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86章 大雨中的女人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其实她是在等龙琰琛的电话,可是龙琰琛仍旧没有打电话过来,苏芷焉告诉自己要忍住的。

    可最后她还是忍不住,女人的心总是柔软的,早知道,她现在会瘦这么多罪,当初就应该好好的跟龙琰琛在一起。

    可是有些事,如果不是失去过,又怎么会知道重要呢?

    苏芷焉紧紧地握住电话,一个按键,一个按键地拨了龙琰琛的电话。

    可是却没有人接听,苏芷焉只好又打,可是一直都没人接,苏芷焉急的眼泪都要掉下来了。

    这还是她第一次为一个男人落泪,她这才原来落泪这么痛心。

    苏芷焉一直打了快半个小时,可是都没人接通,她最后没办法,只好又拨了罗桑的电话。

    罗桑是龙琰琛的助理,她想着他应该知道龙琰琛在那里。

    罗桑的电话倒是接通了,可是却告诉她,并不知道龙琰琛在那里。

    于是乎各种不好的想法涌上心头,苏芷焉再也睡不着了,她干脆起身准备去帝华别墅。

    谁知道,她刚蹑手蹑脚的走到客厅,忽然就听到一道男声:“去哪儿啊!”

    “哥哥?你,你怎么在这儿?”苏芷焉惊呆了,片刻后,她才缓过神来,忙开口问着。

    苏柏源呵呵一笑:“你说呢?当然是等你!”

    “哥哥,你等我做什么?”苏芷焉尴尬地问着,苏柏源叹了口气道:“你说呢!芷焉,说吧,你去做什么?”

    “当然是……”苏芷焉话说到一半,竟然不知道该说什么。

    苏柏源接了后半句话:“去看龙琰琛?”

    “哥哥,我,我……是。”

    苏芷焉结巴半天,终于还是说了实话,因为她知道从小到大,她根本就没什么事能瞒过自家哥哥的。

    苏柏源许久都没说话,最后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他才终于开口道:“芷焉啊,我还是那句话,如果你认定阿琛,肯定会吃苦头的。”

    苏芷焉慢慢地抬起头看着苏柏源,好一会儿,她说着:“是啊,可是哥哥,当初我也不知道自己会那么爱阿琛,或许有些事只有经历过,才明白自己的心吧!”

    “算了,芷焉,既然你那么说,我也就不再劝什么了,那就先这样吧!祝你好运!”苏柏源说完就没开步子离开,夏冰莹他是见过的,他只是怕龙琰琛真正喜欢的人根本就不是他的妹妹。

    如果这样,那现在苏芷焉这么用心,到最后岂不是都要付诸东流?

    可是苏芷焉这么简直,苏柏源自己又能有什么办法?

    自家妹妹又是个不撞南墙不回头的个性,他现在只能祈祷苏芷焉早点回头,如此一来,也好让他不在这么操心。

    苏柏源回到自己房间,果然还是听到车子的轮胎与柏油马路摩擦的声音。

    苏柏源担心极了,虽然他自己想着不管,可是又怎么能不管呢?

    苏芷焉,你这个傻瓜,到底还想闹成什么样子?

    苏柏源现在只想让自己清净下来,不去想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

    苏芷焉没有喊司机,她一个人开着车子去帝华别墅。

    由于是晚上,所以路上根本没有多少车子,苏芷焉开的很快,没多长时间,车子就停在帝华别墅门口。

    苏芷焉一下车就着急地去门口,当她走到门口的时候,就忙开口问着:“你们龙少爷回来了吗?”

    “不知道。”

    “不知道?你们怎么会不知道呢?他到底有没有回来?”

    苏芷焉生气地低吼起来,她心里想着龙琰琛肯定回来了,都这么长时间了,要是不回来,还能去什么地方?

    “你是谁?走开,走开,别在这里捣乱听到没有?”

    保安见来人这么跋扈,他们自然也是不开心的。

    苏芷焉让自己镇定了一会儿,她才终于开口说着:“我是来找你们龙少爷的,麻烦你们帮我问问,看他在吗?”

    虽然苏芷焉态度是好了,可是帝华别墅的保安也不是吃素的,他们根本就不鸟苏芷焉:“我们为什么要帮你问?”

    “你……你怎么可以这样?”

    苏芷焉气呼呼地说着,那保安仍旧不买账,苏芷焉只好又打电话给罗桑。

    索性还算好的,罗桑的电话很快就被接通。

    苏芷焉忙开口道:“罗桑,龙琰琛他在帝华别墅吗?”

    罗桑一愣,片刻后,他便道:“这个我也不是很清楚,怎么了?”

    “那你在哪儿?”

    苏芷焉忙开口问着,罗桑觉得有些奇怪,但还是开口回答:“我在财团。”

    “哦,那好吧!我在帝华别墅门口,麻烦你帮我联系一下龙琰琛,如果你找到他,一定要跟我说。”苏芷焉叮嘱着,罗桑跟苏芷焉是认识的,所以他的态度自然也要好很多。

    “好的,苏小姐,你就放心吧!我会帮我转达的。”

    罗桑挂了电话,他就去书房,其实他根本就在帝华别墅,刚才之所以那么说,无非是不想让苏芷焉麻烦他。

    而龙琰琛也在帝华别墅,他也不知道怎么了,自从自家总裁晚上回来后,就告诉她,不要理会苏芷焉。

    罗桑想了很久,他也没想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

    罗桑走到书房,他见书房的灯还亮着,就赶紧敲门:“总裁,你在吗?”

    “在,进来吧!”是龙琰琛的声音,罗桑这才推开门走进去。

    只是罗桑他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就忽然听到龙琰琛的声音:“她还在吗?”

    罗桑听到这话,他顿时就傻眼了,半天他才开口问着:“总裁,你怎么知道?”

    “在不在?”龙琰琛又问,罗桑想了想,便道:“在,苏小姐还在,现在该怎么办?”

    龙琰琛抿了口咖啡,才道:“你出去打电话告诉她,我在夜总会,晚上不会回来。”

    罗桑嘴角狠狠地抽了抽,好一会儿,他才开口道:“总裁,可是这样说,苏小姐她会信吗?”

    “信不信是她的事,说不说就是你的事了。”龙琰琛这话一出,罗桑还能说什么呢?他只好点头答应:“好的,总裁,你放心,我这就去。”

    罗桑纠结的要死,因为撒谎的话,他可是从来没说过的。

    这要是在生意上也就算了,可如今却是苏芷焉,怎么办?他到底该怎么办?

    罗桑想了一路,他终于还是决定听自家总裁的,没有什么原因,就是因为他是龙琰琛的助理。

    罗桑走的极慢,这不是因为别的,就是因为他不想那么早面对。

    不过总有到的时候,罗桑终于还是走到苏芷焉跟前。

    苏芷焉也看到了罗桑,她也说什么,只是呵呵地笑了。

    好一会儿,苏芷焉才开口道:“罗桑,你是可怜我,所以才出来见我的吗?”

    罗桑听到这话,他顿时就惊呆了,许久,他才开口问着:“你知道我在帝华别墅?”

    “当然了,要不然你还能在哪儿?对了,龙琰琛呢?他也在吧?”

    苏芷焉二话没说,直接了当地开口问着,当罗桑听到这话的时候,他顿时就傻眼了,忙开口道:“没,没有,怎么会呢?你看看你说的,当然没有了,总裁说他在夜总会,他说了,晚上大概不会回来。”

    苏芷焉听到这话,她就不由得笑了:“是吗?可是罗桑,你不是一向都跟着龙琰琛的吗?”

    罗桑听到这话的时候,他整个人都惊呆了,半天他才尴尬地开口道:“那,那不是也有例外吗?”

    “例外?什么例外?好了,罗桑,其实你不用照顾我的脸面的,毕竟我们认识也不是一天两天了,所以有什么话你就实说,别在这儿藏着掖着。”

    苏芷焉语重心长地说着,罗桑嘴角狠狠地抽了抽,好一会儿,他才开口说着:“我,我……”

    罗桑话还没说完,就被苏芷焉打断:“罗桑,就算是看在我们这么多年的份上,告诉我,到底是怎么回事?”

    罗桑听到苏芷焉这话,他真的不知道能说什么,该说什么。

    此刻,罗桑只能沉默,就这样过了好长一段时间,他才终于开口道:“苏小姐,其实总裁他就在里面。”

    苏芷焉一听这话就急了,她忙开口问着:“什么?罗桑,你说什么?龙琰琛,他,他就在里面?”

    罗桑觉得他犯罪了,他只是沉默着,就这样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罗桑才终于开口道:“是,在书房。”

    苏芷焉又急急地说着:“那,那他是睡着了?”

    苏芷焉心里还是有一丝丝希望,所以她才这样问的。

    罗桑一脸的难看,他都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就这样,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罗桑才终于开口说着:“没有,他醒着,所以苏小姐,你还会是回去吧!”

    “那怎么行?罗桑,就算是让我走,那也得给我个理由,是不是?”

    苏芷焉已经想好了,她是不会走的,所以今天晚上她一定要弄个水落石出。

    罗桑听着苏芷焉说的话,他觉得苏芷焉说的并没有什么毛病,更何况,他也不忍心。

    所以,最后罗桑还是开口道:“好吧,那我去帮你问问。”

    只是罗桑说完他就后悔了,很明显他这是在找死啊,这进去肯定会被龙琰琛收拾的。

    事情没办成不说,反而还要理由?

    罗桑一想到这儿,他就头大了。

    他慢慢悠悠地走去书房,又在书房门口站了很长时间,他才终于开口道:“总裁,是我罗桑。”

    “嗯,进来。”龙琰琛应声,罗桑这才敢走进书房。

    当他走进书房的时候,他一眼就看到龙琰琛站在阳台前,罗桑也不知道是怎么了,他总觉得龙琰琛的背影有些孤寂。

    龙琰琛没回头,他也不敢问。

    就这样过了好长时间,龙琰琛才终于转身看着罗桑,问道:“办砸了?”

    罗桑听到这话,他嘴角狠狠地抽了抽,忙结巴地开口道:“总,总裁,你怎么知道?”

    “我认识你多久?我还能不知道你是什么性格?你肯定心软了,是不是?”

    龙琰琛淡然地问着,罗桑一听顿时就傻眼了,没一会儿的时间,他忙解释着:“总裁,不是,不是你想的那样,我没有,我……”

    “行了,别解释了,你不用管了,时间也不早了,去睡吧!”

    龙琰琛说着,可是罗桑却是一动不动,好一会儿,罗桑才终于开口道:“总裁,苏小姐说她想要个理由。”

    龙琰琛一愣,他看着罗桑问着:“什么理由?”

    “我想应该是你态度为什么转变吧!”其实这也是罗桑心里的疑惑,龙琰琛始终都没有说话,最后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他才终于开口道:“去休息吧!”

    龙琰琛都这么说了,罗桑还能怎么办呢?

    他只好转身离开书房,去自己的房间。

    龙琰琛一个人待在书房里,其实他现在也是很纠结,他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夜愈来愈深,苏芷焉一直待在门外。

    她裹紧衣服,可是没一会儿的时间就起风了。

    紧接着又是瓢泼大雨,苏芷焉却一直待大雨里,她就这么淋着雨,或者只有这样才能惩罚她当年的抛弃吧!

    如果这样能赎罪,那么她愿意承受这些。

    苏芷焉一想到这些,她就打定主意不会离开。

    龙琰琛就站在书房的阳台上,他自然也知道下雨了,可是苏芷焉到底走没走,他却不知道。

    可是他越想就越不对劲起来,时间一分一秒地过着,就这样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龙琰琛忽然就穿好外套去门口。

    他当然是撑着伞的,刚才他越越觉得不对劲,凭着苏芷焉的性子,她一定不会轻易离开的。

    果然,当他到门口的时候,苏芷焉还在,不止如此,她就立在大雨里。

    龙琰琛顿时就惊呆了,他再也看不下去,忙几步冲进大雨里:“芷焉,你到底怎么回事?”

    雨水落在她的脸上,脖颈上……

    她浑身都湿透了,整个人都在瑟瑟发抖。

    她甚至连话都不会说了,好一会儿,她才终于开口道:“对,对不起,阿琛哥哥,我知道当年是我对不起你,如果我受苦你能高兴一点,那么我,我心甘情愿!”
https://www.duanqingsi.com/43/10947086.html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