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四百章 真正的驭空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嗤……”

    空气被撕裂了开来,就像是撕开了数张白纸一般。

    废旧漆黑的利剑挟野火而来,红光漫天,高温密布,卷动了青草纷倒。

    这一刻,楚莫就像是火中的帝皇一般,气势外露而出,给人一种霸天绝地的感觉。

    “好强的一剑!”

    感受着楚莫剑上的威势,容和颂眼瞳微微一缩。

    虽然这一剑并非武技,但却是浑然天成,仿佛断天之剑一般。

    这一剑,承自独孤求败。

    这一剑,正是两断剑法中的一式。

    名曰,怒浪断天地。

    在楚莫强横的火灵力之下,这个怒浪衍变成了无尽的火浪,如怒潮一般,向着容和颂席卷了过去。

    不得不说,容和颂不愧是来自啸风帝国的天才,临场反应极快,长剑瞬间横起,金光外泄而出,就像是烈阳普照一般,竟是将无尽的火意都给尽数的挡在了外面。

    不过,这种挡,只是暂时的。

    因为,楚莫的剑,还在向前。

    并且,在楚莫流星步的疾速之下,他的剑已然快到了极点,只需瞬息便是冲破了金光剑芒,剑尖点在了对方的青蛟剑上。

    顿时,青蛟剑的剑身开始向内弯去,就像是一张反向的弓一般。

    容和颂神情微肃,感受到了楚莫强势的攻击,不加思索的便是向后倒退而去,挟无尽金光于草间滑行。

    与此同时,容和颂剑势瞬变,横剑转为直刺,剑尖微微上挑,刃处凝出了丈许的剑芒。

    剑芒涌动,剑光凌厉,仿佛惊天长虹一般,从下至上挑起。

    这一剑的角度非常刁钻,竟是斜斜的指向了疾射而来的楚莫的小腹。

    楚莫当然不可能给对方这个机会,手中的废剑怒斩而下,漫天的怒浪火焰便是浩浩荡荡,挟雷音阵阵,轰然落在了青蛟剑的剑芒上。

    “轰隆隆!”

    两人正面相遇,两剑十字交接,爆出九天惊雷之音。

    顿时,一股强横绝伦的力量波动自两剑交接处爆了开来,以排山倒海之势向外扩荡开来,将周遭的草皮都是给掀了起来,洒下了一场泥尘。

    剧烈的气浪形成了一股离散的冲击波,就像是一把把实质的利刃一般,切割在深深的青草丛中,竟是在地面上划开了数百道深深的沟壑,遍布在了整个场间。

    转瞬之间,原本青郁的草地,忽然变成了一片空地,青草戚戚散落,土泥翻涌而起,拱起一条条土垄。

    “咻!”“咻!”

    破空声起,如利啸惊空。

    漫天泥尘中,两道人影骤然倒射而出。

    身为驭空强者,容和颂倒飞亦是显得非常自然,双脚在虚空中轻点,阻住了身形,悬浮于虚空中。

    而反观对面的楚莫,虽然不如容和颂那般潇洒,但也没有狼狈,只见他在空中翻转了几下,便是稳稳地落在了地面,手持长剑,傲然如松。

    这一击,两人都没有占到丝毫便宜!

    楚莫挽了挽手中的剑,看向一边的独孤败天,问道:“驭空就这水平?”

    独孤败天撇了撇嘴,说道:“我又不是啸风帝国的人,哪里知道那里的驭空只是如此?”

    楚莫点了点头,说道:“我现在终于知道为什么你能揍他们了,原来如此啊!”

    独孤败天指了指对面的容和颂,说道:“我建议你还是专心点吧,等你真的赢了之后,再跟我得瑟也不迟!”

    此时,容和颂气得都快吐出血来了。

    身为驭空境界的他,没有碾压楚莫也就算了,没有打赢楚莫也能接受,但你楚莫当着面和独孤败天这样调侃可就有些不对了啊。

    所以,容和颂的脸庞都快扭曲了,猩红着双眼盯着楚莫,喝道:“小子,你找死!”

    楚莫耸了耸肩,冷讥道:“这已经是你第二次说我找死了,可我不还是好好的站在这里吗?啸风帝国的人,难道就只会打嘴炮?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就太浪费我的时间了,我还有正事呢,没时间陪你在这扯淡。”

    之前,独孤败天就曾经说过,在这青界中,唯一值得信任的,就只有大楚帝国的人,那么,其它帝国的家伙就是敌非友,自然也就没有必要再跟他们客气。

    更何况,容和颂都已经这般拦路挑衅并且寻衅滋事了,楚莫当然就更加只能将其当成敌人来对待了。

    对待敌人,楚莫也许不会直接斩杀,但冷嘲热讽顺便打击一下对方的心理却是楚莫喜闻乐见的,这一招还是他在唐小刀身上学的。

    果然,听到楚莫的嘲讽,容和颂气得全身都开始颤抖了,厉声道:“姓楚的,我只是想给你一个好好离去的机会而已。既然你这般不识好歹,那就不要怪我下重手了。”

    “哦……哦!”

    听到这话,楚莫“哦”了很长一句,仿佛恍然大悟一般,说道:“原来如此,那还真是要多谢容兄留手了。只是,楚某有一事不解。”

    容和颂微异,不知楚莫何意,不耐烦的道:“有什么不解的?”

    楚莫说道:“容兄如今根本就无法占据优势,那么为什么要留手呢?或者说,你有留手的资格吗?”

    闻言,容和颂如何不知自己被楚莫耍了,顿时怒不可遏,厉吼道:“楚莫,你这是在自寻死路。”

    楚莫耸了耸肩,说道:“其实我只是想找个活路而已,是你非要苦苦相逼,既然如此,那我又岂能忍气吞声!废话说了这么多,我想你也应该知道你的骄傲在我面前根本不值一提,所以,还是拿出真本事来吧。”

    “好,星院之人,果然嚣张!”

    容和颂怒到了极点,反而是渐渐的冷静了下来,深吸了一口气,脸上的表情冷得犹如寒冰一般,冷声说道:“小子,记住,这里不是你大楚,更不是你星院。在这青界,只有一条规则,强者为尊。今天,我就教教你如何尊重强者。”

    楚莫握了握手中的剑,火红色的灵力汹涌而出,激荡至了剑身之上,就像是火剑一般,漾起无尽的高温。

    他不再多说,右臂向外伸直,长剑斜指地面,如天神降世,傲然无比。

    这时,容和颂亦是不再犹豫,整个人骤然驭空而出,就像是一轮烈阳一般,竟是遮住了天边太阳原本的色彩,向楚莫呼啸而来。

    容和颂的速度的很快,几乎眨眼之间,便是到达了楚莫的头顶。

    这一次,容和颂没有再降落下身形,与楚莫在草间相战。

    作为驭空境界的强者,容和颂决定充分发挥驭空境界独有的优势,立于虚空而战。

    这,便是驭空境界与意感巅峰最大的区别。

    身在虚空之中,容和颂可以凭借着剑芒以及武技冲击对楚莫造成伤害,而意感巅峰的楚莫却是难以企及到容和颂。

    这,注定是一场不公平的战斗。

    这,注定是一场欺负人的战斗。

    然而,世间所有的战斗,都不可能作到真正的公平。

    至于欺负人?

    这个问题,已经不在容和颂的考虑范围之内了。

    如今,他一心只想将楚莫击败,以捍卫自己驭空境界强者的尊严。

    所以,他就是想欺负楚莫,就是要以驭空之姿战楚莫……如此,他先天立于不败之地。

    既然不败,那么,总会胜的!

    只要胜了,就够了!

    因此,容和颂没有丝毫的尴尬与愧然,反而是一脸的得意,一边斩剑而下,一边冷笑道:“小子,想跟我斗,你还差得远呢!”

    对于容和颂这种打法,楚莫亦是没有表现出愤怒之意。

    毕竟,在面对驭空境界的强者之时,他早有这种打算。

    所以,楚莫没有丝毫犹豫,直接挑剑而上,火红的剑芒就如刚才铸炉里拿出来的长剑一般,燃烧了周边的空气,激发出一股强横的劲气,挡向了容和颂的剑光。

    “轰”地一声!

    容和颂的蛟龙剑呼啸而下,就如巨山倾压,挟着无尽的金光,轰然斩在了楚莫的废剑上。

    借着高度的优势,容和颂的这一剑强势无比,竟是直接将楚莫的剑芒给劈了开来,强横的劲气袭荡而下,向楚莫席卷而去。

    楚莫早有预料,所以毫不犹豫的飞身疾退,废剑在身前疾斩而出,道道剑光纵横交织,瞬间形成了一片剑芒,将那些劲气都给削散了开去。

    不过,到了这时,楚莫亦是退出了一丈之地。

    轰隆隆!

    便在这时,滚雷再起。

    眼角余光中,空中的容和颂再次驭空而来。

    身在空中,手持宝剑,容和颂当真如天神下凡一般,不可一世。

    最重要的是,借助着高度的优势,容和颂的剑芒怒斩而出,激荡的剑芒就如惊天长虹一般,挟神罚之势,划破虚空,直落而下。

    而身在地面,楚莫只能被动反击——不,不能说是反击,只能是迎击而已。

    只是瞬间,改变了打法的容和颂当真是欺负人了,一剑接着一剑,剑剑强横,挟凌厉剑芒不断的攻向楚莫。

    而楚莫只有挥剑相迎,身体不由自主的一退再退,堪落下风。

    高空中,容和颂的表情得意之极,嗤笑道:“楚莫,认输吧,这才是真正的驭空!”
https://www.duanqingsi.com/6594/3892264.html

点此章节报错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