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58章 祸事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推荐,【完本小说网】无错书籍全完结,秒记:m.wanben.me

    虽然龙琰琛没理会龙振宇,可毕竟他有自己的目的,还是凑上去,傲娇地问:“聊聊?”

    龙琰琛一愣,他倒是没想到自家父亲会亲自跟他搭话,要知道早上的时候,他刚刚才被赶出龙氏。

    “好啊,只是不知道父亲你想跟我聊什么?”他都已经净身出户了,龙琰琛实在是想不出,龙振宇还能做什么。

    “以后。”

    龙振宇丢了两个字,龙琰琛眉稍一挑,便道:“嗯,可以。”

    龙琰琛等着龙振宇后面的话,可是没想到龙振宇却一句话也没有。

    正在龙琰琛奇怪的时候,就听到龙振宇的话:“我是想跟你单独聊,就我们两个人进行一场男人之间的谈话!”

    龙琰琛嘴角勾起一抹弧度,他还真是没想到,自家父亲居然会说出这种话。

    虽然龙琰琛很震惊,可是他也没什么表示,只是开口道:“莹莹不是外人!”

    龙振宇已经在刻意压制自己的火气,可是当他听到龙琰琛这话,他的火气还是蹭蹭地往上冒。

    “那我是外人?”龙振宇带着怒意反问,夏冰莹终于忍不住,忙开口道:“我还是先离开吧!”

    夏冰莹起身要走,龙琰琛一把抓住夏冰莹的胳膊:“不许走!”

    夏冰莹真的不知道龙炎琛是真的不懂,还是在装不懂,她是什么意思,难道龙炎琛不明白吗?

    “我去洗手间。”

    夏冰莹只好又道,龙炎琛实在不想放开女人的手,但是既然夏冰莹已经都这么说了,龙炎琛也就再说什么。

    其实他心里是想着反正夏冰莹去洗手间也没多长时间,等夏冰莹离开后,龙炎琛才开口问着:“现在她都已经走了,你有什么话就说吧!”

    龙振宇双手握在一起,他真真是要气糊涂了,眼前这个孩子还是自己曾经喜欢的那个孩子吗?

    龙振宇不禁有些怀疑,以前龙炎琛还算是把自己的话放在心上的。

    “夏冰莹有什么好的?”

    龙振宇一字一句地问着,龙炎琛两指夹起高脚杯,呡了口红酒才道:“不知道,反正就也觉得没什么不好。”

    “是吗?可是我不同意你跟她在一起。”龙振宇严肃地说着,当龙炎琛听到这句话,他就不禁笑了:“可是当年我跟她领证的时候,你也没说什么,爸爸,你现在说这些是不是有点儿太迟了?”

    “迟?你这是在怪我吗?当年我不知道她是个什么样的女人,可是现在我知道了,所以我不允许你跟她在一起。”

    “那我到想问问,在你的心里有几个能看上的人?季若茜吗?”龙炎琛风轻云淡地说着,只是当龙振宇应到这话的时候,他顿时就惊呆了,震撼地看着龙炎琛:“你,你怎么能直呼你妈妈的名字?”

    “她是不是我妈妈,你还不清楚?还是说你想让我从头说给你听?”

    龙炎琛不想把话挑明,因为这件事情目前他还没证据,只是他父亲这么逼着他,后面他会做出什么事,那就不知道了。

    龙振宇彻底愣住了,他呆呆地坐在那里,一动不动……

    另一边,夏冰莹刚走到客厅的另一头,准备找个安静的位置好好的休息,却没想到她屁股还没坐稳,季若茜就走过来,面带笑容地说着:“莹莹啊,怎么样,今晚的酒会你还满意吗?”

    “我?呵呵,伯母,你真是说笑了,这是龙家的酒会,满不满意的恐怕还轮不到我指点。”

    这点儿自知之明,夏冰莹还是有的。

    “也是,你这孩子还真是懂的自己的位置,只不过也正是因为这样,伯母才更喜欢你呢!来,伯母敬你一杯。”

    季若茜几步走近夏冰莹,端起酒杯说着。

    夏冰莹刚准备端起酒杯,可谁知道季若茜啊地一声就扑过来,结果一杯酒直接撒在夏冰莹的身上。

    夏冰莹穿着浅灰色的裙子,红酒淋在上面,裙子全都废了!

    夏冰莹惊地后退几步,季若茜定住身体,忙抱歉地说着:“对不起,真是对不起,我,我不是故意的!”

    “没事。”夏冰莹丢了两个字就准备离开,她惹不起季若茜,难道还躲不起吗?

    不过夏冰莹还没走几步,季若茜就追上来:“等等,莹莹,你该不会是真的生气了吗?”

    “没有。”

    怎么可能不生气?夏冰莹也不知道季若茜哪里来的勇气,居然会这么问,她也真是无语了。

    可夏冰莹不想跟季若茜这种人计较,所以也懒得说什么。

    夏冰莹说完没有任何停留,就迈开步子。

    然而,季若茜又追上来:“你看看你衣服也脏了,不如去我房间里,我帮你们找件衣服?”

    “不用,真的不用了。我去洗手间擦擦就好。”夏冰莹说完就又要离开,可是季若茜却并不放弃,连声音也高了几个分贝:“莹莹啊,你现在是阿琛的女朋友,那我们就是一家人,你如此跟我见外,那,那让我怎么做人啊!”

    众人听到这句话,他们就都投来疑惑地目光,事情都到了这一步,夏冰莹也是没办法,只好跟着季若茜去卧室。

    “你看看要是早跟我来,那倒好了,也省的让这些闲人看笑话……”季若茜一路上絮絮叨叨的,夏冰莹一句话也没有,只是陪笑。

    等到卧室的时候,季若茜找了件衣服递给夏冰莹,便对夏冰莹说着:“你先换,我就出去了。”

    “好啊,我一个人可以的。”夏冰莹巴不得季若茜走的,等季若茜走后,夏冰莹便开换衣服。

    这间卧室只有一个落地窗,夏冰莹刻意拉上窗帘。

    卧室里安静极了,外面的音乐声,吵杂声完全也可挡住。

    当正在解扣子的时候,却忽然一个人影就从窗帘后面窜出来,顿时夏冰莹就闻到一股刺鼻的酒味。

    那是一个醉鬼,穿着西装革履,看起来也是人模狗样的。

    男人跌跌撞撞地走过来,放肆一笑,便一把拽着夏冰莹的手:“美人,来,给哥哥亲一口!”

    “你是谁?怎么会在这儿?”夏冰莹害怕的挣扎着,可是却一点用也没有,她毕竟是个女人,根本没办法挣脱。

    “我是谁?你说呢?”男人扑倒夏冰莹身上,一把抱着夏冰莹。

    夏冰莹心头一跳,她害怕极了,可还是用尽全身的力气挣扎着:“放开,你给我放开,听到没有?救命,救命啊!”

    啪,正在夏冰莹喊的时候,一个巴掌毫无征兆的就落下来:“闭嘴,我告诉你若是惹来了其他人,我就弄死你!”

    “混蛋,你到底是谁?这里可是龙家!”

    “龙家又怎样?我可是玉皇大帝!”男人说完就直接冲上来,扑倒在夏冰莹身上。

    “啊,混蛋,放开,放开我!”

    可是男人怎么会停手?此刻男人的疯狂完全展现出来,这里全完隔音,外面根本无法听到任何声音。

    夏冰莹硬生生地被男人压在身底下,醉鬼上下其手……

    夏冰莹是真的怕了,此刻她灵机一动忙开口道:“放开我,求求你放开我,我告诉你,我是龙炎琛的女人,他若是知道你这么对我,是不会放过你的,不过你是受谁指使的,现在放开我都还来得及!”

    “龙炎琛了不起吗?我告诉你,老子偏偏还就不吃这套,你能怎么样?”男人可恶地说着,只听撕拉一声,夏冰莹的裙子就被撕开一道口子!

    “那,那你想要什么,钱吗?你要想什么我都给你!”

    醉鬼听到这话,他就哈哈大笑起来:“钱?老子不缺钱,我告诉你,老子现在就缺女人!”

    男人说完就动作起来,夏冰莹现在真真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了。

    酒会上,龙振宇一直在拖延时间,可是现在他终于拖不下去了,因为龙炎琛直接站起来:“爸爸,你没什么事的话,那我就先去找莹莹了?”

    虽然龙炎琛是在征求龙振宇的意见,然而龙炎琛却直接站起来离开。

    龙炎琛离开后,季若茜就走过来,龙振宇抓住季若茜的胳膊,忙开口问着:“怎么样,怎么样了?”

    “我办事你还不放心?”季若茜唇角泛起微笑反问,龙振宇有些不可置信,又一次确认地问着:“你说的可是真的吗?”

    “当然,这种事情我怎么会开玩笑?

    “好,很好,如果这件事情成功了,那,那你就是头等功臣。”

    季若茜跟龙振宇聊得正嗨,另一边龙炎琛却是眉头紧锁。

    因为他几乎把整个帝华别墅都找了一圈,可是都没有夏冰莹的身影,龙炎琛心里顿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怎么样?罗桑,其他地方也没有吗?”罗桑走过来,龙炎琛忙开口问着,罗桑摇摇头:“没,没有,总裁,你也别太担心,我想或许只是夏小姐迷路了。”

    罗桑总也找不到安慰的词语,可是这话一说出口,他就后悔了,这里可是帝华别墅啊,夏冰莹如何能迷路?

    要知道,夏冰莹可是在这里住过的。

    “不可能,你派人再去找。”

    龙炎琛吩咐着,等罗桑离开后,他就又去酒会现场去找,可是怎么找也没有,最后他又去书房,客房找。

    他想好了,如果找不到,他会把所有的房间都找一遍。

    果然还是没有,龙炎琛竟真的开始一个房间一个房间的找起来。

    几分钟后,当他找到季若茜卧室的时候,忽然隐隐约约听到夏冰莹的声音,龙炎琛还以为自己是幻听了。

    可是当他要打开门的时候,门却是锁着的。

    这一刻,龙炎琛才知道这件事情没那么简单,他什么也顾不得,一个踹开卧室的门。

    等门被踹开,龙炎琛一眼就看到躲在墙角的夏冰莹,她满身血渍。

    夏冰一个手里拿着匕首微微颤抖,而在她身边不远处躺着一个男人,奄奄一息,周围全是鲜红的血。

    龙炎琛惊呆了,忙冲到夏冰莹身边,一把抱住夏冰莹询问着:“莹莹,怎么了?你这是怎么了?”

    夏冰莹脸上涨红,衣服也被撕烂了,头发凌乱不堪。

    龙炎琛抱着她的时候,她整个人都在颤抖,使劲的挣扎着:“混蛋,放开我,你快放开我!”

    夏冰莹一边喊着一边落泪,龙炎琛看着女人的样子,他心疼极了,现场一片狼藉不堪,就算是他再笨,也可以猜得出刚刚到底发生了什么。

    龙炎琛拿了条毯子,盖在夏冰莹身上,又打电话给罗桑,让他过来处理后面的事情,而他则是抱着裹紧毯子的夏冰莹,在众目睽睽之下走出的帝华别墅。

    夏冰莹是被毯子包裹着的,所以也没几个人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季若茜看到这儿,她别提有多生气了,这事情的发展完全不按她的剧本来啊!

    “振宇,那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办?”季若茜着急的问着,龙振宇一声冷笑:“静观其变,我就不相信阿琛可以忍受自己的女人被侮辱!那个男人呢?”

    听到这句话,季若茜的脑袋嗡地一声就响起来:“应该还在卧室,这我就去看看!”

    “等等,让别人去看,你现在过去算怎么回事?”龙振宇一声令下,季若茜只好停住脚步,让仆人去看看。

    几分钟后,当仆人回来的时候,季若茜忙开口询问着:“怎么样,怎么样了?”

    “什么也没有,卧室里只有血渍!”

    “什么?这,这怎么可能?”季若茜不可置信地说着,龙振宇却笑了:“小茜,你是不是傻啊,他办完事不走,难道还等着被抓吗?”

    季若茜听到这句话,她这才松了口气:“是,是啊,你看看我真是被吓糊涂了!”

    “恩,你记得一定要稳住,听到没有?”龙振宇叮嘱着,季若茜也没说什么,她也只是点点头。

    酒会很快就散去,龙振宇跟季若茜两个人坐在客厅里,两个人的心都是很不安的。

    许久,季若茜才开口道:“振宇,你要不要打电话问问?”

    “问什么?我们一直在客厅,你现在让我打电话问,这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吗?”龙振宇没好气的说着,季若茜一听便点点头:“是,是啊,可是……”

    “别可是了,睡觉,其他的事情等明天早上再说。”

    龙振宇说完就离开了,季若茜只好跟上去。

    一秒记住{舞若小说网}手机访问:m.duanqingsi.com
https://www.duanqingsi.com/43/23754080.html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