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正文 第一百七十五章 受伤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吴浩看她眉头紧皱,忍不住开解她:“在街上多走走,说不定你就知道卖什么了?生意嘛,不用着急,况且你想组商队并不容易,总要慢慢来,这种事情总不能一蹴而就的,宁嘉毅也还没回来,你可以趁着这个时间慢慢看,顺便也打听一下看看西域和草原上的人都喜欢什么,总要投其所好才行吧。”

    草原和西域的生意并不是那么好做的,千辛万苦跑一趟,万一你的东西并不受欢迎,那岂不是白跑一趟?

    “也是!你说得对!”成锦仔细一想,也觉得之前自己走入了一个误区。

    吴浩看她想通了,心里也放心了;“好了,别想了,等有时间我陪你多出去转转,正好我也有时间。”

    成锦点了点头应下了。

    第二天两个人就出门了,也没有叫马车,而是走路,大街小巷都不放过。

    街上卖什么的都有,但看来看去好像都不太合适。

    “吴公子!吴夫人!”

    熟悉的声音从身后传来,两个人转身一看,就看到栎衡带着两个小厮笑呵呵的过来了。

    “没想到在这儿碰到你们,好巧啊!”栎衡说着微微拱手,算是打了招呼了。

    “王公子,确实巧。”

    栎衡的目光扫过成锦,落在吴浩受伤的手上,脸上的笑容收敛了一些:“我听说前两天静安寺起火了?我当时正好有事便临时下山了,没想到出了这种事,吴公子和吴夫人没事儿吧?”

    吴浩微微一笑,低声道;“我们都没受伤,谢王公子关心。”

    栎衡脸上的笑意深了两分,可笑意却不达眼底。

    “没事就好,我听说起了火已经是第二天了,本想上门波兰魏先生怎么样了,可魏先生这两天说是病了不见人,我这心里担心得不行,吴公子,不如有时间,我们结伴去看看魏先生?”栎衡说着装作一副忧心的样子,顺便向吴浩发出了邀请。

    成锦也没想到魏知居然病了,那天比静安寺魏知并没有什么事儿,反倒是非常冷静,也没有受伤,怎么一回去就病了?

    难不成是受惊吓了?不对啊!魏知和徐世民不是朋友吗?

    吴浩也想到了这一点,但他没说,而是推了栎衡的邀请:“魏先生病了的事儿我确实不知,过段时间等我好些一定去看望魏先生,只不过我现在也在吃药,就不上门去了,免得让魏先生看了心里不舒服。”

    栎衡闻言有些失望,但还是表示理解:“那我就不勉强自己去了,也希望你的手能早点儿好起来。”

    “多谢王公子。”吴浩低声道谢。

    目送栎衡离开,成锦和吴浩这才疑惑了起来。

    “怎么没听徐先生提起过?”吴浩有些担心魏知,怕他真的得了什么大病。

    因为魏知曾经指导过他,所以吴浩对魏知也是有些感情的,况且他之前对魏知本来就非常崇拜。

    成锦也不知道这其中的细节,只能安慰他:“可能是徐先生忘了,你也别想太多了,等回去我们问问徐先生?”

    “也好。”吴浩点了点头,忍不住叹了口气,“希望魏先生没事儿。”

    因为栎衡的这地小插曲,成锦和吴浩也没有心情逛了,没一会儿就回去了,到家第一件事儿就是找徐世民问了魏知的事儿。

    徐世民一听这事儿马上就摆了摆手:“放心吧,没事儿,就是风寒,应该是那天淋了雨的原因,他年纪大了所以就病了,不用担心。”

    听着徐世民的话成锦和吴浩才算是彻底放心了,不过因为和栎衡说了他们暂时不上门去看魏知的原因,所以两个人就准备了一些礼物,让老周送上门去了。

    晚上成锦就开始写商队的规划,她写得非常细,涂涂改改,半天也没写多少。

    正看你的手中的东西发神,外面就传来了老周的声音:“郎君,夫人,有人上门了,说是找您们的。”

    吴浩和成锦刚才正认真呢,也没听到敲门声,这会儿一听有人,两个人就一起出去看了一下。

    看着站在门口的人,居然是宁嘉毅身边的小厮!

    “吴公子!吴夫人!”小厮有些焦急的行了礼,“我们公子回来了,这会儿正在平安客栈!”

    看他着急的样子,又这会儿赶来,成锦连忙问道:“是不是你们公子出事了?”

    宁嘉毅一向小心谨慎,难不成是路上出事了?但他又平安回来了,那……

    “是!”小厮说着直接跪在了他们的面前:“吴公子,吴夫人,我分公子回来的路上受伤了,这会儿正在客栈里躺着呢,之前你们府上不是住了一个神医吗!还请您们让神医帮忙看看吧,我们公子快不行了!”

    成锦顿时觉得脑子有些嗡嗡的,什么叫做快不行了,这得多严重才能这样说?之前不是好好的吗?怎么会受伤?

    成锦觉得自己有一大堆的话想要说出口,却怎么也张不了嘴。

    吴浩反应快,赶紧叫老周:“去叫徐先生起来,就说有急事!”

    听着吴浩的话,成锦也回过神来了,赶紧问道:“怎么受伤的?”

    “就在城外三十里地的地方,碰到了一批劫匪,想要抢东西,还好我们带的人挺多的,也没让他们占便宜,只不过和他们抵抗的时候公子不小心受伤了,我们止住血,叫了大夫看了一下,都说不行了!”小厮说着忍不住哭了起来,“那些劫匪太过分了,就在离冀州城那么近的地方也敢兴风作浪!”

    成锦没说话,直到身后传来了徐世民的声音才回过神:“愣着干什么?救人的话还不赶紧去换衣裳走?”

    “是,我们马上就去!”吴浩扶着成锦,赶紧回屋换衣裳。

    两个人简单的换了一身衣裳,跟着去了客栈。

    一进屋子里,成锦就闻到了浓重的血腥味,,上前一看,就见宁嘉毅躺在床上,脸色惨白,他上衣已经剪开了,露出狰狞的伤口,一直从左胸蔓延到了右边的腹部,血肉翻开,深可见骨。

    成锦看了都忍不住头晕,脸色也白了下来:“怎么伤得这么严重?”
https://www.duanqingsi.com/363414/152947342.html

点此章节报错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