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65章 终究要面对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这些年来,四大贵族之间的明争暗斗全部体现在四大家族的斗争之间,但是谁都不敢撕破脸皮。

    毕竟四大贵族的底蕴都不可小觑,一旦真的针锋相对起来,那恐怕都会是个两败俱伤的结果,这个结果谁也承受不起。

    如果没有十足的把握,他们是不会轻易出手的。

    赵文耀一死,如果其他三家趁机灭掉赵家,那难免会惹怒暗处的吴家,到时候可就是个不死不休的地步了。

    四大贵族传承了这么多年,要是真因为一个忍不住,断送了整个家族的前途,那就太不值得了。

    “嗯,那吴少这次要在燕京呆多久啊?要不要我安排一下?”赵敏讨好道。

    吴用摇了摇头,“不用了,你尽快将赵家的元气恢复起来就可以了,至于其他的,你就不要管了。”

    “知道了,吴少。”

    燕京,白家宅院内。

    苏木帮白祥做了整整两个小时的针灸,这才将金针收回了锦盒。

    见白祥头上渗出的汗珠,白祥关切道:“苏神医,辛苦你了,我这几天喝了你开的药,整个人精神焕发,犹如新生一般,真是太感谢你了。”

    “白老客气了,这都是我分内的事,我看白老恢复地挺不错的,再有一次治疗,你这双腿就慢慢能够痊愈了。”苏木用毛巾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

    其实现在白祥的双腿已经恢复了七七八八了,之后就算是不用针灸,只喝他开的药,也会慢慢好起来,只不过时间比较长一点而已。

    白祥脸上一阵激动,紧紧抓住苏木的胳膊,“真的吗?这么快我就能站起来了?”

    “那是自然,不过还是要好好修养一段时间才行。”苏木嘴角一弯,很是理解白祥现在的心情。

    瘫痪了二十多年,终于可以重新站起来了,要是换作是任何一个人,恐怕都比现在的白祥要激动得多。

    似乎是想起了什么,苏木问道:“白老,我让你帮我介绍患者的事怎么样了?”

    “苏神医,你就放心吧,我那些老战友可都是有着一些疑难杂症,到时候可就靠你了啊。”白祥拍了拍苏木的肩膀。

    苏木微微颔首,“好,那就先谢过白老了,我今天还有一些事,明天我就去帮你那些老战友看看去。”

    见苏木站起了身,白祥连忙道:“苏神医,要不你在我这吃了饭再走吧,如果你不着急的话。”

    苏木知道白祥想拉近和自己的关系,也就答应了下来。

    一顿丰盛的午餐过后,苏木带着梁小茹就离开了白家,朝粱家别墅赶了过去。

    “小茹,你外公突然去世的消息你还不知道吧?”驾驶位上的苏木犹豫了半天,这才开了口。

    听到苏木这话,梁小茹眉头一蹙,“我知道了,只不过还没回去,母亲一直都和外公有隔阂,也不知道母亲这次怎么样了?”

    在赵文耀死的第二天,她就已经知道了,但是她一直都在纠结,要不要回去,因为从小到大,她和赵文耀都没有怎么接触,感情并不是很好。

    “嗯,那个你等会要做好准备,我这次处理的事情和你父亲有关,可能……”苏木停顿了一下,“算了,等到了你父亲那再说吧。”

    他现在也很是为难,不知道该怎么告诉梁小茹,只能先走一步看一步了。

    差不多一个小时后,黑色的越野车就停在了粱家别墅的面前。

    苏木下车后,和梁小茹并排走了进去。

    “咚咚咚。”一阵敲门声打断了梁义宽的思绪。

    “什么事?”梁义宽有些烦躁道。

    门外传来仆人恭敬的声音,“老爷,大小姐带着一个年轻人回来了,说要见你。”

    小茹回来了?年轻人?梁义宽似乎想到了什么。

    “好,我马上就下去。”回应了一声,梁义宽吐出一口浓烟,站起了身来。

    在走到楼梯口的时候,梁义宽看到了苏木那熟悉的背影,面色有些不自然。

    “爸,我回来了。”梁小茹见梁义宽下来,起身道。

    梁义宽点了点头,“嗯,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小茹,我等会说的一些事情可能会对你有些残忍,希望你不要介意。”苏木吐了一口浊气,很是认真地看着梁小茹。

    梁小茹秀眉紧蹙,摇了摇头,“没事的,苏木哥哥你说吧。”

    对面的梁义宽听到苏木这话,面色有些浓重,“苏木,这事当着小茹的面讲有些不好吧?”

    说实话,他是真不想让梁小茹知道,那很可能会伤到梁小茹。

    “梁先生,这件事小茹她有知道的权利,况且这件事我根本就绕不开小茹,所以只能抱歉了。”苏木有些无奈道。

    对于梁义宽的所作所为,他是一定要算账的,但梁小茹的存在却让他不得不慎重一点,目前为止也只能这样了。

    梁小茹一直没有说话,她似乎猜到了什么。

    “第一个问题,之前梁先生让我去救小茹的那件事,是不是你和赵家等人针对我布下的一个杀局?”苏木语气很是冰冷。

    听到苏木这话,梁小茹满脸的不可置信,“苏木哥哥,这怎么可能?爸爸怎么会……”

    梁义宽知道否认已经没有什么用了,闭上眼睛,点了点头,“不错,当初的事确实是我和赵家针对你的一个杀局,因为当时你的光芒太过耀眼了,所以我们才精心策划了这么一个阴谋。”

    梁小茹犹如晴天霹雳,在她眼中一向和善的爸爸怎么会做出这种事来,这也太离谱了吧。

    “爸,你……你怎么能做出这种事来呢?”梁小茹面色很是痛苦。

    梁义宽很是愧疚道:“对不起,小茹,是爸爸的错,是爸爸利用了你。”

    “第二件事,几天前你是不是参与了袭击落雪的事件?准确来说你是不是去抢夺人体基因技术了?”苏木步步紧逼。

    “什么?爸,前几天袭击落雪姐姐的也是你?”梁小茹面色更加惊恐,她当时可还在现场啊。

    她怎么都不会想到,当时袭击林落雪的,居然会是自己的亲生父亲,这也太过荒谬了吧?

    一秒记住{舞若小说网}手机访问:m.wuruo.com
https://www.duanqingsi.com/6930/16567613.html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