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正文 第688章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话音落下,老人起手撼昆仑!

    一阵狂风夹杂着澎湃的内力朝着秋若雨肆虐而去!

    虽然知道老人误会了自己的身份,但是面对如此强烈的进攻,秋若雨也没有时间解释。

    佩剑雀舌并未在身,她只好以手作剑,指尖凝聚剑意,在空中轻轻一划,一道剑气激射而出!

    狂风与剑气相遇,竟然在顷刻间化为分流而去。

    而秋若雨就站在正中央,毫发无伤。

    “如此凌冽的剑气,还说不是剑阁的弟子!”

    看到秋若雨所施展的剑气剑意之后,老人怒目圆瞪,好像对剑阁有莫大的怨恨。

    “剑阁的女娃娃,在接老夫一掌!”

    怒吼一声,老人身影飞掠而来,朝着秋若雨面门一掌拍了过去。

    秋若雨暗道一声麻烦,现在就是她想解释,老人也不会给他机会了。

    如今也只好先将老人打败,再说其他。

    深吸一口气,没有佩剑的秋若雨面色略显凝重。

    丢一个剑客来说,佩剑有否,之间影响着剑客的战斗力。

    除非,能够达到澹台镜月那种境界。

    不过,秋若雨很显然还没有那种修为。

    面对真人境界老人如狂风暴雨一般的进攻,秋若雨只能暂避风忙,开始不断后退

    。

    可老人已经决定暴露身份出手,自然是不会让秋若雨这么容易就离开。

    于是二人你进我退,战作一团。

    始终被压制着的秋若雨皱起眉头,身为澹台镜月的亲传弟子,当世唯一一位真人境界的女子剑客,她也是有这一份傲气的。

    虽然此刻并没有佩剑,却并不代表没有一战之力!

    顷刻间,秋若雨将所有剑意爆发出来,令老人暂避风忙。

    趁着这个时间,秋若雨重整旗鼓,手指上逐渐浮现出淡蓝的光芒。

    谁说剑罡只能凝聚在剑上?

    突然,秋若雨手指上淡蓝色的光芒大作,隔着好远,老人都能感受到剑罡的凌冽。

    “老夫活了七十多年,除了澹台镜月还是*见到这么强大的女人。”

    老人面色凝重,尤其是再见到秋若雨能够将剑罡凝聚在手指之上时。

    “老人家,既然你听不进去我说话,那就只能先于你分出胜负了!”

    半空中,秋若雨的剑罡已经已经凝聚。

    “老人家,冒犯了!”

    话音落下,秋若雨破空而去,双指直指老人眉心。

    手指尖凝聚的剑罡在这一刻尽数迸发而出,延展出去数米,恰似一柄淡蓝色的剑。

    “来得好!”

    老人甚至这

    剑罡的威力,自认不敢小视,只能将全身内力凝聚在右掌之上,打算硬接下来下来。

    两位真人境界的高手,底牌进出,纷纷用出最强的的一击。

    若是这样下去,这两个人,一定会有一个人重伤。

    虽然从如今的局势上来开,重伤的那个应该是老人。

    可这也不是宁擎天想要见到的。

    毕竟他来这里,不是为了打架,而是为了谈事情。

    就在剑罡即将于老人的右掌碰撞在一起之时,一道身影突然出现在二人中央。

    见到这个人应,秋若雨震惊不已,竭尽全力想要收回剑罡,可却为时已晚。

    如此强大的剑罡,其实说收回去就收回去的?

    不光是秋若雨,就连老人见到宁擎天突然出现,也不免震惊。

    只不过他与宁擎天并不相识,所以没有任何收手的意思。

    紧接着,一件令秋若雨还有老人都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二人中央,之间宁擎天缓缓伸出两只手,一直做拳,对上老人右掌。一直双指并拢做剑,对上秋若雨的剑罡。

    “老人家,我们没有恶意,还是请你收了神通吧。”夹杂在两位真人境界高手之间,宁擎天的衣裳被狂风卷起,但却面不改色,“

    你的孙女在房间里,我们并没有伤害她。”

    听到自己的孙女平安,老人虽然有所怀疑,但是面前的年轻人能够如此云淡风轻的挡下自己还有哪位剑阁女娃娃的全力一击,以这种实力应该没有必要骗自己。

    这样想着,老人缓缓散去一声功力。

    “若雨,你也别闹了。”宁擎天看向秋若雨说道。

    “切。”秋若雨冷哼一声,开始缓缓散去剑罡。

    等到三人从空中落下之后,老人没有理会宁擎天二人,而是快步走进房间。

    “琪琪,你没事吧?”老人看着面前的孙女满脸担心的问道。

    因为宁擎天在秋若雨与老人交手之时,用内力笼罩了这栋房子,所以并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

    “我没事,爷爷他们不是坏人。”琪琪回答道。

    “我不是告诉你,不愿随便相信别人吗?”见到孙女平安无事老人十分开心,不过老人的神情马上冷了下来,还是训斥一句。

    “老人家,我们真的没有恶意。”就在这时,宁擎天走了进来。

    “谁知道你们心里是怎么想的?”老人冷冷的看了宁擎天一眼,十分防备。

    “那我这么说吧。”见老人并不相信,他只好换一个说法,“你

    为人,我么要说有恶意,一个人是我们两个的对手吗?”

    宁擎天指了指潜入又指了指自己。

    “最起码我能拼死换你们之中任何一个。”老人阴冷道。

    “你这人怎么这么顽固。”秋若雨有些不爽的说道,“都说了我们没有恶意了,在这书我今天没有佩剑,你都不是我的对手,我要是有恶意会不带佩剑前来?”

    “哼!”老人的脾气十分顽固,即使秋若雨说的十分又到了,他也还是冷哼一声。

    “大哥哥,大姐姐你们不要在意,我爷爷就是这个性格。”已经知道宁擎天来意的琪琪连忙打起圆场,解释道。

    “无妨。”宁擎天笑着回答道。

    “说吧,你们来是为了什么?要是想让我们搬离这里是不可能的。”老人看都不看宁擎天一眼说道。

    “关于这一点,我已经与您的孙女商量过了。”宁擎天只得把刚刚的话再说了一遍,“我们不会让你离开这里,不仅如此我们还会出钱把这栋房子重建,依旧让你们留在这里,甚至只要老人家你愿意,我还可以给你一个工作。”

    “你会有这么好心?”听了宁擎天的话,老人冷笑道,“我还真就不信天底下有这么好心的人。”

    (本章完)
https://www.duanqingsi.com/437326/170460299.html

点此章节报错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