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60章 她是我母亲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推荐,【完本小说网】无错书籍全完结,秒记:m.wanben.me

    此刻,夏冰莹连看都不敢看龙琰琛,她只是低着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你难道就这么不相信我?”龙琰琛又一次问着,夏冰莹听到这话,她缓缓地抬起头来,苦涩地笑了:“不是我不相信,而是我不想让你陷入流言蜚语,不想让因为我被别人诟病,更不想让你失去所有……”

    龙琰琛就知道夏冰莹会这么想,可是他们经历了这么多,夏冰莹怎么还会如此?

    “傻丫头,我不在乎,这些跟你比起来一文不值!”

    龙琰琛一字一句地说着,夏冰莹自然知道龙琰琛说的是什么意思,事实上并不是如此。

    “那也不行,我心里的这关过不去!”

    “好,那我答应你,以后有什么事,我们都一起面对,可以么?”这是龙琰琛的底线,他从来没对任何人说过这种话。

    这就是夏冰莹想要的爱情,可事实上却并不是如此。

    有些事不是那么简单就能解决的,龙琰琛是谁?他可是龙氏财团高高在上的总裁,他生来就受人瞩目,如果真的因为她,而让龙琰琛变得一无所有,那么夏冰莹是不会原谅她的。

    只不过如今龙琰琛能这么说,夏冰莹不禁有些动心,毕竟人这一生能遇到一个真心实意对你的人,那也是着实不容易的。

    偌大的病房里,夏冰莹沉默着。

    后来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夏冰莹就抬起头来,她看着龙琰琛问着:“那你就不问问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

    他就这么信她?

    “没必要,不管发生什么事我都信你。”龙琰琛认真地说着,夏冰莹听到这话,她就不由得笑起来:“是,你说的没错,你现在是相信,可是以后呢,以后你若是响起来,肯定会心里不舒服的,所以倒不如我们现在分开的好。”

    “不行,你说的我是不会答应的,先不说昨晚什么事也没发生,就算是发生了什么,那又怎样?我在乎的是你这个人,不是那些乱七八糟的事!”

    龙琰琛紧紧地抱住眼前的女人,夏冰莹的眼泪吧嗒吧嗒的落下来。

    这个男人,他把话都说到这一步,她还能怎么样呢?

    她心里有他,根本不忍心拒绝,之前那些也是做足了心理准备才说出来的。

    “好,我答应你。”

    夏冰莹点点头认真地说着,龙琰琛听到这话,他心里别提有多开心了,忙开口问着:“你说的是真的?”

    龙琰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夏冰莹的脸上挂着晶莹的泪珠,唇角带着笑容。

    早餐后,龙琰琛就守在医院里。

    就这样一整天,翌日夏冰莹的状态好了很多。

    可是龙琰琛仍旧陪在病房,夏冰莹于心不忍,就跟龙琰琛说她想跟蓝微微说点私房话。

    龙琰琛也没说什么,等蓝微微来后,他就离开医院。

    不过从医院离开后,他并没有去别的地方,而是跟罗桑去枫叶酒店。

    很快他们就到了枫叶酒店,龙琰琛从车子上下来,便开口问着:“有什么新的发现?”

    罗桑摇摇头:“没有,嘴巴很严,我们什么也没问出。”

    “很好。”龙琰琛迈开步子,罗桑一直跟在后面。

    随着电梯叮地一声响,电梯就停下来,龙琰琛径直去提前定好的总统套房。

    当他们到门口的时候,龙琰琛便吩咐:“去,带人过来。”

    罗桑点头迈开步子,只是还没走几步,他就又听到龙琰琛的声音:“算了,我跟你过去!”

    酒店这种地方人多眼杂,别到时候惹出什么不必要的麻烦。

    罗桑一愣,但随后还是点点头。

    总统套房跟普通客房就隔着一条走廊,半秒钟的时间,他们就到房间门口。

    罗桑走上前敲门,很快门便被打开,龙琰琛走进客厅,偌大的客房一个人也没有。

    “人呢?”

    罗桑指了指卧室,龙琰琛顺着罗桑手指的方向看过去,一眼就看到两个人守在卧室门口。

    龙琰琛嘴角勾起一抹弧度,迈开步子走到卧室门口,保镖打开卧室的门,龙琰琛抬脚走进去,罗桑也跟在后面。

    卧室的英式大床上躺着一个男人,他正在挂吊瓶,一副脸色苍白的样子。

    龙琰琛走近,双手插进裤兜里沉声问着:“谁指使你的?”

    男人听到龙琰琛的声音,他就像没听到一样,面部表情没有任何触动。

    龙琰琛也不着急,反而耐心地坐在凳子上,只是尽管如此,可是他浑身散发的冷冽气息像是能将人冻僵似的。

    “说!”龙琰琛冷声说着,那男还是不说话,龙琰琛一个眼神,罗桑几步走过去,直接拽下吊针。

    “孙亮,你这是在装死吗?我告诉你,今天可是我们总裁亲自来问你,这也是你最后一次机会!”罗桑没好气地说着,孙亮不由得笑起来:“是吗?不过我告诉你,就算是玉皇大帝来问,我还是那句话,不知道。”

    “是吗?”

    忽然孙亮的耳畔响起一道声音,他一睁眼就看到龙琰琛阴沉的脸庞,孙亮不由得一头冷汗,强大的气场压抑地他连话都不敢说。

    “说!”龙琰琛一声低吼,孙亮吓的直接从床上滚下来,龙琰琛不给他任何喘息的机会,一步跨过去,一把捏住孙亮的手腕。

    顿时只听咔地一声,孙亮的手腕就断了,他狼哭鬼嚎地喊起来。

    龙琰琛一脚踹过去,孙亮的肋骨又断了几根。

    孙亮疼的在地上打滚,他的肝都在颤抖,浑身瑟瑟发抖,龙琰琛斯文地拍拍手,刚往前走一步,孙亮赶紧躲在墙角,声音颤抖地求饶:“饶命,饶命啊,我只是拿钱办事,求求你们,当我一条生路吧!”

    “说!”龙琰琛冰冷地说着,孙亮怎么还敢有什么隐瞒?

    “是,是有人让我提前等在卧室里,其他的我什么都不知道。”孙亮颤颤巍巍地说着,龙琰琛面色一愣:“是谁?”

    “不知道,来人带着口罩,我没看清,不过,不过……”

    “不过什么?快说,孙亮,你现在最好别耍什么花招,否则到时候我也保不了你!”

    罗桑一字一句地说着,孙亮那里还敢隐瞒半分,忙结巴地开口:“视频,我录了视频,你们看看!”

    孙亮双手颤抖着从衣服口袋里拿出一个优盘放在地上,罗桑拿起来递给龙琰琛。

    龙琰琛看了一眼,便迈开步子离开。

    罗桑忙跟上去,等他们到总统套房的事后,龙琰琛把优盘插进电脑里,果然那人他人熟悉。

    虽然蒙着脸,可是他还是能看得出,视频里的男人不是龙哲斐又会是谁?

    罗桑也看的清清楚楚,此刻,他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总裁,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龙琰琛并没有回答罗桑的话,而是直接开口问着:“上次我让你查的事情怎么样了?”

    “还没头绪。”

    “算了。”龙琰琛丢了两个字,罗桑听到这话,他不由得就愣住了:“什么?总裁,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难道对那个孙亮就这么算了?罗桑真真是愈发猜不透自家总裁的心思了。

    “很显然,这不是龙哲斐一个人做的,既然如此,如果不等鱼儿都上钩,会很没意思的,反正现在也不急在这一时半刻的。”

    龙琰琛不紧不慢地说着,罗桑就愈发郁闷起来。

    总之不管他信不信,这件事就这么算了。

    而季若茜那边,她就如同一拳头打在棉花上一样,根本找不到受力点,心里那个憋屈,简直无法用语言形容。

    这正是龙琰琛要的结果,如今季若茜这样,更容易露出马脚,到时候再一网打尽,也不会留什么后遗症。

    后来三天的时间里,龙琰琛都守在夏冰莹身边。

    第四日晚上,夏冰莹才终于出院。

    其实夏冰莹早就想离开医院的,因为她相当闻不惯医院消毒水的味道,可是龙琰琛非得让她再待几日,夏冰莹也是无奈。

    不过看着龙琰琛的样子,她也没说什么。

    晚上当他们回到农场公寓的时候,林语婕已经做好了一大桌子菜肴等着。

    晚餐的氛围很好,大家都照顾着夏冰莹,弄的夏冰莹都不好意思起来。

    晚餐结束,蓝微微就说家里有事提前离开。

    所以客厅里就剩下夏冰莹跟龙琰琛两个人。

    夏冰莹靠在沙发上,而龙琰琛则在削苹果,苹果皮削完后,又把苹果切成一小块一块,扎上牙签这才递给夏冰莹。

    夏冰莹冲龙琰琛微微一笑:“阿琛,你什么时候学会这个技能的?”

    “在你面前,我是万能的。”龙琰琛顺着,夏冰莹听到这话,她噗嗤一声就笑起来:“去你的,什么万能?别胡说了!”

    “我才没有。”

    “好,好,你是咱万能还不行?不过龙先生,你现在能跟我去欣赏院子迷人的月光吗?”

    夏冰莹说着,龙琰琛宠溺地回答:“当然可以。”

    龙琰琛穿好外套,又让夏冰莹穿着大衣,他们一前一后地离开客厅。

    等林语婕从厨房里出来,他们已经不见了踪迹。

    林语婕摇摇头笑了,她看着沙发凌乱地样子,就去收拾沙发。

    可是当她走到沙发旁边,弯腰正准备放好抱枕的时候,却一眼就看到沙发上丢着一张照片。

    照片上是一个女人,她留着柔顺的长发,看起来温婉可人。

    林语婕看着看着,她的眼泪吧嗒吧嗒的就落下来。

    这照片上的女人不是别人,正是她年轻时候的闺蜜苏南。

    她们从小一起长大,不过大学毕业后就各自去了不同的城市,但是她们还一直通信。

    再后来有一天,苏南就断了踪迹,林语婕发狠地找过苏南一段时间,可是却一直都没有任何痕迹。

    这么多年过去了,林语婕以为她再也见不到闺蜜的踪影,可是却没想到居然在这里看到了她的照片!

    林语婕把照片放进口袋,刚准备去卧室放置好照片,却忽然龙琰琛跟夏冰莹就走进来。

    龙琰琛一副焦急地样子在沙发上找着东西,林语婕一愣,心想难道这照片是他的?

    林语婕不敢相信自己的猜测,于是干脆便开口问着:“阿琛,你是不是在找什么东西?”

    龙琰琛听到这句话,他便点点头:“是,是啊!”

    林语婕听到这句话,她的心头不由得一跳:“是什么东西?”

    照片吗?其实林语婕想这么问,可最后还是决定算了。

    “一张照片。”龙琰琛说着,林语婕心头又是一跳,她急促地呼吸着,跨着步子靠近龙琰琛问着:“你认识照片上的人?她是你什么人?”

    “嗯,她是我母亲。”

    龙琰琛还是第一次这么介绍,他心里有一种自豪感,同时心里也好受多了,因为他心中的感情再也不要藏着掖着了。

    林语婕听到这句话,她的身形不由得颤了颤:“什么?你说什么?孩子,你确定吗?”

    林语婕知道龙琰琛可是龙氏的总裁,而她的闺蜜苏南只是一个普通的女人,他们怎么可能会有交集?

    “确定,怎么了?妈妈,难道你认识我的母亲?”龙琰琛激动地问着,林语婕的眼泪再也忍不住,吧嗒吧嗒的落下来。

    “认识,当然认识,我们不止认识,而且还是很要好的朋友,孩子,你跟伯母说清楚,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不对,她人呢?她现在在什么地方?为什么龙氏现在的女主人是季若茜?”

    林语婕心里有太多太多的疑团需要解释,她太想知道其中的原委了。

    “我的母亲她早早就死了!”龙琰琛伤感地说着,林语婕听到这句话,她浑身一个趔趄就摔在地上。

    夏冰莹忙去扶林语婕,等她扶起来的时候,林语婕的眼睛便红红的,她死死地盯着龙琰琛:“什么?你说的这是什么意思?苏南她跟我一般大,怎么会,怎么会死?”

    林语婕实在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龙琰琛的脸色阴沉起来,许久他才开口说着:“车祸!当年我妈妈在我还不懂事的时候出车祸死了,不过就算她没死,龙家的女主人依旧不会是她!”

    龙琰琛说完就讽刺地笑起来:“这件事说起来很可笑吧?可事实就是如此!”

    一秒记住{舞若小说网}手机访问:m.duanqingsi.com
https://www.duanqingsi.com/43/23896630.html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