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正文 第二百五十九章 陈龙的不孝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到时候你听步先生的,若是你们有什么分歧就给我写信。”成锦害怕他们两个人相处不好,还有些担心,“步先生人很好,你不要与他争执。”

    老周点了点头:“夫人放心,老奴知道了。”

    “另外就是之前我跟你说的,选的人了选好了?”成锦还想着让人去学做护肤品的事儿呢。

    “已经选好了,都是手脚干净的,做事也细心。”老周说着停顿了一下,低声道,“真让他们学,若是他们以后传出去了怎么办?”

    这种方子应该是极为机密的,要是传出去他们的东西可就不是独一无二了。

    “知道为什么这个工坊我让你建了两个并立吗?等这段时间空了你再去外地找几个女孩儿,到时候每一道工序都分开制作,便是他们学会了,也只学会了一道,对他们来说也没什么用。”成锦早就想到了这一点,所以并没有多担心。

    老周听她这么说也放下心了,笑得眯起了眼睛。

    成锦安排好老周那边,便招了两个人去看花铺,秋葵要留在冀州,夏至她就要带走,花铺的两个伙计是成锦亲自选的,老周空了也会过来看。

    成锦要先回仁寿县,徐世民一听便说不去了,留在冀州等他们,成锦便简单的收拾了会仁寿县的行礼。

    “突然要离开,还有些舍不得。”成锦坐在灯下,低声道,“我还记得我们刚来冀州的时候,恍如隔世呢。”

    “我也是,真没想到时间过的这么快。”吴浩揉了揉成锦的头顶,“以后还有机会再回来的。”

    成锦点了点头,可看着屋子里熟悉的一切却怎么也舍不得。

    “夫人。”秋葵推门进来,规矩的站着,“夫人您叫我?”

    “你过来。”成锦冲她招了招手,看她走到面前了,这才拿出她的卖身契递给他,“这是给你的,以后就由你管着工坊,做管事便不同于在我身边做个小丫鬟了,我想着给你放籍,你也好管手下的人。”

    看着手中的卖身契,秋葵只觉得恍惚,半晌才傻愣愣的跪在地上磕头。

    “快起来吧,傻着干什么?”成锦看她一个劲儿的磕头,忍不住笑了起来,“起来,地上凉。”

    秋葵抱着卖身契,嘴一撇就哭了:“奴婢是高兴,还以为是假的,这会儿疼了才知道是真的。”

    成锦看着她额头上红红的一片,和吴浩都没忍住,直接笑出了声。

    “快起来,以后就不是奴婢了,要改改口了,好好做事,有什么不懂的就问你爹娘。”成锦好笑的看着秋葵,声音温和,“去吧,把东西收拾好,明日我们就要回仁寿县了,你就去教那些女孩儿,可得好好教人家。”

    “是,奴婢这就去!”

    这是一时半会儿还改不了口啊,成锦笑着摇了摇头,也没说什么。

    成锦和吴浩回仁寿县,路上就下起了雪,好在是小雪,并没有下大,倒是没妨碍什么。

    两人突然回来,也没有提前告诉家里,本来是想着吴父吴母一个惊喜的,没想到却给了成锦和吴浩一个惊吓。

    刚到院子门口,成锦听到里面传来了陈龙的声音:“没钱没钱!你有个那么有钱的儿子,你不知道去找他要钱吗?那个铺子里的管事还不是你儿子的走狗,你去找他他还能不给你钱?”

    “那是锦儿他们挣下的家业,阿龙,你别去赌了,家里没钱了!”吴母苦苦相劝的声音传了出来。

    吴父也是恨铁不成钢:“你怎么变成了这个样子?你哥嫂他们的产业你都要打主意吗?”

    “什么他们的!”汪娇有些不服气,“又没有分家,也有我们的一份好不好?凭什么什么都是他们的?我看你们老两口也就是不想给!”

    “不想给也可以啊!”陈龙冷冷一笑,“不想给的话今天就滚出去!我要把这个宅子卖了,反正他们两个人现在发达了,以后要去京城的,还能管得了你们两个老不死的!”

    话音刚落,吴浩再也忍不住了,直接一脚踹来了门。

    吴父吴母这会儿正拿着包袱站在雪地里抹泪水,两个老人家身着单薄,反倒是旁边高高在上的陈龙和汪娇,两个人都穿得厚厚的。

    “吴浩?”

    “浩儿!”

    成锦和吴浩脱下身上的斗篷,给二老披上,成锦还将手中的手炉也塞到了手冰凉的吴母手中。

    “你们就是这样对爹娘的!”吴浩红了眼,瞪着陈龙,“你还想卖房子?”

    陈龙和汪娇只不过一瞬间的慌乱,很快就冷静了下来,脸上扬起了笑脸:“吴浩,不是你想的那样的,哥哥我确实是没钱了,所以不得已才……”

    “不得已?”成锦握着吴母冰凉的手,气愤不已,“不得已所以就这样对爹娘?”

    “我就是装装样子也不是真的不管爹娘了。”陈龙有些心烦,“我没钱了,想找爹娘要点儿钱而已,你们在冀州过好日子,我们就是要点钱过日子怎么了?”

    “还是要钱去赌博!”吴父心疼得不行,看着陈龙的目光尽是失望,“你走吧,快走!”

    看吴父这样的态度,陈龙撇了撇嘴,带着汪娇走了,吴浩回来了,他也占不到什么便宜了。

    成锦和吴浩扶着老两口进了屋,这才发现屋里已经大变样了,之前成锦添置的家具几乎全都不见了,只还剩下两张凳子。

    “这……”成锦都愣住了,疑惑的看着吴父吴母。

    吴母摸着泪水,低声道:“是被陈龙拿去卖了……”

    成锦脸色难看,陈龙也太不是个东西了,居然干出这种事儿!

    “夏至,你去添置点儿东西,挑好的,要现在就能搬过来用的,贵点也无妨。”成锦说着摸出一个钱袋子递给了夏至。

    夏至接过钱袋子赶紧去了。

    扶着老两口坐下,成锦和吴浩就只能站着。

    “爹娘,这个陈龙是不是经常来?”吴浩越想越气,恨不得现在抽陈龙一顿才好,“他们还干了什么?”

    “经常来……”吴母只说了这三个字就低着头抹起了泪水。

    吴父仿佛苍老了很多,抽着旱烟,低声道:“还有人上门来要债,说是他欠了钱,第一次因为不多,我们就用私房钱帮他还了,没成想……”

    有了第一次就有第二次,之后的无数次……
https://www.duanqingsi.com/363414/164613889.html

点此章节报错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