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十九章 知道真相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被房门阻断,顾知眼神暗了暗,他们之间。会不会有误会?

    难怪秦姝对她的态度很奇怪,原来八年前还发生了其他的事。

    至于发生了什么,他一定要弄清楚。

    他突然想起。以前隐隐约约听到妈妈和高倩云说到过什么女孩?

    见到他却立刻闭了嘴,难道她们背着他做了什么事?

    顾知越想越不安心。他必须要回去弄清楚。如果妈妈真的参与了……

    顾知眼神闪过一丝的复杂。

    就是她真的参与了,他又能怎么样?

    不过他还是想亲自去问问。

    秦姝,等我!

    当天夜晚。顾知就回了老家。

    顾家老宅,一名中年贵妇人正拿着花洒浇花,贵妇人五十来岁的样子。却保养的很得宜。看起来倒是年轻了不少。

    “妈。”顾知叫了声,这美妇人正是他的母亲,沈惠君。

    “回来了?”

    见顾知回来。沈惠君停了手中的花洒。一脸的温和。

    “还没吃饭吧?我让李嫂去给你准备点?”儿子能回来。沈惠君很高兴,她和儿子的关系一直淡淡的。

    应该说是顾知对顾家人都是淡淡的。对她也一样。

    所以他宁愿住在外面,也不回家住。

    “不用麻烦了。”顾知拒绝道。“我回来是有事件想问您。”

    “问吧。”沈惠君一脸的慈爱,现在儿子大了,也不由娘了。要不是有事相求,他也不会想回来吧?想到这里,沈惠君的心里又是一梗。

    “妈妈您认识秦姝吗?”

    顾知紧紧的盯着沈惠君,仔细的观察她的神情,只是见她脸色僵硬了一下,有几分不自然。

    “秦姝是谁?妈妈怎么会认识?”沈惠君心惊,儿子怎么突然问起这个了?

    难道他知道了?不,不可能,那件事除了倩云,谁都不知道!

    “真的不认识?”顾知不相信的再次问了句。

    “真的不认识。”沈惠君淡定的看了眼儿子,一脸的坚定,“怎么突然问起这个了?”

    “没有,妈妈不认识最好。”顾知以为不明的笑了笑,“对了,秦姝是我女朋友,八年前去了国外,现在她,回来了。”

    顾知也不知道为什么要跟妈妈说这些,或许他从心里就不相信她吧。

    他认定了他妈妈和是认识秦姝的。

    那个女孩儿,回来了?好端端的怎么就回来了?沈惠君心下更惊,脸上却为表现出半分。

    只是听说顾知承认那姑娘是他女朋友,她脸上有些不高兴,“她是你女朋友?那倩云怎么办?你不要忘了,你和倩云可是订婚过的,她才是你的未婚妻,才是顾家未来的儿媳妇儿!”

    顾家的儿媳妇,她只认高倩云一个。

    高家和顾家也算得上是世交了,高倩云从小就跟在沈惠君身边,沈惠君又没有女儿,把高倩云当女儿疼,当然会偏向自己看着长大的姑娘了。

    不说高倩云在顾家人面前又乖巧董事了。

    高倩云?顾知冷笑,“那是你们自己定的,要娶,也是你们自己娶,反正我是不会娶的。”

    “你!”沈惠君暗恼,儿子是老爷子养大的,本来就跟他们不亲,自从为他定下高家小姐后,关系也更淡了。

    “倩云人家世好,长的漂亮,又知书达礼,她有什么不好?”

    “她很好,那您娶了吧。”

    “你这说的什么混话……”

    “我还有事,先走了。”顾知直接打断了沈惠君的话。

    转身就走,也不管身后人的气恼。

    坐到车上,顾知的脸色冷了冷,刚刚他没有看错,他提到秦姝时,他妈妈有几分不自然,唯一的可能就是,妈妈是认识秦姝的。

    但是他从来没有跟他们提过秦姝,她是怎么知道的?

    难道是高倩云?他记得高倩云曾经去过学校找他,并且刚好碰到他和秦姝一起吃饭。

    要是高倩云,那事情就说的通了,她以为自己的地位受到了威胁,肯定会告诉顾家人秦姝的存在,那么他妈妈知道秦姝,也更说的通。

    “喂,阿深,今天出来聚聚吧。”

    会所里,顾知一口一杯酒,像喝水一样痛快。

    看的孟云深一阵皱眉,“你让我出来是为了看你喝酒的吧?”

    “喝不喝?”顾知为他倒满一整杯,“陪我喝两杯吧。”

    “啧啧,看你这样子。”孟云深摇头,“又和秦姝吵了?”

    除了秦姝,他实在想不出来有谁能让这位顾知失控了。

    “秦姝……秦姝,她……要是和我吵就好了。”顾知一脸苦涩,重要是她就是什么都不肯说,不肯告诉他,不肯相信他,也不肯爱他!

    孟云深皱眉,还真是因为秦姝?“我说……你就不能有点出息?不就是一个女人么,你至于这样吗?”

    “看看你这个样子,要我是秦姝,我也看不上你。”孟云深一脸的恨铁不成钢,他看多了顾知为了秦姝自暴自弃的样子,看的他也很揪心,“喜欢就去追啊,你在这儿借酒消愁,她知道?”

    “你以为我没试过?”顾知苦笑,“她就是个狠心的女人,不,她是没有心的。”她的心,早就被我亲手毁了。

    她狠心,将他的真心踩入泥泞里。

    看也不会去看一眼。

    “其实,有件事我不知道该不该告诉你。”孟云深知道,顾知这是陷进去了,一辈子都没有办法跳出来了,遇到那么个心硬的女人,也够他受了,要是让他知道,秦姝的离开和他家里人有关系,那他还不得气疯掉?

    “说吧,现在没有什么事是我承受不起的。”顾知又闷一口酒。

    “当初秦姝离开之前,你妈妈去找过她了。”

    妈妈真去找过秦姝?顾知拿着酒杯的手一凝,“难怪了,她那么骄傲的人,怎么可能再会留下来。”

    “还有。”孟云深觉得,他还是将他知道的事都说了吧,要怎么选择,也是顾知自己的事了,该帮的他都帮了,“你让我查秦姝八年前的事,我还查出来,秦姝出过车祸,就在离开前一个星期。”

    “据当时的医生诊断,她的腿伤的比较严重,八成是要废了,她在医院就住了一个星期左右,后来就失踪了,想必那个时候她就出国了……”

    顾知握着酒杯的手指用力,指节发白,青筋暴起,“你说她出过车祸?”

    他怎么不知道?

    “是的,我查过当年的擎事记录了,人为的可能性有五成……不过秦姝没有报案,所以警局里查的不严,最后当了一般的交通事故处理了。”孟云深家里是从政的,所以这些消息他有途径。

    “她……竟然吃了那么多苦……”难怪她那么恨他!

    难怪她会说那样的话!

    她以为是他找人撞的她吧……

    顾知苦笑,都是他的错,让他的秦姝一个苦了那么多年,顾知半晌不说话,最后将杯中最后一口酒闷掉,“兄弟,谢了。”

    拍了拍孟云深的肩,顾知摇摇晃晃的走了出去。

    “问世间情为何物呐。”就连顾知那样的人都避免不了感情的伤害。

    秦姝已然成了他心口的朱砂痣了。

    去不掉,也碰不得。

    ……

    顾知不知道他是怎么回来的,浑浑噩噩的,但是他知道,他相见秦姝,却又怕见她。

    最后在酒精的驱使下,他还是去拍下秦姝家的门。

    但是拍了许久,也不见有人来开门,顾知的酒意又上来了,

    顺着防盗门滑到了地上。

    秦姝回来时,就看到顾知瘫软在她家门口,一身的酒气,衣服皱巴巴的不说,下巴上也长了青色胡茬,很是狼狈,那里有顾总的优雅凌厉?

    整整一个落破青年。

    “喂,喂,顾知!”秦姝叫了两声,奈何他睡的太沉了,叫都没叫醒。

    见他不醒,秦姝踢了他两脚,“要睡回你家睡去,别睡我家门口!”

    终于,顾知的动了动,随即就睁开了眼睛,可能是宿醉的缘故,又因没有休息好,他的眼睛有些红,“小姝?你怎么会来了?”

    顾知想站起来,奈何脚有些麻了,一下子没站起来。

    秦姝只是皱眉,静静的站着,丝毫没有去扶他的意思。

    “这是我家!”秦姝有些没好气的说,她家她不回?

    “麻烦顾总让让吧,你当道了。”

    明明她的表情一如既往的淡淡的,可是他,却听出了嘲讽。

    顾知心里揪痛,要多大的伤痛,才能变的这般的淡漠?

    “你的腿……好些了吗?”顾知强撑着站起来,他还是问了。

    提到腿,秦姝脸色才大变,“托顾总的福,我很好!”

    至少,没死不是?还活的好好的。

    “怎么?顾总失望了?”秦姝嘲讽的挑起眉毛。

    看到我很好你很失望?

    “我没有……”

    他没有什么?没有找人撞她?没有失望?

    秦姝拿出钥匙开门,“有没有自己心里清楚就好,别人可管不着你想什么。”

    说罢就要关门。

    顾知猜到她的意图,将手一挡,拉住了门沿。

    他说,“我都知道了。”

    秦姝:“哦?那是你的事。”

    跟我有什么关系?

    “我会给你一个交代的!”顾知很认真得说,他眼底的认真让秦姝一愣。

    她以为他说的其他的事,所以就没怎么放在心上,“随便!”

    给她一个交代?呵,她需要什么交代?
https://www.duanqingsi.com/7538/4359259.html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