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地八十一章 病情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秦姝平淡的说,“不要说你是路过。”

    顾知被她的目光看的很不自然。

    甚至很窘迫,她非要拆穿他么?就不能给他留点面子?

    仿佛瞧不见他的尴尬。她继续说,“我爸爸已经告诉我了。”

    她挑眉,意思是。你还不承认呢?还想继续编么?

    最后,顾知竟然做了一件让他都很想打死自己的事。

    他跑了。

    他将门一开。然后快速的钻进房门。紧紧的将门关上。

    他背靠着门,心跳的很快。

    等他回过神来,脸色一黑。捶了捶大腿,“该死!”

    他怎么就逃了!

    真是丢脸极了。

    而秦姝在外面却是一脸的蒙逼,怎么突然就进去了?

    她想去敲门。走到了门口。最后又放弃了,罢了,既然他不想说。那她也就不用在逼问了。

    因为他那一跑。弄得好几天不敢见秦姝。就算是去医院,也是想办法和秦姝错开时间。

    两人虽然是住对门邻居。不过他有心避开,所以秦姝也没看到过他。

    顾知是觉得他没脸见秦姝了。只要一见到她,他就会想起那天的蠢事。

    秦姝本来想抽空去看看元宵,像让顾知帮忙盯着美食城。但是她一连几天看不到人。

    “林秘书,你帮我约下远衡的顾总。”

    “好的。”林秘书直接打的方越电话约时间,就在今天的下午。

    当方越将这个好消息告诉顾知时,顾知是一脸的复杂。

    “知道了。”

    怎么老板没有很开心,这是为什么呢?

    方越疑惑,以前只要是秦小姐约他,他都恨不得让所有人都知道他心情好一样,现在怎么没有兴奋的感觉了?

    作为总裁的最信任的特助,他肯定知道自己老板的心思。

    默默的追人家秦小姐,却一直没有得到回应,现在人家主动约他了,那就代表她已经有松动了,这是好事啊,为什么还是一副冷脸呢?

    顾知瞪了他一眼,方越才摸了摸鼻子出去。

    其实他也不是说不高兴,就是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她。

    谎言被当面戳破,而且还是这么羞耻的。

    让他一个男人的面子往哪里搁?

    不过他还是赴约了,因为秦姝是通过秘书约他的,算是公事,还没等到约定的时间,他就已经将车开到秦氏大楼下了。

    只是一直停在外面,没有下车。

    他有些懊恼的松了松脖子上的领带,又从反光镜里看了看自己的头发,嗯,还好,不是很乱。

    长短适宜,他不着痕迹的捋了捋碎发。

    等时间快要到了,他才将开车门下车。

    今天他没有让方越来,按理说方越是特助,谈公事时多半会带着他。

    不过顾知怕秦姝又说什么话,潜意识里,他不希望别人知道他的囧事。

    这回前台没有再拦他了,而是让人亲自将他带到秦姝的办公室。

    见到秦姝时,他多多少少还是有些不自然。

    而秦姝或许也知道他的别扭,毕竟认识了这么多年,他是有多好面子,她也是知道,故而没有再提当天的事。

    不过她不提,不代表顾知不会提,他一直将那天的事当做是猥琐的黑历史,并且也一直耿耿于怀。

    一个男人,被一个女人逼问的逃跑,而且对方还是他喜欢的女人。

    这怎么能忍受?

    所以还没等秦姝先说,他就已经说了,“那天的事,你别放在心上。”

    秦姝奇怪的看着他,有些好笑,“……我没放在心上。”

    “我也不是有心的。”顾知企图解释清楚,“我也没有想逃避问题。”

    只不过是动作先于思考了而已,让他没来得及多想,等他反应过来,人就已经到房间了。

    “我是去医院看秦伯父了,我说了会请专家为他治病,就不会食言。”

    他说的很一本正经,仿佛他去医院只不过是为了兑现承诺而已。

    “嗯,我知道。”秦姝憋笑,嘴角已经抽的疼了。

    但是她脸上的表情还是没有多大的变化,她敢肯定,要是她敢笑,他肯定得更加别扭!

    秦姝也不再纠结这个问题,直接进入正题,“今天找你,是为了美食城的项目,你们顾氏是投了资金的,也算是半个负责了,我这两天需要外出一趟,项目这里又走不开,全凭杨经理,我有点不放心,所以想请你帮着盯着点。”

    他们秦氏出了资金和技术,但是和顾氏合作时,顾氏也投了许多的资金,也是股东了。

    她想来想去,还是顾知比较适合。

    顾知皱眉,“出公差?”

    “不是。”秦姝摇摇头,“是私事。”

    为了私事放下手头的工作?

    这让顾知心里大为警惕,别人不知道,他是知道这个美食城是对秦氏有多重要的,容不得出现一点的差错,如果没有万不得已的事,她是不会冒然丢下的。

    “嗯。”但是他只能同意了,不过他有预感,能让秦姝放下手头重要工作的私事,一定不小。

    有了顾知的帮忙,她可以很放心的去美、国。

    元宵做手术这么大的事,她都没有去陪同,宁菲给她打电话说了元宵的状态,她很想现在就去见他。

    实在等不及第二天的航班了,秦姝定了夜里的班机就飞往波士顿。

    这回她没有给宁菲他们打电话,而是直接下了飞机就直奔医院。

    走到护士台,询问了元宵的病房,她很容易就能找到。

    不过当她经过一个办公室时,听到里面的声音有些熟悉。

    秦姝停下来,往里一看,便看到宁菲的背影。

    她背对着门,刚好当着了秦姝的视线,所以现在门外看不到里面的情况,只是能隐隐约约看到一个医生的身影。

    宁菲说,“对不起,是我的疏忽。”

    这时,那医生也说话了,明显带着冷淡和不悦,“宁小姐,我想,这是孩子的亲生父母该做的,你现在应该通知他的父母,现在孩子的情况不是很稳定,有亲人的陪伴要好很多。”

    “你和他再亲近,也只是和外人。”徐言之恨不得将她脑袋撬开,看看里面到底是什么东西。

    现在孩子住院两个多月了,手术也做了,而孩子的父母一次也没来过,一直都是宁菲和晏和在照顾。

    其实秦姝来过一次,不过都是很匆忙的,那时候徐言之刚好去开研讨会了,所以也不知道秦姝来过。

    因为晏和是公众人物,走到哪里都是人群的焦点,就算保密功夫做的再好,但是还是让人发现了!

    医院里已经开始有疯言疯语了,都说元宵是宁菲和晏和的私生子,所以她才会这么上心。

    不过看到她这么无奈的样子,徐言之也放柔了声音,“宁小姐,我再郑重的告诉你,必须要通知孩子的父母了,孩子还这么小,很脆弱的,父母不在,不利于他的恢复,这回是炎症感染,那下次?你能保证下次不会再出状况了?”

    “我……”宁菲被说的哑口无言,确实,她不能保证,明明元宵恢复的很好,可谁知道前天晚上突然发烧了,伤口发炎,她怕秦姝担心,所以还瞒着的。

    医生的语言很严厉,秦姝听的一知半解,不过总算是听明白了,听他们话里的意思,怕是元宵的病情有变。

    一想到元宵可能会不好,秦姝就一阵的着急,也顾不得礼貌了,直接推门进去,“元宵怎么了?”

    她的突然出现,吓了宁菲一跳,“你怎么来了?”

    “我刚到,刚刚你们说元宵怎么了?”现在他只关心儿子的病情。

    她本来是想给儿子一个惊喜,想不到惊喜没有得,反而把她吓了一跳。

    宁菲还想着该怎么跟秦姝说呢,想不到她自己过来了,“咋没什么大事,就是伤口有点发炎,引起了低烧,现在已经得到控制了。”

    然后才想到秦姝好像还不知道元宵的主治医师。

    介绍道,“这位是元宵的主治医师,徐医生。”

    然后又为徐言之介绍,“……她就是元宵的妈妈。”

    得知元宵并无大碍,秦姝也就放心了,很快就恢复了冷静,伸出手,“您好徐医生,辛苦了,我是元宵的妈妈秦姝。”

    她仔细打量徐言之,三十岁出头的样子,清俊冷漠,和顾知的冷峻不一样,顾知是自带一种凌厉和霸气,而徐言之却是淡漠疏离的,冷的俊逸,看起来就像那种高冷孤傲的学者专家一样。

    不过年纪轻轻,能让安利博士请来主刀,可见他也是个厉害人物。

    在她打量徐言之的同时,徐言之也在打量着秦姝。

    他以为能有元宵这么大一个儿子,孩子嗯母亲应该三十多岁了。

    可是秦姝看起来很年轻,只有二十几岁。

    现在元宵已经七岁多了,那岂不是在她十几二十岁时就已经生下元宵了?

    现在这么年轻的妈妈已经不多见了,而且看秦姝的气质和打扮,也是成功后人士了,更不可能这么年轻就结婚的。

    不过病人的隐私,他也不方便多打听,也没有多大的兴趣,同样礼貌的伸手回握,“您好,徐言之。”

    两人的手几乎是一触即离,礼貌又正常。

    不过徐言之表现颇为高冷。
https://www.duanqingsi.com/7538/4359351.html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