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正文 第二百七十四章 证据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徐世民闻言看了一眼吴浩,撇了撇嘴:“也有可能是看在我的份儿上才送的。”

    他也是有功劳的好不好!

    “我觉得应该是看在徐先生的份儿上才送的!”成锦说着上前朝徐世民拱手,“我们是沾徐先生的光。”

    徐世民和陈慧忠是旧时,他又救了康姐儿,陈慧忠给他一个宅子住一下也是情理之中。

    徐世民顿时有些骄傲了起来:“哪里哪里,赶紧收拾东西吧,我有些饿了!”

    成锦也不发呆了,撸起袖子和吴浩夏至一起收拾了起来,宅子已经打扫过了,他们只要把自己的东西规整一下就行了。

    等弄好已经天黑了,夏至便出门找了最近的一家还开着门的饭馆,叫他们做了些菜送过来。

    吃了饭便各自回屋休息了,成锦也有空仔细的收拾自己屋子里了。

    “这宅子是真好,改天一定要去谢谢兰姐才好。”成锦将衣裳规整好,放进柜子里,“对了,你这两天要不要出门去结交一下,我听说你们赴考的也可以将自己的得意之作投给朝中的文人,给自己扬名。”

    这些成锦都是听别人说的,她自己也不太清楚,不过投名状确实有很多人做。

    吴浩收拾着自己的书籍,闻言摇了摇头:“不着急,我们刚到京城,可以先熟悉一下京城,看看情势再说。”

    他们还不清楚京城的风向呢,贸然出头可不好。

    “也对。”成锦靠近了吴浩,低声道,“那我们明天出去逛逛?”

    “好。”吴浩顺势搂住成锦,声音温和,“听你的,这两天都陪你。”

    成锦马上就笑了起来,踮起脚尖亲了他一下,却被吴浩抱住加深了这个吻……

    京中十分热闹,成锦在京中逛了两天见什么都觉得稀奇,同时也明白了,他们住的崇远坊的那块宅子可不便宜,按照京中如今的市价,最少也要一千两起步……

    换句话说,他们如今住的地方也算是住在“市中心”了!

    “陈丞相可真是大方。”成锦趴在窗口,看着院子里花草发呆,“对了!相公,不然我们去谢一下兰姐?”

    他们不好去找陈慧忠,毕竟人家忙,他们也不熟,不如去找陈兰。

    “也好。”吴浩也觉得他们占了便宜,也想着好好感谢一下陈兰。

    两个人便商量起了要带什么东西,一直到半夜才睡下。

    第二天一早成锦就被夏至敲门声吵醒了。

    “夏至,怎么了?”成锦害怕有什么急事,赶紧起身披了衣裳去开门。

    夏至摇了摇头,低声道:“夫人,外面有人说是丞相府的,让请郎君过去喝茶。”

    “丞相府的人?”吴浩也起来了,正好听到了夏至的话,“请他进来,我们洗漱好马上过去。”

    “是。”

    成锦搓了搓手,赶紧收拾了起来:“丞相府怎么来人了?”

    “不知道,不过应该不是什么坏事儿,也别担心,我过去看看,你再睡会儿吧。”吴浩看成锦措手的样子有些心疼,“你身体刚好,别着凉了。”

    “没事儿,我不困了,我跟你一起去。”成锦也赶紧梳头发换衣裳。

    吴浩看她坚持也不再说什么,两个人收拾好一起去了前厅。

    丞相府来的是一位中年男人,成锦记得他,之前跟在陈慧忠身边,他们在雍州见过的。

    “吴公子,吴夫人。”男人起身行礼,“小人陈年,丞相大人今天休沐,特地请吴公子过去喝茶,不知吴公子今日可方便?”

    真去喝茶?成锦和吴浩两个人对视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疑惑。

    “有空。”吴浩说着笑了笑,“丞相大人请是我的荣幸。”

    陈年听了便笑着请了吴浩一起去了,成锦送他们到了门口,看他们走远了这才收回目光,结果一个转头就对上了冬月的目光。

    “你怎么在这儿?吓死我了!”成锦拍了拍胸口,看向了他的伤口,“你好些了没有?”

    “好多了,谢谢你。”冬月抿着唇,脸上的表情有些别扭。

    “不用谢,你去休息吧。”成锦说着便要回屋,这个天还是太冷了,这两天估计还要下雪……

    “砰!”冬月直接跪在了地上,给成锦磕了三个头。

    成锦被他的举动吓到了,等她反应过来冬月已经磕完了:“吴夫人,你对我有救命之恩,以后我阿史那的命都是你的!夫人要我赴汤蹈火,我也在所不辞!”

    “你……你先起来!”成锦赶紧去扶他。

    冬月也没有客气,顺势就起来了。

    成锦看了一眼他的伤口,笑道:“既然你说你愿意跟着我,那这样好了,你先告诉我,为什么淮王要想尽办法追杀你?我可是冒险把你从冀州带出来了。”

    说到这个,冬月显然有些犹豫,似乎不愿意提及。

    成锦也不着急,就在旁边的石凳上坐了下来,等着他开口。

    良久,冬月才低声道:“是因为淮王的人发现了我偷偷记录了他们敛财,行贿贪污的证据,他们还杀害忠良。”

    成锦:“!”这是什么要人命的大事儿啊!

    怪不得淮王这么想弄死他,这是要人家的命啊,人家可不得先下手为强?

    成锦的心狂跳不止,这玩得太大了,她有种要把命搭上去的感觉!

    冬月看她受到惊吓的样子,默默的加了一句:“我将证据用油纸包好,藏在了你们在冀州的宅子里那口井里面。”

    成锦:“……”让她去死好了。

    “我找不到好的地方可以藏,藏在其他地方势必会被人发现,我能想到最好的地方就是你家了,他们找不到的。”冬月“贴心”的“安慰”她。

    成锦:“……”我可真是谢谢你!

    成锦缓了半天才勉强缓了过来,声音颤抖:“你为什么要偷那些东西?你和淮王有什么仇啊?”

    她可不相信冬月是因为什么嫉恶如仇,看不惯之类的,之前在冀州,冬月可是出了名的狠人。

    “他杀了我爹娘。”冬月说到这儿,眼中迸发出了强烈的恨意,“就因为他身边的太监看我娘长得漂亮,想要强取豪夺,我娘不从就被他杀了……”
https://www.duanqingsi.com/363414/164613905.html

点此章节报错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