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节:重返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断青丝】提醒书友谨记:本站网址: www.duanqingsi.com 一秒记住、永不丢失!

    “目前会长是什么样的状况?”

    就在秋庭夕叶到达岸上与公园前的冒险者们混在一块相互拉关系以及认识交流。

    联合力量号装甲巡洋舰司令塔内。

    一众伽蓝庭院公会的核心成员正围绕着她们当中汉语水平最好的绘月正在用念话通讯来链接这秋庭夕叶的语音。

    只要少女她一个命令下来,绘月她所在的这艘联合力量号装甲巡洋舰便会用她那四座双联装的203/l45主炮以及侧舷的六门120/l50的副炮将整个岸防阵地给从地图上抹去。

    “我听不懂哇!”绘月一脸日了poi的表情回应关切询问的大家说道“会长那家伙说的全是地区方言,虽听得明白那家伙在说啥啊?”

    当然这番话也被链接通讯中的秋庭里香给听到,对此少女只是一笑了之。

    毕竟我朝那个地方的方言会对外地人友好的了?帝都煲冬瓜么?

    一名活像某只鸦天狗记者的短发红瞳的少女一边“麻烦让一让。”的挤了进来,朝秋庭夕叶看上两眼后“是u2酱吧?”的确认。

    火炬=板井悠二=u2

    本来存在感薄弱的少女最近一次(约十年前)更换网名的时候正好赶上《灼眼的夏娜》的播送。

    残存の火炬,即将消忘倒也贴切。

    只不过在凉粉团(凉宫春日粉丝团)天凤驻地的大家却是理解成了板井悠二,不不不我没有,我不是jpg

    “哦哟!这不是记者文吗?”

    对于文文,秋庭里香倒也颇为熟悉,毕竟是凉粉团粤港澳的群主,面基或面姬活动什么都是看他的组织。

    这也是预想中的助力人选之一。

    “好久不见~”的一番客套的拉进彼此间的关系,然后秋庭夕叶的目光训着文文的身后望去,惊讶的“想不过枫酱也在,哦噢?大糕?假酒?潜艇?狂乱?”

    虽然有些太久没有交流联络不抬认得,但终究还是在5300中搓过很差一段时间麻将的朋友,三言两语间便再度熟络了起来。

    这边的众人是融洽愉快了。

    但另外的公会会长则是阴沉下了脸来,主要是与‘hhh团’有矛盾的外地派,另外‘凉粉团’也与别的大公会有一定的过节。

    本土派的势力则是谨慎的欢喜,另外与‘凉粉团’关系友好的势力也是同样如此。

    最终一名外地派的玩家阴阳怪气的挤进来插话进来“噢哟!这位小姐还真是衣锦还乡啊,弄上这样一艘铁皮壳子怕是花费了不小心思了吧?”

    “不是见前路不明嘛~”秋庭夕叶轻盈地回转过身来,毫不退让地回应“既然衣锦还乡了,那当然得防着那些居心难测的人啦。旧时(以前)人家造碉楼自保,我不过是把搭乘的载具武装一下而已啦。”

    只是武装一下?

    不管怎么看都是从设计开始就是专业的战舰好吧!?

    尽管少女都已经把话给说成这样,但那名说话阴阳怪气的玩家倒也不怕给说破。

    “哼哼!只怕是居心难测的是像你这种来历不明不白的家伙吧?”

    秋庭里香笑眯眯地看着对方,仿佛并没有听到过刚才的那番话般的不温不怒。

    一只灵巧可爱的青鸟还落在她的手指上,在被少女给逗弄中四下蹦蹦跳跳的十分惹人喜欢。

    当然其他冒险者们也不是不知召唤物能够共享视野给召唤者,但不过这时候的注意力基本上都是集中在秋庭夕叶这个人身上,而不是那只犹如精致玩物的小鸟上。

    不说泾渭分明,但大致截然不同的两种反应都被少女看在了眼里。

    看见秋庭夕叶没有回话,于是便继续“喂!!不说话的,心虚了啊!?”的追喝。

    秋庭夕叶当然不会傻乎乎的去承认或否认,因为在她的眼中看来无论是选择那一个都让自己落得一个下成。

    真和这种下九流较劲才是降低自己的身份呢!

    咸班一拍秋庭夕叶的肩膀将两人隔开后,毫无忌讳的说道“采尼条7头做勿鬼啊!(翻译搭理这个家伙干什么啊!至于脏话这个自行领会吧。)甘耐没见(这么久不见),不如去饮茶(下馆子)咯!”

    “你说什么!?”

    也许日常生活对话用语听不明白,但不过‘素质交流’上倒是毫无障碍的。

    在特定言辞上的认知说不定某种意义上世界共同的天赋。

    “饮茶喔,得得得(好好好)!!白天鹅(宾馆)食穷你我就绝对唔推(一定会去)喔!”秋庭夕叶笑嘻嘻地一捶咸班的肩膀,完全没有去在意那名玩家。

    一听开口就是这样的要求,咸班“卧槽!”的反驳“白天鹅!?街边沙县就有你份!”

    “反驳无用!今晚白天鹅就你的了。”秋庭夕叶按压着对方的肩膀‘迫胁’完过后,紧接着又转向一旁的文文邀请起来道“要不我们一起?等阵(待会)种(还)可以搓番两局日麻?”

    文文与咸班相互短暂地对视了一眼,随即目光便相互错开。

    而hhh团与凉粉团的各位多少都有点认识,不过仍是暗中地彼此之间打量了一番。

    “喂!不准无视我啊!混蛋!!”

    这么阴阳怪气的冒险者最终还是安耐不住的拔出无碍,作出一副蓄势待发的姿态。

    在他看来秋庭夕叶这是在折辱他、瞧不起他,但不过也大致上如此。

    谁有空来和你这种连名字都记不住的杂鱼较劲啊?

    “呐啊!我像大家应该都是很好奇船上的‘小水管’吧?”

    秋庭夕叶轻柔地在原地自然地将身体回转了一周的停不下来、伸手朝向江心中的联合力量号装甲巡洋舰将手伸出,并且自说自话“难道我在海外漂泊大半年后才重归故里,理由鸣炮至礼才对。”地点头的认定。

    但这番话一说出口来,任谁也知道眼前这名来历不明的少女是在为自己开火宣示武力的一个借口。

    “鸣礼炮!”

    秋庭里香仰头高傲的盯着这么前来找茬的冒险者,脸上露出一种压抑着亢奋的愉悦状态。

    (到底你们会露出什么样的反应来呢?真的是让人期待呐)

    只是“喂!你你”的说不出来,手中的指向秋庭夕叶的武器也不自觉地垂了下来。

    这个时候就算是再怎么愚蠢的人也好,都将会察觉到这种‘异样’的差距。

    司令塔内绘月将秋庭夕叶最后的那句普通话给听得真切,然后随即朝亚莱汇报“鸣礼炮!”

    “哦豁!和平友好的礼炮是吗?”

    目前秋庭夕叶离舰时接替舰长权柄的亚莱耸下舰的下令“高爆弹填装,目标037号高地。”

    “高爆弹填装!目标距离”

    炮井内部的人员在听到火控官的复述后,。

    一种名为炽火胶的为武器临时赋予火焰属性的道具与火焰瓶(投掷伤害道具)为高爆弹弹体填装药,这是按照秋庭夕叶的要求所开发出来近似于魔法版的凝固汽油弹这又一丧心病狂的力作。

    当即由一名冒险者对炮弹进行‘耐久buff’的施法,然后才将引信植入弹头当中在按照流程做好炮弹炸药钝化的(防止被发射时的剧烈震动给引爆)工作后,大地人的海员立刻操控填装机将弹头以及发烧药依次填入炮膛中去。

    与此同时炮台的旋转让内部的人员笼罩在一种沉闷的轰鸣响当中,想要交流自得扯大嗓子都吼叫。

    忌惮的目光死死地锁定正在这艘钢铁巨舰上,所有公园前的冒险者都不由得安静了下来,沉默地看着炮台的八根炮管指向同一个方向。

    那边是一处没有布置人员的小山丘。

    伴随着“轰轰轰轰!!!!”的巨响咆哮,八根炮管上当即喷涌出一团火焰的奔流、哪怕是阳光明媚的大中午也将舰身给映的橘红一片,炮管口的焰火久久才消散。

    当然这并不是冒险者们值得注意的事情,而他们所看的是处被一团巨大火云给笼罩的成片地区。

    神t的鸣礼炮,有谁见过礼炮装填实弹的吗?

    (这个火舌也亏不是晚上,这发射药也太过耀眼了吧?)

    不过秋庭夕叶也知道这是无奈之下的代替品,至少是匆忙仓促间是找不到代替品的。

    但在一众公园前的冒险者们眼中则被熊熊燃烧、经久不息的烈焰给占据。

    而那名在阳台上关注着事态发展的大地人领主则是身体一僵的,整个人在这股精神上的冲击中给吓晕了过去。

    直到那些侍从恢复过来后才又是一阵鸡飞狗跳的将领主带回到房间中去。

    哪怕是在怎么不欢迎这名‘不速之客’的到来。

    但同时公园前的冒险者们自从‘大灾变’的混乱时日后,再次感受到了了一个事实,那就是‘真理只在射程之内’的道理。

    而现在,眼前的这艘他们所没有的钢铁战舰便是‘真理’的最好体现。

    后记继续去玩我的太污绘卷了~拜拜!

    。

    支持:断青丝,请把本站分享给你们的好友!
https://www.duanqingsi.com/75368/35416519.html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