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正文 第二百七十六章 陛下昏聩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怎么了?”吴浩看成锦发呆,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连忙问道,“是不是有什么事?还是哪儿不舒服?京城比冀州更冷一些,是不是凉着了?”

    “没有没有!”成锦赶紧否认了,犹犹豫豫的说道,“是冬月的事。”

    “吕二爷?”吴浩还有些不习惯冬月这个名字,还是叫了他以前的名字。

    成锦叹了口气,也不再隐瞒,将冬月的事全都告诉了吴浩。

    吴浩听了也是吓得不轻,根本没想到冬月居然和这些事情牵扯这么深,如今他们救了冬月,那他们也是间接的和这件事扯上关系了。

    “绝对不能让淮王发现冬月在我们这儿,和我们有关系。”这是吴浩的第一反应,人已经救了,现在想甩也不可能甩了,所以只能瞒下去。

    淮王给他的印象就不是很好,他可以肯定,如果淮王知道了这件事,他们一家人都活不了。

    成锦点了点头,低声道:“我知道,所以我想着尽快让冬月和我们分开。”

    “分开?怎么安排?能让他去哪儿?”吴浩想了想,还真想不到好的去处。

    如今冬月身上的伤口还没好彻底,他们总不能就将人赶出去吧?送佛还送到西呢,救人总不能救一半吧?

    成锦微微一笑,柔声道:“还记得我刚才跟你说的吗?当年救冬月的人是一个西域商人,他从那以后就一直在西域跟着走商,我算着商队也快回来了,不如就让他带商队?他也有经验。”

    最重要的是,他在淮王手下做事这几年练就了一身本事,他带商队也不怕人欺负。

    “这倒是一个好主意,估计淮王也想不到,离得也远。”吴浩略微一想就知道这是最好的办法了。

    冬月想要保命的话,最好在淮王还没有倒台的时候别回来,不然淮王是肯定不会放过他的。

    “商队快回来了,到时候冬月的伤也好得差不多了,到时候跟他说说,看看他愿不愿意去。”成锦还没有同冬月说过这个安排,同不同意还得问过才知道。

    吴浩也觉得好,让成锦可以抽个时间问问。

    “对了,今日临走的时候丞相给了我一张请帖,是明日一个诗会的,丞相大人说让我可以去长长见识,我准备去。”吴浩说着将贴子拿出来给成锦看了一下。

    成锦看了一下,最后的落款写的是谢宁。

    陈郡谢家,成锦瞬间就想到了这个谢家,她之前在书上看到过,说陈郡谢家是清贵之家,他们家出的官也多为翰林,帝师之类的,是真正的书香世家。

    豫州书院就是谢家的产业,是北方一带最出名的书院,北方至少八成的官员在读书时都曾去豫州书院求学,如今豫州书院的山长是先帝的启蒙之师,今年已经是九十五高寿了。

    “谢宁是谢山长的曾孙,也是谢家一辈的出色人物,他的诗文尤为出色,听说书法也是一绝,可惜未曾亲眼见过。”吴浩脸上满是高兴,“不知明日能否亲眼见一见。”

    成锦看着请帖,笑道:“我见过最好的字就是你写的字了,笔迹流水行云,墨彩艳发,奇丽超绝。”

    只不过吴浩手受伤后的字就没之前好了,字里多了两分虚浮之意,若是不知道的人看了他的字,怕是会以为他为人急躁功利。

    成锦这样想着,却不知道丞相府内的谢宁也也说出了相似的话。

    “这篇墨义确实写得好,只不过这个字……这人的心性怕是过于浮躁了,大人,您觉得呢?”谢宁看向文章时带着赞赏,仔细一看这个字却又觉得可惜。

    观字见人,这人怕是不怎么样,但看文章又确实是有才之人。

    “这个字确实多了两分虚浮之意,不过我听说他是因为手曾经受过伤才会如此。”陈慧忠摸着自己的胡子,嘴角带着笑容,“依我对他的印象来看,这人很是不错,我倒是很喜欢的,我给了你诗会的帖子给他,明日你不如亲自见见。”

    他还是从陈兰那里得知吴浩曾经手受过伤,听说以前也是写得一手好字,经常和何尧一起做文赋诗,今天他看到吴浩写的字时也觉得诧异。

    他如今的字除了力道上有所欠缺外,其他的方面都很好,很难想象他没受伤之前的字,怕是能与谢宁不相上下。

    谢宁放下文章,低声道:“大人说得是,明日我会留意的。”

    能得到陈慧忠的夸赞,这个人肯定有两分本事,绕是谢宁也有些好奇。

    陈慧忠便不再说文章的事儿,喝了一口茶,轻声问道:“这一次科举时上京,可是你家中长辈有什么指示?”

    “哪里有什么指示,大人也知道我不准备出仕,将来是要接山长之位的,这一次来不过是想看看科举,长长见识,顺便也多接触一下人外人。”谢宁说得认真,末了还叹了口气,“如今还有老太爷撑着谢家,可老太爷年级比较大了,过两年恐怕就要卸任了,届时我若没有能力,恐怕众人也不会服我,我自然要多学习。”

    这话说给别人听或许也就信了,可陈慧忠是不会相信的,谢宁的才华别人不知道他还会不知道吗?

    陈慧忠摩擦着茶盏,露出一抹笑容:“多看看也好,明日诗会,天下八成出色的学子都聚在你的芍药居了,怕是会出不少佳作了。”

    “我也期待。”谢宁微微一笑。

    陈慧忠看着他脸上的笑容便不再说话了。

    隔天成锦便和吴浩出门了,吴浩要去诗会,成锦要去看望陈兰,顺便谢她,两个人便一起出门的。

    “诗会上一切小心,学子们若是谈及政事,你就三缄其口。”成锦忍不住多提醒了他两句。

    吴浩笑了笑:“哪里那么多谈政事的。”

    成锦压低了声音:“哪没有,我们之前出门在酒楼遇到的学子就一直在谈政事,还好他们隔壁坐的是我们,要是有心人,就他们说陛下昏聩这一句就够他们掉脑袋的了。”

    就因为之前为五皇子祈福的事儿,那些人可是从去年骂到了今年,陛下昏聩这种话都说出口了……
https://www.duanqingsi.com/363414/164613907.html

点此章节报错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