砸下去。

    轰隆!

    归藏剑所过之处,虚空顿时塌陷,一道真空地带瞬间出现。

    远处的陈御风见到北川悲这一击,目光顿时一缩,喃喃道:“重剑无锋,一力断空!”

    陈元罡面色有几分惊骇道:“北川悲以重剑著称,他的剑重若千钧,在华夏之中从来没有这种剑道,没想到也如此的厉害!”

    “给我下去!”

    北川悲一力降十会,平凡至简的一招轰将下去,夹杂着他的重剑剑气,即便是剑无涯也不敢小觑。

    剑无涯一手往上挥斩,手上剑气同样透体而出,化为剑刃远射到北川悲重剑之上,两道剑气一相抵消后,两人俱是停下了身子。

    剑无涯虎视眈眈的凝望着北川悲,北川悲同样持剑立在剑门关前。

    这两人,竟然是谁也奈何不得谁!

    “我来吧!”

    就在这时,九州剑王陈御风缓步上前,剑无涯知道自己不跟北川悲激战个两三百个回合是分不了胜负的,于是默默退了开来。

    “北川悲,你一人还是阻挡不住我们所有人的,若是我们一同出手,你必死无疑。”

    陈御风背着蜀山剑,目光中对北川悲露出一丝敬意;“我敬你是当世剑客,不屑让众人群起而攻之,但你须得答应我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

    北川悲也皱起了眉头,陈御风说得不错,单单一个剑无涯他便难以招架,这上千人若是一同出手,自己即便是先天修士也得轰成渣。

    只是现在大祭司九鬼天照身在芥子空间内,无论如何也不能让他们强力破开芥子空间。

    否则到时候引起空间震荡,大祭司有生命危险。

    陈御风屈指一弹,手中那柄造型古朴的蜀山剑顿时发出一声长啸。只见陈御风笑道:“你我二人就以一招为限,一招之后,谁若是退了半步,谁就输了;你若输了,不得阻拦我等,我若输了,蜀山当即离开此地。”

    “好!”

    北川悲也有傲气,手中归藏剑当即杵在地面,顿时一阵地动山摇,地面上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蔓延出一道道如同蜘蛛网的裂缝。

    “截然如此,陈剑主出手吧!”

    北川悲当即冷声喝道,他虽然自知自己不是陈御风的对手,可陈御风想要一招将他击败,却是痴心妄想了。

    陈御风见到北川悲答应下来,当下也不废话。

    然后只见陈御风右手持剑,左手两指夹住蜀山剑,往后环体一引,在他身上忽然涌出一股剑气来。

    “这一式乃是我从蜀山剑崖得到的一式残招,此招无名!”

    陈御风说罢之后,当即双手展开,蜀山剑虚浮在空中,他的真元却凝聚成线,笼罩在蜀山剑剑体周围。

    “这是?”

    远处的毕云涛见到陈御风施展出这一招来,忽然涌起一股熟悉的感觉。
https://www.duanqingsi.com/779/535247.html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