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正文 第一百一十一章 神医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成锦听了又是惊喜又是心酸。

    这么多年都用的右手,现在突然要用左手写字,其中的艰辛可想而知,哪里是吴浩说得那么容易的。

    “好,那你就用左手写字。”成锦压下心中的心酸,露出勉强的笑容,“我先去给你打水洗漱。”

    出了房间成锦就哭了起来,半晌又收拾好自己的情绪进屋陪着吴浩说话去了。

    夜色如水,两个人说了会儿话便睡下了。

    隔天陈兰和林月就亲自登门来看他们了,两个人隔了一段距离看了一眼吴浩,看到了他用纱布包起来的手,两个人都忍不住心里一紧。

    “你们来这边坐吧。”成锦叫上他们在偏厅里坐下,让春黎上了茶水这才略带歉意的说道,“这两天有点忙,所以……”

    “锦儿快别说那些!”陈兰打断她的话,叹了口气,“你现在的情况我们还能不知道吗?”

    林月也跟着点头:“锦儿,你都瘦了,这件事不怪你,要怪就怪那个陈三爷一家,一家的祸害!居然做出这种事情!”

    陈家的事最近闹得满城风雨,父子两人一前一后都进去了,但大多数人都知道陈三爷为什么进去,对于他老子为什么进去就很少有人知道了。

    这也是何尧的意思,毕竟成锦当初失踪了一天一夜,要是被人知道她的名声就完了……

    所以何尧审理陈老爷子并没有公开,并且还让衙门里的人三缄其口。

    “刚出事我就想着来看看你们,可相公说你那时候肯定忙着我就没来,这会儿想着你们好些了这才过来。”陈兰拍了拍成锦的手,低声道,“你别太难过了,都瘦了一圈了。”

    成锦笑了笑没接话,她怎么能不难过,吴浩的手是为了救她才伤成那个样子的。

    “这天下那么多好大夫,肯定能找到一个可以治好吴公子的人。”林月为了让她安心,赶紧安慰她,“我让人给你打听打听。”

    陈兰听了林月的话眼前一亮,赶紧说道:“说起大夫,我倒是想起一个人,或许他有法子救吴公子呢?”

    “谁?”成锦和林月瞪大了眼睛,期待的看着她。

    “神医徐世民,我幼时见过他一次,他当时给我哥哥医治胎疾,这人医术没得说,我哥哥的胎疾连太医都说治不好,活不过十八岁,可如今我哥哥不仅治好了还娶妻生子了!”陈兰一说到这事儿进去比较激动,“后来我才知道他就是别人嘴里的神医!”

    “那他人在哪儿?”成锦激动得抓着她的手,仿佛看到了希望一般。

    陈兰肯定不会骗她的,既然这个神医连胎疾都能治好,那也肯定能治好吴浩手上的伤。

    “不知道。”

    陈兰简单的三个字却让成锦的心情再次跌落谷底,连人在哪儿都不知道,这要怎么找?

    “这人神秘得很,听说当初我爹还是亲自上门三跪九叩求他,他才答应救我哥哥的,他这个人脾气也怪得很,我记得不是很清楚,不过影响力他很凶。”陈兰努力回忆往事,将自己知道得如数告诉了成锦。

    成锦认真的听着,生怕漏了一句。

    “锦儿你别担心。”陈兰拍了拍胸口,“我回去马上就给我爹写信问一下这件事,我爹肯定比我知道得多!”

    成锦这才笑了起来,一个劲儿的说着谢谢,除了谢谢她也不知道该说其他的什么好了。

    送走陈兰和林月,成锦才将徐世民的事情告诉了吴浩。

    “相公,你的手肯定能好起来的。”成锦说得坚定,也不知道是在安慰自己,还是安慰吴浩。

    吴浩正在练习着用左手握笔,只不过他已经十多年没用左手写字了,写出来的字歪歪扭扭的,还晕了一团墨水在上面,十分难看。

    “好,我相信娘子。”吴浩握着她的手,声音温和,“锦儿,只要你不嫌弃我就行了。”

    “我怎么会嫌弃你?”成锦紧紧握着吴浩的手,做出一个凶狠的表情,“倒是你,我赖定你了!你一辈子都别想摆脱我!”

    吴浩被她逗笑了,捏着她的鼻子笑了起来。

    在院子里的吴父吴母听到两个人的笑声心里好受了一些。

    吴浩的手一天天好了起来,他开始用左手练字,也算是初见成效,成锦一边打理铺子里的生意,一边打听靠谱的大夫。

    “锦儿!”宁嘉毅这天一早就来了成锦的铺子里,“得了好消息赶紧来告诉你,上次你要我打听的那个徐世民有消息了,有人说在益州道见过这个人,在七八月份的时候。”

    如今已经年底了,徐世民还在不在益州道那就不得而知了。

    “这也算是好消息。”成锦脸上露出笑容,给他端上茶水,“只不过益州道离我这儿我记得不错的话有一千多公里吧?”

    这要是现代,这个距离也不算什么,飞机两三个小时就到了,可这是古代,没个两三个月能到?

    “是啊,我估摸着等你们到了益州道人都不一定在那儿呢,所以我让人继续打听去了,等得了具体的消息再回来告诉你。”宁嘉毅烤着火,看她若有所思的样子劝了两句,“我知道你担忧吴兄的手,可如今也急不来,况且已经是年底了,要是下雪封路了你们哪儿也去不了,就算有消息也有要等开春再说啊。”

    被宁嘉毅这么一提醒成锦就打消了现在去的念头,下雪封路确实麻烦。

    “锦儿,放宽心。”宁嘉毅不知道怎么安慰成锦,只能叹了口气,“你也要保重好自己,我看你都瘦了。”

    “我是担心相公的手。”成锦的眉头紧紧皱着,坐在旁边叹了口气。

    “叹气干什么!”尹孝瑾一来就看到成锦愁眉苦脸的样子,忍不住问道,“锦儿你怎么了?”

    成锦抬头一看,见尹孝瑾还有诧异。

    “珧娘,锦儿心情不好,你别捣乱。”宁嘉毅生怕尹孝瑾说错话让成锦更伤心,马上制止了她。

    “是因为你相公的事儿吗?”尹孝瑾直愣愣的问出口,“我上次听嘉毅哥哥说了两句,我前两天写信回家已经让我爹给你找那个神医了!”
https://www.duanqingsi.com/363414/144908543.html

点此章节报错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