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五十七章 警察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何欢颜不自然的咳了声,眼睛不敢和秦姝对视,她总觉得秦姝能看穿她!

    “当当跟我没关系。我要那么多钱干什么!我又有不缺钱!”

    秦姝早就猜到她会这样回答,但是亲耳听到,还是嘲讽的笑了。“哦?是么?”

    不缺钱?不缺钱还打秦氏的主意?

    不缺钱她使劲的想办法从账上挪用公款?

    要是何欢颜能理直气壮的说,“是。就是我拿的。我用了,你能怎么样?”

    说不定她还能高看她一眼。

    果然是个没脑子的,秦姝不屑的暼了她一眼。

    既然她都拿出来问了。就代表她已经都知道了,并且还掌握了证据。

    在铁一样的证据面前,还能抵赖到哪里去?

    要是何欢颜能大大方方的承认。顶多就是把钱还回来。损失点名声,有秦长明在,她也不会有事。

    因为秦长明不会允许秦姝送她进监狱的。

    可是她现在否认了。那就代表秦姝手里的那份证据是假的。是有疑点的。既然有疑点,又是那么大的金额。肯定是要交给警察查看的!

    一旦警方介入了,她可不是损失一点名声那么简单了。挪用公款一千多万,这个罪名,可是够她受的了。

    真是愚蠢。

    “我再问一遍。到底跟你有没有关系!”

    “没有!”她仍然否定。

    这下秦姝真的要气笑了,从抽屉里拿出一个文件袋,丢在桌子上,“既然如此,那就请何副总监好好解释解释吧,这一千万……是怎么跟你扯上关系的,或者说,你想让我直接将这份资料移交给警方?”

    一听说要报警,何欢颜的脸更加难看了,也不知道是气愤秦姝不相信她,还是害怕被警察发现。

    她看了眼秦姝,又看了看桌上的文件袋。

    最终还是将手伸了过去,只是她的手却有些发抖。

    就算她尽量稳住了,秦姝还是发现了她的异样。

    嘴角微微上扬,这就怕了?呵,既然你自己选了这条路,那就好好享受那种恐惧感吧!

    何欢颜终于将文件拿到手里了,可是那不足三两的文件袋,在她手里却犹如千金重。

    在秦姝的注视下,她将文件袋打开了,当她看到里面的内容时,脸“唰”的一下,又白了。

    “怎么样?何副总监?你还有什么想说的?嗯?”秦姝语气上挑,却让何欢颜感到了危险。

    “我我我也不知道,这跟我没关系!这是有人在陷害我!对,肯定是有人在陷害我!”她目光直指秦姝。

    秦姝挑眉,还在否认?

    “你的意思是我在陷害你咯?”

    “是不是你心里很清楚!”何欢颜愤怒的瞪着秦姝,仿佛真的是秦姝陷害了她一样。

    当然,要是能忽略她那发抖的双手,那就更加逼真了。

    秦姝“呵”的一声,陷害她?她还真敢想!

    “既然如此,那……”

    “副总!”

    秦姝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匆匆进来的林秘书打断了。

    林秘书的神色有些慌张,看了眼何欢颜,凑到秦姝耳边说“副总,刚刚收到消息……周大富出事了,他死了……”

    周大富死了?秦姝脸色的云淡风轻立马严肃了起来。

    她的变化何欢颜也是看在眼里的,虽然她不知道林秘书说了什么,但是从秦姝的表情可以看出,一定是出事了!

    而且还是出大事了!

    不然秦姝也不会变脸。

    出事了好啊,那秦姝就没有精力追着她不放了!

    何欢颜又暗暗得意了。

    秦姝面无表情的看了眼她,得意?

    不知道到时候你还能不能得意出来!

    “何副总监,现在我有点事要处理,你先回去吧。”

    “副总,是不是出什么事了?您说出来,说不定我们也可以帮着出出主意呢!”

    何欢颜故作惊讶的说。

    她的这副作态,更加让秦姝恶心,她现在没空陪着演戏。

    冷冷的看了眼何欢颜,“出去!”

    “你!”何欢颜得意的脸又僵住了,可是看秦姝脸色像结冰一样的难看,她也不敢再呆下去了。

    “哼”的一声,扭身出去了。

    她绝对不会承认,她是被秦姝镇住了!

    等何欢颜出去后,秦姝才问林秘书,“怎么回事儿?好好的怎么死了!”

    那可是人命,说死就死了,还是在她去找上门的后一天死的。

    容不得别人会多想了。

    “是跳楼自杀的!”林秘书一脸凝重的说,“并且,警察还在他家里发现了一封……”

    “遗书?”秦姝皱眉,跳楼自杀,还准备了遗书?

    “是的,遗书上说,秦氏逼迫他搬迁,他不肯,就找人威胁……他没有办法,才选择自杀……”“警察已经介入进去了,媒体记者也得到消息了,现在外面都在传他是被秦氏拆迁逼死的……副总,现在怎么办?”

    那是命案,警察肯定会介入的,只是现在要是变成了被逼自杀,那就棘手了。

    她怎么也想不通,周大富那样的人怎么会跳楼自杀!

    周大富她见过,精明算计,又贪得无厌,他这种人,最惜命了,不可能会轻易自杀。

    既然不是自杀,难道是谋杀?

    可要是谋杀的话,那遗书又怎么解释?

    不管怎么说,他是在秦氏的拆迁下死的,而且还是在秦姝找过他以后死的!

    不管怎么样,她都脱不了干系了。

    秦姝不得不多想了,这是有人在蓄意陷害,毕竟周大富已经明显松动了,他一定不会自杀。

    所以肯定是有人在背后动手脚了。

    只不过,用一条人命来陷害她,秦姝还是觉的那背后之人太过于丧心病狂了!

    简直没有人性!

    “副总?副总?”见秦姝走走神了,林秘书在她眼前挥了挥手。

    秦姝回神,“没事,先去看看吧。”

    不管怎么样,她都避开不了的。

    相信警察很快就会找上她了!

    而何欢颜从秦姝办公室一回去,就迫不及待的打听出了什么事,听说秦姝的因为拆迁逼死了人,何欢颜再也忍不住笑了。

    “哈哈,秦姝,你也有今天?”

    杀人犯呐,只是想想,她都兴奋的不行。

    ……

    秦姝想的没错,警察确实找上门来了。

    直接找到她的办公室。

    来的是一男一女警察,都是二三十岁的样子,年纪轻轻的。

    那女警察一进来就说,“秦小姐,我们得到消息您跟一起命案有关,所以……”

    “跟命案有关?还请警官慎言。”秦姝眯起眼睛,不冷不热的看着那女警官,“首先,我并没有杀人,你们也并没有证据证明我杀了人;其次,死者是自杀,不管怎么样,他都是自杀,不是谋杀,所以警官您说的我与一起命案有关,恕我不敢苟同,要知道,一个不慎,我就成了杀人犯了……”

    确实是这样,虽然周大富留下有遗书,说被秦氏逼的走投无路了,可是也没有指名是秦姝逼死了他。

    而且,他确确实实是自杀。

    “可是死者遗书上说是你逼死他的!”女警官不服输的争辩。

    而秦姝只是笑了笑,“请问我是怎么逼他了?我是逼他去死了,还是逼他必须去死了?”

    虽然是笑着,却让人觉得咄咄逼人。

    也对,要是她表现的柔弱一点,说不定她就真的被按上了杀人的罪名了。

    这女警察,一看就来者不善,不然也不会一进来就针对她!

    那女警官还想说什么,被旁边的男警官按住了,那男警官也笑了笑说,“秦小姐不必激动,我们只是过来了解了解情况,毕竟是一条人命,您说呢?”

    这还差不多,秦姝也不为难他们,也收起那副咄咄逼人的面目。

    “对于周先生的死,我表示很遗憾,也表示很同情,我昨天确实是去找过周先生,但是不止我一个人,秦氏负责美食城项目的工作人员,并且找的人也不止是周大富,还有其他四户人家,相信警察同志也听说过,我们秦氏承办了城东美食城的开发。”

    “城东区的那片老区也是在拆迁范围之内的,而周先生的家也在拆迁之内,别人都搬了,就周先生及其亲戚不同意拆迁,您们也知道,拆迁很难办的,所以我们就去找了周大富了解了解情况,其余的四户人家当场就同意了搬迁,只有周大富一家……”

    “警察先生,您看,这肯定是有人陷害,还得请您们多多费心了,早日还我们秦氏一个清白。”

    秦姝一脸的为难,但是又将事情都交代清楚了,他们是合法拆迁的,并且只是去了解情况,并没有出现过胁迫。

    而且,在场的人也不止是她一个人,还有其他的人。

    所以,说周大富的死是被她逼迫的,这有些强人所难了。

    “秦小姐说的是,我们会好好查探的,定会还秦小姐一个清白。”男警官态度很温和,并没有认为秦姝就是逼死周大富的凶手。

    那女警官见秦姝三言两语就能颠倒处境,忍不住出来说,“那秦小姐在了解情况之时,是不是存在着威胁周大富的情况?有没有在事后又去威胁了周大富?”

    听她这样一说,秦姝的脸也冷了下来。
https://www.duanqingsi.com/7538/4359308.html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