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正文 第239章 被撞破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平日里在街上卖卤水豆腐的摊主,是一个七八十岁的老人家,而他身边跟着的是一个八九岁的孩童。你觉得他们二人能够将人杀死吗?而且还能够碎尸?”顾严辞咬了咬后槽牙,强忍着将谢景渊赶走的冲动。

    谢景渊尴尬地扯了扯嘴角,“嘿嘿,我这不是忘记了嘛,而且那老伯好像还腿脚不方便。你说是不是真凶将老伯的摊子给买了?那卤水桶子及板车,变成了凶手的运尸工具。”

    顾严辞倒没有开口,相反,陈玄宴点头道,他有些激动地看向谢景渊,“辛苦你了,谢景渊,你去找到这买卤水豆腐的老伯和他的孙子,问清楚究竟是为何不来摆摊,还有拐弯抹角问问是不是有人曾经问他买过他的卤水桶,又或者是租用,甚至是问问他,是不是有人找他帮忙运送过什么东西。”

    陈玄宴的一番话,令方厅里的众人思路万千。

    “陆怀安人呢?”顾严辞忽然出声问道。

    谢景渊一听,这才想起来陆怀安好像为他去抓赤尾狐狸了。

    唔,也不知道陆怀安到底抓没抓到。

    咳,这几日委实是有些忙,他竟是连陆怀安都没有想过一下。这还好陆怀安不在,要是知道他是这样的心态,怕不是又要找他麻烦了。

    “那个,他......”

    “找我,我这不是来了吗?”

    一身红衣的陆怀安,左手持着一柄银剑,逆着光走来。

    他脸上带着放荡不羁的笑,“那赤尾狐狸委实狡猾,老子费了好大一番功夫才抓到,景渊,那赤尾狐狸已经安放在三都府了。”

    谢景渊诧异,又惊喜。

    他也不是一定要那赤尾狐狸,无非是因为想清净几日,就将陆怀安打发去抓狐狸了,倒没有想到陆怀安当真将那盛京城世家公子口中时常提起的美艳狐狸给抓了回来。

    陆怀安走至谢景渊的身边,他那桃花眼直盯着谢景渊,一副需要求夸赞的模样。

    “你可真是闲的。”顾严辞冷不丁地开口,“既然你那么悠闲,这里倒是有一样事情需要你去做,具体的你问谢景渊。”

    陆怀安点头,“好的。”

    “既然好,那现在就出发,限你们二人今日完成。”顾严辞幽幽出声,“至于景州,你同卫姝乔装打扮后,想办法混进醉花楼,卫姝你去那胡姬的屋中翻找,看看能不能找到什么能够证明胡姬与死者有关系的证据。”

    卫姝一听,心中真正是欣喜万分。

    这要不是梁景州在,卫姝现在已经忍不住要蹦跶了。

    看来她的王爷哥哥还是很宠爱她的,不然也不会给她还有梁景州制造单独相处的机会了。嘿嘿,她就不信,凭借她的一身本事,还不能将梁景州撩倒。哼,管他梁景州是不是那高岭之花,就算是那天山的雪莲,她也要将他这朵雪莲给摘了。

    “好的,王爷,我这就同梁大人去办!”卫姝满是雀跃地出声,那激动的情绪,眼看着就快要藏不住了。

    梁景州自是淡然,他跟随着卫姝一同离开京兆府。

    偌大的方厅,转眼就剩下了顾严辞和陈玄宴二人。

    “王爷,你怎么突然单独安排郡主和梁大人在一起了?”

    顾严辞笑了一声,“没什么,卫姝这丫头不是喜欢景州嘛,而且你也说了最好不要干看着,帮帮自己的妹妹,好像也不是什么难事。”

    他才不会直接说,是因为担心卫姝这厮当真在玄宴面前胡言乱语,虽然他并没有什么乱七八糟的事情值得玄宴担心的,但耐不住卫姝长了一张能编的嘴。

    “那我们也走吧。”陈玄宴出声道。

    顾严辞牵着陈玄宴的手道,“好,我们也应该去跟着另外一人了。”

    陈玄宴紧盯着顾严辞,与顾严辞视线相对,他们心有灵犀,几乎是异口同声道,“陈念昭。”

    “可是王爷你堂而皇之地去我家,这不大好吧?”边走,陈玄宴边问,“你一出现,就算陈念昭当真与这次碎尸案有关系,怕是都已经有所怀疑,然后将蛛丝马迹全都藏起来。所以我觉得,要不这样,我先一个人回家住两晚。”

    闻言,顾严辞强势地盯着陈玄宴,直接出声拒绝道,“不行,拒绝。之前的事情,我可是记得很牢,放你一个人回去,犹如羊入虎口,我怎么可能这般做。”

    陈玄宴自然也想到了那晚,尤其是那个看不清楚脸的黑衣人。他不禁缩了缩脖子,有些后怕地开口,“那该如何?”

    顾严辞握着陈玄宴的手,温柔唤道,“玄宴,你先回去,放心,我一直在,不会让你有危险的。”说完,顾严辞将自己腰间的令牌解了下来,递到陈玄宴的跟前,“这是代表晋阳王的令牌,与之前那块玉牌不同,见此令牌便如同见我,如果陈家的人敢欺负你,你就将这块令牌拿出来。不过也不需要,我会在暗处守着你。”

    陈玄宴心下感动,伸手接过令牌,复而踮起脚尖,双手揪住顾严辞的衣襟,对着顾严辞的嘴唇毫不犹豫地压了上去。

    他下吻的力道坚决而又凶狠,以至于顾严辞一怔。

    齿关险些相撞,各自由喉咙里发出一声闷哼。

    只是正当陈玄宴要挪开时,却发觉自己的后脑勺多出了一直修长的手摁着。

    他的唇反被顾严辞咬住了。

    从府外跑进来找自家王爷的李萧,瞧见眼前的这一幕,惊得手里的剑直接掉地上了。

    咚的一声响。

    只看了一眼,李萧便立马背过身去,只是偏偏就这一眼,他差点吓得晕过去。

    陈玄宴脸爆红,他一把将顾严辞推开了。

    “王,王爷......属下瞧着谢少爷他们都有任务,便想着来问问王爷,属下要做些什么。”

    顾严辞的脸色沉得能滴出水来。

    “从本王面前消失,本王暂时不想看见你!”顾严辞面无表情道。

    李萧吓得腿发软,他颤颤巍巍应道,“那属下告退!”

    本想快步跑出去的,可因为太过于紧张,所以李萧小腿肚子都在打抖。

    “王爷!”陈玄宴有些不满地嗔怪道。

    顾严辞倒是一脸餍足,“是你主动的。”
https://www.duanqingsi.com/386809/156695283.html

点此章节报错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