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正文 第二百三十章 重伤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成锦本想拦着她,结果没注意直接让她说了出来。

    本来不是什么大事,她不想让吴浩操心这些,哪里想到……

    吴浩脸色马上就变了,声音冷了下来:“怎么回事?怎么会中毒?谁干的?”

    吴浩平日里对他们下人从来都是温声细语,不会发火,脾气很好,这会儿秋葵看他反应这么大,立时被吓了一跳,呆呆地站在原地也不敢轻易开口了。

    “你先下去。”成锦挥了挥手,让秋葵离开,这才说道,“已经没事儿了,是汪雪,在我身上下了药,徐先生已经给我解毒了,你看我现在,不是好好的吗?”

    成锦确实好好的,脸色红润,精神也很好,但吴浩的脸色就没好多少了。

    “那个汪雪……当时真是便宜她了!”吴浩想到成锦中毒受罪,恨不得现在将汪雪亲自折磨一顿才好。

    他没想到汪雪那么恨成锦,更没想到她胆子那么大,居然给成锦下药。

    成锦看他脸色阴沉的样子,连忙安慰他:“好了好了,反正以后也不会再见了,她名声也算是完了,以后也不会接触了,别生气了,为了这种人把身体气坏了就不值当了。”

    这回换成锦安抚吴浩了,她声音轻柔,落在吴浩的耳中引得她一阵悸动。

    看着成锦温柔的样子,吴浩忍不住握住了他的手,眼里满是心疼:“锦儿,这么大的事情你为何不告诉我?”

    “我是怕你担心,再说了,我不是没事儿吗?你去了仁寿县,我想着你正好可以好好陪陪爹娘再回来,要是你知道我中毒了,恐怕就是匆匆去匆匆回了。”成锦拍了拍他的手,“放心,有徐先生在,这个毒也没对我造成什么伤害,你尽管放心。”

    徐世民的医术确实好,成锦喝了两天药之后其实就好得差不多了,不过是害怕余毒未清,所以徐世民说让她多喝几天的药,今天是最后一天了。

    吴浩心里愧疚,特别是对上成锦温柔的目光,更让她心里难受:“锦儿,对不起,之前的事情是我心软,才连累你受到伤害。”

    之前顾念陈龙毕竟是吴父吴母找了那么多年的儿子,所以他心软,没想到最后反倒是连累了成锦受苦……

    “没事,事情已经过去了,我们是一家人,不必说这些。”成锦看他难受,连忙安慰他,“而且,经过这事也算是看清了他们,让我们以后多加防备,你不要想太多了。”

    趁此机会,看清陈龙一家人,他们以后多防着点儿,也不会吃亏了。

    “嗯。”吴浩紧紧握住成锦的手,只觉得心里堵得慌,“锦儿,以后我们少和他们接触了,至于爹娘那边……爹娘说了,以后会多约束他们。”

    吴父吴母毕竟是陈龙的父母,他们的话,陈龙也不会不听。

    “爹娘……恐怕管不住陈龙他们。”成锦对此有些担心,她觉得就吴父吴母那个性格想要管住陈龙真是难上加难。

    她原本想让吴浩劝说吴父吴母过来跟他们一起,然后卖了仁寿县的房子,随陈龙怎么折腾,但显然,吴父吴母对于这个刚找回来的儿子还是抱有希望的,想着他们或许多加管束还能拯救一下。

    但就陈龙的性格,一两天或许还好,时间久了,他肯定不会听吴父吴母的话。

    吴浩也想到了这一点,跟着叹气:“爹娘……到底是放不下他的,我也不好说。”

    他也是儿子,难不成还能直接让老两口别管另一个儿子了?

    “好了,别想了,明天你还要去学堂,先休息吧,我去让秋葵打水过来给你洗漱。”成锦说着就站了起来。

    吴浩却突然伸手拉住了成锦,手上稍微用力,成锦就坐在了她的腿上。

    成锦还没反应过来,吴浩的唇就覆了上来,热烈而温柔的吻,成锦愣了一下,便伸手抱住了她,回应着她的吻。

    “锦儿,这两天我很想你……”吴浩呼吸略微急促了起来。

    感受到吴浩的手开始不老实,成锦脸上发烫,声音温和:“我也想你……”

    分开这么久,她没有哪一天是不想念吴浩的。

    看着面前害羞的人儿,吴浩一开口,声音中就带上了两分沙哑:“锦儿,我想……”

    “夫人!郎君!”

    秋葵急促的声音在门外响起,打断了屋里暧昧的气氛。

    吴浩的脸色刷的一下就沉了下来他怀疑秋葵是故意的!

    成锦听到秋葵的声音马上起身整理了一下衣衫:“进来。”

    “夫人,出事了!”秋葵推门进来,也顾不上规矩了,“何夫人身边的嬷嬷过来,说何大人受了重伤,想要请徐先生过去看看!”

    “什么!怎么回事?”成锦和吴浩异口同声。

    “不知道。”秋葵老实地回答,“我已经叫了徐先生了,徐先生刚喝了酒回来正在换衣服。”

    “我们也去看看。”成锦看向了吴浩,“我有些不放心……”

    “我也去。”吴浩也不放心挚友。

    两人收拾好,徐世民也重新换了衣裳,只不过靠近还是能闻到酒味。

    三个人连忙出了门,路上成锦想问一下发生了什么事,但陈兰派来的嬷嬷也并不知道。

    “本来没想这么晚打扰吴公子吴夫人和徐先生的,只不过……”嬷嬷抹了抹泪水,“请了好几个大夫,都说大人伤得严重,恐怕……”

    成锦和吴浩脸色不太好,嬷嬷这话也是间接告诉他们,何尧伤得不轻,最坏的可能就是一命呜呼。

    匆匆来到县衙后院,进了门就见丫鬟小厮都在忙着,低着头轻手轻脚的。

    靠近正屋成锦等人就听到了陈兰传来的压抑的哭声。

    三个人进了屋,陈兰红着眼睛和他们打了招呼,便想带徐世民进去。

    成锦和吴浩便在外面等着,不一会儿就看到丫鬟端出来大盆大盆的血水,本来弥漫着血腥味的屋子味道更重了两分。

    成锦闻着觉得不舒服,但又担心陈兰和何尧,便强忍着恶心和吴浩坐着等着。

    等了一刻钟左右,陈兰便脸色苍白拿着药方子出来了:“嬷嬷,快去抓药!要快!”
https://www.duanqingsi.com/363414/158074031.html

点此章节报错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