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四百二十三章 聊聊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这个老朋友,并不是真正意义上让人欣喜感怀的好友,而是乌康胜!

    在看到这个相识不久的对手之时,楚莫的脸上却是漾起了一抹蔫坏的阴笑。

    原因无它,只因此时的乌康胜正盘膝坐在台阶上凝神修炼着。

    楚莫走到乌康胜的面前,紧挨着他坐了下来,然后认真的看着乌康胜庄重肃穆的脸庞,好久之后,突然大声叫了一名:“哎哟,乌兄,好久不见啊!”

    顿时,乌康胜被吓了一大跳,整个人从修炼中惊醒,体内的灵力乱窜着,就像是怒潮翻涌一般,不断的冲击着他体内的经脉,造成了剧烈的反噬,令得他“哇”地一声吐出一大口鲜血,如涌泉一般洒落在石阶上,血红的令人触目惊心。

    乌康胜勃然大怒,猛地转过头来,看清了楚莫,厉喝道:“楚莫,你找死,我一定要杀了……”

    不过,说到最后,乌康胜的声音却是戛然而止,最后的那个“你”字怎么也说不出口来。

    因为,他注意到了楚莫的状态,竟然悠然无比,额头上虽然有些细汗,但整个人却是显得轻松之极,似乎根本没有受到周围绿雾冲击的影响一般。

    而反观他自己,乌康胜却是极为勉强的才坚持下来而已,根本不敢妄动,否则的话,很有可能会被这仙关阶给传送出去。

    两相对比,高下立现!

    虽然震惊于楚莫的表现,虽然不明白楚莫是如何作到这般轻松的,虽然有些难以置信,但乌康胜却是非常清楚,在这种情况下自己绝对不是楚莫的对手。

    若是此时与楚莫动手的话,吃亏的将是他乌康胜,最终的结果也将是乌康胜自己被传送出去。

    所以,乌康胜虽然很想立马杀了楚莫,但却还是隐忍了下来。

    楚莫一脸无辜的看向乌康胜,说道:“乌兄,不用这么狠吧,楚某只不过是打个招呼而已,何必动怒呢?”

    乌康胜并不是鲁莽之辈,慢慢冷静下来,冷冷地望着楚莫,咬牙切齿道:“楚莫,你想干什么?”

    楚莫淡笑如常,随口说道:“不干什么,只是想和乌兄聊聊而已。”

    乌康胜眼角微微眯起,说道:“我们之间有什么好聊的?”

    “咦?看起来乌兄并不想跟我聊啊!”

    楚莫似乎有些意外的惊咦一声,略显失望的摇了摇头,缓缓站了起来,从空间戒指里取出废剑,叹息一声,说道:“看来,只能换种方式了!”

    看到楚莫手中的废剑,乌康胜脸皮不受控制的抽搐了一下,赶紧站起身来,摆手说道:“聊!你想聊什么,我陪你聊!”

    楚莫佯作不解的望向乌康胜,明知故问道:“乌兄,为什么突然改变主意了?”

    “还能为什么?你特么把剑都拿出来了,我特么能不改变主意吗?”

    虽然心里如此咒骂着,但乌康胜却是不敢宣之于口,强忍下心中的郁气,说道:“我又想了想,谈话才是解决问题的唯一途径。来,咱们来好好聊聊。”

    楚莫随手摆动着手中的废剑,说道:“乌兄确定想聊了?”

    乌康胜点头如捣蒜,说道:“确定,来吧,聊!”

    “那就好,来,乌兄,坐!”

    楚莫指了指石阶,示意乌康胜坐了下来,而后他坐在了旁边,将剑搁在了脚畔,说道:“乌兄,说起来,咱们之间并没有仇怨,对不对?”

    乌康胜还能怎么回答,只好再次点头,说道:“对!”

    楚莫继续说道:“既然没有仇怨,那么咱们之前的交手其实也就没有理由了,完全可以冰释前嫌,乌兄觉得呢?”

    “我觉得这是一个非常好的主意!”

    为了表达自己的诚意,乌康胜甚至冲着楚莫竖起了大拇指,就像是真的觉得这个主意好到了极点一般。

    楚莫非常满意,微微一笑,说道:“乌兄果然是明事理的人,咱们握手言和如何?”

    说着,楚莫向着乌康胜伸出了右手。

    乌康胜犹豫了一下,亦是伸出了右手,与楚莫的手掌握在了一起。

    握手言和之后,楚莫突然话题一转,说道:“我有一个朋友!”

    不得不说,这个话题转得非常生硬,竟是直接从握手言和谈到了一个完全不相干的朋友,令人有些始料不及。

    然而,尽管乌康胜对这个话题没兴趣,尽管乌康胜心里祈祷着这货赶紧滚蛋,但他却是不敢表露出来,只得继续听着。

    楚莫继续说道:“这个朋友,叫作唐小刀,生于大楚帝都的庞大家族,自小锦衣玉食,按理说应该无忧无虑才对!然而,事实却非如此。乌兄大概也知道,家族大了,什么人都有,族子之间的竞争非常大,明面暗里都是如此。所以,为了躲避这些麻烦事,唐小刀只好离开楚都,去往了一个偏远的山城。也正是因为如此,我和唐小刀才会相识。”

    对于唐小刀的故事,乌康胜是一点兴趣都没有的。

    所以,他一言不发,只是静静的听着,已经有些不耐烦。

    楚莫根本没有注意到乌康胜的表情,因为他压根就没有关注乌康胜,而是望着山下的绿雾,自顾自的继续说着:“与唐小刀相识之后,我们很快成为了最要好的朋友,他甚至给了我一个非常重要的信物,让我这个无名小子都有权利调动唐家的势力。你可能不知道我当时有多高兴,对这个信物更是珍而视之。说到这个信物,就不得不说另外一件事了。”

    楚莫的故事就像是老奶奶的裹脚布一般,又臭又长。

    乌康胜终于是忍不下去了,咳了一声,提醒道:“楚兄,我好像并不认识这个唐小刀,更不觉得这个信物与我有什么关系。”

    “乌兄不要着急嘛,故事要慢慢听完才有意思。”

    楚莫看了乌康胜一眼,笑得很淡然,给人一种一切尽在掌握中的感觉。

    乌康胜知道这个笑容是一个无声的威胁,只好再次沉默下来。

    “咦,刚才说到哪里了?”

    楚莫眯着眼睛,想了半晌,而后突然想起来了,说道:“对了,刚才说到信物了。说到这个信物啊,就不得不说另外一件事了。那是一次古墓府之行,参与者都是附近的一些少年强者,其中甚至还有来自楚都三大家族的成名天才。而这三大天才中,有一个正是来自唐小刀所在的唐家,是他的堂姐,一个叫作唐夏岚的天之骄女。阴差阳错之下,我一个不小心,闯进了楚都三大天才的争斗中,一下子成为了三人共同的目标。”

    顿了一下,楚莫又继续说道:“当时的我,实力可不像现在,根本不是他们中任何一人的对手,更别提以一敌三了。不过,好在我记起了唐小刀曾经赠给我的信物,与唐夏岚结盟成功,将形势转变为了二对二的局面。而后,在唐夏岚的帮助下,我也成功抢到了古墓府里最大的机缘。只可惜,我还是太年轻,竟然轻信了唐夏岚,以为她会受信物的约束,真心诚意的与我结盟。谁知道,她竟然一直在找机会觊觎于我的机缘,最后居然趁着我熟睡之际,想要抢我宝物,并且还要置我于死地,好在我命大,才侥幸逃过一劫。”

    说到这里,楚莫的故事终于讲完了,看向了乌康胜,说道:“乌兄,你说,这个唐夏岚是不是很坏?”

    乌康胜随口应声,一点也不走心的点了点头,说道:“的确很坏!”

    “是啊,真是人心叵测啊!”

    楚莫叹了一口气,又说道:“不过,这也说明了当时的我太年轻,竟然那么容易就相信别人。所以,自从那一天之后,我就发誓再也不轻信他人。”

    乌康胜再次不走心的应道:“的确不能轻信他人!”

    楚莫认真的看着乌康胜的眼睛,说道:“所以,乌兄不怪我吧?”

    乌康胜微微一愣,不解问道:“怪你什么?”

    “怪我不相信你!”

    楚莫微微一笑,说道:“之前,乌兄虽然握手言和了,但在下实在不敢轻信他人,还望乌兄不要见怪。”

    乌康胜明白楚莫为什么要讲这个故事了,问道:“那么,楚兄要如何才能相信我呢?”

    楚莫说道:“口说无凭,立字为据!”

    说着,楚莫从怀里取出一张纸和一秆笔来,递给乌康胜,说道:“我希望乌兄能够写下来。”

    乌康胜的脸皮开始颤抖了,已经到了爆发的边缘。

    不过,在看见楚莫的手又搭在了脚边剑柄上时,乌康胜只好再次隐忍下来,奋笔疾书,写下了一排文字:“我乌康胜与楚莫握手言和,冰释前嫌,以后不会再对楚莫动手!”

    看着这行文字,楚莫满意的点了点头,而后又说道:“乌兄,如果能够立个魂契的话,就更好了。”

    魂契,是指将魂精之力置于契约之中,是一种极其残酷的契约形式,但却亦是对立契者约束力最强的契约形式。

    因为,立契者一旦违犯魂契,轻将造成极大的魂伤,重则残废。

    所以,听到魂契二字,乌康胜当即忍不下去了,起身喝道:“楚莫,你不要太过份了!”
https://www.duanqingsi.com/6594/3892287.html

点此章节报错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