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七十二章 流氓啊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别以为你的精神力很强,还是差了很多!”

    林婆冷笑如冰,大手如蒲扇一般,轰然拍落而下。

    楚莫最强的精神力手段,就是九意剑的双剑合璧,刚才已经施展过了,直接被林婆给捏成了碎烟。

    面对林婆悍然袭来的精神力大手,楚莫无计可施,形势岌岌可危。

    “吼!”

    细雨中,突然响起一道啸吟声,既像虎啸,又似龙吟,霸道无匹。

    骤然间,天地间风云变幻,一股恐怖莫名的精神力波动凭空出现,竟是在空中凝出了一道巨大的蛮兽幻影。

    蛮兽非常之大,仿佛挤满了天空。

    蛮兽耳朵尖尖,眼睛硕大,身体圆滚滚,外加一条非常长的毛绒绒的尾巴……

    这蛮兽,正是施展了秘法后的小松鼠!

    “这……这是什么东西!?”

    看着突如其来的巨大蛮兽,林婆眼中的冷笑终于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片骇然之色。

    在这头蛮兽身上,老妪感觉到了一股毁灭性的力量!

    没有丝毫犹豫,林婆飞身疾退,一把拉起震惊呆滞的许永和驭空而去,瞬间变成了一个小黑点,消失在了远空。

    等到林婆消失不见,楚莫依然没有命令小松收回秘法,而是盯着不远处的一株大树,喝道:“朋友,看了这么久,应该出现一见吧!”

    就在之前,当小松施展秘法之时,楚莫借助着小家伙的精神力,敏锐的感应到那株大树上有着两股非常隐蔽的气息,若非小松精神力足够强大,只怕根本不可能觉察到。

    “唰!”“唰!”

    两道人影从大树上一跃而下,宁兴雨微笑打着招呼道:“楚兄,好久不见啊!”

    看到宁兴雨,楚莫微微一愣,说道:“你不是要去东边办事吗?”

    宁兴雨摇了摇头,说道:“我记错了,其实这条路才是我要去的方向。”

    “你呀!”

    楚莫实在不知道怎么说这个家伙才好,直到此时,宁兴雨依然顾及着楚莫的立场,而没有点破自己想要护送楚莫的作法。

    宁兴雨指了指旁边的老人,介绍道:“这是方老!”

    楚莫抱拳,郑重的行了一礼,说道:“晚辈楚莫,见过方老,多谢前辈相助!”

    方老摆了摆手,说道:“我也是受少爷之托而已,再说了,我可还没来得及出手呢,你就把姓林的那个老婆子给吓跑了。小家伙,真是不可限量啊!”

    楚莫指了指空中巨大的松鼠虚影,说道:“外力而已,不值一提,让方老见笑了!”

    宁兴雨感觉着松鼠虚影上溢出的道道压力,说道:“喂,你是不是应该把这玩意儿给收起来了?”

    闻言,楚莫赶紧给小松传言,让它收起了秘法,虚影随之消散而去,细雨重又洒下,蕴出丝丝凉意,极为爽利。

    方老说道:“若是老朽没有感应错的话,刚才那个虚影应该来自于意宝塔吧!”

    对此,楚莫只能如实回答,道:“是的!”

    听到这话,宁兴雨为之一愣,而后不怀好意的看向楚莫,说道:“你小子不是说意宝塔里啥都没有吗?亏得我和芷兰当时还信了你的邪!”

    楚莫嘿嘿一笑,说道:“那是你们俩善良,这是一个好品质,要继续保持下去。”

    “切!”

    宁兴雨切了一声,懒得跟这货多说。

    方老适时开口,说道:“楚莫做的对,像这种东西,知道的人越少越好,否则被人盯上了可就不好了,难免有些人见利忘义。”

    “多谢前辈指点!”

    楚莫虽然知道这些事情,但老人作为一个陌生人,却是愿意这样说,足以体现方老的风骨与气度,该谢!

    三人又随便闲聊了几句,宁兴雨确信许家人不会再出现了,缓缓说道:“好了,楚兄,送君千里,终须一别,你一路走好!”

    楚莫对关宁兴雨抱了抱拳,又对着方老行了一礼,说道:“楚莫告辞了,有机会江湖上见。”

    说完,楚莫转身,从空间戒指里取出许永和的油纸伞,撑伞缓行雨中,渐行渐远。

    看着楚莫的背影,方老赞叹道:“这少年,实力高强,但却不骄不躁,冷静稳重,日后成就,不可限量啊!”

    宁兴雨看了方老一眼,说道:“方老你好像很少这么称赞人啊!”

    方老点了点头,说道:“他值得称赞,少爷你这个朋友交得好,日后或许你会收获到比那把剑更加值得的东西。”

    宁兴雨摇了摇头,说道:“我没想那么多那么远,我只是觉得他很有意思而已!”

    方老说道:“的确是一个很有意思的小家伙!”

    ……

    楚莫从来不觉得自己有意思!

    特别是一个人的时候,楚莫总觉得相当的没意思,既孤单,又无聊。好在天下小雨,撑伞走在雨中,倒是别有一番韵味。

    下雨天,官道上没什么人,只有远处的田间地头,有些农户正在忙活着。

    这一场雨,下了蛮久,直到黄昏时分,天气转睛,晚霞挂在天边,就像是火海一般,染红了轻云和远景。

    在楚莫面前,出现了一片森林,原本的官道折向西南方,围着森林绕了一个大圈。

    楚莫想了想,决定进入林子,直接穿林而过,一来,可以节省时间;二来,则是权当历练;三来,楚莫刚才丰宣城里出来,不想再进下一座城了,想赏一赏山川大河。

    雨后的森林格外清新,青草上挂着露珠,在夕阳的映射下,就像是一颗颗珍珠一般,显得格外的美丽。

    一路欣赏美景,楚莫渐渐走进森林深处,眼前现出一潭湖水。

    湖水清澈,平静无波,就像是蓝色的玛瑙一般。湖水上游连接着一条小河,河水在山间蜿蜒而下,就像是一条玉带一般,远远的从某处高山挂下,堪称绝景。

    “刚才打架真是累死了,刚好可以洗个澡舒服一下。”

    经过之前的战斗,楚莫的衣衫上沾染了不少鲜血,身上更是有着干涸的血迹附着,粘粘的非常难受,此时见到水潭,楚莫毫不犹豫脱掉衣服,光着身子,一个猛子扎了下去。

    “好舒服啊!”

    夏日炎炎,湖水清爽,就像是轻拂的玉手一般,令人感觉舒服之极。

    楚莫干脆仰游起来,任由自己的身体飘浮在湖面上,静静地望着天空中的白云与飞鸟,感觉非常惬意。

    “咦,什么东西?”

    就在楚莫舒服的即将睡着之时,突然感觉右脚有些痒,似乎触到了什么东西,像是游动的小鱼,又像是拂动的水草……

    楚莫将右脚抬了起来,发现那竟然是一块白色的绸布!

    绸布的材质非常高档,是非常名贵的罗纱,摸起来丝滑无比,就像是夏天喝下凉水的感觉一般。

    楚莫将绸布拿在眼前,看了半天,发现绸布有两层,环绕一周,中间似乎刚好可以挤下一个瘦小的人……

    “这……好像是……女子胸前的亵衣啊!”

    近在眼前观察了半天,楚莫终于辨认出这是何物!

    也就在这时,他透过薄如蝉翼的亵衣,看到了岸边的一个怒目而视的美丽少女。

    楚莫不解,心想这少女为什么看起来这么生气呢?

    不过,这些都不重要!

    重要的是,楚莫如今全身是光着的,虽然有湖水遮蔽,但被一个少女给盯着,总归有些不好……一切的一切,化成了一声尖叫!

    “流氓啊!”

    ……

    “咦?我的亵衣呢?”

    在小河中洗去仆仆风尘之后,白冰凝发现自己的亵衣居然不变了。

    她的衣服都放在近水河边,再联想到林中夏风轻拂,她觉得亵衣应该是被风吹进了河水里,顺流而下了。

    亵衣丢失,那可不是一般小事,若是被谁拾到,万一……不行,得找回来!

    白冰凝顺着河流而下,沿着河边仔细搜寻,一直到了一潭湖水边。

    在湖水中,她看到了自己的亵衣,还看到了一个少年。

    等到看清少年的动作,白冰凝再也淡定不了了,满脸含霜,怒目而视——因为,那少年居然将自己贴身的亵衣放在鼻尖轻嗅着。

    好一个登徒浪子!

    若是楚莫知道少女如此作想,他肯定会大呼冤枉,然后尽力解释,自己只是将亵衣放在眼前观察而已……

    当然,那个动作,却真的是像极了将亵衣放在鼻尖轻嗅!

    可惜的是,楚莫并没有这个觉悟,他只知道有个少女正在河边看着自己,而自己身上是完全光着的……

    “流氓啊!”

    在少女喊出之前,楚莫竟是先叫了起来,条件反射的将双手捂在了胸前,但是,他手里可是拿着少女的亵衣,所以,亵衣理所当然的贴在了楚莫的胸前,贴得好紧好紧……

    ……

    流氓!?

    到底谁是流氓!?

    你虽然光着身子,但全身浸在水里,啥也看不见,叫个屁啊!

    而你个登徒浪子将我的亵衣放在鼻尖嗅还不够,居然还将其紧紧贴在胸前……你才是真正的流氓好不好?

    想着这些,白冰凝脸上笼上一层冰霜,冷冷地看着楚莫,就像是看着一具尸体一般,不带丝毫感情,喝道:“登徒浪子,去死!”
https://www.duanqingsi.com/6594/3892036.html

点此章节报错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