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058章 知错能改的男人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夏冰莹却并不理会,只是背对着龙炎琛,男人不明白夏冰莹怎么了,于是只好问:“莹莹,你没,没事吧?”

    “当然有事。”

    龙炎琛只觉得头皮发麻,不解地问着:“什么事?”

    夏冰莹瞪着龙炎琛不说一句话,龙炎琛忽地恍然大悟,追问:“莹莹,你,你怎么了,是不是身体不舒服?”

    夏冰莹跟一听这话,她就头大了,一口否认:“没,没有,我很好。”

    要是再被龙炎琛拉去做什么鬼检查,那可就得不偿失了。

    “那你怎么了?”龙炎琛绞尽脑汁,也想不出原因。

    “龙炎琛,你真的不知道?”夏冰莹没好气的问,龙炎琛就差指天发誓,夏冰莹也不再说什么,因为依着现在的情况看,龙炎琛是不可能知道他错在哪里的。

    “莹莹,你到底怎么了?”

    “龙炎琛,你还问?我问你,你干嘛对人家小护士那么凶?人家惹你了?”夏冰莹真真是无语极了,龙炎琛一脸懵逼:“没有。”

    “那为什么对人家护士那么凶?”

    夏冰莹以为龙炎琛总该说出点儿什么,可事实上却并不是如此,龙炎琛甚至连半点悔意也没有,反问:“为什么要对她好?”

    “什么为什么?龙炎琛,难道对别人礼貌不是做人最基本的道德吗?”

    “我又跟她不认识。”

    “龙炎琛!”

    这男人的思想简直是无敌了,好歹他也是龙氏财团的总裁,怎么能这么蛮横无礼?

    夏冰莹见跟龙炎琛说不明白,也不再理会她,只是转身往外走,一直到医院你的小广场,夏冰莹才停下,坐在台阶上。

    她觉得自己要冷静一下,龙炎琛跟她的三观不合,她有必要考虑考虑以后说到底怎么办。

    可是她的屁股还没坐稳,龙炎琛就赶过来:“莹莹,我们回去吧!”

    “不要。”

    “莹莹,你身体还没好完全。”

    “那又怎么样?”

    龙炎琛顿了顿,好一会儿,他才终于艰难地小声说:“那我以后对别人也礼貌一点儿,还不行?”

    “真的?”

    “当然,君子一言驷马难追。”

    夏冰莹听到这个成语,咯咯地笑了,龙炎琛看着夏冰莹的笑容,他想无论怎么样也值了。

    回到病房,夏冰莹的肚子有点儿疼,龙炎琛一下子就急了,忙转身去医生办公室抓来医生。

    “去给她检查检查到底怎么了。”

    龙炎琛紧紧张地说着,医生忙点点头去检查。

    可是五分钟的时间都过去了,医生还没有结果,龙炎琛终于忍不住大声吼起来:“喂,你到底会不会看?再敢浪费时间,看我……”

    龙炎琛的话刚说到一半,忽然想起刚才哦跟夏冰莹的约定,就立刻闭嘴,语气也变的柔和起来:“没事,医生,你继续检查。”

    前后想过山车一样的态度,医生可谓是心惊胆战,检查一会儿,便道:“龙总我,夫人她是吃坏肚子了,没什么大碍。”

    医生走后,夏冰莹的肚子破天荒的不疼了,她瞪着龙炎琛,沉重地叹了口气道:“龙炎琛,你刚才的态度……”

    夏冰莹话还没说完,龙炎琛就忙打断:“莹莹,刚才我的态度已经很好了,都是那个医生不会看病,而且后来我不是改了吗?莹莹,你总得给我一点适应的时间吧?”

    夏冰莹听到这话,她噗嗤一声就笑了:“龙炎琛,你误会了,来,这是奖励给你的小红花,以后再接再厉。”

    “你夸我?”

    龙炎琛高兴地跟个孩子一样,夏冰莹怔怔地看着龙琰琛,忽然觉得这男人其实还蛮可爱的。

    想到可爱两个字,夏冰莹一个寒颤,她偷偷地看向龙琰琛,眼前的男人一米八的个头,那么大块头立在那里,用可爱两个字形容的确有些不恰当。

    只不过刚才龙琰琛的样子,可爱两个字才最贴切。

    时间过的很快,又两天,这两天的时间里,只要有夏冰莹在,龙琰琛会彬彬有礼的不成样子。

    夏冰莹别提有多满意了,他们出院是在第三天的早上。

    夏冰莹还以为龙琰琛会让她一起出院,可谁知道却并不是如此。

    龙琰琛也不知道那里抽风了,非得要她等下午再出院。

    夏冰莹想了想也没说什么,无所谓,反正有蓝微微陪着,她也可得自由自在。

    蓝微微是在龙琰琛走后来的,夏冰莹看到蓝微微别提有多开心了,住院这几天里,蓝微微虽然电话不断,可却很少来。

    她一把抱住蓝微微,眼泪差点就落下来:“微微,真好,我终于见到你了!”

    “怎么,你还想以后再也不见我?”蓝微微板着脸说着,夏冰莹忙否认:“不是,当然不是,微微,你这几天都没来医院,所以我很想念你嘛。”

    “真的吗?”

    “嗯,的确如此。”

    夏冰莹如鸡啄米般点头,蓝微微却深深地叹了口气:“唉,我看啊,某人也只是说说而已,事实上呢,她早就乐不思蜀,恨不得我永远不出现。”

    “谁?谁啊!”

    “当然是你,每天都是我给你打电话,发微信,你有记起我来吗?哼,我要不是看在这么多年朋友的份上,我一定会不会理你的。”

    蓝微微背对着夏冰莹,生气地说着。

    “冤枉,冤枉啊,我没有,我也不想的,都是龙琰琛,他非得说手机辐射大,把我的手机收进柜子还上了锁,微微,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夏冰莹一脸苦逼,蓝微微听到这话,她直接就哈哈大笑起来,而且还是笑的上气不接下气。

    夏冰莹整张小脸扭曲的跟苦瓜一样,尴尬极了:“微微,你也觉得我很悲催,是不是?”

    “没,没有,怎么会呢?莹莹,你别这么想,这是人家龙总关心你啊!”

    蓝微微憋着笑,一本正经地说着。

    “才不是,微微,你都不知道龙琰琛他管的有多少?我是一点人身自由也没有,我……”

    “莹莹,你这么吐槽,只能让我误以为你是在炫耀。”

    蓝微微拧了拧眉说着,夏冰莹一脸悲剧:“这怎么可能?微微,真的没有。”

    “那就是在高调炫耀,秀恩爱?”

    夏冰莹急了:“微微,你也打趣我?”

    “好了,好了,我开玩笑的,莹莹,我怎么会打趣你呢?我替你高兴都还来不及呢!”

    蓝微微这次才一本正经地说着,夏冰莹急哭了:“真的?”

    “当然了,傻啊你,哭什么?”

    “臭微微,你以为你不理我了呢!”

    “唉,没什么,我只是有些嫉妒你看看我孤家寡人一个,而你呢?跟龙琰琛琴瑟和鸣,怎么能不让人羡慕?”

    琴瑟和鸣?她跟龙琰琛真的好到那个地步了吗?

    夏冰莹想着想着,她的脸上不由得浮现出笑意。

    “莹莹,莹莹……”

    蓝微微唤了好几声,夏冰莹才终于从自己的思绪里换过神来:“啊,什么?微微,你说什么?”

    “没,没什么。”夏冰莹忙否认,蓝微微呵呵你笑了:“好啦,想龙琰琛就想龙琰琛呗,干嘛这么藏着掖着?”

    “微微,我没有。”

    “看吧,看吧,你这都不好意思了,还没有呢?”蓝微微故意逗着,夏冰莹别提有多尴尬了,这天真是没发聊了。

    其实这些日子,夏冰莹心里一直在惦记一件事,那就是设计比赛的事。

    她想问却又不敢问,害怕知道结果。

    此刻,她终于鼓足勇气开口问着:“微微,设计大赛的事怎么样了?学校怎么处理的?”

    蓝微微听到夏冰莹问这话,她整个人都不好了:“没,没什么啊!”

    “怎么会?设计大赛出了那么大的事,学校怎么可能没有动作?”

    “哎呀,反正就是没有。”蓝微微打算死扛到底,夏冰莹忽然道:“微微,我们是最要好的朋友,难道你就真的人心瞒着我?而且,我下午就出院了,结果我总是要知道的。”

    “我都知道,可……”蓝微微欲言又止。

    夏冰莹都快急死了:“可什么?微微,到底怎么了?你说话啊!难道,你想我连一点心里准备都没有,就回学校吗?”

    “不是,当然不是,只不过……算了,莹莹,我还是告诉你吧!其实校长找我谈过几次,他说,他说学校有学校的纪律,他也没办法,如果你在这么倔强下去,要查什么真相,那他就只好按照章程办事。”

    蓝微微一口气说完,但真正的结果她还是没敢说出来。

    可夏冰莹又怎么可能这么轻易打放弃?此刻,她认真地盯着蓝微微,好一会儿,她才终于又问:“微微,按照章程办事是要怎样?”

    蓝微微一脸为难,夏冰莹当然看得出,于是干脆直接开口道:“微微,你别想骗我,说吧!到底是怎么回事,我没那么脆弱,更不会那么不堪一击。”

    蓝微微听到夏冰莹这么说,她终于没在说什么,只是开口道:“开,开除!”

    夏冰莹一下子就从病床上起来,不可置信地问着:“什么?这,这怎么可能?”

    “校长说这次评委组一直要求从严处理,否则都表示来年不会参与设计大赛。”

    夏冰莹一个趔趄,差点摔在地上。

    蓝微微忙扶住夏冰莹:“莹莹,你,你没事吧?”

    “没事啊!我很好,嗨,不就是开除嘛,那又如何?再说,我也不稀罕,退一万步讲,我还有龙琰琛是不是?”

    “莹莹,你别这么说,我这样,我心里难受。”蓝微微知道夏冰莹这么说,只是不想让她担心罢了,可其实夏冰莹越是这么说,她心里就越是担心。

    夏冰莹又怎么可能不在乎?这么多年,她梦想的目标就是毕业,然后找一份稳定的工作,自给自足,自力更生。

    可现实却偏偏不如意,如今还有半年的时间就要毕业,却没想到竟然会发生这种事!

    “莹莹?”蓝微微担心地唤着,夏冰莹刚开始的时候并没有反应过来,好一会儿,她才反应过来:“怎么了?”

    “你没事吧?”蓝微微担忧地问着,夏冰莹装作一副若无其事地样子:“没事啊,我又不是以前,我现在后台多硬?放心啦!但是……”

    “但是什么?”蓝微微忽然听到夏冰莹的话,不禁又担心起来。

    “但是我不会轻易就这么算了,我一定要调查到底。”

    一早上的时间,夏冰莹都在跟蓝微微合计到底该怎么办,她们甚至还想着不行就先认错,再调查。

    不过很快,这个想法就被否决,首先夏冰莹不能接受,其次夏冰莹还是不能接受。

    她没有错,凭什么要认错?

    早上的时间一晃眼就过去了,午餐是龙琰琛吩咐送来的,几样简单的家常菜。

    当然这是经过夏冰莹要求改良后的,要不然绝对又是土豪的做派。

    反正夏冰莹现在是摸清龙琰琛打行事风格了,不过有一点龙琰琛还是难能可贵的。

    那就是龙琰琛知错能改,只要她提出来,龙琰琛一定会快速改掉,而且还不打一点折扣。

    夏冰莹跟蓝微微吃饭的时候,龙琰琛也正跟青柳大师吃饭,话说他可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请到青柳的。

    龙琰琛了解到评委组里,青柳的分量是最重的,所以才想到这个办法。

    只是青柳却并不领情,而且她一向最讨厌这种走后门拉关系的做派,所以从一进包厢,她就没有好脸色,话里话外阴阳怪气:“龙总?不知道鼎鼎大名的龙总来找我有什么事?”

    “先吃菜,吃菜!”龙琰琛深呼吸一口气,现在为了夏冰莹,他也是拼了。

    “吃菜?别了,我觉得龙总还是先说说目的吧!我青柳不喜欢这种含含糊糊的饭局。”

    “好,那我就明说了,你要多少才肯放过夏冰莹?”

    “放过?我为什么要放过?”

    龙琰琛从包包里拿出一张支票递过去:“这是一张没有金额的支票,你想要多少就填多少!”

    “哈,龙总,你可真是财大气粗啊,不过很可惜,我不喜欢钱。”青柳愤怒地说着,起身就要走,可是却被龙琰琛的保镖拦住。

    青柳看到这种情况,她直接就急了越发的尖酸刻薄:“怎么,龙总,你这是打算取走我性命吗?”

    “不是,当然不是,青柳大师,你开玩笑了,我只是想给你看一样东西。”龙琰琛一个响指,罗桑就走过来拿出一个文件袋递过去。

    龙琰琛将文件袋打开,递给青柳大师:“这个是莹莹以前给你写的信,好几年的时间,她坚持了这么长时间,自然是很崇拜你,她既然这么崇拜你,又怎么可能铤而走险,在她崇拜的人跟前丢脸?”

    “我没有收到她的信。”青柳连看都不看直接否认,不止如此,她转身就走。

    “她就是尘埃。”

    当青柳听到尘埃两个字的时候,她果然停下脚步:“拿来,我看看。”

    龙琰琛递过去,青柳看了看,果然是尘埃给她写的信,起初她也不想看的,可是这个小姑娘一直坚持,也正是她发这份坚持打动了她。

    “尘埃?她真的是尘埃?”

    青柳一直想见见这个小丫头,可却苦无机会,她来设计大赛当评委之前,还想着会不会见到尘埃,只是她怎么也没想到,夏冰莹竟然就是尘埃。

    “不错,青柳大师,夏冰莹这次是被诬陷的。”

    龙琰琛点头说着,青柳忽然想起什么忙开口问着:“龙总,是尘埃让你来的?她跟你什么关系?”

    “哦,她是我妻子,不过不是她让我来的,这一切都是我自作主张,我只是想在下午的学生大会上给她一个惊喜。”

    “没想到龙总还这么疼老婆,好,既然她是尘埃,那我对她自然没有什么可怀疑的,放心,我会替她说话的。”

    青柳离开后,罗桑才奇怪地开口问着:“总裁,我们为什么不把视频给青柳大师看?”

    “当然是以防万一,免得节外生枝。”

    龙琰琛说完就离开,他现在只希望下午的学生大会能够顺顺利利的举行。

    青柳一路出餐厅,当她走到门口的时候,却忽然被两个女孩子给拦住。

    青柳有些生气:“你们想干什么?”

    “不想干什么,青柳大师,我们是这次设计大赛的参赛者白芊芊,想跟你聊聊。”

    “聊聊?笑话,聊什么?我想我们没什么可聊的。”

    青柳大师丝毫不给面子,其实她这已经算很好了,要是以前,她一句话都不会说的。

    “青柳大师,你看看这个,我想你会聊的。”

    青柳听到这话,她便接过那本日记本,不到一分钟的时间,她直接就惊呆了,半天才开口问着:“你,你说你是尘埃?”

    白芊芊呵呵地笑了,摇摇头:“不是,当然不是,我怎么可能是尘埃?不过我今天来就是受了尘埃的嘱托,把这本日记交给你。”

    “那她呢?她在哪儿?”

    “大师,尘埃说您一向不喜欢被打扰,所以她就……”

    “她在哪儿?我现在就想见她,快点儿,带我去!”
https://www.duanqingsi.com/43/48951.html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