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二十九章 擂台上的少年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起上!”

    被楚莫以一敌三,对面三人恼羞成恼,齐攻而出。

    顿时,三道身影急掠而至,攻击如潮水般向楚莫袭来,一往无前。

    面对对方的群攻,楚莫寸步未退!

    不能退!

    不退,便进!

    楚莫一步迈出,双臂狂舞,力量爆起。

    衣袖震荡,发出道道脆响之音,如珠落玉盘。

    “啪啪啪……”

    十响起,霸拳出!

    楚莫重拳直挥,专攻一人!

    强大的霸拳刚猛无俦,仿佛山石倾砸,绞碎了沿途的空气,怒砸先至之人。

    那人亦是持拳而来,悍不畏死!

    拼拳,楚莫还从未怂过谁!

    “轰!”

    双拳相撞,力量爆开。

    霸拳之力透拳而出,就如山洪倾泄,竟是直接震得对方向后退了两步。

    楚莫得理不饶人,纵身跟上,重拳再起!

    “小子,找死!”

    就在这时,另外两人到了!

    为了救援自己的同伴,他们攻势如潮,狂卷空气,向楚莫齐攻而至。

    然而,楚莫心无旁骛,眼中只有一人!

    他的目的很简单,只打一人!

    将此人打到畏惧!

    至于其它,忍着便是!

    “蓬!”“蓬!”

    两道拳力呼啸而来,狠狠地击在了楚莫的身上。

    疼痛之下,楚莫脸皮一颤,咬牙强行抗住了无比的疼痛之感。

    与此同时,楚莫重拳又落,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再砸先前的对手。

    拳力狂猛,那人站立不稳之时又是被轰退,根本来不及招架,节节败退。

    “噗!”

    在楚莫持之以恒的强攻之下,那人再也承受不住,不由自主的吐出了一口鲜血,脸色瞬间苍白。

    趁他病,要他命!

    楚莫眼神无波,冷然再补一拳,狠狠地轰在了对方的胸膛上。

    “轰!”

    拳落胸膛,震响爆开,仿佛山石砸落。

    那人被迫冲击而退,就像是断线的风筝一般,在空中划出了一道美丽的弧线,坠落在地。

    “你们打够了吧!”

    在此期间,另外两人已经攻击楚莫不下十拳。

    幸好楚莫身体强横,硬生生承下了这些攻击。

    不过,楚莫同样是不好受,疼痛之感如潮般袭至全身,令他难以忍受。

    此时,他终于解决了一人,总算是有机会再应付这剩下两个家伙了!

    “唰!”“唰!”

    就在这时,两道破空之音传来,方昭杰与吕飞白飞身而来。

    “交给我们吧!”

    两人对楚莫微微一笑,纵身而过,各找对手,激战一处。

    看着两人,楚莫耸了耸肩,自觉的退开,当起了观众。

    这两人都是意感初境,对付凝元境界的对手,自是易如反掌。

    果不其然,只须片刻,方昭杰与吕飞白取得了胜利,将对手打得连连倒退,吐血倒地,哀嚎不断。

    “杀不杀?”

    看着倒地的三人,方昭杰淡然问道。

    闻言,楚莫与吕飞白吓了一跳,赶紧摇头道:“别杀!”

    “那就放他们一马!”

    方昭杰耸了耸肩,放过了哀嚎的对手,与楚莫吕飞白二人迅速离开了这个是非之地,继续向前行进。

    吕飞白看着并排而行的方昭杰,道:“方少,你刚才是开玩笑的,对吧?”

    方昭杰不解,问道:“你指的是什么?”

    吕飞白道:“就是你刚才问杀不杀那三个人,你是开玩笑的吧?”

    “不是啊!”

    方昭杰摇了摇头,理所当然的道:“像他们这种想抢夺我们的家伙,本来就该杀,就算不杀的话,也要废了他们才行!有些时候,妇人之仁很可能会给自己带来致命的威胁!”

    “话是没错!”

    闻言,楚莫先是点头同意了方昭杰的说话,而后话锋一转,又道:“但是,我们本与对方无怨无仇,那些人也没有作出伤天害理之事,方少还是得饶人处且饶人吧!总是想着杀人,容易嗜血成性,会影响修炼的心境的!”

    听到这话,方昭杰微愣一瞬,而后缓缓道:“这个问题,我还真没有思考过,只是觉得该杀就要杀,该狠就得狠!”

    楚莫摊了摊手,道:“这大概就是你在青山狩猎时下手不留情的原因吧!这样,真的不太好!”

    面对这两个新同伴,方昭杰无奈,道:“好吧,下次我出手轻点!”

    楚莫道:“那也不一定,一切要因人而异,该狠则狠,该杀则杀,否则的话,就像你说的,很有可能会留下后患!”

    方昭杰点了点头,道:“懂了!”

    三人边说边行,一路上又遇到了不少石屋,经查看之后,发现都是废弃了,里面空无一物,生满杂草,根本没有任何价值。

    渐渐的,走过石屋区,地形突变,开始向中间拢去,仿佛一个沙漏一般。

    到了此处,之前分开的修炼者们都是开始会合,来到了一处宽阔的广场。

    广场四周是一些高台,其上有不少的石椅座位。

    在广场边缘,则是摆放着一些后器架,上面架着不少兵器,有刀剑戟叉,各种各样,应有尽有。

    “这里应该是一片演武场了!”

    楚莫感叹之际,又有些不解,道:“一个古墓里,干嘛要有演武场呢?我怎么感觉这不像是古墓,倒像是某位前贤生前的府宅呢?”

    闻言,吕飞白点了点头,道:“我也是这么觉得的!若说之前的石屋与复意丹是陪葬品尚还说得过去,但是这演武场出现的就有些蹊跷了,一个死人,要演武场干什么呢?”

    此时,演武场上人影绰绰,分开遍及广场各个角落,一个个挥拳舞掌,看起来就跟在演武一般。

    只是,那些人都是对着空气在演练,怎么看怎么怪异!

    “什么情况?他们都在干什么?”

    看着那些莫名其妙的修炼者,吕飞白有些不解,道。

    方昭杰胡乱猜测道:“谁知道呢?难道说心有所感,想要试试上古演武场的感觉?”

    “管他呢!”

    楚莫也是不解,不过懒得去多想,抬眼向前望去。

    在演武场前方,是一座宫殿,巍峨恢宏,看起来气势磅礴,给人一种无形的压力,一看就是某处极有价值的存在。

    宫殿梁上挂着一块牌匾,其上龙飞凤舞的写着三个大字:武神殿!

    “好霸气的名字啊!”

    远远的看着武神殿,方昭杰不由得感慨出声。

    不过,以宫殿的规模以及气势来看,倒还真的配得上武神殿这个旷古烁今的名字。

    “走吧,去那个武神殿看看!”

    要去武神殿,必须要经过演武场,楚莫一马当先,迈脚踏入了演武场中。

    一步迈出,场景突变!

    “嗡!”

    仿佛时空轮转一般,眼前的演武场突然消失,武神殿也是随之不见,楚莫眼前出现了一方擂台。

    擂台之上,站着一个少年!

    少年一袭青衫,静静地站在那里,仿佛顶天立地一般,透出一股无形的霸气。

    看到楚莫出现,少年一拳挥出,仿佛可灭天地一般,霸道之极。

    楚莫吓了一大跳,想都没想,便是向后退去,想要躲开这一记恐怖的拳力。

    “嗡!”

    一步退回,楚莫再次回到演武场中!

    在他的旁边,方昭杰与吕飞白就像看傻子一般正将他给盯着,眼中写满了不解。

    “你们没看到?”

    看着方昭杰与吕飞白奇怪的眼神,楚莫不由开口问道。

    “看到了啊!”

    方昭杰点了点头,道:“我们看到你跟傻子似的,迈了一步之后又赶紧退了回来,明明是一个空旷的演武场,你怎么好像是见了鬼似的!”

    “你们果然没看到!”楚莫懒得跟他们辩解,指着演武场,道:“你们自己试试就知道了!”

    方昭杰不解,道:“试什么?”

    楚莫道:“你迈进演武场就知道了!”

    “神神叨叨的!”

    方昭杰看了楚莫一眼,一步迈出,踏进了演武场。

    下一刻,他便是猛地蹦了回来,就像是遇到了什么可怕的事物一般。

    吕飞白不信这个邪,亦是有样学样,最后不出意外的跳了回来,心有余悸。

    楚莫缓缓道:“现在,你们看到了!”

    “看到了!”

    方昭杰连连点头,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会有一方擂台?还有,那个少年到底是谁?感觉强得离谱啊,根本难以抵挡!”

    楚莫惊道:“你们看到的也是一个少年?”

    “是啊!”

    方昭杰与吕飞白齐齐点头,不知道楚莫缘何如此震惊。

    “根据此时的情况来看,这里应该是一个幻境。”

    楚莫缓缓解释,道:“只不过,一般而言,幻由心生,每个人的心境不一样,见到的幻境自然也不一样!但是,若果咱们三个见到的都是同一个少年,那么,这个幻境就有些不同寻常了。看来,这个演武场肯定是上古圣贤刻意创造出来的,就是为了让所有人都能见到这个少年!”

    “为什么?”

    方昭杰与吕飞白还是不解,问道。

    这少年有何特殊之处,为何要见!?

    “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这应该是一种考验!”

    楚莫撇了撇嘴,而后苦涩一笑,道:“那个少年,则是考验的守擂者!只有打赢那个少年,我们才能通过这个演武场,进入前方的武神殿!”
https://www.duanqingsi.com/6594/3891993.html

点此章节报错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