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六十九章 要下雨了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不请自来,需要勇气!

    关于勇气,许家大少爷许永和,从来不缺!

    毕竟,多年的锦衣玉食以及骄生惯养,给了他无尽的勇气,以致于胆敢在丰宣城肆无忌惮的横着走。

    看着许永和二人,东道主宁兴雨眉头微皱一下,而后瞬间恢复如常,打着招呼道:“原来是许兄啊,要不要一起坐?”

    “不了!”

    许永和摇了摇头,说道:“有些人身份不适,居然还没有自知之明,就像是一颗老鼠屎一样,实在是令人不悦,再美的酒,估计都难以下咽。”

    一边说着,许永和一边挑衅的望着楚莫,意思再明显不过——小子,你就是一颗老鼠屎而已,根本上不得台面,还非要厚颜无耻在此。

    楚莫轻饮一口美酒,缓缓说道:“身份这玩意儿,的确蛮重要的,因为有些人只能凭此而骄傲着,甚至是以此欺人,否则的话,他们恐怕连大声说话的底气都没有!”

    闻言,许永和怒喝一声,说道:“小子,你说谁仗势欺人?”

    楚莫面不改色,说道:“谁仗势欺人,自己心里最清楚。”

    “好,很好!”

    许永和勃然大怒,伸出手指指着楚莫,说道:“小子,有本事出来单挑,今天我不仗着许家少爷的名头,也照样打爆你!”

    楚莫斜眼过来,问道:“你确定?”

    “确定!”

    看着楚莫那淡定的模样,许永和气得浑身颤抖,恨不得立刻将对方踩在脚下。

    楚莫依然风轻云淡,说道:“若是我没记错的话,你好像在意宝塔里的时候,就已经输给我了吧。”

    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意宝塔中败给楚莫,是许永和心中的痛,令得他感觉颜面尽失。

    然而,此时楚莫又提及此事,许永和怒不可遏,喝斥道:“楚莫,意宝塔中,让你侥幸取胜,你还得瑟上了?”

    “侥幸吗?”

    楚莫冷笑一声,嘴角勾起一抹讥讽之意,嗤道:“当时,你好像连还手的机会都没有吧。若是这样也算侥幸的话,我倒是想知道怎么样才算不侥幸呢?”

    许永和眼中闪过一丝厉意,恨声说道:“来,我告诉你什么叫作不侥幸!”

    话音一落,许永和全身气势轰然爆发,意感后境的气息浩荡而起,透出一股强横绝伦的力量波动。

    见状,宁兴雨眉头微蹙,站起身来,若有若无的将楚莫护在了身后,说道:“许兄,何必呢,意宝塔之争已经过去,过去的事情就让他过去吧!”

    许永和说道:“宁兴雨,你让开,这是我和那个小子之间的事情!”

    宁兴雨摇了摇头,说道:“今天,楚莫是我宁兴雨的座上宾,作为东道主,此事我不能不管!”

    闻言,许永和对楚莫激将道:“小子,你就只会躲在别人身后吗?”

    楚莫不以为意,摊了摊手,说道:“我倒是想跟你一样躲在偌大的家族后面,但奈何没有背景,就只能借宁少的面子一用喽!”

    听着这话,许永和实在是忍不了,看着面前的宁兴雨,问道:“宁兴雨,你确定要管此事?”

    宁兴雨没有丝毫犹豫,点头应道:“是的!”

    面对宁兴雨坚定的立场,许永和知道此事难了,思索片刻后,说道:“好,今天我就给你一个面子!”

    说完,他的视线越过宁兴雨,看向老神在在的楚莫,威胁道:“小子,你躲得了一时,躲不了一世,我许永和跟你杠上了。”

    楚莫撇了撇嘴,说道:“随便!”

    许永和冷笑道:“你最好别一个人,否则的话,我会让你知道我许永和不是好惹的!”

    楚莫气死人不偿命,说道:“谢谢许少提醒,我会尽量不一个人的!”

    “哼!”

    许永和嘴上没有占到半点便宜,当即是怒哼一声,领着许永清拂袖而去,消失在了厢阁拐角处。

    等到许永和两人离开,宁兴远崇拜的望着楚莫,竖起大拇指,赞道:“楚莫,你真是太牛逼了!”

    楚莫看了一眼宁兴远,知道他为何如此说,问道:“想学吗?”

    宁兴远点头,他当然想学!

    如此嚣张,如此霸道,如此怼死人不偿命……作为一个二世祖,宁兴远非常想学这门技艺!

    楚莫微微一笑,说道:“很简单,不管对方是谁,无论对方实力与势力几何,你只要做到四个字就可以了!”

    宁兴远就像是一个对新鲜知识如饥似渴的孩子,好奇问道:“哪四个字?”

    楚莫缓缓开口,吐出四个字来:“去他妈的!”

    “扑哧!”

    闻言,一旁的何芷兰扑哧一笑,杯中的美酒洒了一地。

    宁兴雨斜了楚莫一眼,说道:“楚兄,别教坏小孩子。”

    楚莫指了指宁兴远,说道:“他可不小!”

    宁兴远附和道:“就是,我可不小!”

    宁兴雨瞪了宁兴远一眼,令得对方一下子老实了,而后他又看向楚莫,正色说道:“楚兄,你刚才实在是有些不明智啊!”

    楚莫轻啜一口美酒,问道:“何以见得?”

    宁兴雨说道:“许永和本就狂傲,你如此怼他,让他下不来台,他肯定会记恨在心,绝对会想方设法找回场子。说白了,他一定不会放过你的!”

    “这个,我信!”

    楚莫点了点头,话锋一转,又道:“不过,即使我刚才认怂了,他还是不会放过我的,毕竟,我在意宝塔里赢了他,落了他的面子。如此说来,无论我怎么做,他都不会放过我,那我又何必无谓认怂呢?倒不如怼他个天翻地覆,落得个心里畅快!”

    宁兴雨问道:“你不怕许永和?”

    楚莫非常干脆,答道:“怕!”

    宁兴雨又道:“那你还招惹他?”

    楚莫摇了摇头,说道:“不是我在招惹他,是他在招惹我!”

    说着,楚莫看向宁兴远,问道:“兴远少爷,如果有人欺到你头上了,你会怎么做?是坐以待毙,还是去他妈的?”

    宁兴远想都没想,便是脱口而出,说道:“当然是去他妈的。”

    闻言,楚莫指着宁兴远,对宁兴雨道:“看到没有,令弟才是明白人啊!”

    宁兴雨无奈的瞅着楚莫,问道:“从什么时候,你跟兴远是一路人了?”

    楚莫笑了笑,说道:“从今天我们冰释前嫌的时候!”

    “唉……”

    宁兴雨长叹一声,说道:“既然楚兄如此态度,想必心有定计,宁某就不多说了,只是提醒你一定要多加小心,以防许永和在背地里下黑手。”

    楚莫点了点头,认真道:“我知道了,多谢宁兄关心!”

    话题至此,已告了一段落,四人再次畅饮起来,谈笑风生间颇为愉悦。

    酒足饭饱,楚莫与何芷兰告辞,回到了何府!

    “芷兰,我该离开了!”

    在何府又待了几天,楚莫向何芷兰辞行,打算就此离去,去往他处历练。

    何芷兰问道:“决定了?”

    楚莫点头,说道:“是的,在此已经叨扰太久了,也该离去了!”

    何芷兰说道:“既然如此,那我也没有留你的理由,只能祝你一路顺风。”

    楚莫微微一笑,与少女分别,离开何府,向丰宣城外走去。

    “要走了?”

    刚出何府没多远,宁兴雨便是出现在了楚莫的面前,脸上挂着标志性的和煦笑容。

    看着这个俊朗的少年,楚莫不解问道:“你怎么知道我要走了?”

    宁兴雨说道:“丰宣城也就这么大点地方,有些消息是瞒不过去的!”

    楚莫摇了摇头,说道:“我也没想过要瞒!”

    宁兴雨说道:“我觉得你应该要瞒一下的!”

    楚莫摊了摊手,说道:“你不是说有些消息是瞒不过去的吗?”

    闻言,宁兴雨说道:“如果你真想这么聊天的话,我们可以聊到天长地久!”

    “我没那么多时间陪你聊!”

    楚莫笑了笑,说道:“天才地久,还是适合你和芷兰,希望等到我何时回到丰宣城的时候,能够看到你们俩幸福的生活在一起。”

    宁兴雨说道:“你还是多关心一下你自己吧!”

    楚莫不解,问道:“我有什么好关心的?”

    宁兴雨说道:“你要关心的事情很多,比如许永和。既然我能出现在这里,他就能出现在丰宣城的任何一个角落!”

    楚莫嘴角一撇,随口道:“该来的,总会来的,不管是关心还是担心,都没用!”

    宁兴雨说道:“你看的还真开啊!”

    楚莫自嘲的笑了笑,说道:“等你像我这样对生活无奈的时候,你也会看得开的!”

    宁兴雨不置可否,说道:“走吧,我刚好有些事情要办,一起出城吧!”

    楚莫认真的看着宁兴雨的眼睛,说道:“这个刚好,好巧啊!”

    “人间处处是巧合!”

    宁兴雨说了一句,当先向前走去,楚莫对着其背影摇了摇头,失笑一声,慢慢跟上,与之并排而行。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宁兴雨的关系,楚莫两人一路畅通无阻,很快到达了丰宣城城门口。

    城外,远空中隐约可见一朵阴云,好像……

    “要下雨了!”
https://www.duanqingsi.com/6594/3892033.html

点此章节报错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