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正文 第50章 我来晚了。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大门已经被直直的撞开。

    无数的狼人冲了进来。

    “守住,守住入口!”安德烈大喊着。

    只有守住入口,他们在与狼人的接站面才能获得优势,这是以少胜多唯一的机会。

    但是入口很快就失手了。

    在狼人突破大门的同一时间,黑披风们下达了命令,一部分狼人翻越城墙直直的落在了守军的中间。

    阵型顿时溃散。

    “投降,我们投降!”有个士兵大喊着举起了双手。

    随即,他被狼人咬掉了脑袋。

    安德烈无奈的看着这一幕。

    在之前已经一败涂地的时候,他和战友们曾经想过把自己交出去,以保全这些跟随他们士兵的性命。

    但是对方根本不接受,直接杀掉了使者。

    这是战争中最严酷的处理:“不接受投降。”

    正是对方这种处理,让已经失去斗志的士兵们又重新拿起了武器,准备做最后一搏。

    那个士兵,好像才刚刚结婚。

    这些只在安德烈的脑子中闪过了一瞬间。

    在这场战争开始前,他早已知晓自己的命运。

    现在他准备接受他。

    他不断舞动着一把巨大的战斧,将身边的狼人尽数拦腰砍断。

    身边的战友正在指挥着军队不断撤退,退守到每个房间中,准备在各个房间进行最后的战斗。

    安德烈却不退反进。

    进一步陷入了狼人的中间。

    多争取一点机会把。

    嗖。

    一支利箭射来,扎在了他的胸膛上。

    箭头轻轻的扎进了他的皮肤,但是随着安德烈的进攻很快变掉了出来。

    嗖

    又一只射中了他的大腿。

    不过破了点皮

    嗖

    嗖

    嗖。

    安德烈望向门外,一群穿着黑色披风的人,拿起了弓箭对准他,一边放箭,一边有说有笑。

    他们只用上了最拙劣的弓和最粗劣的箭。

    一箭接着一箭。

    一箭又一箭。

    安德烈感觉身上的伤口越来越多了。

    鲜血不断的流出。

    手脚开始失去力气,寒冷感侵袭了全身。

    终于要到结局了吗......

    。。。。。。

    徐长歌终于赶到了莫托夫训练场。

    远远的,他看见。

    安德烈浑身上下插满了无数之箭。

    双膝跪地,用大斧撑在了地面上。

    两个黑披风在他的身边绕来绕去。

    一个不时的用刀在安德烈的颈部比划。

    混账。

    在他背上的安娜瞬间通红了双眼。

    他以最快的速度冲了过去,安娜紧随在身后。

    当两个黑披风抬头看向他们的时候,安娜张开了自己的领域。

    两个黑披风只觉得大脑遭受爆响,周边的环境开始了扭曲。

    安娜没有精确的控制自己的能力,只用最浓烈的恨意以及愤怒使用了自己的能力。

    徐长歌一刀砍掉了其中一个黑披风的脑袋,随即反手刺向另一人的胸口。

    他将手按倒了安德烈的颈动脉上,毫无起伏的动作昭示着他已经彻底失去了生命。

    见鬼,黑线呢!

    我当时救活了学姐,这次也一定可以。

    徐长歌用力睁大了自己的双眼,眼角几乎想要裂开一样。

    但是他失败了,安德烈冰凉的身躯,无不在告诉他,他已经死了很久了。

    我,来晚了吗?

    意识到这点的徐长歌双腿忽然失去了力气,跪在了安德烈的面前。

    安娜此时已经压抑不住自己的情绪,她用力的抱向自己的父亲。

    娇嫩的皮肤被无数的箭尾戳出了淤青和伤口。

    夕阳渐渐落下。

    仿佛今天的一切都已经结束。

    。。。。。。

    徐长歌最先收敛了情绪,他来开了哭的失去了力气的安娜,将她背到了身上。

    背上的安娜显得那么安静,偶尔传来的呜咽声让徐长歌勉强感到一丝安心。

    他检查了整个训练场,里面也没有活人了,反抗军最后的力量全部葬送于此。

    而显然,狼人还有剩余。

    他失去了方向。

    。。。。。。

    “老大,你。”话音未落,一点寒芒刺穿了说话人的喉咙。

    宰相握着手里的匕首,挥刀割破了另一名还未来得及喊出声的黑披风。

    周边的两人已经全部倒下,不远处,狼人们的尸体堆积在那里。

    “这下都清理干净了。他对着空气说道。”

    随即,他的整个表情变了个样:“你这个蠢货!我花了二十年才在这破地方当上了宰相。”

    “要不是你弄得这些计划失控了,我至于要舍弃这个身份吗?”

    “天天做计划,天天做计划,一有时间就在那想各种计划,有什么用?!”

    “混蛋,你竟然害死了安德烈,那可是我兄的!。”

    “那是你兄弟,关我什么事。”

    “你破坏了整个计划!。”

    宰相的表情不断变换着,他对着空气不断说着什么。

    仿佛有人在跟他说着什么。

    。。。。。。

    徐长歌在远处静静看着这滑稽的一幕。

    他蹲在一个大树后面,捕捉着空气里的每一个声音。

    他是循着血腥味来的。

    将安娜安置好了以后,他追踪着血腥味,一直追踪到这片树林里面。

    就看到了这样一幕。

    眼前的这个人,就是杀死安德烈的仇人。

    但是他过于怪异的行为让徐长歌感到一丝疑虑。

    他要找一个更好的机会,这几天的交战下来,他清楚的知道,异能者的能力是极为重要的。

    要么,弄清楚他的能力。

    要么,一击必杀。

    。。。。。。

    “经过讨论决定,放弃弗冬国宰相的身份。”在激烈的争吵以后,宰相说出了这样的话。

    “不行,我反对!”“反对无效!”

    宰相还在那里不断变换这脸色。

    徐长歌已经静静摸到了他的身后,黑线已经开始浮现。

    “既然来了,就出来吧。”

    宰相突然停止了变脸,说道。

    徐长歌惊了一惊,没有立刻跳出去。

    这可能是他在使诈。

    “你离我那么近,以为我察觉不到吗?”宰相转过来身来,静静盯着徐长歌躲藏的树丛。

    果然暴露了,徐长歌提刀走了出去,直面宰相。

    “呦,这不是直死之魔眼吗?”

    怎么回事?!他怎么可能清楚自己能力的真实情况。

    徐长歌在登记能力的时候十分谨慎,对外的说法都是斩击。

    眼前的人却十分清楚他能力的实质。

    这不可能是观察出来的。

    “别那么紧张,我只是知道而已。你与其他的穿越者都不同对吗,最显眼的差异,他们发现自己穿越后的名字都是不一样的。但你却是的”

    徐长歌确实注意到了这一点,但是他只认为这是一个巧合。

    毕竟一个有着成批穿越者的世界,名字相同的概率不是没有。

    “那又如何?”

    “哈哈哈,其实如果你仔细观察,你会发现这具身体的外貌和骨骼和你原来身体也是基本一模一样的。可惜啊,这个时代似乎有点营养不足。”
https://www.duanqingsi.com/430103/170460314.html

点此章节报错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