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59章 最好的爱情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推荐,【完本小说网】无错书籍全完结,秒记:m.wanben.me

    帝华别墅的吵杂,被安静地夜色代替。

    按说计划成功,可是龙振宇却愈发的睡不着。

    季若茜更加睡不着,如今那个男人没有找到,万一落在龙炎琛的手里,那她可就危险了。

    “振宇,不如我们去医院看看阿琛他们吧?”暗黑中,季若茜忽然坐起来说着,龙振宇还在生气中,他气龙炎琛对自己的态度,所以怎么可能允诺?

    “不行,我告诉你,从现在开始我真的跟他断绝关系了!”龙振宇没好气的说着,季若茜一脸尴尬,月光撒进窗户,透过米白色的窗帘落在季若茜的身上。

    季若茜心里很不安,就像着星星点点闪烁的月光一样忐忑。

    “咳咳,其实阿琛是个好孩子,这一点你也是知道的,如今酒会上发生了这样的事情,我们是应该过问的啊!”

    “不管,这件事情就这么决定了,不许再说什么。”龙振宇不耐烦地低吼,季若茜见龙振宇态度这么坚决,也就没再说什么。

    只是她如何能安睡?

    季若茜靠在床头怎么也睡不着,忽然拿起手机起身去洗手间。

    在洗手间里,季若茜打开水龙头才拨了龙哲斐的电话,很快手机就被接通,季若茜忙开口道:“你在哪儿?”

    “睡了,怎么了?妈妈,有什么事吗?”龙哲斐奇怪地问着,季若茜一听就生气起来:“当然有事,哎,我说你怎么还能睡的着?酒会上发生了这么严重的事,你难道不知道吗?”

    “知道,只是这也没什么,而且爸爸不是说了嘛,让我们现在静观其变的,不是吗?”

    龙哲斐理直气壮的说着,季若茜却道:“你爸爸说什么就是什么嘛?你眼里还有没有我这个妈妈?”

    “妈妈,你到底是在怎么了?你想怎样就说啊,我最不会猜别人的心思了。”龙哲斐无奈地说着,季若茜听到这话就愈发的生气起来:“这么说,我是别人了?”

    “不是,当然不是了,你可是我的好妈妈呢!”龙哲斐奉承着,季若茜这才算是消气:“哼,这样才对嘛,你现在就去医院看看龙炎琛那边的情况到底怎样,但是记得不许打草惊蛇,听到没有?”

    龙哲斐点点头,他挂点电话就去医院。

    夜晚的路上很安静,龙哲斐的车子疾驰在柏油马路上。

    很快车子就停在医院门口,龙哲斐传了一件黑色的大衣,他带着围巾,只露出两只眼睛,现在还不能跟龙炎琛硬碰硬。

    龙哲斐从医院里进去,找了件白大褂穿上,又戴上口罩,这才光明正大的正在走廊里,只是并没有在走廊里浪费时间,而是直接去找夏冰莹的病房。

    刚才他在护士台的时候,已经打听到夏冰莹在那个病房,此刻也算是轻车熟路。

    几分钟后,龙哲斐就已经站在病房门口了,可里面却没有任何动静。

    龙哲斐待了大约十几分钟的时间,依旧如此,他也没辙只好离开医院。

    回到帝华别墅,龙哲斐就跟季若茜说夏冰莹他们已经休息了,这件事才算完。

    而事实上,龙琰琛早就料到龙哲斐回来,所以他告知护士站,不许泄露夏冰莹的病房。

    果然龙哲斐来了,龙琰琛便又告诉护士站,让说一个假的房间号,放点烟雾弹,如今夏冰莹需要静养,他不想让任何人打扰。

    也正是因为这样,龙哲斐才什么也没打听到。

    这会儿,龙琰琛就守在病房里。

    夏冰莹就躺在病床上睡着了,刚才来的时候,夏冰莹一直颤抖着,不让龙琰琛碰。

    后来除过龙琰琛,夏冰莹谁也不让动,就连医生的检查,她也是抗拒的。

    还好夏冰莹身上并没有什么严重的伤口,只是额头上被撞了一片青紫。

    处理好伤口后,夏冰莹就睡着了。

    龙琰琛后悔极了,要知道酒会的时候,他就应该守在夏冰莹身边的。

    这一夜,龙琰琛彻夜未眠。

    翌日清晨,龙琰琛早早醒来,他见夏冰莹还在睡觉,就从病房里走出去,吩咐让罗桑去买早餐。

    然后,龙琰琛就又去病房。

    可是当龙琰琛到病房的时候,却并没有看到夏冰莹的身影。

    龙琰琛惊地一头冷汗,赶紧准备出去调监控,这时候,他的余光看到桌子上放着一张纸条。

    龙琰琛几乎一个箭步冲过去,抓起纸条,只见纸条上写着几个字:我走了,别找我!

    这是夏冰莹的字迹,龙琰琛是认识的,当他看到这几个字的时候,他的头嗡地一声就响起来……

    怎么会,怎么会这样?莹莹是什么意思?

    龙琰琛冲出病房调出监控,他出去找罗桑不过几分钟的时间,夏冰莹一定走不远的。

    果然,当监控掉出来的时候,龙琰琛一眼就看到夏冰莹正往医院门口走去。

    龙琰琛转身,迈开步子,跑着去追夏冰莹。

    此刻,龙琰琛什么也顾不得,他脑海里全都是夏冰莹的身影,心里也都是她!

    龙琰琛刚到医院门口,他一眼就看到夏冰莹要上出租车。

    龙琰琛百米冲刺到夏冰莹身边,一把抱住夏冰莹,然后打横抱起去病房。

    夏冰莹惊呆了,一看是龙琰琛,她就使劲地挣扎着:“龙琰琛,放开我,你放开我听到没有?”

    “不放,我是不会放开你的手的!”龙琰琛坚决地说着,夏冰莹苦涩一笑:“就当我求求你,放了我,行吗?”

    “为什么?”龙琰琛问着,他的脚底下根本没停下脚步。

    夏冰莹只是低着头,她一句话也没说。

    等到病房的时候,龙琰琛把女人放在床上,他这才开口道:“没有为什么,就是不喜欢了!”

    “为什么?我们不是说好不分开的嘛?”龙琰琛脸色难看极了,他真真是不理解夏冰莹,为什么她会忽然说这种话。

    “不分开?你知道不分开的前提是什么吗?不分开你就要对我好,时时刻刻保护我,可是昨晚上我被别人欺负的时候,你在哪儿?”

    夏冰莹一边吼着一边落泪,龙琰琛无地自容,是啊,夏冰莹说的一点也没错,昨晚上都怪他,要是他一直守在夏冰莹身边,那根本就不会出现这种情况!

    龙琰琛一句话也没有,她只是沉默着。

    窗外的阳光洒进来,可是病房的气氛却像是凝结了一般。

    咚咚……

    门外响起两声敲门的声音,龙琰琛猛地抬起头,对夏冰莹一字一句地说着:“你真的不要我了?”

    “是,你不能保护我,我要你做什么?”夏冰莹仰起头,她让泪水倒流进眼眶。

    或许只有这样,她的心才不会痛。

    “好,既然你决定了,那我就遵从你的想法,只是你现在身体很虚弱,我打电话让蓝微微过来照顾你。”

    龙琰琛说完就拿起手机,夏冰莹却道:“不用,我自己会给她打电话,你走吧!”

    “莹莹,我……”

    龙琰琛话还没说完,夏冰莹就冷呵一声:“走,现在就走!”

    龙琰琛转身迈开步子,一步步地走出病房,虽然床边离门口只有几步的距离,可是龙琰琛却像是走了一个世纪那么长。

    终于,他从病房里走出去。

    当他打开门的时候,一眼就看到罗桑站在那里。

    罗桑看到龙琰琛,他总觉得那里不对劲:“总裁,你怎么了?没事吗?”

    “没事,早餐呢?”龙琰琛问着,罗桑指了指提着的早餐,龙琰琛听到这话,他便开口道:“去吧!给她送进去。”

    罗桑一愣,他还以为龙琰琛要亲自送进去呢,却没想到现在居然是这种情况。

    不过既然龙琰琛已经都这么说了,他也没什么办法。

    罗桑进去病房,龙琰琛就坐在走廊上。

    半秒钟的时间,罗桑就从病房里出来,他看着夏冰莹的状态很不对,可是也没敢多问。

    他这刚一走出来,就听到龙琰琛的声音:“去打电话给蓝微微,让她来医院。”

    “为什么?我们……”

    罗桑话还没说完,就被龙琰琛直接低吼着打断:“还不快去?”

    罗桑一愣,他什么话也不敢说,赶紧去另一边拨通蓝微微的电话。

    索性蓝微微的电话很快就被接通,罗桑忙开口道:“蓝小姐,你能来一趟医院吗?”

    蓝微微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医院?大清早的,我是在医院做什么?”

    蓝微微也是一脸郁闷,不过赶快她就觉得不对劲,忙开口问着:“莹莹,难道是她出事了?”

    “是,夏小姐在医院,所以……”

    蓝微微没等罗桑说完话,她就抓起电话往医院赶。

    半个小时候,她就出现在医院。

    蓝微微刚到病房门口,她一眼就看到罗桑站在那里。

    蓝微微一个箭步冲过去,忙开口问着:“罗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没什么大事,要不你进去看看?”罗桑也说不清楚,所以他干脆闭嘴。

    蓝微微狠狠地瞪了一眼罗桑,便走进病房。

    夏冰莹正靠在床头,当她听到门吱呀的响声就赶紧抬起头来,结果就看到蓝微微站在那里。

    夏冰莹呆住了,半天才开口道:“微微?你怎么来了?”

    “你说呢?说吧,到底怎么回事?”蓝微微一副恨铁不成钢地说着,夏冰莹一脸茫然地看着蓝微微:“什么?微微,你要说什么?我怎么都听不懂?”

    “听不懂?你是想让我把话说明白吗?”蓝微微没好气地说着,夏冰莹嘿嘿一笑,便道:“好了,好了,你别生气,我说,我说还不行吗?”

    “好啊,如果你敢有隐瞒,我是不会放过你的!”

    蓝微微狠狠地说着,夏冰莹一脸尴尬,不过最后她还是轻描淡写地说了昨晚上发生的事。

    尽管夏冰莹已经尽力淡化,可蓝微微还是噌地一声站起来,镇定地看着夏冰莹:“什么?你说什么?龙家的人也有点欺人太甚了吧?你等着,我这就替你讨回公道!”

    夏冰莹一听这话就极了,忙开口道:“别,别了,我们就当这件事已经结束了。”

    “那怎么行?龙琰琛呢?你这都住院了,龙琰琛人呢?太过分了……”

    蓝微微别提有多生气了,夏冰莹一头冷汗:“微微,不管龙琰琛的事,而且我已经跟龙琰琛没关系了。”

    “没关系?你这是又跟他闹分手?可为什么啊,我真真是不明白,不对,我知道了,你是不想让龙琰琛陷入流言蜚语是不是?”

    “不是,我只是觉得龙琰琛他保护不了我!”

    夏冰莹认真地说着,她没有任何开玩笑地意思。

    蓝微微听到这话,她就不由得笑起来:“莹莹,你以为这么糊弄我,我就会相信?若是其他人,我也不会乱想,可现在跟我说这话的人可是你,怎么,你还不想跟我说实话?”

    夏冰莹原本就很尴尬,现在愈发的尴尬起来:“是,你你说的没错,可是我又能怎么样?我根本没办法,季若茜来势汹汹,昨晚的事显而易见,我不想连累他,而且昨晚已经发生那种事,我该怎么,怎么……”

    “配得上他?莹莹,你怎么会这么想?我想龙琰琛肯定不会在意的,而且你也没被那啥,你等着,我这就去找龙总!”蓝微微真真是郁闷死了,夏冰莹却是一把抓住蓝微微的胳膊:“别,别去,只要他好,我无所谓的,真的!”

    最好的爱情不一定要在一起,只要对方好,她怎么样都无所谓。

    夏冰莹这话刚说完,门哐啷一声就被推开,男人深沉地声音响起来:“你知道我好过吗?”

    蓝微微一转身就看到龙琰琛的身影,她忙迈开步子离开,这种时候她是不会做电灯泡的。

    偌大的病房,就剩下夏冰莹跟龙琰琛两个人。

    这会儿,龙琰琛才又继续道:“莹莹,你知道吗?没有你,我是不会好过的,而且你是这个傻丫头,我怎么会因为昨晚的事不要你?”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你走吧!”夏冰莹冷脸说着,龙琰琛一把抱住夏冰莹:“你知道的,你一定知道,莹莹,我们一起经历了这么多,你觉得我会因为别人的目光离开你?”

    一秒记住{舞若小说网}手机访问:m.duanqingsi.com
https://www.duanqingsi.com/43/23864035.html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