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十章 我们的时代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当大片大片的汽油从天而降的时候,克利夫兰骑士感受到了死亡危机。

    虽然不认识汽油,但那刺鼻的异味甚是不妙。

    不是毒液。

    那就是……

    他奋力睁开眼睛,强迫自己的身体从闪光弹的攻击中恢复过来,并四下寻找着康德,然后发现这个震旦人已经脱离了一段距离,手中拿着

    一个小小的铁盒子,上面冒着一丛火焰。

    他也看到了对方冷静到近乎冷酷的眼神。

    康德毫不犹豫地扔出了打火机。

    刹那间,骑士也明白了那从天而降的液体的用处。

    他蓦然发出一声大吼,从盔甲夹层抽出匕首,近在咫尺的死亡威胁令他超水平发挥,射出了极为惊艳的一刀,迅疾的飞刃破空而出,将那

    只飞落的打火机一穿而过,向远方飞去。

    “这是法油!”

    骑士厉声道:“所有人!撤退!撤退!去河里!快跑!”

    水兵们仓皇后撤。

    康德目光冷峻,杀意沸腾绝不动摇,他抓起手枪,抬手向着地面射击。

    又一声枪响,弹丸击中地面的石头,擦起火星,挥发的汽油与空气混合,易燃的气体应声而爆,火焰翻腾。

    但下一刻,一只铁靴从天而落,踩中火焰中央,一顿一撅,大片土块被掀得飞起,风压驱散氧气,阻住火焰蔓延:“该死的震旦人!”

    康德目光漠然,左手摸上另一柄消防斧。

    先弄死你这个铁罐头。

    虽然斩剑被飞斧击得脱手,虽然匕首刚刚已经掷出,虽然对方有着各种诡异可怕的远程武器,但赤手空拳的骑士依然大步冲向了康德。

    他知道,如果被这个震旦人腾出手来,在场的所有同伴都会被点成一个个燃烧的火球,在剧烈的哀嚎和痛苦中凄惨地死去。

    他要给同伴争取逃离的时间。

    ——没用。

    康德深吸了一口气,怒吼。

    “杀了他们!”

    你有同伴,我也有。

    远方轰隆作响,猩猩扛着粗大的钢筋棍与袋鼠并排奔来,土拨鼠和狼獾站在它的肩上,天空飞鸟长啼,危险的动物俯冲而下。

    康德向骑士再开一枪。

    金属弹丸击中盔甲,引燃表面的挥发汽油,但并没有燃烧,那盔甲似乎闪过了一道白光,手枪弹无法突破防御。

    霰-弹枪。

    轰鸣爆响,数枚漆黑色的大型橡胶弹丸横空飚射,骑士手中没有兵器,竖起护腕并排挡住头脸,竟然遮得密不透风,弹丸冲击,庞大的力

    道令他的臂骨一阵剧痛,巨大的停止作用令冲锋的势头为之一挫。

    但骑士依然毫不犹豫地继续冲锋。

    无法破甲。

    盔甲似乎防火。

    距离拉近,燃烧瓶容易反噬己身。

    没关系。

    康德放开霰-弹枪,左手抽出消防斧,右手握住电棍。

    迎面冲上。

    老子今天就是要打爆你的狗头!

    两边早已经打红了眼,两个暴怒的男人完全失去了冷静。

    没有人来教导他战斗技巧,所以康德没有经过系统的战斗训练,他的近战本事全靠自己摸索和瞎几把练,尤其是斧技,只追求力量与速

    度,别的花活一律不管,招数只有一个——更快更大力地劈他妈的脑袋!

    消防斧当头力劈华山。

    骑士猛然顿足,调整步距,身子右转,左手抓向康德的持斧手腕,他要扭断这震旦人的右手,但甫一接触,山峦般的重量便轰然压了下

    来。

    ——这东方人的力气好大!

    克利夫兰反应极快,右手立刻顶上,膝盖顺势一屈后一顿,试图化解冲力,但康德的另一只手已经悄无声息地出招,电棍刺中对方的心脏

    部位。

    全功率开启。

    电棍发出一声噼啪轻响。

    骑士纹丝不动。

    ——没用?

    克利夫兰眼神冷厉,他在康德方才使用电棍时便已经判断出了这玩意儿的杀伤原理——无知的震旦人,大陆所有的骑士铠甲都有绝缘内衬

    涂层,否则重骑兵战阵早就被气系法师扫进历史的垃圾堆里了!

    你上当了!

    康德反应极快,电棍立刻点向骑士裸露的头脸,但克利夫兰发出一声暴吼,双手猛然用力,抓住康德的一只手,奋尽平生之力,要给康德

    一个势大力沉的过肩摔。

    ——将他摔到地上,我再压上去,就赢了!

    于是康德扎了个马步。

    骑士竟摔他不动。

    ——扎马步这个,是不懂中国武术的康德所知道的,唯一的,“练这个肯定有用”的基本功。

    他毫不犹豫地扔掉电棍,再度抓起手枪,对准了克利夫兰的脑袋。

    开枪。

    砰。

    骑士甩头躲开。

    但躲避的动作牵扯了他的精力,令双手的钳制不再强力,僵持的局面被打破,康德出腿横扫,右手下压,怒声咆哮。

    “躺下吧!”

    轰的一声,骑士连人带甲被按在地上,康德以膝盖顶住他的胸甲,举枪就打,砰,又是一枪,骑士偏头,地面被打出一个余烟袅袅的小

    洞。

    两人面目狰狞,拼命角力,康德已经扔掉了消防斧,将骑士的一只手死死按住,而持枪的左手也是被克利夫兰的另一只手拼命钳制,角力

    的重点在于后者,康德眼神凌厉,枪口向克利夫兰的脑袋一毫米一毫米地移动。

    已经到了生死相搏的地步了。

    转眼之间,局面就变成了现在这混乱的样子。

    这种情况,谁都没有想到。

    “住手!停下!”

    焦急的声音越来越近。

    是蒂娜的声音。

    当公主殿下听到枪响之后,她就感到了不妙,等她跑到坡顶看到下面的情形时,汽油已经倾泻而下,水手们四散奔逃,而康德先生与骑士

    长已经开始了交锋对决,她大声呼喊,但距离太远,风吹散了她的声音,她想要跑下来,但斜坡太陡,她又不善于奔跑。

    于是咬了咬牙,直接坐倒在地,然后从上而下,一路滚了下来。

    但男人之间的战斗实在是太激烈、太迅猛了些。

    两个精神状态都极不稳定的男人毫不留情地拼杀着。

    事情似乎从一开始就注定了……异世界的人们放弃了和平交涉的可能。

    公主殿下踉踉跄跄地向这里跑着。

    那些躲到了河里清洗“法油”的水手们吹响了号角,呼唤周围的同伴,他们想要出去帮助骑士长,而神奇动物们已经抵达战场。

    而后他们见到了公主,看起来好端端的,而且很焦急地说住手。

    “殿下!”

    他们呼喊着。

    “骑士长他……”

    公主充耳不闻,拼命地跑着,大喊着:“住手!都住手!”

    可康德听不懂她的语言。

    或者说已经不想听懂了。

    异世界的人们选择了枪。

    而他的性命,比这里所有人加起来都要重要。

    因为要活着回家,不能冒一点风险,他们无视了酒,选择了枪。

    克利夫兰听到了殿下的呼喊,一时之间,又惊又喜。

    而后他大喊道:“殿下!请离开!这里很危险!快走!这个震旦人疯了!”

    公主大喊道:“不要伤害他!”

    女孩儿又叫道:“康德先生!康德!康德!”

    康德头也不回,他依然试图将枪口对准这异界洋鬼子的脑袋,并且大吼道:“滚开!别靠近我!”

    公主来得太晚了。

    冲突已经开始,就很难停下。

    因为这一年的孤独生涯,令康德的精神状态出现了很大的问题,平时他可以极力调整舒缓,但遇到了生命危险之后,遇到了这蛮不讲理的

    死亡危机之后,遇到了险些长眠他乡、再也回不了家的遭遇之后,他就爆发了。

    去他妈的女人,去他妈的异界,他现在只想把所有敢害他的王八蛋全都宰了,一个都不剩下。

    而公主置若罔闻,或者说她也听不懂康德的话,只是加快了速度向康德跑来,一边跑一边大喊:“请住手!康德!康德!”

    ——蒂娜从背后飞快地接近。

    所有的异界土著都已经被康德划为敌人一列。

    他们都是一伙儿的。

    ——她扑过来,会不会从背后给我一刀?

    他的眼中闪过了厉色,左手拔出射钉枪,毫不犹豫地转身向公主射击。

    “混蛋!”克利夫兰看到这一幕,英俊的脸庞瞬间扭曲,他已经领教了火器的厉害,知道这些奇怪的武器有着远超弩箭的性能和威力。

    “不可饶恕!”

    他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力气,整个身体拼命地向前一撞。

    康德的左手因此一抬,锋利的钢钉冲上天空,他勃然大怒,抬起右手,九二式手枪的枪柄狠狠地擂在了骑士的脑袋上。

    咚的一声,鲜血长流,克利夫兰被砸得倒在地上,大好机会,康德毫不犹豫对准了对方的眼睛。

    就在这时,后面闪耀起了温暖的光芒。

    这光芒骤然而起,七彩的星光绽放开来,繁复的光之纹路凭空交织,散发着无穷的光与热,康德下意识地回头。

    蒂娜站在星光里。

    全身都被奇异的光所包裹,繁复的法阵宛如花朵一般在她身后盛放。

    准备拿刀拼命的歌德水兵们怔在了原地,甚至无视了那些可怕的动物的威胁,砰的一声,有人手中的短刀掉在了地上。

    他们都睁大了眼睛,甚至张大了嘴巴,极度地震惊。

    甚至是动物们。

    狼獾,鸡,天鹅,袋鼠,鸽子,鹦鹉……

    这些神奇动物们望着蒂娜身后出现的法阵,也都忘记了战斗,它们只是一群动物,但此时此刻,望着这一幕,眼中竟然闪过了极度的震

    惊。

    还有伤感。

    还有追忆。

    整个战场就像是静止了一般。

    康德也是,克利夫兰骑士也是。

    骑士迷迷糊糊地看到了这璀璨的星芒。

    他喃喃道:“不……不……”

    一片寂然中,只有蒂娜-泰达瑞尔缓缓走来,步步星芒。

    她的样子很狼狈,衣服上沾满尘土,头发上还有几根杂草,但如今的她,看起来就像是圣洁的女神,她来到康德身边,伸出手臂,缓缓地

    抱着他,闭着眼睛,在他耳边呢喃着晦涩难懂的咒语。

    康德的身姿定住了。

    心灵不知不觉平静了下来。

    耳边回荡着蒂娜的低语,他似乎听不明白,但又似乎听明白了,他感觉自己的脑海中渐渐地多了一些东西,他感觉自己的身体渐渐发生了

    一些变化,有些变化能够说清,有些变化则是说不清。

    但最明显的变化,是他慢慢的,慢慢的,听懂了蒂娜口中的话语。

    起初是几个单词,然后是一段简单的话,最后是复杂拗口的咒言。

    她在说。

    “致所有渺小如尘土的人类,愿这无尽的星空,永远都是我们的时代。”

    ¥¥¥¥¥¥¥¥¥

    PS1:本书一天两更,字数通常很多,动不动就三四千的,相当于别人三四五更了,你们不要做猴子啊,要学会算账啊!(拍桌)

    PS2:顺便,警用电棍威力极强,朝着要害持续怼完全可以杀人。
https://www.duanqingsi.com/65401/30719898.html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