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六百三十章 说服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游说!?

    有这般游说的吗?

    有谁会将威胁当成游说的?

    然而,楚莫就只打算这样游说!

    或者说,对许志雷其人,楚莫就如此游说!

    对于这种游说方式,许志雷自然非常不爽,冷声说道:“楚莫,我就站在这里,你有本事动手试试!”

    楚莫摇了摇头,说道:“我刚才就已经说了,这是游说!游说的前提,就在一个说字,若是动手的话,那还有什么意思?”

    许志雷嗤笑一声,说道:“好,那你倒是说给我听听,如何杀我?”

    “杀你,很简单!”

    说着,楚莫指了指身后的齐文柏与林乐贤,说道:“齐兄和林兄,许兄你想必已经认识了吧,刚才也交手良久,彼此实力大抵也有了解。我刚才跟童俊名打得正热闹,所以没有仔细观看你们之间的战斗,但却曾经抽空瞧了一两眼,发现你们双方彼此之间并没有多大的差别,可以说是旗鼓相当!”

    许志雷冷笑道:“那又如何?”

    楚莫说道:“齐兄和林兄对击杀许兄这件事情很感兴趣,可以说,只要我点头,他们就会拼尽全力去尝试着杀你们师兄弟。”

    说到这里,楚莫顿了一下,又继续说道:“对了,忘了告诉许兄了,齐兄和林兄虽然是川清帝国之人,但却不是任何势力的门人,只不过是浮萍两只罢了,他们行事完全看自己心情,从来不关心其它。所以,不管许兄你背后是苍雷院还是更大的势力,齐兄和林兄根本不会在意,想杀便杀了。杀完之后,苍雷院或许会找他们的麻烦,但我相信以他们两人的实力,随便逃进茫茫人海,谁又能奈何呢?”

    说完,楚莫转头看向齐文柏和林乐贤,说道:“两位,我说的可对?”

    齐文柏点了点头,说道:“楚莫你只用开口就行了,杀人之事,我兄弟二人从来都不犹豫。至于苍雷院,无妨,我二人了无牵挂,没什么好担心的!”

    闻言,许志雷眉头一皱,视线直射乐正含蕊,说道:“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这两个人好像是姑娘你的手下吧!”

    乐正含蕊点了点头,说道:“是啊!”

    许志雷说道:“既然如此,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这两人犯下的过错,姑娘可就难辞其咎了。”

    乐正含蕊笑着摇了摇头,似是突然想起什么事来,说道:“哦,我刚才忘了说了,他们两人之前的确是我的手下,不过,就在刚刚,我把他们两给逐出去了。也就是说,现在的他们乃是自由之身,以后不管做什么事情,都与本姑娘没有半点关系。所以,许兄千万别盯着我看,我来这里其实就是瞧热闹的。”

    说完,乐正含蕊好整以暇的环抱双手于胸前,竟然真的摆出一副悠然姿态,要多闲有多闲,真像是一个瞧热闹的吃瓜群众。

    听到这里,许志雷眉头皱得更紧了,心中郁闷愤然到了极点。

    以如今的情况来看,许志雷唯一能够依仗的,只有身后的苍雷院这张势力底牌,若是对方真的无所顾忌的话,那许志雷今天还真的没办法全身而退。

    不过,许志雷并不是一个轻易认输的主儿,又说道:“楚莫,你倒是打得好算盘啊,可是你别忘了,他们两个也只是与我师兄弟不相上下而已,想要杀我们,还差得远呢!”

    楚莫微微一笑,说道:“话是没错,不过,若是再加上一个我呢!”

    “你……”

    闻言,许志雷气得浑身直抖,差点没一口老血喷出来。

    楚莫表情不变,又说道:“刚才,我已经与童俊名童兄达成协议了,他是不会再对我动手,所以,我刚好空出手来,倒是可以与许兄切磋一番,或者再断许兄一臂也说不定哦!”

    断臂!

    又言断臂!

    就在昨日,许志雷曾经夸口要断楚莫一臂,没想到却是被楚莫给算计了,反倒折了一臂。

    而今,楚莫又提断臂之事,无疑是在许志雷伤口上撒盐,令他感觉受到了天大的羞辱,愤然莫名。

    然而,他现在要考虑的,却不单单是断臂之辱,而是目前的形势。

    若果楚莫真如所言的强势出手,联合齐文柏与林乐贤一起的话,许志雷和师弟连修永就算拼尽全力也不可能是这三个人的对手。

    因为,现在的楚莫,不是之前伤势惨重的楚莫,而是服用宝液之后气息尽复的楚莫。

    这样的楚莫,连巅峰状态的童俊名都可以力敌,可见实力之强!

    这样一个强者,再加上与许志雷师兄弟二人不相上下的齐文柏和林乐贤……如此组合,许志雷毫无胜算。

    想到这里,许志雷眉头不由自主的皱成了深深的川字,深吸了好几口气,方才平复下了心中的怒火与抑郁,而后抬起头来,看向齐文柏与林乐贤,色厉内荏的说道:“两位,虽然你们自诩浮萍,但我却要告诉你们,若是得罪了苍雷院的话,就算逃到海角天边,都会被追杀到死。”

    这时,楚莫开口了,说道:“许兄,你好像忘了我啊!”

    许志雷冷嗤一声,说道:“你又如何?”

    楚莫说道:“我并非南洲之人,既然能跨洲而来,自然就有办法将人带离南洲,到那时,别说是苍雷院了,就算是南洲最大的势力,也无法将触手伸到洲外去。所以,你不用拿苍雷院来威慑齐兄二人,没用!”

    闻言,许志雷眼神骤然一缩,说道:“看来,楚莫你早就算好了啊!”

    楚莫笑了笑,说道:“如果没有算好的话,我哪敢大张旗鼓的来此游说于你啊!”

    顿了一下,楚莫又指了指紫薇帝焰下盘膝而坐的容傲林,说道:“许兄,你并非容家之人,做到这一步已经仁至义尽了,何必为其拼命?如今的情况,你也看得明白,童兄已然置身事外,仅靠许兄你们师兄弟二人,根本无力回天,何不放手?”

    听到这话,许志雷顿时陷入了沉思。

    正如楚莫所言,就算许志雷出手阻拦,也于事无补,根本无法改变现状,甚至还有可能将自己的小命给搭进去。

    经过一番衡量之后,许志雷发现自己似乎别无选择,只好说道:“直说吧,楚莫,你想怎么样?”

    楚莫说道:“我要的,很简单,只要许兄答应不再对我等出手即可!”

    许志雷想了想,说道:“好,我答应你!”

    闻言,楚莫沉默了一会儿,说道:“可是,我并不相信许兄!”

    “你……”

    许志雷顿时气得火冒三丈,差点破口大骂出来。

    就在之前,楚莫可是非常相信童俊名的,连二话都没说,只需要对方一个承诺而已。

    而现在,许志雷承诺了,也答应了,但楚莫却是偏偏直言并不信任,这让一直以来都将童俊名当成竞争对手的许志雷情何以堪!

    这,简直就是在打许志雷的脸啊!

    不过,形势比人强,许志雷只好暂时隐忍下来,喝道:“楚莫,你到底想怎么样?”

    楚莫说道:“许兄息怒,楚某并不是针对你一个人,而是本人实在是有信任障碍,以前被人骗怕了,所以很难相信一个人,所以许兄不要见怪!”

    “你特么刚才明明就很相信童俊名!”

    许志雷在心里嘶吼着,但却没有直言出来,否则的话,那就太丢面子了。

    就在这时,楚莫不知从何时取出一张白纸和一杆笔来,递向了许志雷。

    许志雷微愣,不解问道:“这是什么?”

    楚莫说道:“许兄看起来好像是读过书的人啊!”

    许志雷瞪了他一眼,喝道:“废话!”

    楚莫说道:“既然是读书人,许兄怎么会不认识这是什么?”

    “靠!”

    若不是看着对方人多,许志雷真想立刻翻脸,暴怒而起,乱拳乱脚的揍楚莫个满脸桃花开。

    纸和笔而已,他许志雷怎么会不认识?

    许志雷问“这是什么”,难道是真的不知道这是什么吗?他只是想问楚莫拿出纸和笔来是什么意思而已!

    然而,楚莫却是偏偏的从字面意思上来理解,顿时把许志雷气得不轻,心中杀人的欲望几乎难以抑制。

    暴躁的许志雷好不容易才重又平复下来,说道:“你给我纸和笔作什么?”

    楚莫说道:“口说无凭,立字为据,我希望许兄能够写下来。”

    许志雷冷声道:“楚莫,你不要太过分了!”

    楚莫说道:“只是写几个字而已,何来的过分?许兄,麻烦了!”

    一边说着,楚莫一边将纸和笔往前递了一下。

    许志雷无奈了,只好接过纸笔,愤怒的写下了一行大字:我许志雷承诺,自此之后,不会再主动对楚莫等人动手,违誓自伤!

    写完之后,许志雷愤怒的签了一个大名,将纸和笔递回楚莫。

    然而,楚莫却是没有接过,缓缓的摇了摇头,说道:“还没完!”

    许志雷恨恨地盯着楚莫,说道:“你又想怎么样?”

    楚莫说道:“字据已立,还请许兄立个魂契,这样,大家都安心一些!”

    一秒记住{舞若小说网}手机访问:m.wuruo.com
https://www.duanqingsi.com/6594/19286514.html

点此章节报错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