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正文 第四十六章 皇宫对话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听到天香公主的话,萧苍可是露出了欣喜的笑容,身为一个老酒鬼,怎么能抵挡美酒的诱惑。

    等到高公公将那酒带上来了,天香也是很懂事,直接给萧苍倒了一杯。

    “好酒!好酒啊!”

    萧苍喝了一口这新酿的酒之后,顿时眼前一亮,直呼好酒,不过这次他就没有什么过激行为了。

    毕竟这次是女婿也在,他这次可不能再丢人了。

    “听闻伯虎前几日作诗一首,近日可是扬名京城呀!”

    干喝了几杯的萧苍,感觉这么喝下去也没什么意思,突然又想起来唐寅的将近酒,也就点名表扬了起来。

    “多谢父皇夸奖。”

    唐寅也是微笑着应答着。

    “这酒叫什么名字?什么时候开始售卖?”

    想着喝完这些就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再喝到了,也是询问着唐寅。

    “父皇,此酒新酿,尚未命名,售卖还要在等十天左右。”

    正如唐寅所说,他还没有想好给这酒起什么名字,不过也想好了售卖的时间,他回去会继续增加产量,十天之后售卖。

    “好啊,朕还怕以后想喝,还喝不到这酒了,你可是不知道,自打朕喝了你的酒之后,喝其他的酒已经咽不下去了。”

    实际上确实如此,萧苍上次不过只喝了一坛酒,还是蒸馏酒,完全没有解馋。

    他也是得到了消息,那周太傅与孔祭酒两位老臣,饮酒都比自己痛快,他们可是饮了不少的酒。

    “不过,这酒还没有名字?”

    萧苍也是好奇这酒为什么还没有名字,因为唐寅的才华可是众所周知的。

    “是的父皇,此酒儿臣已经想好了几个名字,只是还没有确定用哪个。”

    听到唐寅的话,萧苍可是好奇了起来,想知道唐寅想出的名字。

    不过,唐寅确实没有让萧苍取名的打算,虽然这个皇帝的能力强,勤政爱民,但是他的才华就不想了,自己可不能让他耽误了。

    “是吗?快给朕讲讲,朕也是好奇你这大乾第一才子想出的酒名。”

    见萧苍如此好奇,唐寅也只能将前世的几个名字说了出来。

    “杜康、五粮液、剑南春……”

    唐寅随便说了几个名字,萧苍就已经很惊讶了,没想到自己这个便宜女婿想出的名字都是这么的精彩。

    “父皇觉得哪个合适?”

    见到萧苍脸上惊讶的神色,唐寅也是出声询问着他的意见,唐寅还想从他这里骗来题字,自然也是顺着他。

    只见萧苍思索片刻,也是给出了自己的看法。

    “伯虎呀,这酒香浓醇厚,味道极佳,朕以为更适合杜康这个名字。”

    听到萧苍的回答,唐寅也是有些欣喜的,因为他自己想的也是杜康,没想到这便宜父皇与自己的想法一样。

    “父皇英明!”

    唐寅漫不经心的拍起马屁。

    “父皇,您与您的好女婿聊吧,天香带着阿紫去母后那里啦!”

    天香公主看到这父婿两人聊的热火朝天,感觉破没意思,便想着带着阿紫去自己母后那里,顺便看看弟弟妹妹的。

    “去吧去吧,朕与伯虎多聊聊。”

    萧苍微微摆手,示意两人离开。

    等到两人离开,唐寅继续与萧苍交谈了起来。

    “伯虎,最近朕可是头疼啊!不久前天狼国将输掉的城池交付给了大乾,只是,他们现在窥伺起了其他边境城池,想要讨回面子。”

    最近大乾的处境确实不太好,也缺少一个诉苦的人,他并没有觉得唐寅会给他什么很好的建议。

    “南方的魏国与吴国也是虎视眈眈,想要分一杯羹,现在大乾的处境很危机,朕也是没有什么好办法。”

    随即,萧苍又将南方的边境问题继续告诉了唐寅,还重重的叹了几口气。

    听他说完,两人也是沉默了,下来,不过,萧苍是忧愁,而唐寅是在思索,他在想着破局办法。

    “父皇,儿臣倒是有一个办法,不知道是不是合适。”

    听到唐寅的话,萧苍眼前一亮,又瞬间黯淡了下去,毕竟他这等明君都没有什么办法,那唐寅更不可能有什么办法了。

    “据儿臣所知,自打父皇继位,励精图治,大乾一改往日的腐败与衰落,正在慢慢的走向富强。

    但是天狼国、吴国与魏国身为大乾的邻国,怎么可能任由大乾继续发展下去,他们也是想给大乾迎头痛击。

    百年来,大乾与天狼国大大小小的战役也有百余次,而且败多胜少,可谓死敌,而且大乾军队的士气也不高,面对天狼国很是艰难。”

    唐寅将大乾的部分情况讲了出来,很明显的一点就是,他并没有怎么提及吴国与魏国,这让萧苍很是不解。

    “伯虎,那吴国与魏国呢?你的计策呢?”

    于是,萧苍将自己的疑惑讲了出来。

    “父皇别急,儿臣一口气说的太多,休息一下。”

    听到唐寅停下的原因,也是直翻白眼。

    “再说吴国与魏国,他们的士兵久处中原,以步兵为主,战力难遇大乾的骑兵抗衡,一旦我们与天狼国之间的战争处于上风,他们也不敢有什么想法。

    不过,那吴国、魏国与大乾同属中原,同属一脉,并没有什么深仇大恨,还是可以缓解关系的。”

    唐寅继续分析了起来,之后,他也该讲出自己的真正计策了。

    “所以,父皇,儿臣的计策只有一个,那便是‘远交近攻’了!”

    听到唐寅的话,萧苍也是很意外,他并不理解这个计策。

    “快与朕说说,这远交近攻,是个什么意思?”

    萧苍甚至激动的拍了拍桌子,期待唐寅的回答。

    “大乾可与南方的唐国、夏国交好,使吴国魏国不敢轻举妄动。”

    唐寅讲完了‘远交近攻’的具体含义。

    萧苍眼前一亮,一拍桌子,大喊一声。

    “秒啊!”

    现在萧苍反应过来了,他已经想到了这个计划的真正意思。

    “这样可以防止吴、魏两国肘腋之变,又使他们两面受敌,无法与大乾抗衡,这样大乾只有天狼国一个敌人了。”
https://www.duanqingsi.com/436653/171977750.html

点此章节报错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