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679章来生别来超社会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听着李锋和陆广坤的对话,裴坤内心只剩下苦笑。

    自己这岳父啊,拿什么跟人家李先生斗。一个不过二十多岁,比自己还小几岁的年轻人,却对人性把握的那么深入。

    是的,就算李锋没让他杀陆广坤,他也没打算让陆广坤活着回去了。

    李先生跟陆广坤现在是不死不休的局面,而他们裴家为了利益选择了站在李先生一边。这就意味着裴家要卖掉陆广坤,不仅让他输给了李先生,也意味着陆广坤不得不放弃自己在滇省经营多年的局面。

    这样一来,裴家就算是把陆广坤给得罪了。

    陆广坤是他的岳父,他这些年跟妻子的感情还凑合,加上对方为裴家诞下了长子,就更得他父亲和爷爷的喜爱。如果因为一个陆广坤,影响到了夫妻俩的感情尚还在其次,如果因此导致妻子心生怨恨,影响到了自己对儿子的教育培养怎么办。以后儿子长大了,知道自己外公被自己父亲亲手给卖了,又会怎么想?

    从刚才爷爷的话中,他已经感受到一点淡淡的杀意了。为了家族的利益,陆广坤本就是被放弃的废人一个,他又彻底输给了李锋,完全没有了利用价值后,如果还让他活着影响到家庭的关系,那爷爷是否会因为自己的妇人之仁而失望,裴家繁衍三代,光是他父亲那一代的兄弟姐妹就十几个,还有他爷爷那一辈的兄弟姐妹也有很多,如今二爷还担任着老街的市长,家族中的年轻人多的是,自己无非就是长房长孙而已。

    裴坤想得有点多,却也很现实,所以当这些理由加在一起,就成了他必杀陆广坤的理由,跟李锋没关系。

    摆了摆手,两个深知他脾气的亲卫立即转身,一左一右拿枪架住了陆广坤,裴坤背对着他看也不看身后一眼,冷漠的问:“岳父泰山,你还有什么话要交代的,说出来吧。放心,看在小萱和儿子的份上,我们会尽量照顾陆家人,包括你送到绿孔雀身边的那个私生子。”

    绿孔雀儿子是陆广坤私生子的事,除了陆广坤本人谁都不知道。但裴家早就暗中对那孩子做了DNA坚定,陆广坤在裴家势力范围内的所有小动作,都没逃过裴家的法眼。

    论玩心眼,陆广坤在戎马半生、几度沉浮的裴老爷子面前根本不够看。

    陆广坤终于意识到,自己恐怕大限已到。就算李锋不杀他,他的女婿,从来对他恭敬有加的女婿,也会亲手对他挥下屠刀!

    他脸色惨白,像是陷入绝境无助乞怜的小兽,看看裴坤黑漆漆的背影,又看看不远处的李锋,突然双腿一弯跪了下来,身体在泥地里飞快往前膝行,直到跪在了李锋面前。

    然后像抓住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似的,使劲给李锋磕起了头:“李锋,求求你,让阿坤别杀我!我对你还有用,我对你还有用的!我可以告诉你京城是谁在背后指使我杀你,我将我这半辈子所有的产业都交给你!所有的钱都给你!我离开滇省!以后再也不回来!让阿坤放我一条生路。”

    事情再次出现戏剧性的变化。

    陆广坤此刻正在向他最不可能祈求的人祈求,希望对方能阻止他的亲女婿杀了他。可这确实是此刻唯一的机会了,李锋现在成了能够完全掌握他生命的人,只要李锋一句话,裴坤就绝不敢动手。

    可是李锋只是淡漠的看了他一眼,仅仅是内心有点波澜而已,任你之前是个手握大权的地下大枭!任你之前地位有多高!在死亡面前,也只能跪下来祈求。

    只是不知道,如果当初的韩擒虎和殷长空有得选,他们是会选择像陆广坤这样跪着求饶,让自己低贱到泥地里,还是宁愿站着只求一死。

    李锋不知道,人性很复杂,说不清,而在地下世界,人性的复杂和险恶又提现得最明显最直接,红刀子进白刀子出,成王败寇,赢了的不可一世,输了的跪地磕头当牛做马只为苟活。

    “你说的那些对我全无吸引力,谁在背后指使你对付我,你不说我也知道。”李锋一句话似乎就给陆广坤判了死刑,李锋见他整个人僵硬在那里,以头杵地,说不出的可怜,不免又多了两句嘴。

    “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陆广坤,现在的一切不过是你该得的报应。有句话送给你,类似的话我对殷长空也说过,来生别来超社会,来生别做白手套。”

    扔下这两句话,李锋又看向裴坤,对于这种能毫不犹豫弄死自己岳父的人,他丝毫没有打交道的兴趣,同时也算看清了裴家这帮子人。

    他偶尔有空总喜欢上新闻网站上看看新闻,对裴家基本的了解,就是来源于这些新闻。总有天真的国内网友同情裴家,说裴家在缅国建立了汉人政权,要国家帮忙什么的。

    而李锋看清了,裴家一点都不值得同情,不过是一家子军阀草头王而已,谈什么民族大义,说什么同胞情怀,呵呵,傻逼才会信。

    “裴坤,绿孔雀的妻儿是在附近勐西镇上吧,先照看好他们,如果有事,我会联系你们。但你们别管有事没事,别去联系我。回去告诉你家老爷子,指望国内这边帮他没有用。”

    李锋说完,不顾裴坤有些难看的脸色,自顾自的带着兄弟们扬长而去。聪明如他,眼看着裴坤对自己前后态度,哪能猜不出那稳居幕后的裴家老爷子对自己是个什么态度。

    裴坤被李锋这么不留情面的揭穿,确实非常的生气,但也只能眼睁睁看着李锋他们离开,连一点不该有的心思都不敢动。

    所以他把这股憋屈气撒在了自己的岳父陆广坤身上,冷冷看了对方一眼,不顾陆广坤哭天抢地的求饶,挥了挥手,便大步离开。

    看管陆广坤的一个亲卫从腰包里抽出一把装了消音管的手枪,噗的一声,一颗子弹射出,邢口流血的陆广坤哼了一声,栽倒再低,身体还在抽搐当中,那亲卫又补了一颗子弹。

    亲眼看着陆广坤死透,亲卫才吩咐其他的战士把陆广坤抬回去。
https://www.duanqingsi.com/5657/10325554.html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