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五十八章 拜访周家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冷冷的说,“这位警官,我说过了。我并没有威胁他,况且在场的不只是我一人,也不只是我秦氏的人!您这样。我会以为您是污蔑的!”

    “再说了,我堂堂一名跨国公司的副总。我为什么要去威胁一个名不转经的小老百姓?就凭他不肯拆迁么?”

    “可就算这样。我就该去威胁他了?我们可是合法拆迁,有政府批办的,请不要恶意揣测我们。”

    “该说的我都说了。要是两位还有疑问,请和我的律师谈,抱歉。我等下还有个会。就不能再陪你们了,请随意。”

    这女警官一直想让她和周大富的死扯上关系,动不动就是说她威胁了周大富。

    也不看看她为什么要去威胁周大富。她又不是那种脑残!

    还逼死人?

    秦姝不知道这女警官是不是那背后之人的一枚棋子。但是她确实是不想在应付了。所以直接就下了逐客令。

    “……”那女警官被说的哑口无言,冷冷的瞪着她。

    另一名男警官则是警告性的看了她一眼。她才不甘心的将目光从秦姝身上收回来。

    男警官收好手中的文件夹,“不好意思秦小姐。是我们打扰,您说的情况我们会再去了解的,到时候有需要还请秦小姐能配合一下。”

    “这个可以。我随时可以配合。”

    男警官再次道歉,才带着人走了。

    走到公司门口,上了警车,那女警官就抱怨了,“这人也太目中无人了!太嚣张了!”

    男警官只是似笑非笑的看了她一眼?“目中无人?”

    说罢,也不管她的表情如何,感叹道,“真不愧是秦氏的传人,有秦老先生当初的风范!”

    他说的秦老先生就是秦长明。

    要是一般人,警察找上门了,哪里还能这么镇定的据理力争?

    那口才,不是一般人能达到的。

    警察一走,秦姝就让林秘书进来了,“马上让公关部想办法压住舆论!至少不要让媒体乱写。”

    舆论是需要引导的,不管秦氏和周大富的死有没有关系,只要媒体乱写一通,那没关系也变成了有关系了!

    会严重的影响公司的形象。

    “还有,帮我约顾总,我们亲自去周家看看!”

    秦姝眯着眼睛说,她想看看,到底是谁在背后搞鬼!

    顾氏和秦氏一起合作美食城项目,所以她请顾知一起去,也是无可厚非的。

    她刚刚到达巷子口,顾知就赶到了。

    “一起吧。”就算秦姝没有让人来找他,他也会来的,以他的经验看,这次的事件绝对又是一个阴谋。

    既然是阴谋,他就不会让秦姝一个人去面对。

    再者,外面的媒体也一直盯着秦氏的动作,那些记者疯狂起来,像马蜂窝一样可怕。

    他不会再让秦姝置于危险之地的!

    “嗯。”

    两人并排走着,后面的人我都自觉的落后几步,想多给两人一点空间。

    “情况怎么样了?我听说今天警察去找你了?”

    “是啊,才走没多久呢,我将该说的都说了,至于要不要相信,那就是他们自己的事了。”

    秦姝皱眉说道,“不过周大富怎么就自杀了?”

    她实在找不通,或许她可以相信遗书是伪造的,可是周大富的自杀却是真的,他是在许多人的眼皮子下跳的楼。

    这做不了假。

    “自杀?”顾知也皱眉,“据我对周大富的了解,他不是那种会自杀的人。”

    因为拆迁出了钉子户,虽然是秦氏一直在负责,可是顾知怕秦姝被人算计,一直关注美食城项目的进行。

    对周大富也了解过,所以他才会坚信,周大富不是那种会自杀的人。

    “我也不相信,可事实就是他自杀了,那些人,也真是丧心病狂,为了一点利益,弃人命不顾!”

    秦姝都恨不得将那背后之人剥皮抽筋了!

    那么恶毒,为了打击秦氏和她,竟然利用人命!

    这种不尊重生命的行为让她恶心!

    “别气了,先去周家看看吧,或许会有其他的发现。”顾知安慰道。

    他冷冷一笑,敢算计他们,也得能承受起后续的后果不是?

    这巷子里的人基本都搬走了,也只有周大富一家还住在里面了,所以里面是又脏又乱、又冷清了。

    走到周家门前,他们的门上已经挂了白幡,因为家里穷,连花圈都只有两个,还是来的人用钱凑着买的。

    来的人也不多,就只有当初和他一起做钉子户的那四户人家。

    秦姝走进去,发现里面更加的窄小,灵堂都没有像样子的,只有一口薄棺,前面放了个火盆。

    里面的家具也是破破烂烂的。

    周大富的妻子哭的眼睛都肿了,就连她家里的孙女,也红着眼睛抽噎。

    周家人看到秦姝,都上在一边,秦姝为他上了炷香,又对周大富的妻子说,“还请节哀。”

    “谢谢……”周大富的妻子是个老实本分的人,甚至还有点木讷。

    见到秦姝他们,也不敢说话,只是局促的站着。

    还是周大富的堂弟出来说话了,他堂弟就是当初在秦姝面前第一个同意拆迁的青年,名字叫周二富。

    “家里穷,还请秦副总莫嫌弃,老周哥他都已经打算搬走了,怎么突然就……”

    说到这里,周二富也红了眼睛,“他怎么说去就去了……”

    “节哀吧。”人都死了,再追究过错也没有多大意思了,她也不是小气的,不会一直揪着周大富那点过错不放。

    “我们这次来主要是想了解了解情况,你确定周大富是打算拆迁了?”

    “是的,我确定,老周哥说了,他孙女要读书了,不能一辈子呆在这里的!”周二富肯定的说,“就是昨天晚上的事,他打电话亲口跟我说的,让我帮着给玲玲打听学校呢!”

    玲玲就是周大富的孙女,也是他儿子留下的唯一的孩子。

    “既然这样,那他为什么要自杀?”顾知问道。

    周二富看了眼顾知,见他脸色冷峻,气度不凡,就知道不是一般人,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说话了。

    秦姝瞪了顾知一眼,让他别添乱,“这位是顾氏的顾总。没关系的,你如实说就好了。”

    “老周哥他不可能自杀的!”周二富激动的说,“虽然我不知道他为什么跳楼,但是我肯定,他不会自杀的,他不会丢下玲玲。”

    玲玲从小丧父丧母,周大富老两口将她拉扯大,把她都是当成眼珠子一样疼爱,怎么会去自杀的?

    这绝对是不可能的。

    秦姝和顾知对看了一眼。

    这其中果然是有猫腻!

    “孩儿他爹不会自杀的,小姐,您要为孩儿他爹做主啊,他不会自杀的。”周大富的妻子突然跑过来哭诉。

    “我知道,他当初阻拦拆迁是不对,可是我们也没有办法啊……家里太穷了,孩子又要上学了,他是没有办法了啊……”

    “那些人为什么要害死他……为什么要害死他……”

    周大富的妻子大声的嚎叫起来,哭的一声比一声惨。

    秦姝和顾知再次对视,周大富竟然是被人害死的?

    “大婶儿,您慢慢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周大富是被人害死的?”

    “大嫂!玲玲还在呢,别胡说!”那周二富脸色一变,制止了大婶儿,又对秦姝等人赔笑道,“秦小姐不要见怪,大嫂她伤心过度,胡说的。”

    果然,听了他的话,周婶儿也闭嘴了。

    周二富继续说,“老周哥是不可能自杀,但是也不排除他想不开,或者是喝了酒,脑袋不清醒,现在家里有丧事,您看……”

    这下连秦姝也皱眉了,刚刚周二富明显也不相信周大富是自杀的。

    怎么在周大富的妻子说是有人害了周大富,他反而是不相信了?

    脑袋不清醒?这可能呢?这周二富和周大富的妻子,明显是知道一些事的。

    秦姝知道里面有问题,也知道这事急不来,看了眼顾知,顾知对她摇了摇头,她才没有继续问下去。

    只得说,“既然是这样,那我们明日再来,对了,有什么问题可以打我电话,或者叫警察也行。”

    秦姝将名签递给他说道,周二富也不扭捏,直接就接过名片,“谢谢秦小姐,一定会的。”

    秦姝和顾知一前一后的离开了,与在门外的人汇合。

    远远还能听到周大富妻子的哭嚎声,她的心又软了下去,“可恨之人必有可怜之处啊。”

    当初周大富扇动亲戚阻拦拆迁时,也不曾想过他会有今天。

    留下老妻幼儿,让她们可怎么过活?

    顾知不可置否的挑眉,他不认为周大富可怜,既然是自己选择的,那就要有承担的后果不是?

    “这个周二富一定知道什么!”上了车,秦姝说道,“他的表现很奇怪。”

    先是表明周大富不可能自杀,再是说明周大富可能是意外死亡,不可能是被人谋害了。

    这话听起来没问题,可是却经不起推敲。

    特别是周大富的妻子却艰辛丈夫是被人谋害的!

    “嗯,确实奇怪。”顾知应声,眼底的精光闪过,“他也不过是自作聪明罢了。”

    “这话怎么说?”秦姝来了兴致,眼睛巴巴的望着顾知。
https://www.duanqingsi.com/7538/4359310.html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