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正文 第一百六十章 救救他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断青丝小说网】提醒书友谨记:本站网址: www.duanqingsi.com 一秒记住、永不丢失!

    ♂♂♂

    <tent>

    不变的是程温仍旧是快乐的。{免费阅读:https://www.duàиqiΝgsi.cоΜ}

    他有那么瞬间希望自己也失去记忆就好了,倘若是这样,即便小傻子和别的男人再亲密,于他而言都只是陌生人,他就不会那么难过了。

    但这样的念头仅仅也只有一瞬间,很快就消失了。想想还是觉得舍不得。他怎么能把小傻子忘掉呢。

    程温是在戴盛鼎开铁门的时候注意到跪在外面树下的简清的。他吃了一惊,伸手揪了揪戴盛鼎的衣袖,小声问道,“戴大哥, 阿清为什么要待在那里啊?”

    戴盛鼎显然也注意到简清了,顿了顿,扫头回他道,“他犯了错, 正自罚呢,不用管他。

    ....犯.了什么错啊? ”程温忍不住鱼问。

    “就是以前干得那些混账事,和你有关的。” 戴盛鼎道。

    铁门是电动的,按下按钮就顺着轨道缓缓朝两边开启,程温下意识朝简清走过去,喃喃道,“可可是我已经不生气了

    而且他也不记得以前到底发生了什么。

    离简清越近,就越能看清他的脸色很难看,白得如很一般,不过一夜不见,竟生生性悴了许多,好像随时都能晕过去似

    程温不由加快步伐,等真的到了简清面前,动作又慢下来,在他面前缓缓蹲下,伸手轻触上他明显削瘦了不少的脸题,“.....你是不是身体又不舒服了啊?

    “你快起来吧,我已经不生气了。”

    这是小傻子失忆后第一次主动和他产生肢体接触,简清很是受宠苦惊,忍着身上的不适,摇头笑道,“没有不舒服。

    “是我在生自己的气。

    “可是你的脸:好冻啊...程温皱起秀气的眉,把手收回来,又去摸简清重在身侧的手,同样是冰凉彻骨。

    你、你在这里跪了多久了?

    “不是很久。”简清还是笑, 密布血丝的双眼温柔地注视着他。

    且不说程温是戴盛鼎的未婚情人,即便不是,以两家的关系,在听程卫讲述了简清以前对程温做的那些禽兽不如的事情之后,他都不希望程温和简清离得太走。没等程温说几句话,就过来拉住他的手臂哄他走。程温向来听话的,虽然很担心简清,但还是承乖地起身来,视线却犹如黏在他身上一般。

    .....简清眼中温度淡去,在他转身时开口唤他,其实根没发出什么声音,只有唇形在动。

    一旁的陈助理看不下去了,苦着脸开口道,“程先生,其实我们少爷已经在这里跪了

    “陈叔!”简清面色一变,陡然拔高音量打断他。

    很快没了力气似的,轻声道。

    陈助理泄恨般重重叹了口气,低下头不说话了。

    对上程温疑感的双眼,简清不动声色地笑道,“没什么。 ”

    ...... 去玩儿吧,记得早点回来。

    程溫还是觉得担心,顿了顿,小声道,“ 那阿清什么时候起来呀?

    “你放心吧,等我果了就会回去了。”简清捂唇闷问吱了两声,继续道,“休息够了再出来。

    “那....那好吧。”程温犹豫着点头,一步三回头地走了,跟着戴盛鼎上了停在路边的车。简清没什么反应,反倒是陈助理藏在眼镜后的双眼通红,咬牙重捶自己的双腿。

    “真是作墓啊!

    “是啊, 都是作孽。”简清轻声附和道。他以前作的孽,现在全部都要还回去。

    等还了,就扯平了。想了想,简清又觉得不对。怎么能扯平呢。不能。他和程温应该是难合难分,藕断丝连才对。

    而不是两不相欠。

    陈助理没办法整天都守着简清,还要按时和张嗔儿汇报情况。

    临出国的时候张嗔儿就咏咐了,一定要把简清看好了,别让他做出疯狂的事情,要是实在阻止不了的话,就告诉她,她来想办法。程温跟他那便宜未婚夫走了之后,除助理就起身回家去雅备午餐了。

    他知道简清不肯回去吃饭的,就用托盘把饭菜端了出来, 两菜一汤,一碗白米饭, 时间匆性,来不及准备更丰盛的,但

    可简清仍是不听劝,不论陈助理说什么,他都不青动手吃一口,固执得命。

    人要是三天三夜不吃不喝,是会死的。程卫是要简清用命来偿还曾经犯下的过错。

    陈助理把这些话告诉简清,希望他能开窍。

    简清却只低着头,回道,“ 我知道

    “正是因为知道...更加要坚持。

    “我要让程叔叔看到我的决心。”

    “我要让他放心地把小温交到我手上...让他知道我是真心对小温好的。

    “.....陈助理操碎了心。

    “别说了。”简清没有力气回复他了。

    他觉得身体越来越疲意,很想睡一觉。但还算清醒的大脑告诉他不可以,必须坚持。虽然他不知道自己还能撑多久。

    午后三四点左右,不算热烈的太阳逐渐隐去了,天空中飘起稀疏的雪花。西处驶来一辆黑色保时捷,在应国外停下。

    司机下车后立刻到后座打开车门。

    这时简清的意识已经很模糊了,必须由陈助理在一旁扶着,才勉强能跪穆3

    他起初以为是程温回来了,很快发现不对, 程温和戴盛断坐的车是宝马,车标就不对。

    下来的是一个漂亮的女人,身着黑色大衣,脚踩高跟,长发烫成了大波浪披在肩头,白肤红唇,气质出众。

    简清德隐觉得那女人和他妈长得有点像,还没来得及看清,就忍不住低头咳嗽起来,陈助理这回没性着帮他顺背,又悖又喜地望着正走过来的女人,“......简清闻言,怔怔抬头去看。

    张嗔儿一步步走过来,定在他面前,眼團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起来,她蹲下身,指实发颤地捧住简清的脸,一开口声音就哽咽了

    “咱们不要强求了,好不好...咱们回家,妈给你重找一个合适的。

    “要是小温一辈子都想不起来,你要怎么办啊. .

    “你看看你才出国多久,就又成这个样子...妈心疼。” 眼泪从张嗔儿白哲的脸颊上海落下来,她是个性子很强的人,年轻时在外是金牌律师,在家更是说一不二的性子,很少有事情能让她哭的。

    当年得知简业明出轨的时候,张嗔儿都能忍着不在他面前掉一滴眼泪,利索地收拾了行李开门就走。

    近几个月却是不止一次掉眼泪了。

    简清被绑走程温的匪徒捅害肚子,在手术室里抢救的时候,张嗔儿急得忍不住哭了。简清不配合治疗,好不容易这次回国趁着未来生病,总算是在渐渐恢复了,脸色好看了不少,没想到没几天,就又成了张嗔儿没办法不心疼。

    总归是做母亲的,儿子之前就为了程温受了那样重的伤,这会儿还要为了他曼这样的折辱,她就算再喜欢程温,那肯定也是偏祖自己儿子的。

    “.....我没事。”简清吃力地抬手帮她抹眼泪,笑着安慰道。

    “还说没事,早知道妈就不该放你出国了。”张嗔儿面色垮了下去,泪流得越发汹涌,她低头抓住简清的手臂,‘起来跟妈回去

    “....剧烈的震动牵动伤口,他额角冒出冷汗,疼得将自己蜷缩了起来。

    “简清!

    张嗔儿和陈助理大惊,佳忙探身去扶简清。萌反

    他这么大一个块头,两人合力都弄不动他,只好让简清暂时靠在张嗔儿怀里。

    张嗔儿哭着让陈助理赶紧叫救护车。

    陈助理连点头,全没了平时工作时固有的冷静,慌慌张张地拿出手机。

    简清意识昏沉,眼皮就快要撑不住了,长久没有喝水进會,令他的唇部苍白干望,嗓子哑得犹如吞了沙麻,间吱着喃喃开口

    “妈, 我不回去”

    “除了小....我谁都不要。

    “好。谁都不要...张嗔儿俯身抱住简清的身体,颤声回道, “妈知道你只喜欢他。

    “咱们先去医院,等身体好了再来找他。”

    “不去医....我要在这里等他回来。”简清声音里含了些许委屈,眼越来越涣散。

    程温以前都很粘着他的,现在却喜欢跟着别的男人出去玩,都不是很愿意跟他说话,连跟他多待一会儿也不肯。救护车来之前,先到的是戴盛册的宝马suU,程温从车上下来,见简清晕倒在张嗔儿怀里,愣住了,急急忙忙跑过去

    “阿....这这是怎么了?“

    “少爷在外面跪了一天一夜了,什么东西都没吃,这身体还有伤呢,哪儿能受得了!”陈助理终于 把话给说出来了。

    程温心脏没来由出现一阵紧促的疼,扭头抓住戴盛册的手臂,求道,“戴大 ...你救救他。

    ♂♂♂

    支持:断青丝小说网,请把本站分享给你们的好友!手机端:https://m.duanqingsi.com,百度搜不到断青丝小说网的建议使用360,搜狗去搜索,求书,报错以及求更请留言。
https://www.duanqingsi.com/67750/49547649.html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