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正文 第674章 杀刘大人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断青丝小说网】提醒书友谨记:本站网址: www.duanqingsi.com 一秒记住、永不丢失!

    那刘守备晚上的时候跟瑾宁说,这筹粮可以拖个再久一点,他已经想到办法了,便是把官道的路给断了。{断青丝小說网,https://www.duanqingsi.com

    瑾宁疑惑,“官道的路如何能断?”

    刘守备狞笑起来,“官道大澳弯处临山,上头有一块巨石,只要命人暗中在上面滚下巨石,便可拦截官道,要搬开巨石,必须要把石头打碎,这起码要耗个一两天。”

    瑾宁听了这话,问道:“可官道底下人来人往,若巨石滚下的时候,砸了路人,那岂不是把事情闹大了?”

    刘守备澹然道:“成大事不拘小节,死个把人算得了什么?”

    这句话,让瑾宁铁了心要杀他。

    瑾宁道:“嗯,好,那就依你的方法去做。”

    而且,这是一个杀他的最好理由。

    大军不能在石洲待太久,这么多人每天吃饭也不少粮食,而且还耽误时间,所以,靖廷和瑾宁合计了一下,最多只能等两天便要动手杀了刘守备。

    两天之后,刘守备果然命人上山去撬动巨石。

    巨石本来不算稳固,是之前塌方的时候滚下来,落在山腰上,地下的泥土都是松散的,所以,要撬动巨石下去,不需要太多的人手,十个左右就够了。

    刘守备自己养了许多心腹,这些人平日吃他的住他的,关键时候,才需要用上。

    例如这一次。

    但是,就在他们撬动巨石的时候,陈监军忽然带着巡山的兵士出现,把他们拿了个正着。

    十个人拖了下去,一顿军棍下,全部人都招认了,说这是刘守备指使的,目的是要拦断官道。

    靖廷一听,怒得呲牙咧齿,带着人去衙门找刘守备,当着石洲府大小官员的面直斥他故意延误军机,不容他辩解便拔剑杀了他。

    这般雷厉风行,震慑了一众官员。

    长孙拔和刘守备是故交,本想为他说话,但是,赶到衙门的时候,已经看到刘守备的人头落地了。

    他气得要命,也不顾在场大小官员都看着,质问靖廷,“陈监军,你连调查都没有调查就出手杀了朝廷命官,你未免太过鲁莽了。”

    靖廷擦拭着剑上的血迹,冷冷地道:“长孙将军,本将离京之前,皇上曾单独授口谕,若遇延误军机者,先斩后奏,本将奉命行事,长孙将军若有意见,等我们大胜之后,回朝参本将一本便是。”

    长孙拔没想到他还奉了先斩后奏的圣谕,心中大慌。

    处理了刘守备,靖廷重新任命一位官员上来担任筹粮一职,州府大小官员必须配合,两天之内,大军必须可以开拔,否则,还是要问罪。

    这一下谁都不敢怠慢,其实石洲府还有几个粮仓,只是之前被刘守备压住不给靖廷知道,如今刘守备都死了,还压什么压?直接装粮食让他们行军上路便是。

    瑾宁那边,也拦截下来了刘守备送往各州府的信,得知了线上细作的名单。

    这一次,粮草和大部队前后上路,但是相距不超过五里路,这般有什么便可互相照应。

    京中江宁侯府。

    李良晟出征之后,杨氏便以长孙嫣儿急病暴毙为由,通知了长孙拔的家人,马上筹备丧事。

    长孙家没有人怀疑什么,因为长孙嫣儿这些年一直都很受宠,李良晟把她捧在心尖上,杨氏也宽待她,谁会想到她被人杀死呢?

    因李良晟出征在外,所以丧事不能大肆去办,草草地寻了一处风水地便把长孙嫣儿安葬了。

    安葬了长孙嫣儿之后,杨氏便开始变卖家产物业,卖了之后,银票全部兑换成白银或者黄金,藏了起来。

    大周,她已经不抱任何希望了。

    深夜,她坐在灯下,回望自己的一辈子,觉得万分委屈和悲愤。

    意难平,到现在依旧是意难平。

    嫁给子言的时候,他确实说过心里有另外一个人,但是,她不在乎啊,那时候的他多出色,京中多少女子对他趋之若鹜。

    而且她认为甄依已经嫁人了,再冷的石头,她都能焐热了。

    刚刚成亲那段日子里头,虽然说他不算十分热情,但是好在他们慢慢地习惯彼此,也算夫妻恩爱。

    可这恩爱的背后,更多的是客气和责任。

    她需要的不是这些,她需要的是同等回报的爱,她希望被他捧在心上,像她爱他那样被深爱着。

    越是得不到,她心里就越难受,越生气,后来她就变得很喜欢生气了,看到他就想吵架。

    可她真的是想吵架吗?她不是的,她只是求而不得心里难受。

    吵架冷战的时候,其实她心里比谁都难受,每一次她出门不是为了公事,她就觉得他会去找甄依。

    甄依在她心里成了魔鬼。

    提起这个名字,想起这个人,她就无法自拟地厌恶,憎恨。

    甄依难产死了的消息传过来的时候,她觉得压在她头顶上多年的乌云,终于散去了,她终于可以摆脱这个女人了。

    可甄依死了,他把自己关在书房里一天都没有出来,不吃不喝一天,他倒像是个未亡人一样,凭什么?

    怒火一下子被点燃,她跑进书房里,对着他说了许多恶毒的话,诅咒甄依的话,诅咒她魂魄不宁,永世不得投胎,便是投胎也沦为畜道。

    她看得出他那时候很生气,脸色都青了,脸上的肌肉都在抖动,扬起手想要打她,那一巴掌没有落下来,那时候她想,如果他打了,那他们就一块去死。

    他没有打,但是和她冷战了许久,他们之间一直都这么生分了。

    她没能焐热这一块石头,反而让他更加的冰冷了,冷得连她的心都寒了起来。

    他始终没有忘记甄依,甚至到了晟儿的婚事,他不顾所有人的反对,要晟儿取那个从小在庄子里头长大的陈瑾宁为妻,就因为她是甄依的女儿。

    他这辈子娶不了甄依,他要儿子来完成他的心愿。

    她闹过的,但是看到他冰冷的眸子,她觉得自己闹了也无用,暗自发誓,这个女人入门之后,她不会让她好过,要她死得比甄依凄惨百倍。

    最终如愿了,她杀了陈瑾宁,连同她腹中的孩子都一同投入了火堆里,那是她的孙子?不,贱人生的儿子,不是她的孙子。

    支持:断青丝小说网,请把本站分享给你们的好友!手机端:https://m.duanqingsi.com,百度搜不到断青丝小说网的建议使用360,搜狗去搜索,求书,报错以及求更请留言。
https://www.duanqingsi.com/61170/55855161.html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