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四百六十六章 激战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借着冲击力,百里尔珍再退。

    又是退出三丈之外,驭空而立,遥遥相对。

    当然,一对三的情况下,即便强如百里尔珍,尽管她是远程射手,依然是被冲击力所伤,脸色显得有些白,嘴角亦是有着鲜血缓缓溢出。

    不过,较之对面废墟中重伤的水弘文,百里尔珍就显得好上许多了。

    百里尔珍擦了擦嘴角的鲜血,静静的站在虚空之中,面色淡然。

    对于此时的情况,她显得非常满意。

    正如楚莫计划中所需要的那般,她成功的一鸣惊人了。

    如此战绩,相信用不了多久便会传遍整个贫民区甚至是周玄城,到时唐小刀他们必然会知道她百里尔珍到了。

    毕竟,擅长弓箭之术者,整个大陆都没有几个。

    而能够用弓箭激发出火凤虚影的人,世界上只怕也就唯有百里尔珍一人了。

    “如此,应该够了!”

    百里尔珍成功完成了任务,心中释然,变得轻松了许多。

    此时,她完全可以退走。

    不过,她并没有走!

    因为,对方不让她走!

    对面刘宜年与汤志国死死地盯着百里尔珍,气息更是牢牢的将她给锁定着,根本不给她丝毫逃离的机会。

    可以说,只要她百里一动,刘宜年和汤志国绝对会不死不休的追击而来。

    所以,百里尔珍干脆选择原地不动,静静地看着对方。

    刘宜年眼角微微眯起,视线如刀一般将百里尔珍给剜着,咬牙切齿道:“姑娘,你下手太重了吧!”

    百里尔珍摇了摇头,说道:“根据你们之前说过的那些话来看,下手并不重,至少他还活着。”

    刘宜年冷冷一笑,说道:“好,很好,刘某在玄周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见到如此嚣张之人,有本事留下名号来。”

    百里尔珍淡淡开口,应道:“行不改名,坐不更姓,百里尔珍。”

    刘宜年厉声道:“百里尔珍是吧,今天,我就让你知道得罪我刘某的下场。”

    话音一落,刘宜年全身气势轰然爆发,金色的灵力呼啸而出,无尽的光芒自身体各处绽放,耀眼的胜似天空中的朝阳。

    与此同时,他手中长剑上亦是萦绕上了一层浓郁的金光,汇聚到了剑尖之上,瞬间凝出了一道长达数丈的锋芒,凌厉无匹,仿佛可以斩天灭地一般。

    “杀!”

    一声怒喝,刘宜年持剑而出,如大鹏展翅一般。

    驭空之间,刘宜年的速度飞快,几乎转瞬便是逼近了百里尔珍。

    在刘宜年的身边,汤志国亦是震刀而起,双手高擎火红色的刀芒,凌空斩向了百里尔珍。

    这一次,两人都不再保留,一出手就是强横之极的手段。

    很明显,他们都意识到了对面的那个少女并非易与之辈,想要一击立功。

    感受着刘宜年与汤志国的强横气势,百里尔珍不敢犹豫,再次搭箭而起,松弦出手,呼啸间两根箭矢如流星一般划空而出,分射两人而去。

    这两箭,仅看气势,便是知道威力不凡。

    不过,少了火凤虚影,这两箭就显得有些不足了。

    “还想拦我?真是天真!”

    刘宜年冷哼一声,长剑怒斩而出,掀起一道惊天剑芒,呼啸而过。

    骤然间,剑芒如惊天长虹一般,绞碎了沿途的空气,一往无前的斩向了射至身前的利箭。

    “轰隆隆!”

    终于,剑芒与利箭相遇,爆出一声震天雷音。

    紧接着,场间便是爆出一股骇人的力量波动,以排山倒海之势向四外卷动,将身下的房屋都给切割得倒塌一片,化成了狼藉的废墟,扬起沙石狂舞,烟尘四起。

    尘沙之中,一道人影暴掠而出,长剑当前,直指百里尔珍而去。

    百里尔珍的反应极快,在利箭射出的一刹那,她就已经飞身疾退了,想要继续拉开与对方的距离。

    与此同时,她手中的火弓上再次搭上了一支利箭,再次射出,如流星划空一般。

    “你还没完了啊!”

    刘宜年实在是忍不了了,长剑再次斩出,剑芒破碎虚空,蛮横的劈碎了利箭,不过速度却是被利箭爆炸的能量波动给阻了一瞬。

    连续两箭,百里尔珍虽然没有真正挡住刘宜年,但却是在其身上留下了淡淡血痕,而且逼得对方降下了速度,令得对方无法近身而来。

    作为弓箭手,百里尔珍不管是策略还是战法都是明智且成功的。

    可惜的是,对方并非一人。

    在百里尔珍费尽心力应对刘宜年之际,一旁的汤志国已然冲出了第一箭爆炸的风圈,持刀来到了百里尔珍的近前,怒斩而出。

    如此之近的距离之下,百里尔珍的箭无法再发挥出真正的威力。

    此时,留给她的选择,只有近身一战。

    面对立劈而来的大刀,百里尔珍想都没想,直接握住火红大弓疾挑而起,就像是一根长棍一般,迎上了汤志国的大刀。

    “轰”地一声!

    百里尔珍与汤志国在虚空中相遇,他们手中的大弓以及怒刀也已相遇,爆出一道闷雷之音。

    一股力量波动自弓刀相交处激发而出,呈圆形向外扩散,就像是光波一般,卷向四周而去。

    剧烈的冲击力骤然爆发,仿佛刀刃一般,不断的切割而出,劈斩不停,袭向了交手的两人,令得双方都是被迫倒退而出,身上更是留下了一道道血痕,洒下丝丝血雨。

    “杀!”

    就在这时,刘宜年到了。

    持剑而来的他气势狂然,双手高擎大剑立劈而下,向着倒退的百里尔珍斩了过去。

    此时的百里尔珍立身不稳,而且大弓被激荡得向后荡开,差点脱手而出,似乎难以再组织起有效的反击来。

    “不行了!”

    在下方的巷子里,独孤败天缓缓的站起身来,手中的大棍微微颤抖,似乎已经饥渴难耐,想要见血杀人。

    不过,就在他正准备出手相助之时,却是突然眼角一眯,再次稳下了身形。

    因为,他看见百里尔珍作出了一个匪夷所思的动作。

    少女,竟然收起了火凤涅槃弓!

    在如此关键的时候,收起宝器大弓,无疑是一个非常不明智的选择。

    然而,百里尔珍却是这般做了。

    若是换作别人,独孤败天可能会认为其是为了方便退逃而作的准备。

    但是,百里尔珍却是不然。

    虽然独孤败天与百里尔珍算不得熟悉,但经过这几天的相处,他已是明白了一点——百里尔珍性格要强,而且战斗方式灵活多变。

    这样的一个人,断然不可能如此轻易的就黔驴技穷。

    所以,独孤败天猜测,百里尔珍应该是有着其它的打算。

    也就在这个时候,百里尔珍终于收起了大弓,而后随之拿出了一把长剑。

    这把剑,很奇特!

    长剑的剑身很窄,只有数尺而已。

    除此之外,剑身还非常的软,微抖之间竟是犹如弱不禁风的细柳一般。

    不过,即便如此,也并不影响此剑的凌厉,竟是给人一种无坚不摧的感觉。

    这把剑,有一个好听的名字,叫作烟柳剑。

    烟柳剑,乃是北荒第一剑,属于宝器之列。

    此剑,原本属于百里尔珍的娘亲,也就是真正的北荒第一剑危梦思。

    烟柳剑在手,百里尔珍的气势瞬间为之一变,就像是换了一个人似的。

    此时,刘宜年的剑已经到了,就像是惊天长虹一般,划破虚空,直落而下,向着百里尔珍疾斩而来。

    霎时间,一道道剑影呼啸而出,竟是形成一片剑海,瞬间就将百里尔珍笼罩过来。

    见状,百里尔珍眼神凌厉如电,烟柳剑骤然划空而过,耀起漫天的火光,就像是燃烧起来一般。

    刹那间,剑气纵横,卷起道道厉芒,看起来就像是海浪一般,在整片天地间呼啸浩荡,仿佛无尽的山海一般,霸凌四野。

    这一式,乃是危梦思的成名剑式,山海弑天!

    作为北荒天女,百里尔珍虽然剑法不如娘亲,但却亦是造诣不俗。

    尤其是这一式山海弑天,百里尔珍从小都在用,早已熟练,几乎达到了拈手即来的程度。

    “杀!”

    一声娇喝,百里尔珍震剑而出。

    顿时,狂暴的山海被卷动,向着刘宜年直迎而去,轰然相接,挑向了金色的剑芒。

    “轰隆隆!”

    刘宜年终于与百里尔珍第一次相遇,他们的剑也已相遇。

    顿时,山海弑动天地,挑向漫天的金芒,骇人心神,霸气无匹。

    一股恐怖绝伦的力量波动随之爆开,就像是怒海狂涛一般向四外席卷而出,强绝的冲击力向外喷射,将下方的房屋尽皆斩碎,化成了烟尘四起。

    “噗”地一声!

    在这一次的交锋中,刘宜年喷血而退,整个人被冲击得飞了出去。

    当然,百里尔珍也没有好到哪里去,同样是受了一些伤,嘴角鲜血丝丝滴落,染红了衣衫前襟,看起来就像娇嫩滴血的冬梅一般,令人怜惜。

    在汤志国和刘宜年两人的连续攻击之下,百里尔珍还是力有不逮,即便是施展出了最为强横的手段,亦是受伤不轻。

    激战之下,两方皆伤!
https://www.duanqingsi.com/6594/10299687.html

点此章节报错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