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六十八章 不请自来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郁闷!

    楚莫很郁闷!

    他差点死在了那个虚影下,如今却要为那个虚影来埋单?

    楚莫行走江湖多年,还是第一次碰到这么坑爹的事情!

    一直以来,都是他楚莫坑别人;而今,他却是被一个小松鼠给坑了,而且还坑得无话可说!

    思索良久,楚莫问小红:“若是我将身上所有的复意丹都给它用,它就能够恢复到巅峰状态?就可以再次发动刚才的那个秘法?”

    小红点了点头,说道:“可以的!但是,那个秘法对它的伤害太大,不到万不得已,最好不要动用!”

    “这个我当然知道!”

    楚莫当然明白小红的意思,又犹豫了片刻,咬了咬牙,当机立断道:“好,我就将所有的复意丹都给它,但是,如果我遇到了极度危险的话,它一定要发动秘法救我才行!”

    小红翻了一个极具人性化的白眼,说道:“它当然会救你啊!”

    根据小红所言,当小松作了小红的小弟之后,它就要寄居于丹武空间中,而楚莫是丹武空间的宿主,与小红和小松,可谓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当宿主楚莫出现危险时,小红与小松当然会救主!

    听到这个答案,楚莫终于放心了!

    有了全盛状态下的小松,它就可以动用之前的那个虚影,即便是面对驭空境界,应该也不至于毫无还手之力,楚莫就相当于多了一张底牌,关键时刻甚至可以抵一条命——两百多复意丹换一条命,值!

    既然值,楚莫也就没什么好再考虑的了,直接取出了所有的复意丹,全部塞进了丹武空间中,小松鼠见状,当即向楚莫鞠了一个躬,而后“嗖”的一声钻进了丹武空间中,显得有些迫不及待。

    在小松进入丹武空间的那一刻,楚莫感觉自己与新来的这个小家伙之间似乎多了一层若有若无的联系,就像是一条无形的线一般。

    收服了小松,意宝塔九楼里的精神力便是不足为惧了,它们竟是纷纷避开了楚莫周身方圆两丈的范围,似乎敬畏什么一般——毫无疑问,这当然是小松的功劳。

    除了小松之外,这意宝塔的最高层再也没了其它东西,楚莫也没有什么好留恋的,让小红回归了丹武空间,他转身而去,顺着楼梯而下。

    “看,楚莫下来了!”

    看着九楼的人影正拾阶而下,塔外众人都是惊呼出声,眼中皆是写满了不可思议。

    多少年来,一直未曾有人踏足过的意宝塔最高层,竟是被楚莫征服了。

    多少年来,离开意宝塔的方法一直都是被传送出来,而今,却是有一个少年拾阶而下,准备从大门处走出。

    顿时,场间众人惊呼四起。

    “楚莫居然真的踏上了意宝塔的第九层,踏上了多年一直未曾有人踏足之地。”

    “难怪他能够战胜许永和与宁兴雨了,原来是有着真本事啊!”

    “是啊,若是精神力不够强的话,只怕刚入第九层就会被排斥出来了。”

    “这个外来的小子到底是什么来头,精神力居然如此恐怖,应该不是无名之辈才对啊!”

    “谁知道呢,楚国如此之大,藏龙卧虎之辈众多,皆是不可小觑啊!”

    ……

    “咯吱!”

    就在众人议论之时,意宝塔的石门被推开了,少年的身影显露在了众人的眼前。

    多少年来,人们都是从石门进入意宝塔,今日,终于有人第一次从石门走出……

    看着楚莫,众人欢声四起,呼起不断!

    楚莫微微一笑,不骄不躁,缓缓迈步,穿过人群,来到了宁兴雨与何芷兰的面前。

    看着两人紧紧握着的双手,楚莫调侃道:“秀恩爱,也不用这么高调吧!”

    闻言,何芷兰方才意识到自己的手仍然被宁兴雨牵着,当即脸上一红,想要挣脱出去,但却没有成功。

    见状,楚莫撇了撇嘴,实在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以何芷兰的实力,想要挣脱别人的手,那还不是易如反掌的事情?难道宁兴雨还舍得动用全力捏着少女的手不成?

    也就是说,少女虽然表面羞赧,内心却是另一番光景。

    宁兴雨更是坦然,笑着说道:“楚兄,恭喜啊,成功登顶意宝塔!”

    楚莫谦然说道:“侥幸而已!”

    宁兴雨摇了摇头,说道:“你赢我的那一场,可不是侥幸之举!”

    闻言,楚莫挑了挑眉,问道:“还记着呢?”

    宁兴雨答道:“不敢忘,有机会的话,我可是要与你再战一场的!”

    “打不赢你!”

    楚莫直接认怂,说道:“我也就精神力稍微强点,境界却与你差得太远,真要打起来的话,我可不是你的对手。我觉得啊,你还是找别人作对手吧,比如说许家少爷许永和,我感觉就不错。”

    宁兴雨说道:“你少要祸水东引,你和许永和之间的事情,还是你们自己解决吧!”

    楚莫为难之极,说道:“论实力,我不如他;论家世,我更比不上。芷兰,我可是因为你才参加意宝塔之争的,这事,你得管啊!”

    何芷兰翻了一个白眼,说道:“你少得了便宜还卖乖,登上了塔顶,你肯定得到了好处吧,总得付出点什么才行。”

    “说到这个,我就来气!”

    楚莫佯作郁闷,说道:“你不是说登上意宝塔顶会有着不可估量的好处吗?我上去之后,除了精神力稍微涨了一点外,什么好处都没得到。”

    小松之事,楚莫当然是绝对不会往外说的,这可是他的秘密。

    而且,谁知道小松被他楚莫收服之后,意宝塔会不会发生异变,从而失去效用?若是那样的话,楚莫可担不起那个责任。

    听到楚莫的话语,何芷兰惊愕道:“怎么可能?我爹说意宝塔顶可是有着不同寻常的气息存在着,你没有感应到?”

    闻言,楚莫吓了一大跳,心想何家家主就是厉害啊,居然能够感应到小松的气息,还好对方由于境界受限而无法进入意宝塔,否则的话,小松就轮不到他楚莫来收服了。

    虽然心中如此想着,楚莫表面却是不动声色,继续装傻充愣,摇头说道:“什么气息?我没有感应到啊!”

    “好了,意宝塔之争已经结束,咱们不说这个了!”

    宁兴雨看着楚莫,说道:“楚兄,今晚我作东,在醉饮楼为你庆功,庆祝你登上意宝塔顶,你可一定要赏脸来哦!”

    “醉饮楼?”

    听到这个熟悉的酒楼名字,楚莫记起了这是自己唯一去过的丰宣城酒楼,也是自己“欺负”宁兴远的酒楼,更是自己与宁兴雨第一次相遇的酒楼。

    似乎知道楚莫心中所想,宁兴雨将宁兴远给招了过来,说道:“向楚兄赔罪!”

    闻言,宁兴远一脸的不情愿,说道:“哥……”

    宁兴雨打断了宁兴远的话语,严厉说道:“把我当哥,就向楚兄赔罪!”

    宁兴远即便还是不情不愿,但却是拗不过自己的大哥,抱拳对楚莫说道:“楚兄,对不起,宁某在此向你赔罪了!”

    楚莫微微一笑,给了宁兴远一个台阶下,说道:“当时我也有不对,咱们也算是不打不相识,宁少爷不用放在心上。”

    听到这话,宁兴远心情舒服了许多,心想楚莫这小子虽然霸道“不懂时势”且不给面子,但还是蛮懂做人的嘛。

    此间事了,众人又聊了几句,便是转身离去,分道扬镳!

    楚莫与何芷兰回到了何府,他登顶意宝塔的消息不胫而走,不出意外的惊动了何府上下,迎来了一片感叹赞美之声,就连何府家主都是直言“此子不可限量”。

    应付了前来恭喜的何家众人,楚莫略作休息,在黄昏时分与何芷兰再次出府,径直前往醉饮楼赴约。

    当楚莫到达醉饮楼时,宁兴雨与宁兴远已经在二楼的一间包厢坐定,打过招呼,便是斟酒上菜,开怀畅饮。

    “来,楚兄,干一个!”

    不知道是不是卸下了丰宣城第一天才的包袱,宁兴雨变得更加亲近起来,差点与楚莫称兄道弟,说道:“这次,真是多谢你了!若不是你的话,我恐怕永远都不知道芷兰心中所想。”

    楚莫调侃道:“那你要怎么谢我啊?”

    宁兴雨指了指满桌子的酒菜,说道:“我这不是请你吃饭喝酒了吗?”

    “……”

    楚莫无言以对,更无颜以对!

    以前,他以为自己已经很无赖了,但此时他才发现,当真正的天才无赖起来时,要更加无赖啊……

    算了,还是喝酒吧!

    楚莫无话可说,只好与宁兴雨撞杯共饮,将杯中美酒一饮而尽。

    推杯换盏,觥筹交错,席间四人喝得不亦乐乎,其乐融融,渐渐醉意微醺,直到华灯初上,夜幕降临。

    “哟,登顶意宝塔之后,你们还真是好兴致啊!”

    就在这时,一道阴阳怪气的声音传来,惊扰了微醉的众人。抬头望去,只见许永和与许永清缓步而来,出现在了厢阁的门口处。

    不请自来,自然来者不善!
https://www.duanqingsi.com/6594/3892032.html

点此章节报错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