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正文 第八十一章 规矩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断青丝小说网】提醒书友谨记:本站网址: www.duanqingsi.com 一秒记住、永不丢失!

    翌日。断、青、丝、小、说、网、首、发~

    天刚蒙蒙亮,还在卧室内替白小柔灌输灵气的纪如莫听到外面的声响,打开门,眼前的场景顿时惊住了她。

    只看到周阳浑身脏兮兮地依靠在一头超乎想象的庞然大物旁,那怪物的头颅还在留着墨绿血液,豁大的伤口看起来有些狰狞,那十条伤痕累累,焦黑成片的应该说是尾巴尤其醒目。

    “师父,这这这……”纪如莫骤然后退几步,指着怪物尸体吃吃道。

    “别怕,已经被打死了。”周阳有气无力地说道,这一夜,周阳几乎都是飘在海面上度过。

    最开始掏出遗罗内丹后,周阳稍作休息了一番,思索良久决定连遗罗的尸体一并带回岸边,阿怪说过,食用遗罗的肉质也是大有裨益的。

    只是遗罗的尸体实在是太大了,幸好是漂浮着,以周阳的力气也花了好长时间才拽到岸边,又费了不少力气才拖到民宿这儿。

    外面的动静有些大,纪广生也被吵醒,当他打开门看到眼前这状况,同样吓的一个激灵连忙护在自己女儿身前。

    毕竟遗罗不属于地球上正常的生物种类,无论从体型还是模样上都有些吓人,一时间无法让人接受。

    “师父,这是什么呀?”纪如莫给自己鼓着气往前靠了靠。

    “别问那么多了,老纪,这东西交给你了,你来把它的肉都割下,吃了能增强体质。”说完,周阳直接回到房间,留下面面相觑的父女俩。

    纪广生定了定神,看了看周阳的背影,又看了看自己女儿,再看了看那怪物尸体,若有所思。

    直到外界大亮,周阳才得以差不多回复到全盛状态,包括因为渡劫时受的伤阴差阳错之下也因为吞食下益寿丹全部恢复。

    只不过之前炼制上品宝器时透支心神过多,还没能这么快痊愈,但现在的状态再次炼制益寿丹是没有问题的,幸好益寿丹的材料,周阳还存有几份。

    打开鼎炉,提纯、融合、凝丹,按照早已烂熟于心的步骤,周阳没有一丝大意,终于一天过去,伴随着浓郁香味弹

    射而出的丹药,周阳再次夺门而出。

    这一次,周阳没有往深海,万一再遇上什么怪物,免不了又是麻烦。

    沿着海岸线,周阳快速奔走,越走越远,直到四周杳无人迹,周阳停下,恰好此时,头顶劫云形成。

    “咔嚓!”一个简单的玄盾接套在身上,丹劫降临,照亮这一小片区域。

    几分钟过后,黑暗中,周阳嘴角挂着血迹,松了口气,“成了。”脚底下都是焦土,这一波的丹劫给他造成的伤势不大不小。

    没有立即离开,周阳盘膝而坐稍稍恢复了半刻,从识海空间内拿出那枚能够打开一方世界的钥匙,在黑暗中辨别自己的位置,然后起身向着另外一个方向消失在黑暗中。

    深夜,除了远处的货轮鸣笛,民宿周边倒是挺安静。

    京城,四合院。

    沈玉山在跟周阳秘密谈话后当天就回到了京城,位居高位的他很多时候也是身不由己,不可能因为自己的私事耽搁国家大事。

    天气还未完全回暖,沈玉山不时从桌上拿起温热的酒壶抿上一小口暖暖身子,说来也奇怪,自从两天前周阳在他面前展现了玄门的特殊技艺,沈玉山不止一次感叹着自身的变化。

    放做以前,总会经受一些年轻时留下的老伤困扰,而现在甚至连寒冷都不惧,喝酒暖身也只是过去的习惯。

    这也是他为何愿意听从周阳的意见,让对方去放手一搏。

    此时,钟振兴敲门而入,“首长,已经查到了。”钟振兴寒声请示,目光中没有隐藏怒意。

    沈玉山放下手头上的文案,接过钟振兴递过来的资料。

    “雷浩泽……”这两天,钟振兴其他事情都没有做,全力调查这个在倭国营救行动中,最后一刻突然发难的菲国洪门会龙头,更是因为这个人,让白小柔变成现在这样。

    资料极其详细,过去华夏想要调查一个人绝对用不了这么长的时间,然而这一次,钟振兴亲自督办,调查出的资料足足有一本书那么厚。

    包括这名叫做雷浩

    泽的菲国洪门会龙头有几个情人,以及这些情人今天在哪里吃饭,吃的什么都查得一清二楚。

    “呵呵,看来有些来头嘛。”大致看了看后,沈玉山冷笑一声,不过即便如此,雷浩泽所谓的背景在他眼中依然不值一提。

    哪怕对方的父亲雷宇鸿是身为洪门会总会的坐堂,在华夏这样的世界超级大国面前都是不够看的。

    只是根据资料调查,现在雷浩泽已经逃往米国洪门会总部,这点比较头疼,米国跟华夏暂时还没有引渡条约,更何况,这个雷浩泽只是华裔,国籍不属于华夏,想要越境缉拿非常困难。

    而且一旦雷浩泽进入米国,或者是洪门会总部,有心躲起来,那么想要找到这个人就更难了。

    其实,按照华夏的律法,雷浩泽只要出现在华夏境内,完全可以直接逮捕,仅一条主谋策划袭击华夏龙牙特种部队成员就足够他死刑。

    但现在的情况很明显,雷浩泽这辈子估计都是没胆子踏入华夏的。

    沈玉山继续往后看,当看到资料显示,三个月后,在米国即将举行世界洪门会峰会,届时,世界各地的洪门会龙头都将出席,沈玉山思索了片刻,拿起笔重重画上一道圈。

    “把资料给周阳一份,我想他应该也需要。”沈玉山吩咐道。

    “这……首长,是不是有些不合规矩?”钟振兴重新接过资料后支吾道,他明白首长的意思。

    沈玉山是想让周阳去处理这个雷浩泽,至于手段很明显首长不想过问,可问题是这样做肯定是过界的。

    无论从华夏律法还是国际律法都不能允许。

    “规矩?呵呵,他现在可是神境高人,应该有他自己的规矩!如果连这点血性都没有,那他对得起小柔吗?”沈玉山不可置否道。

    想要让雷浩泽消失,虽然有些棘手,但他沈玉山身为军方的绝对高层也不是没有办法,他只是更想让周阳亲自去处理,毕竟他的外孙女白小柔就是为了这个小子才遇害。

    “是,我明白了。”

    支持:断青丝小说网,请把本站分享给你们的好友!手机端:https://m.duanqingsi.com,百度搜不到断青丝小说网的建议使用360,搜狗去搜索,求书,报错以及求更请留言。
https://www.duanqingsi.com/53770/55426133.html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