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092章 陈年照片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冯颦婷叹了口气,半天才开口说着:“随便吧,婉婉,反正你现在也长大了,妈妈是管不了你了,等你结婚后,妈妈就再也不用操心了。”

    夏晓婉一怔,有些伤感地问:“妈妈,你就这么想我嫁出去?”

    “傻孩子,男大当婚女大当嫁,这是常理啊!妈妈希望你能跟逸坚幸福,好了,时间不早了,快去休息吧!”

    冯颦婷离开后,夏晓婉陷入沉思中。

    这一晚上,她注定失眠了。

    翌日清晨。

    夏晓婉醒来,床头柜上放着的手机里有几个未接来电,跟几条短信,全都是林逸坚的。

    夏晓婉紧紧地握住手机,直接删除信息才起身洗漱,吃早餐,去上班。

    这些事在她上班后,似乎已经成了定律。

    夏晓婉到办公室后,她依旧是被排挤的那一个,甚至他们早上开例会也没人通知她。

    她刚一出办公室就看到夏冰莹,跟几个同事有说有笑。

    夏晓婉本也是骄傲地人,怎么能忍受得了这个?

    例会结束后,夏晓婉就打电话给闻怀特。

    只可惜,闻怀特的电话一直都没接通,夏晓婉心里着急啊,可是她自己又有什么办法呢?

    于是她给闻怀特发了信息,闻怀特也没回。

    夏晓婉有些着急,在她焦急的等待中,闻怀特终于给她回了一条信息:“婉婉,我晚上来接你。”

    夏晓婉一怔,她心里自然有些郁闷,也没理会闻怀特,等到下班的侍候,她接到林逸坚的电话,夏晓婉想了想终于还是接通:“坚哥哥,什么事?”

    “婉婉,我在龙氏门口等你。”林逸坚说着,夏晓婉心头一跳,一阵惊呼:“什么?坚哥哥,你说什么?”

    夏晓婉想着万一林逸坚要是跟闻怀特,他们两个人撞在一起,那可如何是好?

    夏晓婉一边想着,一边收拾好东西往外走。

    当她走到门口的时候,一眼就看到林逸坚正跟夏冰莹在一起,他们似乎在亲热地说什么。

    夏晓婉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顿时气就不打一处来,她迈开步子几乎是冲过去的。

    “你们在做什么?”

    夏晓婉低吼,林逸坚傻眼了,忙解释着:“没,没什么,婉婉,我只是问问你姐姐,你怎么还不出来!”

    “你问她?”夏晓婉指着夏晓婉,可是忽然她想到自己如今还要仰仗夏晓婉,于是忙改变了态度:“呵呵,坚哥哥,我的意思是我们请姐姐吃顿饭,好不好?”

    前后态度变化这么大,林逸坚整个人都是懵的,好一会儿,他才反应过来,顺着夏晓婉的意思:“好啊!”

    夏冰莹想都没想就拒绝:“不用,我跟阿琛约好了,我们去吃西餐。”

    夏冰莹这话刚说完,只见龙琰琛穿着深灰色的西装,迈着大长腿走过来。

    没一会儿的时间,龙琰琛救走过来。

    夏冰莹抬头看着龙琰琛,两个人相视一笑,那心意相通的样子,简直是羡煞旁人。

    “莹莹,我们走吧!”龙琰琛牵住女人的手,他们十指相扣,就那么在林逸坚跟夏晓婉跟前离开。

    夏晓婉气呼呼地看着林逸坚,没好气地说着:“怎么,你很伤心?”

    “没,没有,怎么会呢?婉婉,你别多想啊!”林逸坚急了,忙解释着,他真的没有其他的意思。

    “多想?林逸坚,你认为是我多想了吗?”

    “当然,婉婉,我们一起经历了那么多,难道连这点信任都没有?”林逸坚认真地说着。

    夏晓婉却笑了:“呵呵,是,是啊,你说的对,不错,我们之前是没有信任,既然如此,那么林逸坚,我们分手吧!”

    林逸坚听到这话,他瞪大了双眼,半天才开口道:“那怎么行?婉婉,你到底怎么了?”

    “你怎么了?你说呢?林逸坚,其实你心里一直喜欢的都是夏冰莹,是不是?”

    夏晓婉生气地说着,其实她自己也不得不承认,她这是在借题发挥。

    “不,不,不是的,当然不是,婉婉,你误会了,没错,我以前喜欢的是夏冰莹,可是我现在喜欢的是你啊!婉婉,你到底怎么了?是不是我哪里惹你生气了?”

    林逸坚着急地问着,夏晓婉看着几个大男人在马路上那么狼狈,她心里也有些不忍。

    “算了,我今天心情不好,再见!”

    夏晓婉说完就离开了,她走了没一会儿时间,忽然有人从背后拽住她。

    夏晓婉吓了一大跳,脊背僵直:“谁?”

    “是我,婉婉,怎么,你现在叫我都认不出了?”

    夏晓婉一回头,她就看到闻怀特站在那里。

    夏晓婉终于松了口气:“怀特,你怎么会在这儿?”

    “我来接你,怎么,你是不欢迎吗?”闻怀特酷酷地反问,夏晓婉一听就急了:“没,没有,怎么会呢?我只是觉得很突然罢了。”

    “这还差不多。”

    夏晓婉呵呵地笑着,忽然她想起林逸坚还在附近,于是忙开口道:“怀特,要不然我们去咖啡厅吧?”

    “为什么?”

    夏晓婉以为闻怀特会答应的,她根本没想到会被拒绝,整个人都愣住了,半天才回过神来:“没,没为什么,只是我累了。”

    “哦,是吗?可是如果你累了,那不应该是去餐厅吗?”

    闻怀特顿了顿,又继续问着:“婉婉,你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

    夏晓婉心头一跳,忙解释着:“没,没有,怀特,我怎么可能有事情瞒着你呢?别胡思乱想了,好吗?”

    “好,婉婉,你说没有就没有,我相信你!那我们去餐厅吧!我听你吃烛光晚餐。”

    闻怀特富有情调地说着,夏晓婉心里都乐开了花,两个人一起去法国西餐厅。

    这家西餐厅号称最正宗的,尤其是法式牛排,真可谓是一绝。

    夏晓婉跟闻怀特选的是二楼靠近窗户的位置,夏晓婉以为还要点餐,却没想到菜品闻怀特早就点好了。

    夏晓婉那一瞬间,只觉得心里暖暖的。

    吃到一半的时候,夏晓婉去三楼上洗手间,却被服务生拦住。

    夏晓婉一听这话,直接气不打一处来:“为什么?难道,你们这儿是狗眼看人低?”

    “不,不是的,小姐,你别误会,我们三楼包场了。”

    服务生解释着,夏晓婉不听还不生气,她一听这个就愈发生气起来:“包场怎么了?包场了不起吗?我今天还非得进去不可了。”

    “对不起,小姐!”五六个保安守在门口,任夏晓婉如何飞也是飞不进去的,此刻她的肺都快气炸了,可也没什么办法。

    就在她离开的时候,她一眼就看到楼上的夏冰莹,她对面坐着的是龙琰琛,从楼上传来舒缓的钢琴曲。

    再看看闻怀特,他们只能坐在拥挤吵闹的二楼,嫉妒心膨胀,夏晓婉想着总有一天她要超越夏冰莹!

    当夏晓婉回到座位的时候,她越想心里就越不舒服,干脆从座位上又站起来,走到楼梯口对服务生说着:“我问你,上面包场的是不是叫龙琰琛?”

    “是,是啊,小姐,你怎么知道?”

    “你说呢?那女的叫夏冰莹是不是?我告诉你,我是夏冰莹的妹妹,如果你们不让我进去,那后果自负!”

    夏晓婉生气地说着,她趁着服务生有神的时候,忙冲上去,一路上夏冰莹身边:“姐姐,他们还不让我进。”

    正在夏晓婉说这些的时候,服务生就冲上来,忙捉住夏晓婉,跟夏冰莹道歉:“对,对不起,龙先生,这位小姐非得说是您夫人的妹妹,一定要上来,我们也没办法。”

    “莹莹,你怎么看?”龙炎琛征询夏冰莹的意见,夏冰莹摆摆手:“算,算了,你们走吧!她的确是我妹妹。”

    “好,好的,谢谢你。”

    服务生离开,夏冰莹才转过头盯着夏晓婉问着:“你怎么在这儿?”

    “呵呵,姐姐,我刚才在二楼看见你,所以就想上来跟你聊聊,却没想到那些服务生,他们居然不让我上来,姐姐,我好惨!”夏晓婉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夏冰莹听到夏晓婉这话,她不由得笑了,好一会儿,她才开口问着:“那你有什么事吗?”

    夏晓婉一脸尴尬:“姐姐,我其实也没什么事,我只是想看看看你罢了。”

    “看我做什么?难道,我们在设计部还没见够?”

    夏晓婉愈发的尴尬,她跟夏冰莹简直无法待下去,于是干脆找了个借口离开。

    她慌忙的逃下二楼,闻怀特觉得不对劲,于是忙开口问着:“婉婉,你,你怎么了?”

    “没事,怀特,我决定了,我一定会拿到最新设计图的。”

    “嗯?婉婉,你怎么了?为什么会忽然这么决定?”

    “没什么,怀特,我只是忽然觉得人不应该满足现状,而应该想办法,成为最好的自己。”

    夏晓婉说着,闻怀特呵呵地笑了:“婉婉,你终于想通了,好,为我们以后得美好生活,干杯!”

    “干杯!”

    闻怀特抿了口红酒,忽然开口道:“婉婉,龙氏设计部的设计到什么地步了?”

    “哦,已经大致完成,怎么,难道还要等?”

    夏晓婉问,闻怀特想了想便道:“不用,不用的,你只管想办法把复印件弄出来,记得一定要在龙氏财团发布之前。”

    “好的,这个我自然懂。”

    彼时,夏冰莹跟龙琰琛还在三楼。

    只是自从夏晓婉这么一闹腾,夏冰莹就再也没了兴致,好好的烛光晚餐就被这么破坏了。

    龙琰琛见夏冰莹不开心,忙问着:“莹莹,你,你怎么了?没事吧?”

    “没事,阿琛,我们回去吧!”夏冰莹说着,龙琰琛点点头,两个人一起回帝华别墅。

    当夏冰莹走到法式餐厅的时候,她一眼就看到夏晓婉跟一个陌生的男子在一起。

    这如果是以前,她们关系还好的时候,夏冰莹一定会上前问清楚的,可现在她也没那个闲时间,而且更重要的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等夏冰莹到停车场的时候,她忽然响起刚才在餐厅的那个男人,似乎就是那晚的那个男人。

    只是夏冰莹不会刻意去粘上去,夏晓婉的事怎么样都无所谓,跟她没关系。

    “莹莹,你怎么了?”龙琰琛问着,夏冰莹听到龙琰琛的声音,忙开口道:“没,没事,怎么了?”

    “上车吧!”龙琰琛征询夏冰莹的意见,夏冰莹点点头:“好,好啊!”

    龙琰琛打开车门,夏冰莹回头看着龙炎琛,两个人相视一笑,她才坐在座位上。

    龙炎琛自然是坐在夏冰莹身边的,车子一开动,夏冰莹就托着下巴看着窗外的风景。

    她想着之前跟夏晓婉的种种,以前她们是闺蜜,是无话不谈的朋友,可经历了这么多,她们之间自然是连朋友也做不成的。

    一想到这儿,夏冰莹就觉得这世间的事情就是很奇怪,或许她跟夏晓婉之间从来就是注定的敌人,只是她不自量力。

    回到帝华别墅,夏冰莹就去自己的房间,而龙炎琛则去书房。

    夏冰莹在房间里呆了一会儿,便觉得闷闷的,于是就出去客厅走走。

    忽然女佣在擦柜子的时候,直接把柜子最后一层弄翻了,夏冰莹是好心过去收拾的,只是当她在低头的一刹那,就看到地上掉落着一张陈年的照片。

    夏冰莹想伸手去拿,却被女佣直接抓紧手里,忙道歉:“对,对不起,对不起,夫人,我,我先走了!”

    夏冰莹一阵奇怪,心想这女佣到底是怎么回事?不就是一张照片吗?她何必紧张成这个样子?

    夏冰莹没有多想,呵呵地笑了,亲自收拾好才离开客厅。

    当夏冰莹离开客厅的时候。那女佣才忙拿着照片去书房找龙炎琛。

    她咚咚地敲门,龙炎琛回答:“请进!”

    女佣推开门走进去,当她见到龙炎琛的时候,扑通一声就跪在地上:“对不起,少爷,对不起,这个夫人看到了。”

    龙炎琛看到女佣手掌中的照片,一把抓过来,质问:“为什么?为什么她会看到?”
https://www.duanqingsi.com/43/48985.html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