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正文 第一百七十九章 调任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家里就是经商的,他从小就见过不少好东西,这些贵重的东西他一眼就能估算价值几何。

    当时他就疑惑,穿着这么好的人怎么可能是劫匪?劫匪什么时候也这么有钱了?

    蜀锦珍贵,大多都会供给皇室,只有少于会流入市场,就是流入市场的也就只有特别有钱的人能买得起,买得到。

    成锦抿着唇,低声询问:“你有得罪过什么仇家吗?”

    “没有,我在外面……都想着与人为善。”宁嘉毅想了很久也没想出他得罪过什么人,“我爹娘也是……很少得罪人……”

    正因为这样才让宁嘉毅更加疑惑,对方跟他到底什么样的仇恨,才对他下这样的狠手?

    “我们知道了,你好好养伤,我们去县衙说一下。”吴浩拉着成锦,并没有说小厮去报官的事,“相信官衙那边会给我们一个说法的,你不要想太多。”

    宁嘉毅听了点了点头,说了这么久的话他也累了,吃了药没一会儿就睡了过去。

    成锦和吴浩两人商量了一下,还是一起去了益都县县衙。

    县衙一听他们是为了宁嘉毅遇到劫匪的事儿来,马上就开始敷衍了:“这事儿之前已经来官衙报过案了,我们这儿已经知道了,你们暂且先回去吧,这抓人也是需要时间的,而且一点线索都没有,我们总要先查清楚吧?”

    这话说得也对,两人一时半会儿还真反驳不了。

    可他这敷衍的态度,成锦觉得这里面肯定有问题。

    想了想,成锦从钱袋里掏出五两银子给了衙役:“小哥,受伤的人是我们的朋友,他如今重伤,生死未知,我们就是想要县衙赶紧帮忙查清楚,不知道县衙现在可是有什么困难?”

    衙役看着五两银子眼睛都直了,他一年到头也挣不了这么多钱啊!

    衙役看四下无人,这才将银子一收,低声道:“不是不查,是你们来得不巧!”

    “此话怎讲?”吴浩眼睛一眯,“莫不成有人先一步……”

    先一步贿赂了县老爷!

    衙役摆了摆手:“没有的事儿,想什么呢,是如今我们大人要调任回京了,听说调任的任书都已经在路上了,这时候要是这事儿闹出来了,调任的事儿岂不是黄了?所以啊,是你们来得不巧!”

    调任的关键时候,这事儿要是走漏一点儿风声,县令调任的事儿肯定得黄了。

    “那这事儿就只能我们吃亏?”成锦十分不爽,心里将这个做官的骂了好几遍。

    “嘿嘿,其实也是你们不巧,城外三十里的地方,离城内这么近,那个地方还真是从来没有出过劫匪,你说这事儿……”衙役说着也是十分为难,“这事依我看你们就自认倒霉算了,反正你想在这儿报案是不可能,民不与官斗,有这功夫你们还是先将人治好吧!”

    成锦听着他的话心情更不好,看着不远处的登闻鼓恨不得马上去敲两下。

    可成锦忍住了,如果这个县令真的像衙役说的那样马上就要高升了,这会儿他们就算真的把事情捅出来也没用,说不定县令还怪他们,最后稀里糊涂的给他们结案,那就是得不偿失了。

    “回去吧!”衙役将银子收好,语气甚好的劝着他们,“或者你们自己去查也是可以的。”

    成锦气得翻了个白眼,他们要是能查案,还要县令干什么?而且已经过去这么久了……

    坐上马车,成锦还有些不甘心:“难不成真的就这么算了?这些人太过分了,就因为要调任了,所以这么大的案子都不管?”

    吴浩不知道怎么安慰成锦,他刚才听你的衙役的话也是气得不轻,这么多条人命还没有调任重要吗?

    “先回家吧,我们想想办法。”吴浩握着成锦的手,“和他们做对对我们并没有好处,我们把事情闹大了,到时候县衙指不定怎么判呢。”

    “我知道了。”成锦这会儿也勉强冷静了下来,知道闹起来他们也讨不到好处。

    一到家成锦就去处理这两件堆积的事儿了,有些春黎拿不定主意的,都放着等她处理呢。

    而吴浩则叫来了老周,问陈龙的事儿。

    老周自然是如实相告:“奴才亲自去打听的,大郎君这两件确实去了赌场,去赌钱去了,只不过因为身上并没有多少钱,所以赌得也不大,一开始赢了不少,后来就赌大了,结果全输了不说,还和赌场借了二十两银子,因为还不上,所以被赌场的人打了。”

    借赌场的钱,借的时候是大爷,不还钱的时候打断你的腿那都是轻的。

    吴浩没想到陈龙真的会去赌钱,这会儿听着老周的话脸都黑成了锅底,恨不得现在就去问一问陈龙。

    “借他钱的人是吕二爷?”吴浩直接问道。

    老周摇了摇头:“不是,不过也算是,借他钱的人叫张三,是吕二爷的下手,平日里管着赌场。”

    “我知道了。”吴浩强压下心中的不爽回了屋。

    成锦正在算账,见她认真的样子,吴浩张了张嘴,犹豫了半天才和成锦说了陈龙赌钱的事儿。

    成锦听得目瞪口呆,根本不敢相信:“大哥怎么会去赌钱?他不是正忙着找活计吗?”

    赌钱可不是小事儿啊,赌徒更是可怕。

    “我也不清楚……”吴浩又气又自责,“都怪我,最近太忙了,也没有关心大哥,早知道我就陪着大哥一起了,哪怕麻烦点儿,好歹不会出这种事儿啊。”

    赌,沾上了想要戒掉那就没那么容易了。

    “这不怪你。”成锦赶紧安慰他,“要不然我们问问大哥?或许大哥也是被人骗了?”

    那种怂恿别人赌钱的人也是不少,自己下地狱还要拉个人跟自己一起。

    “我看不像是被人骗了。”吴浩想到那天陈龙和汪娇的态度,一时间心情复杂。

    他觉得汪娇应该也是清楚这件事儿的,而吴浩显然也知道赌钱不好,所以并不愿意和他说,更不愿意让他知道。

    “那现在怎么办?”成锦一想到赌钱就觉得不太好,“赌博,轻则家财散尽,重则家破人亡,总不能放任大哥就这么赌钱吧?”
https://www.duanqingsi.com/363414/152947356.html

点此章节报错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