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3296拱述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断青丝小说网】提醒书友谨记:本站网址: www.duanqingsi.com 一秒记住、永不丢失!

    海军军官可不愿意冒险前进,去救援,他们知道跌落到海水当中是一个什么样的滋味,特别是这种冰冷的海水当中,他们不断的向北前进,温度依然不停的减低,这对他们来说,是一个难以忍受的情况的。{断青丝小說网,http://www.duanqingsi.com}救援行动展开的话,需要冒很大的风险,没有人愿意冒这样大的风险来做这样的事情,因此海军军官拒绝海军陆战队军官的要求,尽管救援刻不容缓,但前提是,他们必须安全的,否则的话,救援无法展开也会把他们也陷入其中,这绝对是所有人都不愿意面对的事情了。

    红海,这里的海域风平浪静。一艘韩国老式帆船战舰正在向西前进,他们的目标是搜寻,探查所谓的苏伊士城。

    “该死的。既然情报上说明了有这样的城市,为什么不把坐标告诉我们?”海军少校。陈标是这艘黑美人号的战船船长。他们的战舰装备火炮三十门,有大口径的后膛装填火炮二十二门,此外还有两门小口径火炮。其余的都是速射火炮。应对突发的情况还是可以的,他们是韩国王室海军西洋舰队,第三红海分舰队的成员,这个舰队主要负责红海区域内的运输,巡逻以及安全维护,实际上,他们只有十二艘老式的战舰,但他们的武装商船却很多,足足超过两百多艘,这是一个庞大的数字,但他们实际维护的兵力却十分的少。这让第三红海分舰队的成员们感到不满,因为他们感觉十分的疲惫。但他们也只能表示不满。

    “长官,我知道一些内幕消息。”一旁的海军一级军士长老黑无奈的说到。他看起来孔武有力,棱角分明。让人觉得十分的憨厚,加上肤色发黑,当然和索里的黑人奴隶比起来,他还算是很白的,不过人们还是愿意叫他老黑军士长,因为他很关心人,而且知道很多东西。

    “哦。说说看,我想知道那些该死的内幕是什么?”少校陈标说到。搜查的工作是极为繁琐的,他们要不断的采取之字形前进的办法,尽管他们只要沿着海岸线前进就行了。但他们依然必须这样做,因为他们还必须从一些当地人得到一些不可能知道的消息。或者是附近的一些岛屿,都是他们搜查的目标。可以说他们的任务还是比较大的。通常这样的搜查需要六艘以上的战船才能完成任务。但现在,却只有他们一艘。

    “长官,实际上,我们的商人早就知道这个消息了。只是他们不说而已。”老黑说到。

    “什么?”听到这个消息,陈标很愤怒。

    “他们为什么要这样做?”不过他还是冷静下来,因为他知道,商人之所以这样干,肯定有他们的原因的。或者是说,他自己肯定是管不了这样的事情的,他只能通过一些其他的消息来看看这件事情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是,走私,长官,走私,苏伊士城那边可以大胆的进行走私活动,不需要缴纳税收,而且利润也很大,楚国,还有我们的韩国商人都可以参与其中。我是和一名老乡的水员喝酒的时候。他告诉我的,至于具体的坐标。只有商人知道。他们是不会知道的。”老黑说道。

    “这些该死的商人,他们的单子可真够大的。”陈标听完之后说到。

    “是的,我们也没有想到对方竟然会有这样大的胆子,但事情已经发生了。很多商人都积极的隐瞒这样一件事情,因为这一来,他们获取的利益是最大的。”对方这样说到。

    “嗯,不用缴纳税收,而且交易的数量也很大,通常情况下他们真的会这样干,我太了解他娘的那些商人了。他们总是这样。”陈标说到。

    “是的长官。他们就是这样一群人,所以,我们才去探查那个地方,不过我担心,那些商人会阻拦我们,毕竟,我们这样做,是在切断他们的利益。必要的话,我认为那些商人还是什么都愿意干出来的。”老黑说到。

    “他们难道还敢袭击我们不成?”陈标不满的问道。

    “我想,如果可以的话,他们还真的可以这样做。”老黑小声的说到。陈标听完之后很是愤怒。因为这样是公然的对政府军进行攻击,在本土的话,这是重罪。但实际上,这里政府的影响很小。影响很大的是商会,而商人是一群追逐利益的群体,个人,组织,他们才不管什么政府,只有利益才能让他们这样做。

    而因为各国政府在这里的军事存在非常的少。加上缺乏足够多的管理,所以,商会才是这里影响最大的群体。他们似乎看起来像是政府,但又缺乏政府的严密组织,他们犹如帮会一样的存在。所以,这才会出现有走私活动的出现。

    “叮叮叮叮。”就在这时候,急促的警钟敲响。所有人立即进入战斗状态。

    “怎么回事?”陈标拿起自己的高倍望远镜查看情况。

    “长官,九点钟方向。有几艘船正在进行战斗。”一名水兵报告到。

    “立即上去,看看到底是怎么一回事。”陈标下达命令到。战船迅速的前进,而那边战斗似乎也注意到了韩国战船的出现,他们匆忙的结束战斗。似乎双方一下子要脱离开撤退。

    “好像是我们的人?”大副这时候放下望远镜说到。

    “看来,商人的胆子果然很大。”陈标已经看清楚是一群什么样的人了。他们的穿着,旗号都是韩国人的。而且样式只有韩国才有。另外的一边却是爱几人,当地的人情况,双方都在尽可能的撤退。似乎两方都不愿意面对政府军,他们不愿意看到政府参与进来。

    “开炮。给我拦住他们,就是自己人,还有那些人都给我拦住,让他们给我停下来。否则老子杀了他们。”陈标恼火的命令到。

    “轰。轰。”大炮开始轰击,但他们并没有直接将对方的船只给轰掉。毕竟里面还有自己人,最要命的是速射炮。他们不断的靠近,进入了速射炮的射程,炮弹几乎是挨着对方的船只打,这样的射击显示他们有能力将对方击沉,但自己这一方就是不这样做,让他们乖乖的投降。无论是爱几人,还是韩国人,似乎都已经认为他们没有活路了。因为他们已经看清楚对方的意图了。没有办法,他们只好投降了。

    黑美人号随即抓捕了那些走私的韩国商人以及爱几人,在他们尚未平定情绪的时候,审讯工作就展开了。

    “你们在做什么事情?”一名海军军官严肃的问道。陈标和老黑在外面听着。

    “做生意。”韩国人回答到。

    “哦。那么有税收的凭证吗?”军官问道。

    “没有。你们可以理解为走私。但我们很多人都是这样做的。”对方很无所谓的说到。

    “嗯,看来你很清楚你们在做什么事情,既然明白了。就老老实实的说明问题,否则的话,你将会发配到更远的地方去,比如,索里以西的草原地区,那里你将会进入朝草原和黑人作战,听说黑人对我们非常的不友好,抓住的俘虏,以及我们这样的人,他们都会吃掉。脑髓,你的骨头会炖成排骨汤。还有你的内脏,肉块。他们会敲碎你们的骨头。这样的事情,经常的发展。”海军军官笑着说到。

    “好了。别说了。我已经吐了。那些黑人我见过,他们的确吃过人肉。我还看见他们吃过人肉,真的是很恶心的家伙。”里面的那名韩国人摇头说到。

    “哦。那就说说吧。”军官看到已经得到了目的,自然而然的就接受了。在韩国,很少执行死刑。大部分死刑犯都会被判处流放,他们会被流放到最边远的地区,最早是南洋,那里有蚊虫,加上天气潮湿,各种痛苦的疾病侵袭过来。在后来,就是西洋,不过西洋一开始接受不了这样多的罪犯,随着索里的发现,韩国人开始把大量的罪犯发配到了这里。而这里发生的事情开始超过别人的想象,因为他们发现,这里竟然还有食人族,在南洋他们听说过这样的事情,是一群矮小的种族爱做这样的事情,他们矮小丑陋,却爱吃人的脑髓,听起来让人很害怕,没有想到的是,在这里也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于是这就成为最佳的发配之地,很多人不愿意来来这里,就是害怕他们死了被对方吃掉。显然他们都很害怕这样的事情。

    真正能够解释这种事情的是,这里的人口增加增加,但他们的粮食却无法负担这样多的人口。吃人,抓住对方的战俘吃掉就成为最好的办法了。第一解决战俘,第二能够提供实物,即便是他们有充足的食物,他们依然会这样做,因为他们看成了一种最佳消化的办法,韩国人需要大量的黑人奴隶,但一些部落依然保持吃人的传统,每当到了他们的节日他们依然还会吃掉一些人爱当成祭祀品。据说失踪的韩国人也在其中。

    “我当初就是害怕这样的事情发生在我头上才来这里的,我只是希望你们不要把我发配到那里,那些家伙太恶心了。我原来是一名奴隶贩子,我的奴隶当中就有这样一个人,没有看住,竟然吃了半个人,整个船舱内到处都是人的血腥味。没有办法我只能把那个家伙扔进海里。希望鲨鱼能够解决这些该死的家伙,他们太恶心了。”那名商人说到。

    “那就说说你们的事情。”海军军官说到。那名韩国人还有呕吐的事情,而陈标在外面听了听,便好奇的看了看老黑,老黑点点头表示的确有这样的事情发生。陈标什么也没有说。他实在是没有想到,这个世界上竟然还有这样疯狂的事情发生,这大大的出乎他的意料。

    “我们主要是走私。这样的事情经常发生,这很容易理解,你清楚的,一匹丝绸可以卖到很高的价钱,而爱几人需要这东西,所以,我们就这样走私了。据我知道的走私情况来看,很多人参与其中,没有一千,也最少有八百人以上的商人参与,我说的是商人,他们还有很多的雇员参与其中。”那名韩国人交代到。

    “这次我们的交易不顺利,我们听从了一个该死的爱几人的介绍。他们给我们二十金的收买价格,我们也很贪婪。平常他们只给我们十金。最高给过十五金,没有想到的是,他们竟然黑我们,他娘的,他们真不是人,我们和他们打起来。他们装备的还比较好,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弄来了大口径的火炮。我们的一艘船被轰击下去了。损失了很多的丝绸。棉布他娘的,我们赔死了。”韩国人继续说到。

    “那些火炮什么地方来的?”军官这时候很好奇的问道。

    “我想,应该是楚国人卖给他们的,他们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弄来了大口径的火炮。据说是我们的一些战船,他们要卖给卡拉奇,月氏,以及印地的海军,火炮不可能卖给他们太多,他们就拆卸下来,然后就转手卖给需要的人,爱几人能够出得起这个价格,自然就卖给了爱几人,我想,应该是这样的。那些楚国人吃相很差,什么样的生意都干做,他们还做女奴生意,专门卖女人到国内,他们需要这样的女人。”对方说道。

    “嗯,你们清楚苏伊士城吗?”对方接着问道。

    “知道。那是一座比较很大的城市,据说,我们的货物就是从那里分流进入很爱几国的,我们在这里交易,据说,在这里的交易超过爱几港交易的五倍还多,在这里交易完之后,当地的爱几人就会把货物转运出去,他们会通过一条运河运送到北方去。”对方说到。

    “这条运河你们知道多少?”军官接着问道。

    “嗯,我知道的是,这条运河对爱几人很重要,是一条重要的贸易运河。”对方说到。

    “这个我们也知道,我们想知道一些不知道的东西。”军官说到。

    “嗯。好吧,我们也是听当地人说到。他们说,这条运河因为他们自己的能力关系,他们只能走平底船,不能走我们这样的大船,我们这样的大船进入的话,会把整个运河给堵住的。情况就是这样。这条运河一些地方还不能走,需要重新修缮才可以,听说他们的政府有这样的想法,不过之前已经修缮过一次,还能勉强通行,我们这样的船只是绝对不行的。”对方说到。军官看着对方,显然这不是他们希望看到的结果。因为这条消息对他们还是不够有用。

    “我知道的是,通过这条运河可以直接到达他们的一个重大的港口城市,此外顺着一条河流直接上去,那里是他们的重要农业产区,然后就是他们的首都,在一个冲击三角洲地区,不过他们遭受很多国家的侵袭,他们的情况也不是很好。他们靠着贸易才能维持一段目前的平衡,他们正在装备大量的军队,此外他们还会从我们这里购买军舰来维持他们的海军地位,等等,就这些了。爱几人对这些说的不多,我们知道的就是这些了。”对方看着军官说到。

    “就这些吗?”对方问道。

    “是的。长官,我想知道,我说的这些可以不去那些边缘地方了吧?”对方小心的问道。

    “不知道。如果你想起什么来的话,可能会免除你的处罚也说不定,只是希望你能很好的配合我们。”军官说到。随即韩国海军提审了很多人,他们也问明白了苏伊士城的情况,那条运河就在苏伊士城的东边,实际上,他们可能已经经过那里了。然后就是那条运河的消息,苏伊士城的情况。

    不过陈标不在乎这些消息。他觉得这件事情的背后可能会引起一场事端来。他似乎觉得高层需要这样的事情。

    “我们已经距离苏伊士城比较近了。长官,我们会不会有危险,还是把这个情况报告给上面,让他们来决定,这样的话,我们就不用承担太大的后果了。”老黑建议到。

    “嗯。走,我们回去,把这里的情况告诉我们的长官,这样的事情只有长官才能决定。”陈标点点头说到。随即他们开始离开这里。他们需要做的就是这样的事情,把这里的情况报告给上面,只有上面才能决定这件事情。

    很快电报就发送出去。韩国海军部就知晓了这样的事情。

    “该死的走私商人。他们险些坏了大事。”海军部长看过报告之后这样骂道。

    “长官,我认为,我们可以利用这样的事情来做一些文章,比如,我们可以利用他们挑起一些事端来,我们现在需要的就是这样的事端。”海军次长提议到。

    支持:断青丝小说网,请把本站分享给你们的好友!手机端:m.duanqingsi.com
https://www.duanqingsi.com/7314/9171742.html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