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章 回归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而真正让她绝望的是那天,让她绝望恨,是恨点燃了她死灰的心。她永远忘不了那个男人做的一切,也永远忘不了当她躺在废墟中恨意。

    “顾总说了,留她一命。也不枉跟他一场。”

    呵,流她一命……

    这是算施舍么?

    她一直都知道顾知是狠的。只是没想到他是这样的狠!

    只是顾知。我已经要放弃你了,为什么你还不放过我?非要逼死我呢!

    ……

    也是那天,她变成了孤家寡人。

    只能带着满腔的恨意和不甘漂泊异国。

    现在想起。心里还是有些钝痛,秦姝苦笑,――顾知。你就是有这样的魔力。时隔八年,我还是不能将你从我心底彻底抹除掉!

    哪怕是恨意。

    想到这里,秦姝讥讽的笑了笑。垂下睫毛。深深的吸一口气。才能勉强的平复心情。

    看着窗外的蓝天,秦姝收起回忆。心中暗叹,罢了。过去的就让他过去吧。

    离开a市八年,也逃避了八年,现在该放的都已经放下了。所以她回来。

    “终于回来了啊,离开了这么久,我又回来了。”秦姝看了眼窗外的白云。

    飞机还是在她的期待中降落在了a市。

    秦姝下了飞机,站在机场的出口良久,看看一个个乘客都被亲属接了去,秦姝那明媚精致眉目间也染上了一些惆怅。

    等了好一会儿,人都走的差不多了,她才拉着行李箱走出了机场。

    秦姝打了个的士,安静坐在车上,她将车窗摇了下去,看着两边的快速移动的景物出神。

    变了,a市变了好多,如果让她一个人徒步行走,她可能连路都会找不到吧?

    也是,都七八年了,a市的发展这般快,哪里还能再找到以前的影子。

    秦姝苦笑,七八年后才重新踏足家乡,可是她竟然找不到一丝熟悉的地方,除了那浓厚的乡音。

    秦姝将双手交叉放在膝盖上,紧紧握成拳,她的心跳的很快、很快,“扑通扑通”的,像是要跳出来一样,她很激动,然而更多的是忐忑,这就是所谓的“近乡情怯”吧。

    “姑娘,看你的样子,你是外地来的吧?”司机的突然出声打断了秦姝的思绪。

    秦姝微微一笑说,“我也是a市人。”

    我只是出去的太久了,看起来竟像外地人了。

    原来她已经变了这么多,连a市姑娘特有的爽朗、泼辣都失去了。

    只是现在的她,真的还能算作a市人么?

    “唉,你们这些年轻人啊,都喜欢往外跑,这外面哪有家里好哦。”司机先生叹了口气,说,“我那闺女也是,大学在外地上的,现在连工作也不回来。”

    听着司机抱怨,秦姝沉默着不说话,看得出,他很想自己的女儿,也很爱他的女儿吧。

    那她呢?有人会想她么?

    秦姝又回到以前的家里,一个简单的三室一厅公寓。

    小区里的邻居也都换了一些,七八年时间了,房子也有些陈旧了。

    更因为多年不住人,房子里面都上了好些灰。

    所有的摆设还和以前一样,一点都没有变。

    只是陈旧的家具召示着时间的残酷。

    秦姝走到卧房,床头挂的还是那个巨幅照片,三个少女笑的飞扬,青春的气息掩盖不住。

    秦姝将照片拿下来,轻轻的拭去相框上的灰尘,抚摸少女的脸庞。

    轻声低喃,“八年了,我回来了。”

    一个人真的好累好累,明明才二十六岁,秦姝却觉得她已经老了,不再年轻了。

    泪水模糊了眼眶,透过相框,想起以前那段酸涩的青春。

    她仿佛看了到那一张张肆意张扬的笑脸,青春洋溢,哭时,撕心裂肺;笑时,也没心没肺。

    真实又青涩。

    眼泪顺着脸颊留下来,一滴一滴的打在玻璃上,溅起了几许的碎片,就像她的青春一样,现在只剩下了斑驳破碎的回忆。

    秦姝抹了一把眼泪,站起来将相框挂回原处,脚下“咯吱”一响,像是踩到了什么东西,她将东西捡起来,是一个粉红的老式mp3,几年前的老款了。

    摊开p3的背面,歪歪扭扭的刻了个“顾”字。

    秦姝失笑,这不是十七岁生日时,猪崽送的生日礼物么?

    这个MP3承载了她好多回忆,从十七岁到十八岁,那段最困难的时期,陪着她度过了无数个寂寞的黑夜。

    凭着记忆,她从床头的一个抽屉里摸出个充电器,连上P3,充了好一会儿电,才尝试着开机。

    秦姝惊喜,想不到时隔八年,竟然还能开机,老牌机质量就是有保障啊。

    秦姝随意按了下播放按钮,流淌出了那熟悉又陌生的旋律。

    “你听大海在蔓延的声音

    多像我们略带忧伤的感情

    誓言是否在空气中盘旋

    无奈那些事物规律的变迁

    还有多少泪在眼前

    还有多少失去的时间

    我们还在原地放声诉说彼此的亏欠

    ……”

    余微雪的《物是人非》,这是秦姝以前很喜欢的一首歌。

    唱的一般,只是中学时期,女孩子多喜欢这些带有明媚忧伤的感觉,这就是青春的忧伤。

    如今的此情此景,也算是相衬了。

    听着听着,秦姝也忍不住动容,重新再听过去的歌,感触还是不同的,毕竟心境不一样了。

    时间过了这么久,以前的爱与恨,痴与怨,也都随风飘散了。

    可是她心中的恨意却怎么也散不去。

    用力的摩擦那个“顾”字。

    好久才轻笑一声,将它丢去一边。

    她以前问过妈妈,为什么她叫秦姝?

    妈妈是怎么说的?她忘了,她只记得妈妈说了句“静女其姝”

    呵,“静女其姝”,这个曾经给予了她的欢乐与幸福的名字,现在却像个讽刺。

    就像猪崽曾经说过,“我的欢乐都已经被埋葬尽了,现在我还剩多少欢乐?还有多少幸福?”

    现在的秦姝,看起来很平淡安然,无悲无喜。

    只是心中的恨意却是平淡不起来。

    平复好心情,她拿出手机,拨出了那个熟悉的号码,听着手机里的传来的《最炫民族风》铃声,她笑了。

    “喂?谁啊。”等电话接通,秦姝还是松了口气,她的号码没变,真好。

    那头还是一副风风火火的样子,和以前一样,一点都没变。

    “阿玉,是我……”秦姝突然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一听到昔日闺蜜的声音就忍不住想哭,秦姝啊,你什么时候这般脆弱了?

    “阿玉我是秦姝,我回来了。”秦姝听到那边手机掉在地的声音,她不知是喜是悲,心中五味杂陈。

    一个人在外漂泊了几年,没有人知道她是有多想回来,多想打电话向她们诉说,可是她不敢,她怕她会控制不住,想要不顾一切的回来,回到那团温暖的中央。

    在外漂泊的人,最想念的还是港湾里的温情。

    哪怕这里曾是她的伤心之地,可是她的朋友,她心中的执念,都在这里。

    挂了电话,秦姝再次拿起那旧式mp3,当她翻转到那刻字的一面时,忍不住失笑,一个歪歪扭扭的,那个“顾”字代表的是他,那个叫顾知的男人,她心中最深的执念和遗憾。

    也是她心中最深的怨恨。

    秦姝慢慢的把玩着p3,我回来了,顾知,不知道你过的怎么样?

    你可千万不能让我失望呐。

    想起顾知,秦姝一嘲讽,八年了,他早就有了属于他的幸福了吧?她已经是过去式了。

    她的初恋,也是她的执念也只是一个故人而已。

    不管是恨,还是怨,已经深植在她的骨子里去了。

    八年前她选择离开,不是选择放下……

    幸福?呵,秦姝冷笑。“你配么!”

    她不甘心,很不甘心呢,那些人凭什么拥有幸福?

    在她痛苦了那么多年后,他们凭什么能有幸福!
https://www.duanqingsi.com/7538/4359210.html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