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六十一章 解围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秦长明冷冷的看着他,冷哼一声,再用那双略带浑浊却仍然精明锐利的眼睛扫过他们。

    “你们。真是越来越有气度了,一群几十岁的人,联合起来逼迫一个小丫头?”

    而其他人也在秦长明进来时就禁声了。

    被秦长明这样一说。也都心虚的低下头。

    “说说,趁我在这里都说说。你们对我家丫头都有什么看法!”

    “还是你们都不服她的领导?”

    全场都寂静了。就连刚刚发难的凌董事也都低下头装鸵鸟了。

    “怎么都不说话了?刚刚不是都挺能说的?”秦长明讥讽的冷哼。

    虽然体型消瘦,但是那气势仍然在。

    他当初在商场上也是一名响当当的人物,要不是因为身体的原因早退。秦氏的发展只可能会更上一层。

    秦姝却是一脸的复杂,见秦长明站在她旁边,让她心里知道。她不是孤军奋战。

    这样的秦长明让她想起了曾经的父亲。

    不管出了什么事。他也是那样高大的挡在她前面。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感动,她唤了声,“爸爸……”

    秦姝虽然叫的小声。但是他还是听到了。

    一声迟来的爸爸。竟让秦长明差点红了眼睛。“别怕!”

    等了许久,那凌董事终于鼓起勇气来。“董事长,我们并非是对秦姝有看法。而是她太年轻,您也知道,秦氏这么大。让她打理,确实有些困难……”

    “困难?哪里有困难?怎么才能不困难?凌董事你告诉我。”秦长明冷冷的说,“太年轻?秦姝是年纪不大,但是她的能力大家都看在眼里的,在她任职期间,公司的业绩都是有增无减,你们还有什么不放心的?我老了,身体也不好了,秦姝是我唯一的女儿,上次我就说过,她是秦氏唯一的继承人,今后的秦氏,是要交到她的手里的!现在只不过是提前两年而已!”

    他这是在表明自己的态度,秦氏,只能是秦姝继承,他也不是不知道,公司里有些打着什么主意。

    他们想等他百年之后,让何欢颜继承秦氏。

    以达到他们掌握秦氏的目的。

    因为欢颜虽然有些小聪明,但是对于经商和管理上,却是不怎么行。

    公司交到她手里,那她怎会是个傀儡,到时候,秦式怕是要易主了!

    而且,最重要的是,何欢颜不是他女儿,她不姓秦。

    秦氏,只能姓秦!

    “董事长说的是。”凌董事干瘪瘪的说。

    心里却将秦长明骂的的半死,“这老不死的,怎么会突然出现!”

    他也是听说秦长明在医院里住院了,他才敢联合股东们向秦姝施压。

    想不到秦长明竟然回来了!

    “董事长说的是。”

    “董事长说的是。”

    不管他们是不是真心的,至少在秦长明面前还是比较听话的。

    秦姝嘲讽的看着看他们,原来一直以来,他们以为秦长明没有理会她,所以对她也不是很敬重。

    因为秦长明除了那天在董事会上任命她为副总,后面就再也没有管过公司的事了。

    再加上以前关于秦姝被家族赶出去的留言,他们就理所当然的认为秦姝是不被重视的。

    秦长明继续说,“以后还诸位能看在我的面子上,多多辅佐秦姝。”

    他这是在告诉众人,虽然他们是董事,但是也让他们不要忘了,这里是姓秦!公司最大的股东是秦家人!

    而最后执掌秦氏的,也一定会是姓秦的。

    想将秦姝排挤出去?他们想都不要想。

    “一定一定。”

    董事们都异口同声的说,就连凌董事也安静的不说话了。

    这位凌董事是在其他股东里,股份最多的人,所以他有一定的话语权。

    而在秦长明的身体越来越差时,他就有了其他的心思了,想要获得秦氏的经营权!

    只不过,秦长明是怎么也不可能如他愿的。

    一场浩浩荡荡的问罪会,因为秦长明的到来也就到此结束了。

    “您怎么来了?”等人都走后,秦姝才问。

    没有再次听到女儿叫他爸爸,他的心里还是失落的。

    “是顾知来医院接的我。”

    “对了,你和顾知……”秦姝的事他从来没有过问过,不过就算他问了,秦姝也不一定会告诉他。

    所以为了那点表面的平和,秦长明选择沉默。

    只是这次顾知竟然会为了她去医院接他?可见他和秦姝的关系也是不一般的。

    听说是顾知去接的他,秦姝有些意外,“朋友而已。”

    事情解决了,秦长明也回医院去了,等他走后,秦姝才去会议室找顾知。

    他也是和秦长明一起来的,只不过他不方便进去,所以就被安排在会客室了。

    “会开完了?”见秦姝来了,顾知露出一个温和的表情,将手里的烟掐灭,“走吧,回家。”

    他说,走吧,回家。

    莫名的让秦姝一阵感动,这样的场景,曾经是她期待了无数次的,她一直希望能有人来接她一起下班。

    他会说,“走吧,回家。”

    简简单单的生活,却很温馨。

    顾知走了几步,没见她跟上来回头一看,见她还站在原地,“发什么愣啊,走吧。”

    “好。”

    坐到车上,秦姝犹豫了一会儿,才说,“今天的事,谢谢你了。”

    要不是他,说不定她现在还在跟那群人磨叽么。

    顾知目不斜视的看着前方,很专注的开车。

    并不回话,只是那抿的紧紧的嘴巴,让他看起来比较冷硬。

    她还是不懂,他不是想要她的感激,而是不想让她受到伤害,也不想让她受一丝一毫的委屈。

    以前的八年,是她缺席了,以后他会用尽所有,来保护她。

    她还是不懂。

    不,或许她是懂的,只是要装做不懂罢了。

    顾知心里暗叹,不知道她什么时候才能真正的正视自己的内心,也不知道她什么时候才能真正的、毫无芥蒂的接受他!

    他决定暂时不和这个女人说话了,因为她不开口还好,一开口就铁定能气死他!

    她总是有本事让他又爱又恨!

    像昨天,该多好,那么全心全意的信任他。

    “都是你自己作出来的,怪谁呢。”

    两人的话很少,秦姝也敏锐的发现顾知似乎不怎么想说话,一路上,顶多就是她说几句话,他应着罢了。

    “不知道警察局那边的进展怎么样了。”

    “嗯。”顾知还是不冷不热的应声,就算再好的脾气,也得被他磨的心冷了。

    “顾知,你什么意思啊!不想说话你就别说,没谁逼你!”

    这样冷冷淡淡的,到底是几个意思啊!

    本来秦姝忙了一天了,心情就已经开始急躁了,被顾知这么一激,火气都激出来了。

    被秦姝这么一吼,顾知反而觉得心里好受多了!

    他就喜欢看秦姝这样鲜活的样子!而不是那么淡淡的对他!

    “我是自愿的,所以你不用跟我道谢。”

    秦姝:“……”

    她说的是这个意思么?

    不过看他一本正经的样子,秦姝扶额,她已经猜到了,这个男人,肯定又在别扭了。

    顿时,心中有种无力之感升起来。

    皮笑肉不笑的扯了扯嘴皮子,“随你便吧!”

    “嗯。”

    他不想和她分的太清楚,他不想秦姝和他太客气!

    其实秦姝也不是客气,道谢,只不过是礼貌问题,至于表情。

    那是最近发生了太多的事,她心力交瘁,实在是没心情笑出来。

    “其实,秦总还是很关心你的,我去医院找他时,他一听说你的事,就匆匆赶过来了。”

    他试图让秦姝能和秦长明的关系缓和缓和,今天他答应了秦长明,会尽量劝她的。

    “嗯。”

    看出她不想多谈,所以顾知也识趣的闭嘴了,反正他的目的达到了,只要先让秦姝知道她爸爸并没有不关心她,这就够了,其他的,以后再说,不能急在一时的。

    一回到家里,秦姝就累的直接瘫在床上了,她又开始纠结了。

    她觉得她该继续恨秦长明的,可是自从秦长明生病后,她对他的恨意竟然在减退,并且,听到秦长明病重时,她还会心慌。

    而今天秦长明来为她解围,她更是感动!

    虽然她表现的淡淡的,但是只有她自己知道,她的心境早就不是刚刚回国时的那样冷硬了。

    秦姝给远在波士顿的宁菲打电话。

    她一直觉得她和宁菲的遭遇挺像的,都是家庭破碎了,“宁菲,你说你还恨他么?”

    虽然秦姝没有说是谁,但是宁菲也知道,因为这么些年来,唯一能让她怨恨的,也只有她那凉薄的生父了。

    宁菲沉默了很久,才说,“要是不恨他,我怎么会让他一无所有?但是你问我现在还恨他么,我想,应该是不恨了吧。”

    “因为我已经报复他了,让他下半辈子凄惨的活着,这就是对他最大的惩罚,既然目的达到了,我为什么还要让自己永远活在仇恨里?”

    就算她继续恨下去,又能怎么样?

    无非就是让自己更加的不痛快。

    “老实说,你是不是已经开始动摇了?”宁菲问道,虽然她一直在国外,但是国内的消息她还是知道一些的。
https://www.duanqingsi.com/7538/4359316.html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