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八十二章 老熟人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打过招呼了,秦姝才和宁菲去了元宵的病房,因为这两天一直在发烧。所以秦姝她们去时,元宵还在睡觉。

    秦姝在床边半蹲下,元宵的眼睛还是被白纱布蒙着。露出来的那半张脸更加的小了。

    瘦了。

    看的秦姝一阵心疼,宁菲过来安慰的拍了拍她的肩。“已经没事了。等熬过这段时间,他就能彻底的健康了。”

    元宵能像正常孩子一样健康的生活,是她一直以来的愿望。

    “我就是觉得很对不起。他没能给他一副健康的身体,他做手术时,我也不能过来陪他。”

    那么小的孩子。那时候他得多害怕啊。

    想想就心疼。

    “是妈咪来了嘛?”小孩子的声音有些沙哑的萌。

    他迷迷糊糊的用脑袋在秦姝的手心蹭了蹭。蹭的秦姝的心都软了,放柔了声音,怕惊醒他。“是妈咪。”

    “妈咪别走……”

    小家伙有嘟囔了一声。秦姝笑了笑。“好,妈咪不走。乖,快睡吧。”

    “嗯~”

    等他又睡熟了。秦姝才和宁菲轻轻走出去。

    宁菲自嘲的耸了耸肩,“看吧,果然是你的亲生儿子。我照顾了他那么就,亲妈一来,就把我丢一边去了。”

    “噗嗤。”秦姝挑眉,“当然,我是亲妈嘛,你再亲,那也是干妈。”

    宁菲被气的眉毛都竖起来了,“好你个秦姝,你就是这样对我的?”

    还是不是亲闺蜜了!

    “好好好,我的错。”秦姝笑着挽上她的手臂,“请你吃饭吧,这回随你点,如何?”

    “这还差不多!”

    两人也是很久没见,虽然秦姝时差没倒过来,不过熬夜已经熬习惯了,现在她得趁着元宵在睡觉,正好可以和宁菲去吃饭。

    要是元宵醒了,没看到她,肯定会不高兴的。

    因为赶时间,她们只能在医院的附近找了一个餐馆,因为是中午时段,所以人有点多。

    她们的对面桌是坐了几个男人,看起来应该是医生。

    要说秦姝是怎么猜到的,这里的医院比较聚集,并且现在是中午时间,很多医院里的医生、护士都会出来吃饭,而且,她还闻到了很重的消毒水的味道。

    都是外国人,不过里面好像有个黑头发的华人?看起来有些眼熟。

    说不定不是华人,是韩人和岛国人呢,秦姝只是看了一眼就收回了目光,将菜单推给宁菲,“你点菜吧。”

    “那我可随便点了哈?等下你可别心疼钱!”宁菲也不客气的勾了一通。

    她知道,秦氏的资金多数投入了美食城的项目,听说秦姝自己还以个人的身份投了一些,所以才故意打趣的。

    “放心,请你吃顿饭的钱我可是有的。”

    秦姝不经意的瞥过那对面,发现那个长的像华人的男人正看着她,见她望过去,还特意对她友好的笑了笑。

    “怎么了?”宁菲点好菜,发现秦姝正对着对面出神。

    “看到一个人,感觉有点眼熟。”

    宁菲:“……”

    她看到谁都是眼熟,就算是以前的高中同学站在她面前,她也只是眼熟。

    因为那时候秦姝的高中时光,心思几乎都是花在了顾知身上,目光也只停在顾知那边,其他时间也只是和几个朋友一起玩。

    几乎很少和班上的同学有交集。

    宁菲顺着她的目光看去,当她看清楚是谁时,蓦然的笑了,“这可不是像熟人,而是真正的熟人,老熟人~”

    说罢,还*的朝她挤了挤眼睛。

    秦姝疑惑,老熟人?

    而那名男子也同旁边的人说了句什么,就直直的朝她们走过来了。

    “秦姝?想不到在这里见到你。”他友好的同秦姝打招呼。

    她只是觉得眼熟,难道真的是以前的同学?

    秦姝矜持的点了点头,“你好。”

    宁菲差点笑喷,而那男人也故作失落的委屈一下,“唉,就知道你记不得我了,没想到事实果然如此。”

    “我是周朝。”

    “咳咳。”正当秦姝要说话时,宁菲咳了两声,“感情我这么大个人,你还是只看得到秦姝啊。”

    “以前就是这样,想不到这么多年过去了你的眼里还是没有我。”宁菲学着周朝的语气说。

    这时周朝才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不是,我记得你,你是宁菲嘛,经常跟秦姝在一起的那个。”

    得了,人家记住她,还是因为她经常后秦姝在一起,啧啧,又打击到她了。

    宁菲闭嘴不谈了。

    秦姝这才想起来,“原来是你啊,好巧,你在这里工作?”

    周朝她认识,隔壁理科班的,以前还追过她,那时候秦姝眼里只有顾知,其他的异性她根本没有关注过,知道周朝,还是因为他的名字。

    周朝啊,那个时候她们的历史课刚好讲到商周历史,一个独特的名字,让秦姝对他挺有印象的。

    “是啊,我就在前面的一医院上班。”

    周朝耸了耸肩,“我就一小医生,不过宁菲小姐还是挺出名啊,都是大公司的老板了。”

    虽说多年不联系了,不过宁菲家的jm很有名气,他知道也不奇怪。

    “混口饭吃而已~”

    “噗嗤。”秦姝率先笑出声,她那叫混口饭吃,那别人叫什么了?

    不过这世界还挺小的,周朝所在的医院,正是元宵治病的那家医院,不过元宵在眼科,而周朝是在心外,平常都忙,所以他们竟然没有碰面过。

    “两位要不要和我们一起?”周朝邀请道,老同学见面,不请女士,也说不过去。

    不过秦姝还是拒绝了,主要是那些人肯定都是他的同事和朋友,他们不认识,也不相熟,没有必要一起。

    最后三人换了联系方式,周朝才过去吃饭。

    正好她们的菜也上来了,“想不到在这里还能碰到高中同学,太玄幻了。”

    秦姝也觉得好玄幻,“确实,我都一时没想起来。”

    宁菲一副我就知道的样子,“你除了顾知,还能想起谁啊。”

    秦姝脸上的笑容凝了凝,“是啊。”

    他占据了她的整个青春时光,好像除了他,她就没有什么可以回忆的东西了。

    宁菲见她脸色不对,微微皱眉,“怎么了?你们又闹别扭了?”

    他们两个的关系,就是连她们这些旁观者,都看着着急了。

    然而两位当事人却是不紧不慢的,真是急人。

    “不是,我爸爸得了肺癌。”秦姝垂眉,“然后他天天去医院看我爸,也没有跟我说,我还是从我爸的口中听说的。”

    要不是她爸说出来,她敢肯定,他一定不会告诉她的。

    秦姝自嘲道,“我都搞不明白他到底是怎么想的了。”

    宁菲对她翻了个白眼,“……能有什么不明白的?他就是想重新在一起啊,不要说你不知道。”

    她才不会相信呢,人家都做那么明显了,从他们的纠葛中,宁菲就只有一个感觉,那就是让他们这群太监要急死了。

    不过让她意外的事,顾知会偷偷的在背后守护,按照他的个性,不是应该主动出击么?

    其实她不知道的是,顾知确实主动出击过了,该用的办法他都用过了,奈何人家不买账,一边和你*不清,一边又不接受你。

    反正就这样吊着咯。

    他都快被折磨疯了。

    “秦姝啊,我觉得吧,你们的事,最好是尽快的处理好,要是还喜欢,还放不下,那就别再想过去,好好的过日子,人生能有多长?要是都纠结在过去,那还活不活了?”

    “要是不想和他继续纠缠了,那就赶紧断了,再作下去,我怕你连自己都要搭进去了!”

    顾知对她的影响,宁菲是看在眼里的,而且,再这么拖下去,固然是能折磨顾知,但是痛苦的还是她自己。

    秦姝垂眉不说话,宁菲暗叹,放轻了声音,“你老实说,你到底是想怎么样?”

    现在别说报复了,她不相信。

    “我也不知道,再看吧。”

    宁菲,“……”

    感情她刚刚说这么多,都是白说了?

    不过秦姝犹豫,那就是代表她是选择了后者,但是又有些舍不得,所以还没有做决定,从她说的这些,宁菲就断定了,她肯定是不会再做什么报复的。

    果然,顾知就是顾知,哪怕再多的恨,都能让她慢慢的淡掉。

    要是秦姝不坚持,他们迟早会在一起的,不过这得看到什么时候去了。

    宁菲恨铁不成钢,“你还是自己要考虑清楚,现在元宵也大了,你那些破事儿,最好尽快处理。”

    “他已经没有爸爸了,不要再让他也跟你一样,活在仇恨和不甘中。”

    这是宁菲第一次这么狠她说,秦姝也知道,大人的事,不该牵扯到孩子,所以一直没有跟元宵说以前的事。

    只不过元宵要比寻常的孩子聪明,还很敏感,所以他多多少少能猜到一些,从他懂事之后,再也没有跟她要过爸爸了。

    “我知道。”

    ……

    元宵醒来时,病床前只有护工和医生,并没有看到他的妈妈。

    元宵的情绪又低落下去了,他怎么忘了,妈咪在国内。

    他睡觉时听到妈咪的声音,肯定也是在做梦了。
https://www.duanqingsi.com/7538/4359353.html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