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四百九十五章 亦师亦父无涯子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树枝为什么会垂下!?

    这,应该是一个很简单的问题!

    然而,问出这个问题的人,乃是日崖之主绝世强者无涯子,这个问题就显得不简单了。

    毕竟,不简单的人,问出来的问题,本就应该是不简单的吧!

    所以,楚莫想了很久,想要猜测出无涯子问这个问题的原因,但却实在想不出来,摇头答道:“晚辈不知!”

    无涯子有些意外,问道:“这么简单的问题,怎么会不知?”

    楚莫心想,您老人家问的问题,能是简单的问题吗?

    无涯子只好自己回答自己的问题,说道:“树枝之所以会垂下,自然是因为太重了!”

    “太……太重了!?”

    听到这个答案,楚莫一下子懵逼了!

    因为,这个答案,实在是太简单了,跟问题一样的简单!

    原来,这个问题和答案,真的就这般简单吗?

    无涯子似乎是猜到了楚莫心中所想,说道:“这本来就是一个简单的问题!”

    楚莫无言以对,只好点头。

    无涯子又问道:“你可知道,为什么会这般重吗?”

    楚莫这次知道该怎么回答了,说道:“因为,晚辈太重了,压迫了这根树枝!”

    无涯子看了看楚莫虚站在树枝上的脚,说道:“你似乎并没有真的降下重量在树枝上,又怎么会重呢?”

    说到这里,无涯子指了指楚莫身后背着的龙吟剑,说道:“真正的重量,来自于你背后的那把剑。”

    正如无涯子所言,楚莫因为担心会压断树枝,所以并没有真正站在树上,驭空控制着自己的重量。

    可是,他虽然能够控制自己的身体,但却是无法抵消龙吟剑的重量。

    毕竟,龙吟剑乃是圣器,根本不是楚莫所能控制的。

    而这,也是楚莫最郁闷的地方。

    明明他自己就是龙吟剑的主人,但却直到如今都无法真正的驾驭龙吟剑,背起来很重不说,就连龙吟剑的剑体都无法拔出来。

    这,无疑是一件很操蛋的事情。

    无涯子说道:“天天背着这么重的剑,不累吗?”

    楚莫摇了摇头,说道:“不累!”

    这是一句实话。

    楚莫的确不累!

    因为,他早就习惯了这种重量,慢慢的也就感觉不到那种重量的存在了,似乎已经成为了身体的一部分。

    无涯子问道:“为何不累?”

    楚莫老实答道:“因为已经习惯了!”

    无涯子再问:“习惯,是好,是坏?”

    楚莫想了想,认真答道:“晚辈认为,是好的!”

    无涯子看向树下的独孤败天,问道:“败天,习惯,是好,是坏?”

    独孤败天想都没想,直接答道:“师父说过,习惯,是一件坏事!”

    无涯子点头,说道:“的确,习惯,是一件坏事!”

    楚莫有些不明白,如实说道:“晚辈不太懂!”

    无涯子自树枝上滑下,轻轻的落在地面,说道:“也许,你认为习惯了重量就不再能够感受到了,自然是觉得是好事。但是,你却是忘了,这个重量依然在你的身上,你的速度以及攻击力自然还是会受到这个重量的影响以带来不利。败天,可对?”

    独孤败天点了点头,说道:“楚莫,其实我这根殒日棍跟你的剑差不多,重量也是不低,一开始的时候,我就是习惯去习惯它。但是,随着境界的越来越高,这种习惯却是越来越难以察觉,影响却是变得越来越大,只是难以发觉而已。不信的话,你可以放下剑试一试,你会发现你的速度和实力都会提升很大一截。”

    楚莫并不否认这一点,说道:“话虽如此,那这剑总不能就这般放下吧。”

    无涯子淡淡说道:“只有放下,才能拿起!”

    楚莫直言:“晚辈不懂!”

    无涯子说道:“你是否仍然无法拔出这把剑?”

    楚莫点头,说道:“是的!”

    无涯子说道:“你可曾有想要拔出这把剑的想法?”

    楚莫想了想,似乎明白了一点点,说道:“好像并没有!”

    无涯子追问道:“为什么会没有呢?”

    楚莫大概明白了无涯子要说什么,答道:“没有向这个方面去想!”

    无涯子再问:“为什么没有向这个方面去想呢?”

    楚莫终于明白了,答道:“因为,习惯了!”

    无涯子说道:“现在,你可懂了?”

    楚莫应道:“懂了!”

    无涯子说道:“你现在,拔剑试试!”

    楚莫点了点头,将龙吟剑从背后取下,一手握鞘,一手握柄,缓缓向外拔出。

    他握着剑柄的右手有青筋暴起,使出了很大的力往外拔,渐渐的,剑鞘口处有着光芒隐隐现出,一寸剑体慢慢滑出,倒映着天上的烈芒,璀璨之极。

    然而,一寸之后,楚莫便是感觉到一股巨大的阻力自剑鞘上传来,似乎是想要将长剑收回鞘内,不断的吸扯着。

    “啊……”

    楚莫大喝出声,右手继续使力,终于抵过了那般吸扯之力,继续向外拔着长剑。

    长剑再次往外出来,两寸,两寸半,三寸……

    就这么慢慢的,长剑的剑身显露得越来越多,映着烈阳的璀璨之芒,无比的耀眼。

    独孤败天看着楚莫撕心裂肺的使劲模样,不由自主的握起了拳头,轻声道:“楚莫,加油,加油啊!”

    楚莫不是不想加油,而是根本无能为力。

    当剑体被拔出一半的时候,剑鞘之间突然传来了一股难以抗拒的力量波动,就像是黑洞一般,不断的拉扯着剑体。

    此时的楚莫,脸色已经涨得通红,牙齿紧紧咬在一起,手臂上的肌肉高高隆起,身体更是颤抖个不停,看起来不堪重负。

    “呼!”

    终于,楚莫还是到达了极限,右手一滑,松开了剑柄。

    长剑“铛”的一声,滑进了剑鞘之中,所有的璀璨光芒都尽数敛灭,全部归于了平淡。

    而在这个时候,楚莫的头发已经被汗水浸湿了,红通通的脸庞半天都不见消润,看起来真的是费了很大劲的感觉。

    无涯子淡淡开口,问道:“感觉如何?”

    楚莫缓缓平息下呼吸,说道:“感觉挺好的。”

    无涯子说道:“可有自信拔出此剑了?”

    楚莫想了想,衡量片刻,说道:“暂时不行,但用不了一个月,应该就能拔出来了。”

    无涯子说道:“如此甚好,此剑终于不至于埋没了。”

    “多谢前辈指点!”

    楚莫抱拳行礼,而后又问道:“前辈此次叫我来,不知所谓何事呢?”

    无涯子说道:“我叫你来,就是为了告诉你,龙吟剑该出世了。”

    楚莫微微一惊,说道:“前辈知道这剑是龙吟剑?”

    无涯子淡淡一笑,说道:“剑生龙吟,剑出如龙,只有上古剑皇的龙吟剑才当得起这个名字。”

    楚莫脱口而出,说道:“原来这不是火帝的剑啊!”

    “火帝?”

    无涯子似笑非笑的看着楚莫,说道:“你果然识得火帝啊!”

    “呃……”

    闻言,楚莫无言以对,实在不知道该如何接口。

    没想到,自己一时激动,居然是透露了火帝的存在。

    而眼前的无涯子是何等人物,虽然相貌似孩童,但其实却已老得成精,随便就能够推测出很多东西来。

    无涯子虽然没有见过火帝,但却似乎对火帝其人其事颇有研究,又说道:“既然你知道火帝,又得到了龙吟剑,那么你应该也知道武道山吧?”

    楚莫猛地一惊,心道这个前辈难道知道了武道山的秘密。

    想到这里,楚莫不由得向独孤败天看去,却是发现独孤败天亦是一脸的震惊,有些不明所以,也有些不可思议。

    见此,楚莫推测出独孤败天应该并没有将那个秘密告知无涯子,但无涯子却是推测了出来。

    如此,楚莫就不得不赞叹无涯子的超人智慧了。

    无涯子何许人也,瞬间便是从楚莫与独孤败天的眼神交流中看出了不同寻常来,说道:“两个小家伙,还准备继续隐瞒老夫吗?”

    “……”

    闻言,独孤败天无颜以对,羞愧的低下了头。

    作为日崖的传人,作为无涯子的亲传弟子,他却是一直隐瞒着师父,这无疑是一件非常操蛋的事情,感觉没脸见人。

    所以,独孤败天干脆装作没听到,低头来个眼不见心不烦,装疯卖傻,把一切的责任都推给了楚莫。

    楚莫翻了一个白眼,心中有些纠结。

    虽然他与无涯子只见过两次,但两次来无涯子都对楚莫非常好——第一次的时候,无涯子送了楚莫一把废剑,并且告诫楚莫不要依赖龙吟圣剑;而今次的时候,无涯子却是指点楚莫拔剑——这两次,对楚莫来说,都是无比宝贵的经验,甚至可以说是恰到好处的指点,否则的话,楚莫此时只怕还在依赖龙吟剑对敌,也不会有根本上的进步。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个并不太熟的无涯子,完全可以算作是楚莫的半个师父了。

    师父,师父,如师如父!

    既然是师父,又如何能够继续隐瞒!?

    也许,这个秘密,该现世了吧!

    一秒记住{舞若小说网}手机访问:m.wuruo.com
https://www.duanqingsi.com/6594/13010505.html

点此章节报错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